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这就完了?


小说:全职国医  作者:方千金
“方医生,这就完了?”看着青年出了诊室,诊室内的众人愣了好半天,等方寒端起茶杯都准备走人了这才回过神来,叶开禁不住问了一句。这就完了?说实话,这让大家有些懵啊。习惯了看方寒的鬼斧神工,化腐朽为神奇的种种手段,这一次方寒什么也没多说,什么也没问,甚至连说教都没有,真的让众人有些不习惯。当然,这个病症方寒处理的也确实很不错。心病,一个是因为丢了钱而吐血,一个是因为儿子而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哀莫大于心死,方寒能把这两个病辩证清楚,其实已经彰显本事了。只是比起方寒之前治疗的一些疑难杂症,这个病症好像就显得不那么出彩了,甚至有些平平无奇。男人还好,无论是方寒答应科室可以垫付医药费还是找警察帮忙,多少都让男人有了点希望,不至于像之前那么绝望,可女人的这个病,完全把希望寄托在这个白眼狼儿子身上,好像就不怎么靠谱了。是的,在众人看来这个法子就有些不怎么靠谱了,父母往往是能谅解自己的儿子,一次又一次原谅自己的孩子的,可外人那就不同了,一个人倘若给了陌生人不好的印象,再想让众人改观,那就相当难了。此时无论是叶开亦或者韩磊等人那就是陌生人了。青年都敢打他妈,这就让众人瞬间对青年厌恶到了极点,好像青年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缺点。这么一个敢打自己母亲的家伙,在众人眼中那就是十恶不赦了,这样的人你指望他痛改前非?哪怕青年真的能改,反正大家伙是不信的。中年男人穿的破旧,青年却穿的衣帽整齐,穿着考究,父亲吐血,刚才打了青年一巴掌,青年还豁然起身。青年起身的那个举动大家都看在眼中,那是瞬间愤怒准备还手的征兆。很显然,在青年眼中,对父母并没有多少畏惧很尊重。把希望寄托在这样一个儿子身上,是不是有些太不靠谱?“还能怎么样?”方寒问:“患者的心结是儿子,我们无论做什么,说什么,患者都不一定听的进去,要是听的进去,这个病也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不好。”三个月!这是相当长的一个时间了,患者看过不少医生,患者的情况就没有一位医生看的出来?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一些医生其实都是懂一些心理学的,心病不仅仅是中医的范畴,西医也有,西医就有专门的心理治疗。这么久,患者的病情越来越重,情况越来越差,真的就没人劝过?或许男人也能看的出,自己妻子的病一部分就是因为儿子,肯定也劝慰了,可是效果不佳。越是贫困的家庭,对子女的期望越大,一些家境好一点的,可能还能看开一些,家里条件可以,只要子女平平安安的,不为非作歹就行了。可贫困的家庭,父母给子女留不下什么东西,也帮不到什么忙,就越发的对子女给予厚望,对于贫困家庭来说,想要子女不和自己一样一辈子吃苦受累,就只有好好学习,好好念书,别无出路。为了让儿子成才,父母付出的心血绝对是富裕家庭的数倍甚至数十倍,孩子真的就是父母唯一的寄托了。如果把这个儿子比作是这两口子的财富的话,他们辛辛苦苦积攒了二十五年,然后一场大火所有的收获都被付之一炬了,心态可想而知。“您说的是,可.......”叶开还是有些郁闷,难道真的就没办法了吗?韩磊倒是看得明白,叹着气道:“方医生已经做得够好了,医生也只能治病,不能治人。”“是啊,医生也不是万能的。”徐军航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医生又不是神仙,身体上的病医生能治,可患者儿子的毛病医生就没辙了,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他老子刚才抽了他一下,人家都有还手的征兆呢,更别说方寒了。方寒没吭声,端着茶杯出了诊室,到门口的时候,他对叶开道:“患者的丈夫闲了让找一下我。”“好的!”叶开点了点头倒是没多问。患者的丈夫刚才也吐血了,虽然是心病,可也要调理的,要不然真的撑不住。这会儿廖卓明找中年男人了解了情况,又去医院查了监控。“廖所,就是这个人,只不过带着帽子,带着口罩,看不出容貌啊!”医院这种地方,戴口罩是很常见的,一般人见了也不会觉得奇怪,监控中一位穿着宽松外套的男人,带着口罩,带着遮阳帽,根本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出是个男人。“还好不是他儿子。”边上另一位警察说了一句。情况他们都知道,刚才方寒说情况的时候两个民警就在廖卓明身后,说实话,包括廖卓明在内,他们的第一猜测,这可能是内贼,搞不好就是患者的儿子偷的。“是啊,还好不是!”廖卓明点了点头,真要是患者的儿子偷的,那这个儿子可就真的没救了。母亲看病的钱,家里借来给母亲看病的钱,这种钱要是都能下得去手,那真的是猪狗不如了。看到不是患者的儿子,廖卓明也松了口气。倘若是患者的儿子干的,廖卓明都不知道怎么给男人说,老婆都被气的病了那么久,这要是告诉男人,男人还不得气死?“调去一下医院附近的监控,查一下,再从体型方面进行排查,医院的小偷,不可能是野路子,必然是常客。”“好嘞!”边上的民警应了一声。留观室,男人和廖卓明谈过话就到了病房,女人已经被护士安顿在了病床上,青年坐在病床边上,一手拿着水瓶,一边看着自己的母亲。“妈,您喝水吗?”女人不吭声,就靠坐在病床上,眼睛看着前面,仔细看就能看出女人的眼神中并没有焦距。看到男人回来,青年急忙起身,喊了一声:“爸!”“看着你妈,我回去借点钱!”男人看了一眼儿子,有心生气吧,无济于事,只能在心中叹了口气,对儿子交代道。虽然医院这边没有收费就直接安排女人住院了,可他们在医院总要吃,总要喝,现在男人身上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嗯!”儿子点了点头。“哎!”男人叹了口气,转身就走,他必须去再借点钱。“您忙完了?”男人刚刚走出留观室,迎面就碰上了叶开。“叶医生!”男人很是客气的打了声招呼,江中院的这些医生都不错,这次他是遇到好医生了。“这会儿要是没事的话,去值班室找一下我们方医生,方医生找您有事!”叶开道。“中,我这就去!”男人点了点头。来到值班室,方寒正在值班室录制节目,看到男人进来,先暂停,起身道:“去我办公室吧。”“嗯!”看着方寒带着男人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韩磊眉头一皱,低声问边上的徐军航:“小徐,你说方医生叫患者家属有什么事吗?”“应该是交代一些事情吧。”徐军航猜测道:“可能是关于患者的病情,男人刚才吐血了,也要调理,方医生应该是给说什么。”“不像!”韩磊摇着头:“要是这样子,没必要避着我们吧?”虽说有患者隐私什么的,可也要看情况,刚才韩磊等人就在边上的,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如果只是叮嘱一些注意事项,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那我就不清楚了。”徐军航摇了摇头。“我觉得方医生应该还有别的什么后手!”秦芸猜测道。“嗯,我也觉得!”韩磊摸着下巴道:“从方寒治疗的一些病例来看,他对患者是非常负责的,总是绞尽脑汁,不可能完全把希望寄托在患者的儿子身上,倘若患者的儿子不争气,患者难道就只能等死?”“嗯,我觉得韩制片说的对。”秦芸点头。“那你说说有什么办法?”徐军航问。这个事他们都想了,还真没什么好法子,如果患者的儿子真的还是老样子,不能压下性子让女人看到希望,这事真不好说。说教?徐军航觉得效果不大。家里什么情况患者的儿子不知道?知道还能做出打自己母亲的事情,这就很禽兽了。给患者做心理治疗?可能效果也不大,患者从头到尾都不怎么说话,看上去很是有些像提线木偶,来医院看病应该是丈夫带着来的,如果丈夫不带,她可能都无所谓的。“我说不上来,反正肯定有办法。”秦芸道。徐军航不搭理秦芸了,只要是女人,大都对方寒有种盲目的自信,就像是男人看到漂亮女人一样,觉得哪哪都好。“出来了!”几人说着话,男人就从方寒的办公室出来了。“进去了八分钟左右!”韩磊看了看时间:“难道真的只是叮嘱一些事?”虽然韩磊也认为方寒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对方寒充满了希望,总觉得方寒做的好像还不够,好像有什么绝招没有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