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诸神天之新


小说:面具下的神明  作者:初矣非
  面具下的神明
  众神这才想起来,此行的主要目的一是肃清丹坊,二是营救太上老君。
  按照计划,由财神楼和炼器商行一道打头阵,先全力镇压丹坊众神,而另一边,炎帝则是潜入总部营救太上老君。
  然而随着计划泄露,他们成为瓮中之鳖,经过一系列的曲折肃清丹坊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可是眼看邪妖都跑光了,太上老君却依然没影儿。
  非邑不开口,丹坊众神当他记恨以往,莫幽澜跪着向前两步,五体投地,如果这是地上此时脑袋怕已经撞得砰砰溅血。
  “我知道你记者以前我们做过的事,可平心而论师尊与您并无仇怨。”看得出来,她在诚心求人,“只求你能暂且放下昔日仇恨,只要救出师尊,我等日后任您处置,绝无怨言!”
  这些年来,莫幽澜对于自己的野心丝毫不加掩饰,与几个师兄争抢话语权时,手段强硬,作风强悍,而此时,她的额头抵在非邑脚尖前一寸,声音不大,但清晰决绝。
  身后幸存下来的丹坊众神跟着表态,不论是否如这女人一样的真心,可此时除了倚靠这个女人他们别无选择。
  然而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哪怕一句落井下石或是咒骂都没有。
  丹坊众神的心越来越沉,一时间竟生出几分前途怅惘的悲哀来,没有太上老君,他们便没有在上重天发言权;两位一代弟子、无数管事炼丹师堕神,即便被救回来,声誉也早已扫地,丹坊之名,听来竟成了笑话……
  其余众神都只看着,最高兴的莫过于炼器商行,这时候就怕人比人,大家损失都惨重,可比起财神楼失去范蠡来说,他们的那点损失就不足挂齿。
  如今丹坊岌岌可危,那以后,他们的炼器商行可不就得问鼎诸神天?
  这样一想,鲁班那憨厚木讷的脸上便扯出一个极不协调的笑容来……关羽远远地看见了,隔着红色的面具扯了下嘴角,现在笑还早着呢!
  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或者没有任何目的,众神都没有开口求情,即便是炎帝,也只是碍于诸神天的大局起了个头。
  这下子,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身着黑衣的青年身上,还是个人类的模样。他似乎有点累了,靠在焰俎身上,凝视着丹坊众神,良久,才憋出一句话来:
  “你们……”
  刷,低着的脑袋齐齐抬起来。
  非邑抽了抽眼角,“总得告诉我你们师尊关在哪里吧?”
  言外之意就是答应了!
  惊喜的丹坊众神并不知道,被这么一大帮子神明跪拜着,换做以前,非邑也得倍感压力。可在两年后的今天,面对这些当初对他百般打压的神明,看着他们心服口服的后脑勺,心中既无快意,也无憎恶,竟已经能做到视往日仇怨如云烟,颇有些隔雾看花的心境。
  深夜蹲在他肩上打量着他的表情,确定他此时没有多余的心思,爪子不由得紧了下。
  可问题又来了,丹坊众神似乎都不知道太上老君被关在哪里。
  “本座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炎帝这样说道。
  可实际上这就是重要线索,凭这位九重天的神识也找不到的空间或是阵法,天底下可没有多少,偏偏还与相繇有关。
  果然,狐半月肯定地说道:“在混沌空间!师尊他就在这片神域中!”
  师尊?非邑眨了眨眼睛,左右称呼与他无关,便点了点头,“如果肯定是这片神域的话就好办了。”
  只见他缓缓抬手,一股奇异的波动瞬间传来,众神才反应过来,身体中那阵神力被隔绝的现象就已经消失了。
  神格在脸上一消一现的空隙中,被非八字众妖使毫无容易扩张的混沌空间便缩成一丈大小,浮在他面前。
  “找到了。”
  随着他一声落音,混沌之力缓缓撤去,露出其中的黄、色道袍和雪白的须发。
  “师尊!”
  “师祖!”
  丹坊众神狂喜着围上去,太上老君保持着打坐的姿态,缓缓睁开眼睛,那双眸子里沉浸的东西很多,乍一看却又格外平静。
  他遥望一眼远处还在进行的驱邪现场,又看向一帮子小辈,叹息道:“难为尔等了。”
  而第二句话却如一声惊雷响彻了诸神天。
  “本座决定——解散丹坊。”
  “太上老君将玄都真君等一应堕神的弟子逐出师门,用不许他们用太上老君弟子与丹坊的名义行事;另公开狐半月关门弟子的身份,算上如今他的手下只剩下四个弟子侍奉。另外,范蠡离开财神楼不知所踪;炼器商行正在招收新弟子,报名的神明数量排起了长龙。”
  两天过去了,诸神天的震动还在持续,这次战役中,神明消亡数量将近整个诸神天的五分之一!灵兽、神使更是不计其数,被摧毁的神域,浮岛虽然都已经被修复,可是在这之上的神庙与店铺却空出来许多。
  不过非邑却觉得,诸神天这次算是破而后立,这次斩除清理的堕神无疑相当于扯掉了以后的祸源。
  “圣域和妖族怎么样?”
  方才还轻松一些的气氛忽然又凝重起来,白绕竹叹了口气,沉重地说道:
  “两年前百鸟圣域一役之后,百鸟圣主直接将此事公开,并与其他圣域的圣主联合商讨,在各大圣域中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肃清行动,这一系列的动作中兽裔之民……伤亡惨重。”
  伤亡惨重都算是比较笼统委婉的说法,白绕竹心细,做好的一系列记录都按圣域按族类条分缕析。
  翼望山圣域中蛟裔损失两位长老,三位嫡系族孙,其余族人十三人;钟山圣域中烛阴裔损失三位长老,族人七人;邦山圣域穷奇裔;天山圣域帝江裔……都是一列列触目惊心的数字。
  比起这些年来如日中天的诸神天,这些数万年前遗留下来的兽裔损失更惨中,而且这还是他们自己肃清的后果,若是等到相繇真正出手,那时候爆发起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非邑按捺住心中的波动慢慢往后翻,等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目光瞬间锐利,眉头紧皱,只因上面写着——瑞兽白泽、麒麟、凶兽饕餮不知所踪。
  “怎么回事?”
  这上面提到的三个家伙不是什么兽裔,而是和开明神兽一样的神兽!
  按照当初的约定,他们应该都守在自己的圣域中,怎么会不见了?
  白绕竹答道:“其实当初各大圣域之间联系甚少,几位神兽本尊镇守的圣域他们更是不敢冒犯,因此……”
  后面的他没有说,但非邑也已经知晓,等这次肃清行动开始时,各个圣主乘机拜访却没想到最后扑了个空。
  “这事青灵知道吗?”
  当初规则是他定下的,《天罚》也在他手上,没道理这些家伙消失了他却不知道。
  “圣域之事,青灵大人全程没有出现,只有朱雀圣灵一直从中协助。”
  有问题,非邑的直觉这样告诉他,看了看对面正襟危坐的白绕竹,他笑道:“再大的事以后再说,你们先休息,等会儿我们一起出去逛逛。”
  说是逛,其实就是带着这些妖使出去玩儿罢了。
  白绕竹脸上的沉郁尽去,换上了笑意,“我去让他们都准备一下。”
  等他回了楼上,不出意外地传来一阵欢呼,非邑摇了摇头,望着门外的车水马龙脸上的笑意到底被深思所取代。
  不知是这两年的经历所致,还是创典带来的直觉,总觉得诸神天和圣域这一些列事件中有不可言说的联系。
  诸神天的原始之神消失,圣域中的神兽消失,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或许,还应该算上沧夜成为天封妖王的这件事,隐隐的,似乎都指向同一处因果……
  可惜他如今依旧勘不破天道。
  等到太阳下山,灼热的天气总算是消退一些,天夜城的海风吹来还有点热,贴在皮肤上很黏,但总比太阳烧人的时候好。
  索性他们这里挨着大学,周边一圈都是娱乐美食,各种浪。
  先去大排档撸串儿,搭上冰啤酒,连皎栀这样的女孩子都忍不住喝了两杯,深夜一只猫在桌子上用爪子点菜,引来不少人,尤其是女孩子的注目。
  吃完了就该玩儿,游戏城、夜市……只能说也是他们非同凡人,不然这一趟下来最后得跑断腿。
  在他们逛夜市的时候,半途还有织女几个加进来,凤叁刁貂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也都跑过来。
  吆五喝六一大群装成普通人的家伙,回头率不少。
  人类的肉眼看到他们的外表,可是其他族群的眼睛却是看见了他们的身份。
  相比较之下,非邑一个普通人类待在里面就像是钻石珍珠里面的鱼目,他完全不觉,不经意一看,忽然瞥见不远处一个小摊上的饰品。
  卖主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他想了想,对旁边的白绕竹说了一声,“你们先逛着。”
  说完抬脚去了那边,深夜蹲在他肩上,“干什么去?”
  “买点东西。”
  他要买的东西,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实在有些不伦不类——项链,还是女孩子用的。
  这个小摊主确实漂亮,一双细长眸子风情万种,深夜盯着她看了眼,莫名的哼了一声。
  非邑远远看见的是一条银白色的链子,缀着一朵雪花状的坠子,坠子下面又点着一颗冰蓝的珠子。
  他不懂这些饰物也觉得好看。
  深夜怪异地看着他,又看了看链子,竟然直接说话了:“你买这个作甚?当鞋带儿?还是裤腰带?短了。”
  “……”
  非邑忽视老板怪异的脸色,询问价格。
  女人看了看他,再看看深夜,视线忽然与那双金蓝双瞳撞在一起,打了个冷噤,忙笑道:“您要用什么支付?”
  这句话,换得个人来要么回答手机,要么回答现金,而非邑直接给了她一株仙药,“三重天仙药卿玉草,卖不卖?”
  女人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卖,卖!”
  链子到手了,非邑抛了抛便丢进了空间中,也不见得多珍视。
  “你买来到底做什么?”
  “送人。”
  “谁?”深夜想了想那一屋子的妖使,这个链子拿来栓谁似乎都不合适。
  结果非邑倒是轻咳一声,略微尴尬地岔开了话题。
  织女几个能闹腾,非拉着他们不让走,要去通宵k歌,言说为了他的回归而庆祝,有这么个借口,非邑再要走实在是不讲情面。
  一行人又原路返回开了个豪华包唱歌,一群神明妖怪兽裔,唱歌?那场面不敢想象。
  非邑才听织女嚎一嗓子,顿时觉得讲不讲情面都无所谓了,连忙躲进混沌空间,才换来耳朵的干净。
  唱得难听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这帮家伙甚至连分辨好听与否的水平都没有,瞎起哄!
  坐了一会儿又实在无聊,他便把才买回来的项链拿出来,端详起来,普通的妖晶石打造的,最贵的也只是下边儿的蓝色珠子,带了点冰玉的特性。
  看完后他就把链子丢一边儿去了,掏出赤兽一合,翻找一些材料,看起来分明与那链子的颜色一致。
  没错,他其实就是看中了这链子的款式而已。
  开个价就当是买了这老板的创意,就如今的他来说,送出手的东西如果不是亲自打造那得多没意义,多丢份儿!
  两年后第一次出手炼器,信仰之力从手上流过,感觉有些陌生,但是不生疏。
  仔细检查着成品,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从开明圣域中得来的上灵级冰魄、地府中得来的幽冥银……种种珍惜材料配合着创典中的阵法,最后打造出来的是一件下品仙级神器!
  正在高兴的时候忽然,又顿住了,不知什么时候,有关创典的一切似乎都已经烂熟于心了……
  “这就是成品……喵!?”
  深夜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只见他围着这链子走了一圈,忽然用爪子扒了一下,气急败坏地吼道:“我的呢?!我的仙器!”
  非邑头疼了,“仙器哪里有这么好炼?这只是材料达到了等级而已。”
  但猫能妥协才怪,于是接下来直到回去的时间里,这货就一直在意识海里念经似的念叨:要仙器要仙器,以至于非邑忘了问凤叁:黄元央怎么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