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九章 代价


小说:永不下车  作者:阳电
  一个人,哪怕管理员,有普度众生的朴素愿望,也无法拯救所有人。
  尽管如此,在西伯利亚的地下掩体中,遥望远方,想到东尤洛浦平原上发生过的一切,方然仍难免伤感。
  求生,畏死,跋涉在通向无限长生命的路上,自己可以说比任何人都更清楚,死亡,一切的终结,面对狰狞死神而别无退路,只能眼睁睁看着镰刀划过自己的喉咙,是一种多么绝望而恐怖的体验。
  然而再想一想,这种事,但凡生而为人,多少总会有些思想准备的罢。
  一千亿先行者铺垫在前,将死之人,不论自己是否要负责、又是否心怀莫大的不甘,最终安慰他们的念头,大概也将会是“人皆如此,总得上路”。
  然而又再想一想,倘若永生迟早会来,人,总有一天将无须再经历这莫大的恐怖,这,对坠入死亡深渊的一千亿,又会意味着什么。
  他们,倘若泉下有知,会不会从内心最深处,迸发出一片亘古未有的痛苦嘶鸣。
  葬身在永生降临的前夜,这,是最大的恐怖。
  逝去者,形神俱灭,不会再有任何一丝感觉,永生的或然降临,着实并不会影响这些人一丝一毫,但,倘若还活着的时候,便见到“永不下车”,自己却又注定无法分享这划时代的奇迹,这样的境遇,哪怕稍想一想都简直要发疯。
  这种念头,突然浮现与脑海,令方然无比清晰的意识到,身在这样一个空前绝后的时代,
  永生,或死去,皆为解脱。
  反而是芸芸众生,夹在追寻永生的阿达民,与一早身死的同类之间,上下不能,备受煎熬。
  自从萌生出这想法,方然的心态,便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实在并非自寻借口,而是他确乎觉得,那些死于“十字军”枪口下的民众,与北大陆、乃至世界其他地方的死难者,他们的一生,还算不得是最悲惨。
  毕竟,不论死前遭受怎样的折磨,他们的所见、所感,也还没有超出认知的极限。
  可是眼前的民众,定居点内,一天天艰难存活的男女老幼,他们,倘若足够幸运、抑或不幸,因自己从竞争中胜出而一直活到那天,
  面对“无限长之生命”的奇迹,和“与你无关”的现实,又会如何。
  你们死后,我还活着。
  同样生而为人,“那个人”或得以永生,其他一切同类,却注定堕入死亡的无底深渊。
  笔尖滑动,记录内心所想,这念头反复侵袭方然的心灵,令他不自觉的浑身发颤,恍若置身刺骨的寒风之中。
  死亡,曾几何时,是最大的恐怖,自己对这一点始终深信不疑。
  但现在,他却不禁觉得,以注定将死之人的身份,目睹同类的永生,才是这世上最大、最无法忍受的惊怖。
  对一个将死之人而言,这种绝望至极的经历,
  比死亡更可怕。
  但究竟要不要那样做呢。
  物质守恒,能量守恒,世间万物皆有一种量与质的平衡,这是朴素的客观规律。
  追逐什么,得到什么,就必得付出什么,舍弃什么。
  代价,早在决定走哪一条路之前,便清楚明白的摆在眼前,曾经,自己确乎是这样想,但没想到的是,路,越走越长,追逐的目标一变再变,就连代价,自己是否能支付得起,现在都有一点说不清楚,看不明白。
  但无论如何,目标,必须实现,这却是颠扑不变、确凿无疑。
  然而代价,并不会因这颠扑不变,确凿无疑,而一下子烟消云散。
  西历1502年,两线作战的盖亚净土大区,穿透战火与硝烟,四十九岁的男人经常会花一些时间,坐在控制室里,注视那些定居点内蜗居的同类。
  这些,便是代价,高墙内外的一切皆然,他这样告诉自己。
  时光流转,岁月匆匆而过,现如今的想法与彼时一无二致,但,动机却不尽相同,方然也因此而没有了曾经的负罪感,只静坐在哪里,黯然神伤。
  代价并非因自己而起,这一点,他并问心无愧。
  永生,无限长的生命,曾经被认为是一种你死我活之囚徒困境的淋漓尽致,无须任何边界条件,也无任何转圜余地,但凡追寻永生,迟早会意识到“同类”的风险,趋向于无穷大,继而必然自相残杀,直至孑遗。
  这推测,多少年来,一直主宰着方然的思维。
  至于其是否正确;
  现如今,已委实没必要去深究,也根本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按“匿名者”、李铁兵在废弃矿井中所言,从旧时代,到新时代,从一个文明的初级阶段,到更高级的共生阶段,灭绝是必然的代价。
  非此,则无法荡涤一切尘埃,杜绝一切风险;
  无法做好万全的准备,让人类文明自蒙昧时代,破茧而出,追寻更加光明的未来。
  因为一个人的追寻永生,而戕害同类,直至世界仅存自己一人,这种做法,固然是身为永生追寻者的无奈,同时却也是莫大的恶。
  但,倘若并非为一个人,而是为千千万万人,为自久远过去绵延至今的人类文明,而必须得做这样的事,哪怕颠覆所有人间法则,哪怕对同类举起雪亮屠刀,这样做,又是否值得,是否会在做完这一切后,仍内心坦然如初。
  内心深处,还是那一个声音,在发出迟疑般的浅浅低吟,
  如果有一天,手握永生之奥秘的你,为他们选择了死亡,而非无限长的生命,
  这究竟算不算是在谋杀。
  是,或者不是,历史皆浩荡前行,并不会为人之一念而停留。
  西历1502年夏天,北大陆的阻击战趋于白热化,“军”与“伊甸军”两支劲旅,在数千公里的漫长边境上大打出手,战斗持续数月之久,却始终不分胜负。
  消耗战,对任何一方皆是如此,钢铁与芯片在火线上四分五裂,资源如风般飞逝。
  东线坚决死守,西线大举出击,盖亚净土大区百分之七十的武装力量,都投入到乌拉尔山脉以西的主战场上。
  “十字军”与“军”的较量,场面,远比东线更加惨烈,整个gpl大区的军工产能,几乎完全被历时数月的拉锯战消耗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