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八章必亡


小说:永不下车  作者:阳电
  稳定与否,是一个重要方面,方然最在意的还是“意识”,几年来的持续运行,不出所料,“盘古”等强人工智能系统的表现,与自己此前的预测一模一样:
  只专注于问题本身,而从未有其他一丝一毫的念头。
  这种表现,在方然看来,已经证明了几年前所作的判断,证明即便能力远胜过人类的计算机系统,哪怕其具有所谓“自我意识”,也未见得就会与人类有一模一样的思维模式,更未必会有同样的追求。
  无须担心“反叛”,对阿达民,自然是一个很宽心的结论。
  不过,夜深人静、准备入眠之时,他还是会偶然想到“盘古”,继而心生迷惘。
  计算机,强人工智能,哪怕如此强大的系统,如今也只是在“战争”这一领域深耕,除此之外,并没有从事其他任何活动的迹象。
  这一判断,没有100%的把握,方然却不担心,他想的是其他方面。
  一台计算机,一套计算机系统,即便运行着“强人工智能”的算法,展现出远远胜过人类大脑的智慧,却没有自身的追求,没有自己的目标,这,对阿达民固然是天大的好事,但类比起来,人类,头脑中的“追求”,“目标”,真实性又有几分呢。
  演化的塑造,让每一个人都贪生怕死,人的一切言行,本质上都在为此而竭尽全力。
  这样一来,求生,憧憬无限长的生命,乃至人脑自认为是“自我追求”的一切,究竟是不是自己内心的念头。
  如果说,“盘古”的运行,完全由人说了算,“盘古”的目标也由人类来指定,那么人自以为的“人生目标”,又是怎样的情形,是真的自发产生、自由意志,还是四十亿年演化的痕迹,只是一种命中注定。
  这一念头,并非什么新事物,在追寻永生的漫长道路上,方然早已想过。
  此时此刻的重温,也并非是要探寻什么哲学谜题,执念于一个人的究竟有没有自我意识,这种事也注定不会有结果。
  他只是忍不住在想,假如,仅仅是假如,一个人的内心所想,毕生追求,实质上都是演化留下的烙印,那么在借助科学之力,超脱了死亡的宿命,进而从传统意义上的“人”之概念挣脱之后,“那个人”的内心所想,又将会是什么。
  当一切的基础,从身体、到烙印,都面目全非,乃至荡然无存,作为上层建筑的思维、意识,必定也会随之而变。
  唯一的问题在于:
  到那时,存在的“自我”,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
  自我意识的问题,何其深奥,一时半刻是不会有明确的答案。
  现在,身为阿达民也没时间纠结于此,西历1502年,方然批准了“盘古”的计划,集中GPL的力量,加紧进攻西线的“十字军”。
  加紧进攻,是一种战役层面的叙述,实际上就是要把尤洛浦一举荡平。
  从1501年深秋,到翌年的春夏之交,GPL的“全产机”体系始终在全力运作,但,由于前线的消耗,“紅军”武装力量编制未达到40,000,000关口,当然,战争的消耗总是双方面的,这段时间内,不论“十字军”还是“伊甸军”,也承受着巨大的损失。
  然而一直两线作战,并不是办法,只待尤洛浦与伊甸两个大区整合APOS、提升武器产能,同时应付两个拥有强人工智能的割据势力,GPL迟早会败下阵来。
  为今之计,不论从哪一方面考虑,都必须尽快解决其中之一。
  1502年夏初,在“终止两线作战”目标的指引下,过去几个月里,陆续集结在乌拉尔山脉开阔地带的近一千万“紅军”作战单位,陆续开拔,在基本没有战役突然性、战术隐蔽性的态势下,全力向西突击。
  新时代的盖亚大战,伪装,掩饰意图,一切都接近于徒劳。
  实力,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事实上,也几乎是唯一的因素,耍花招是没有用的,一切都由战斗决定。
  对这场规模空前的战役,“盘古”没什么想法,照例兢兢业业的去进行。
  而方然呢,则面对大比例尺的地图,若有所思。
  乌拉尔山脉的西边,东尤平原,是理联及其前身、后继之沙罗的发源地,相比于广袤而荒凉的西伯利亚,应该说东尤平原才是这一支文明的核心地带。
  但,由于GPL的实力,或者其它战略决策的原因,在西历1501年秋天,“盘古”暂时中止了对东尤洛浦大区的攻势,继而部署“紅军”与“十字军”隔山对峙,在尤洛浦大区势力的肆虐下,这片大地,现在应该已天翻地覆。
  别的暂且不谈,原东尤洛浦大区的定居点,里面的民众,现在恐怕都已罹难。
  一旦掌控“强人工智能”,原则上,管理员治下大区的人口,立即成为多余,接下来如果一切全凭理智、与利弊的权衡,就必然会是屠杀同类、节约资源。
  这一条路,早在几年前获得“强AI”,方然就曾面对,也曾考虑。
  至于说现在,GPL的两千多万民众依然活着,哪怕只是在人满为患、条件低劣的定居点内苟且偷生,至少还有一条命在,完全是自己出于保留火种、拯救文明的考虑,而做出的权宜之举,其他管理员可未必也会这么想。
  不出所料的话,曾经人口密集的东尤平原,现在或已空无一人。
  仅仅几个月前,那时或许还存在着的“东尤洛浦大区”,治下民众应该还都活着。
  倘若“紅军”一鼓作气击溃“十字军”,解放东尤平原的四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便能将这些民众,从“十字军”的屠刀下解救出来。
  然而一切没有“如果”,当时,“盘古”的战略决策,就是在严寒冬季持续对峙,转而应付东线的“伊甸军”,如果一意孤行、强令“紅军”西征,情况必定会比现在更恶劣,甚至导致完全的失败。
  在强人工智能面前,方然有自知之明,不会有一丝越俎代庖的念头。
  但是对东尤洛浦大区的民众……
  一旦“紅军”终止进攻,事实上,便意味着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