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姐妹擦肩


小说:神探狄仁杰之魂行武朝  作者:君剑山河
  已经入夜的盱眙县城,街道上人行渐少。
  何园中一片寂静,就在这万籁俱寂之时,两条人影腾空而起,掠过湖心亭,落在了湖畔的栈桥边,正是云姑和龙风。二人对视一眼,云姑轻声道:“大师兄,我们分头找。一会儿在这儿聚齐。”
  龙风点了点头。二人纵身跃起,一西一东,分头向后园奔去。
  李元芳坐在第二进院中的石桌旁,把玩着掌中的幽兰剑,拇指一按崩簧,“仓啷”一声,幽兰出匣,寒光四射。李元芳缓缓将长剑拔出,轻轻地抚弄着。
  看着眼前的幽兰剑,李元芳不由的想到自己那把跟了多年的链子刀。叹了一口气,心道以自己的武功不论是用剑还是用刀他自信天下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但是相对来说,自己还是更加擅长使用链子刀。
  李元芳抚摸着幽兰剑喃喃自语道:“如果不能将链子刀巡回那就只能想办法重新打造一把新的了。”一想到链子刀的遗失李元芳就从心底里肉痛,因此对于铁手团就越加痛恨。
  此时,云姑从墙外的一棵大柳树上借力高飞,落在了第二进院落的屋脊上,她定睛向下一望,险些脱口喊了出来——下面石桌旁坐着的,竟然是李元芳。
  云姑一把捂住自己的嘴,轻轻趴伏在瓦顶上,一动不敢动。李元芳将手中的幽兰剑轻轻抖了抖,剑身发出一阵龙吟。然后铁青着一张死人脸恶狠狠的将剑插回鞘折返回房去了。
  屋顶上,云姑的惊诧已无法形容,她张大了嘴,半天没醒过神来。云姑沉吟片刻,身体缓缓向下蹭去,直到李元芳再也不可能发现她的距离,这才腾跃而起,向墙外而去。
  龙风在湖畔焦急地等待着。远处,一队千牛卫打着灯笼巡逻而来,龙风赶忙躲在了树后,待千牛卫渐渐远去才又转了出来。
  就在此时,云姑飞掠过来,问道:“怎么样,大师兄,找到狄仁杰了吗?龙风点了点头道:“他在后园第一进院中居住。你有什么发现?”
  云姑深吸一口气道:“我看到李元芳了。”龙风大吃一惊:“什么?”云姑嘘了一声道:“小声。”
  龙风不相信地道:“你是说李元芳?”云姑道:“正是。”龙风吃惊地道:“可在运河上,我亲眼看到他与客船一起被烧成了灰烬!怎,怎么可能没死?师妹,你看清楚了?”
  云姑道:“绝对没错,就是他!手上还拿着他随身的宝剑。”龙风惊得连退两步。说到:“完了,完了。万一要是让宗主知道自己等人以十几名高手的代价都没能杀死李元芳的话……”龙风不敢再想下去了。
  云姑赶忙劝道:“大师兄,你别着急,事情说不定还有转机。这样你先回客栈,我再去探查。龙风道:“一定要小心。”云姑道:“你放心吧。”
  晚上大半夜的一辆马车上陈鹤鸣怀抱长剑闭目养神。一旁小清嘟着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看着身旁的这个家伙小清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鸣哥哥我们这是去哪啊?”
  陈鹤鸣:“最近不太太平会有很危险的事情发生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小清一听这话赶忙问道:“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啊?”
  陈鹤鸣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这个傻白甜大美妞爱怜的摸摸她的头说道:“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你就不要打听了,总之你只需要记住不要乱跑就好了,等事情过去后我就去接你。”
  小清:“鸣哥哥你要去哪?你不跟我在一起吗?”陈鹤鸣:“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带着你不方便。不过我答应你等事情办完我一定马上来见你。”
  小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踏踏踏马蹄踩在石板路上继续前行,陈鹤鸣继续闭目养神,他要养足精神好去干一票大买卖。
  小清则是无聊的掀开窗帘看向马车外面。马车经过通衢客栈前几天他们来过这里,还住过几天。一道人影突然从黑暗中窜了出来,立在客栈门口。
  小清从窗户里看到这个人的背影很熟悉。那黑影也注意到了这架黑夜中驶过的马车,转身看了过来。
  在客栈门口气死风的灯笼下小清看清了那黑影的脸,那是一张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漂亮脸蛋。正是自己的孪生姐姐云姑葛亚云。
  但是由于马车车厢里面比较黑暗,所以云姑并没有发现车厢里自己的妹妹正看着自己。不过也许双胞胎之间存在着神秘的心灵感应,云姑总感觉这辆马车对自己很重要。
  想上去看看不过又想到李元芳还活着,避免节外生枝还是先见大师兄重要于是转身进了客栈。小清见到自己的姐姐虽然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还是很高兴,比较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姐姐了。
  刚想开口喊姐姐,不过想到陈鹤鸣还在马车上而且姐姐好像并不喜欢自己这个鸣哥哥所以小清忍住了叫姐姐的冲动。
  陈鹤鸣倒没有看到云姑,但他注意到了小清的变化。于是问道:“怎么了?”小清一惊慌忙答道:“啊!没事啊!”
  见此陈鹤鸣也没有多想,因为现在他满脑子都在思考着自己的行动计划有什么纰漏之处。
  龙风在通衢客栈的房中焦急地徘徊着,不时倾听外面的动静。云姑推门走了进来,回手关上了房门。
  龙风道:“哎呀,师妹,你可算是回来了,我一直提心吊胆。”
  云姑拉着他坐在桌前,微笑道:“大师兄,我见到了宁氏我想到了一条一箭双雕之计。”龙风问道:“什么一箭双雕之计?”
  云姑神秘地一笑:“借“宁氏”之手,除掉狄仁杰。”龙风惊诧地难以言对道:“哦?”云姑看了看外面,趴在他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龙风皱着眉头道:“这能行吗?太危险了。而且宗主明令,我们此行只是探查狄仁杰的行踪,不可轻举妄动。”
  云姑轻轻哼了一声:“宗主、宗主,就知道宗主!他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屡屡败在狄仁杰手中。”
  龙风轻轻嘘了一声道:“别让蝉军他们听见。”云姑道:“大师兄,你没看出来?宗主早就不信任你我了。这次他派蝉军、燕丘和犀空来,就是为了监视我们。”
  龙风长叹一声点了点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云姑道:“大师兄,我们若不做出几件大事,日后在铁手团恐怕就无法立足了。不要说宗主对我们会更加不信任,就是燕丘和犀空这群宵小也会将我们踩在脚下。”
  龙风缓缓点了点头。云姑道:“所以,师兄,这次我们一定要搏上一搏。只要能杀了狄仁杰所有的人都会对你我刮目相看!”
  龙风终于点点头道:“有道理。说吧,你想怎么做?”云姑道:“大师兄,你在丹炉中炼成的那种吃下之后能假死闭气的药丸还有吗?”
  龙风道:“你说的是丧魂丹?”云姑点了点头。龙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递了过去。
  云姑伸手接过道:“一切全在明日。”说着,凑到龙风跟前,低声说着。龙风连连点头道:“这个计划要告诉豹冲他们吗?”
  云姑略一沉吟,点了点头道:“前半部分不要提及,只是要他们最后协助你我除掉狄仁杰。”
  龙风点了点头。
  在一处闹市之中有一处小院,正所谓大隐隐于市。所以陈鹤鸣将小清安顿在了闹市之中。虽然周围很热闹,不过这个小院之中还是很安静的。
  送小清回房后,陈鹤鸣转身走到假山旁。不到两息时间一阵脚步衣袂声响起,四个劲装女子手持长剑出现在陈鹤鸣身后,立正敬礼异口同声道:“参见主上。”
  陈鹤鸣:“嗯!将小清姑娘照顾好,保证她的安全不准任何人伤害她。”四名女子同时答道:“请主上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陈鹤鸣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陈鹤鸣离开不久小清就要出门,四名女子自然不允。
  小清:“你们是谁?”女甲:“我们是主上的属下,奉主上之命保护小清姑娘的安全,请小清姑娘不要为难我们。”
  小清:“你们主上是鸣哥哥吗?”从昨晚开始就听小清叫主上鸣哥哥,鸣哥哥的叫法让四名女子也摸不着这小清姑娘和主上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所以她四人也不敢太过得罪这位神秘的小清姑娘。
  四人相互看看,女乙开口道:“正是。”小清:“是鸣哥哥让你们保护我的?”女乙:“正是。”小清:“那鸣哥哥有没有让你们限制我的自由?”
  四女相互看看,大眼瞪小眼的道:“这……”小清一看心道有门。于是逼问道:“这什么这?究竟是有还是没有?”
  女甲道:“这倒是没有,不过……”还没等她说完,小清跑上前去抱住女甲的胳膊摇晃着抢先说道:“这不就结了,这位姐姐你看鸣哥哥并没有让你们限制我的自由,只是让你们保护我的安全而已。所以我出去逛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你们可以暗中跟着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