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走,跟上


小说:神探狄仁杰之魂行武朝  作者:君剑山河
  经进一步审问,狄仁杰得知被杀死的客人,是个倒腾私盐的盐贩子。这一点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进一步的搜查,竟发现了邗沟翻船落入水中的官盐!
  显然,官盐是从歹人的秘密窝点盗出的。狄仁杰根据提供的线索,知道了歹人们秘密打捞官盐的内幕,和藏匿官盐的秘密地点,还有打捞的组织者。
  了解到每一次捞回盐包后,便会来一艘大船将库存的官盐运走。至于大船将官盐运到了何处。又不得而知了。但大船上的人好象是淮北口音。而且每次大船前来运盐,组织者都会出现。
  狄仁杰等返回河口镇后兵分两路,狄春率张环、李朗和卫士们跟踪运盐船队,摸清他们的藏盐地点,他自己则同曾泰赶往山阳县,他要亲自查看李翰曾经的办公地点,再见一见那位最后一个见李翰的山阳县令鲁吉英,然后返回扬州等候狄春的消息。
  同在山阳县,已是初更,街道上一片寂静。山阳县衙后院中静悄悄的,正房和偏房中都亮着灯。
  鲁吉英在偏房中心烦意乱地踱着步。猛地,他停住脚步,重重地吐出一口郁积在胸中的闷气,从怀里掏出李元芳临行前留下的信,用手轻轻抚摸着。
  外面传来了初更的梆铃。鲁吉英推门走了出去,到了正房门前,踌躇着停下了脚步。良久,他似乎下定决心,轻轻敲了敲房门。
  宁氏正独坐在榻前,对着烛火发呆。听见敲门声,宁氏抬起头道:“请进。”房门开了,鲁吉英走了进来道:“贤妹,我还怕你休息了呢。”
  宁氏赶忙站起身,迎上前来道:“睡不着啊。”鲁吉英点了点道:“我、我也睡不着,到你这儿来坐坐。怎么样,住得还习惯吗?”
  宁氏微笑道:“非常好。听下人们说这是你住的房子。”鲁吉英道:“正是。”宁氏道:“真是不好意思,把你挤到偏房去住。”
  鲁吉英笑道:“这有什么,我这人长得就偏,住偏房才是得其所哉。”宁氏笑了:“大哥,你坐呀。”
  鲁吉英点点头,坐在了榻上。一阵沉默。还是宁氏先说话了:“大哥你是不是有话要和小妹说?”鲁吉英抬头看着宁氏:“你怎么知道?”
  宁氏笑了笑道:“看你的表情就能猜到。”鲁吉英轻叹一声,点了点头道:“是呀,除了你我再没有别的亲人,更没有旁人能够听我说话。”
  宁氏道:“想说什么?”鲁吉英深吸一口气道:“明日,明日就是与元芳约定的见面之期了。”
  宁氏点了点头道:“是呀。你来之前,我也正在想这件事,心里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明天就能够见到他;紧张的是,万一、万一他没能如期赴约……”
  鲁吉英脸上变色道:“闭上你的盐酱口,净说些不吉利的话。我想过了,元芳武功机变均属一流,铁手团的杀手虽狠,在铁仙观还不是被他玩儿得滴溜乱转?放心,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宁氏望着他道:“你不担心?”鲁吉英摇了摇头。宁氏道:“真的?”鲁吉英道:“真的。”
  宁氏沉默了。良久,鲁吉英道:“你怎么不说话了?”宁氏抬起头,望着他轻叹一声道:“如果你真的不担心,就不会半夜跑到这里对我说起此事。大哥,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心里没底,想从我嘴里听到些令人安心的话,是吗?”
  鲁吉英愣住了,良久,他长叹一声,缓缓点了点头道:“是。你真聪明,一眼就看透了我的心思。本来我是不想到你这儿来唠叨,怕你担心。可,可不跟你说跟谁说呀。说实话吧,我这心里边是忐忑不安,刚刚在房中,想起此事,掌心便不停地冒汗。你说,元芳他,他,他不会,有,有事吧……”
  宁氏深吸一口气道:“大哥,说没事那是自我安慰。我心里也非常紧张,可是,我相信一点……”
  鲁吉英忙问道:“是什么?”宁氏道:“还记得你上次在树林中说的话吗?”鲁吉英道:“记得。”
  宁氏双眼望着烛光,坚定地道:“我相信,吉人自有天佑!”鲁吉英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是呀,是呀。”
  宁氏坚定地道:“我想,元芳明日一定会如期赴约!”鲁吉英望着她凝重的表情,缓缓点了点头。
  晨曦微露,县衙前空空荡荡,大门紧紧关闭。远远的,狄仁杰、曾泰、方九和几名卫士快步走来。
  来到县衙门前,狄公伸手拍打门环。里面传来当值衙役的问话声:“什么人?”狄仁杰道:“县令大人的朋友,有急事求见!”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当值衙役走了出来。狄仁杰掏出官凭对衙役道:“你持此物进内通报,就说狄仁杰在门前等候。”
  衙役接过官凭,快步向里面走去。宁氏一身男子的装束站在镜前。她身手拿起妆台上的穙头戴在了头顶,勒好帽带。
  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宁氏赶忙打开了门。鲁吉英站在门前道:“贤妹,准备好了吗?”
  宁氏点了点头道:“好了。”鲁吉英道:“我们走吧。万一元芳到得早,他人生地不熟的,别再生出什么枝节来。”
  宁氏点了点头,走出正房,回手带上房门,二人向院外走去。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大门前当值的衙役飞奔进来:“大人!”
  鲁吉英停住脚步道:“怎么了,慌慌张张的?”衙役喘了两口气,将手中的官凭递上前来道:“门前有几个人,说是您的朋友,让我进来通报。”
  鲁吉英一愣道:“我的朋友?”衙役道:“正是。他说他叫狄仁杰,在门前等候。”
  鲁吉英皱了皱眉头道:“狄……仁……狄仁杰!”衙役道:“正是。”
  鲁吉英倒吸一口凉气,飞快地打开手中的官凭看了一眼,惊得脸色发白。一旁的宁氏问道:“大哥,怎么了?”
  鲁吉英颤声道:“黜置使大人来了!”宁氏吃了一惊:“黜置使?”
  鲁吉英道:“那天吴文登到这里就是要告诉我,黜置使狄仁杰大人即将到达扬州……”
  宁氏道:“狄仁杰!就是那个断案如神的宰辅狄仁杰?”鲁吉英道:“应该就是他。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宁氏道:“大哥,你别着急,你赶紧去迎接狄大人,我先赶到群仙茶楼等待元芳。”
  鲁吉英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贤妹,你一切小心。”宁氏微笑道:“放心吧,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鲁吉英点了点头,向大门奔去。宁氏在后面喊道:“大哥,官服!”鲁吉英一拍脑门,回身向自己房间冲去。
  此时正是卯中,街道上店铺开市,人流穿梭,好不热闹。狄仁杰和曾泰静静地观察着。
  曾泰道:“恩师,这山阳县倒是个繁华的所在。”狄仁杰点了点头:“山阳北接运河,南连淮渎,乃两河都会,又距扬州最近,故而自古以来都是通衢之所。”
  话音未落,县衙内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鲁吉英身着官袍飞奔而来,冲到狄仁杰一行面前,他刹住脚步颤声问道:“请问诸公,哪一位是黜置使狄阁老?”
  狄仁杰嘘了一声,鲁吉英愣住了。狄仁杰轻声道:“我就是。”鲁吉英“扑嗵”一声跪倒在地,被早有准备的狄仁杰一把拉起道:“不要跪,也不要拜,将官凭还给我就好。”
  鲁吉英奇怪地望着狄仁杰,赶忙将手中的官凭递了过去。狄仁杰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别紧张,我等微服到此,不想惊动旁人,所以才会这么早打扰贵县。”
  鲁吉英赶忙道:“阁老折煞卑职了!未知阁老驾到,有失迎迓,望阁老恕卑职不恭之罪。”
  狄仁杰笑道:“好了,客套就免了吧。我把贵县从被窝里喊起来,也是于心不忍呀。”一旁的曾泰笑了起来。
  狄仁杰道:“这位,江淮都察使曾泰大人。”鲁吉英赶忙要跪,被狄仁杰一把拦住:“看看,刚说完又忘了。”
  鲁吉英笑道:“早就听闻狄国老断案如神,驭下极严,想不到竟是如此平易近人。”狄仁杰笑道:“你就是山阳县令鲁吉英吧?”
  鲁吉英忙道:“正是卑职。请阁老到正堂用茶。”狄仁杰:“不必了,你只需告知我水部郎中李翰在山阳期间的下榻之处就可以了。”
  鲁吉英道:“是。卑职命人备轿。”狄仁杰摆了摆手道:“不必乘轿,步行就好。一路之上正可查看市井民风。”
  鲁吉英道:“是。我陪大人。狄仁杰没用他陪,将狄仁杰和曾泰送走后鲁吉英看着他们的背影,长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狄仁杰在山阳仔细地勘查了山阳别馆,他们在船上的分析和怀疑逐步得到证实,李翰之失踪成了个谜。他究竟是潜逃还是被害?致其离开的原因又是什么?
  会不会与那张鸿通柜坊的凭信有关?狄仁杰决定回扬州探探鸿通柜坊的底细,摸清究竟是不是李翰亲自将十万两银子存入柜坊,这一点对判断李翰的失踪之谜至关重要。
  还有,就是李翰之妻宁氏身上定然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与李翰之失踪有着紧密关联,甚至有可能是直接原因,可要弄清这一点,只有等待李元芳的消息了。
  时近正午,茶楼二层人流穿涌,一片喧嚷。宁氏仍然坐在靠窗的座头儿,一边饮茶一边不时地探头向楼梯口处观望。
  鲁吉英身穿便装,满头大汗地出现在了楼梯口,宁氏赶忙冲他招了招手。鲁吉英跑了过来,气喘嘘嘘地坐下道:“怎么,元芳还没到?”
  宁氏摇了摇头。鲁吉英看了看天色道:“不应该呀,已近午时了。”
  宁氏道:“别急,才刚到午牌,我们在这儿等了还不到两个时辰。也许,元芳是下午才到呢。”
  鲁吉英点了点头笑道:“你看我,真是沉不住气,还不如贤妹一个女人呢。”
  宁氏道:“关心则乱。大哥,你把心放宽,安心等待,我二人品茶闲谈,也许你偶一回头,元芳已经站在我们面前了。”
  鲁吉英道:“对,对,把心放宽。咱们喝茶。”说着,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宁氏微笑道:“大哥,你饮茶像吃酒一般,脖子一仰便喝个罄尽。”
  鲁吉英笑道:“你大哥是个粗人,只知道喝茶解渴,却品不出其中的味道。”
  宁氏道:“大哥要慢些喝才是,或许我们要等上一整天呢。哎对了,那位狄大人怎么样?”
  鲁吉英道:“这位狄阁老真是名不虚传,太厉害了,目光像鹰一样,在他面前大哥我直发憷。”
  宁氏道:“真的?”鲁吉英道:“真的。”宁氏问道:“大哥,狄阁老现在何处?”鲁吉英道:“已经返回扬州了。”
  宁氏道:“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将那封密信交给他?”鲁吉英缓缓摇了摇头道:“一面之缘,不足取信。今天有些话我本来也想说的,可最终还是忍住了。我看还是等元芳到来后,大家从长计议再做决定吧。”
  宁氏双眉紧蹙,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山阳县大街上,缠着绷带的龙风与云姑牵马步行着。一边走一边不时的交谈着什么。
  从高空俯视与之垂直的另一条街道上面乔装打扮的李元芳和李翰也正向前走着,而另一边龙风与云姑丝毫不清楚李元芳还活着。
  李翰:“李将军内子不会有危险吧?”李元芳:“李大人不必担心,我与宁贤妹他们约好了在群仙茶楼见面。相信已她的智慧一定不会有事的。”
  一听李元芳赞赏自己老婆机智,李翰也不由的点头认同。在李翰心里,自己的夫人一向如此。
  正在李翰神游天外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上传来一阵大力将他拉扯到了墙角。
  李翰不明所以的看向李元芳,李元芳也看到了李翰那不明所以的小眼神。遂指了指十字路口处解释道:“看到路中间那牵马的几个人了吗?就是那一男一女领头的?”
  顺着李元芳的手指看去,李翰点点头说道:“看到了,他们是什么人?”
  李元芳:“他们是铁手团的杀手,就是左边那个牵马的男子带头在运河上截杀我的。”说完冷笑一声接着又说道:“可惜要让他们失望了,他们肯定想不到我居然还活着。”
  李翰因为在山阳县待过不短的时间,所以看着龙风和云姑离去的方向焦急的道:“遭了,看样子他们也是往群仙茶楼方向去的。该不会是……”
  话不用多说,李元芳就秒懂了李翰的意思。也不废话把头上的斗笠往下压了压直接说了句:“走,跟上。”
  率先朝着龙风和云姑走的方向跟了上去,李翰一看二话不说跟着李元芳的步伐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