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致命的一剑


小说: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作者:剑下风流
  立场有时候决定是否对立。
  叶梦色的立场就决定与柳五公子对立。
  叶梦色不知晓柳五公子就是柳随风,如今知晓了,这是难以接受但不能不接受的事实。
  叶梦色有两个选择,杀与不杀。
  可叶梦色只给了自己一个选择——杀。
  私情与大义面前,叶梦色选择了后者。
  从飞鱼山庄的立场抑或者刀柄会的立场来看,柳五公子都是罪该万死的人。
  ——罪该万死的是柳五公子,而并非柳随风。
  只可惜柳随风是柳五公子,因此柳随风也该死了。
  这是叶梦色不愿意瞧见的事实,可偏偏是事实。
  柳随风那一声我明白,叶梦色就再一次动手了。
  令一名黑巾蒙面人也出手了。
  他叫叶楚甚,是叶梦色的大哥,也是飞鱼山庄的弟子,更是刀柄会的精英高手。
  而刀柄会则一向是抗衡天欲宫、权力帮等野心勃勃的江湖组织而存在的联盟。
  叶楚甚对柳随风并没有什么好感,也不太认识。
  他知晓柳五公子远比柳随风这个名字深刻,因此叶梦色出手,他也便出手了。
  他一出手便是绝不留情,一出招就是绝对无情。
  一人招式力压千山,势大力沉。
  一人剑走轻灵,翩若惊鸿。
  叶梦色、叶楚甚一左一右合攻柳随风。
  柳随风左闪右避,身法变化,轻功运转,身影千变万化。
  叶楚甚数次都只是失之毫厘便可击杀柳随风,可这失之毫厘却谬以千里难以达成心愿。
  叶梦色招式连绵不绝,将柳随风缠绕在剑势之中令柳随风难以脱身,可叶梦色想要缩减剑势范围之时,却终究难以达成,这也导致叶梦色只能困住柳随风而没有法子缩小柳随风的活动范围,而也导致叶楚甚每一次的攻杀都是功亏一篑,难以为继。
  柳随风的出手颇为奇怪。
  柳随风一向不轻易出手,可一旦出手,非攻不可,非杀不可。可面对叶梦色、叶楚甚两人的联手,柳随风非但不杀,而且也不攻,这实在是颇为奇怪的事情,难不成因为昔日和叶梦色的渊源,以至于柳随风难以对叶梦色、叶楚甚下杀手,可以柳随风那一贯做出决断便冷酷无情的性情,又怎么可能?
  防守。
  一次又一次的防守,一次又一次的闪避;防守如山,闪避如风,柳随风一次又一次避开了叶梦色、叶楚甚两人的合击。
  叶梦色、叶楚甚两人的配合虽然天衣无缝,无可挑剔,可他们始终没有法子限制柳随风的步伐变化,这样导致一直迟迟拿不下柳随风。
  不过叶梦色也好,叶楚甚也罢,他们都不着急,他们都瞧出了柳随风有一点破绽——伤势。
  柳随风不久前才和燕狂徒交锋,这一战虽然没有令柳随风重创,可柳随风的伤势也着实不轻,如今激烈的交锋使得柳随风伤势崩裂,肉眼可见柳随风胸前已经染红了大片血迹,而柳随风的身法变化也开始为之一缓。
  叶梦色步步逼杀,可眼中还是一闪而过的不忍,他要对付的是恶贯满盈的柳五公子,而并非柳随风,只可惜柳五公子便是柳随风。
  手腕一抖,叶梦色的出剑更加连绵不绝,飘渺莫测,而且也更加急促起来了,如疾风飞雨,纷纷扬扬落下。
  柳随风一连先后退了三步,随后向左后退七步,这期间柳随风避开了叶梦色十七剑,避开了叶楚甚九剑,可第十剑,柳随风终究还是避不开了。
  柳随风叹了口气:无奈啊!
  声音落下,柳随风拔出了剑。
  剑光一闪。
  叶楚甚立刻感觉剑身传来了一股可怕的力道,随即整个人都被这股可怕的力道击退了出去。
  叶梦色上前援助,剑势如飞瀑泻下,柳随风却已向后闪避开了剑势,可此刻却忽然出现了一道绚烂的光。
  一道刺眼绚烂的光忽然出现。
  一口剑斜斜戳下,刺向柳随风的后背。
  这一剑声势浩大,剑势发动的一瞬间便响起了一阵极其尖锐的声音,随即便是狂风大作,可怕的剑风令人全身如刀割。
  剑风至刹那,剑锋便已袭杀而至,这期间绝对不给人任何反应的余地。
  剑光起,剑风至,剑锋也至。
  这一剑威力巨大,可这一剑却也刁钻阴险至极。
  这一剑把握住了柳随风出剑的机会,寻了一个最佳的时机对付柳随风。
  这一剑夺命而至,也势必要取下柳随风的性命。
  可此时柳随风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剑即将要戳穿柳随风的后背,刺穿柳随风胸膛之际,柳随风背后居然出现了一口剑。
  剑身挡住了剑尖。
  柳随风手中原本握住了剑,可此时此刻他的手心也已经没有了剑。
  他的剑已在后背,也已挡住了那夺命的一剑。
  随即柳随风接住剑上力量腾空而起落在了八角楼上。
  长街上已经多了一个人。
  除开叶楚甚、叶梦色以外,还多了一个人,一袭青衫,一口宝剑,剑眉朗目的青年人。
  青年人锐眼比手中剑还凌厉盯着柳随风,充斥着可怕的杀机。
  反观柳随风却笑得自在从容,神情温和。
  他望着青年人:“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青年人冷冷道:“你知道我来了?”
  “不知道。”柳随风:“但我赌你来了,因此我一直在给你机会,你错过了十三次机会,但第十四次机会,你终于还是错过不了了。”
  “前面十三次机会都是你故意露出的机会,因此只能是破绽,但第十四次机会却是真正的机会。”
  “的确,这本就是真正的机会。”柳随风:“若非是真正的机会,你又怎么会出手呢?逼近今日的萧秋水也已经非昔日的萧秋水了,只可惜今日的萧秋水仍旧是昔日的萧秋水,还是柳五公子的手下败将。”
  萧秋水,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岁的青年人正是昔日领导神州结义联盟,抗衡权力帮,但最终被柳随风击溃得一败涂地的萧秋水。
  飞鱼山庄的叶梦色、叶楚甚,以及神州结义盟主萧秋水也来了,他们来的实在太快了。
  他们为杀柳随风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