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四)


小说:地球求生指南  作者:伴读小牧童
  奇迹是个什么东西?
  奇迹就是在所有人都绝望之前,最后那么一丁点聊以安慰的幻想,但现在奇迹真的发生了,就在所有的幸存者面前,奇迹发生了。
  “谁去讲两句?”
  “谁离得近谁去呗,反正讲的东西都差不多,毕竟思维模式没太大区别。”
  谷涛们互相商量着,虽然现在前线战场仍然在继续,很多人仍然不知道现在的战况,但应该让大部分人知道情况了,更应该去安定这些濒临崩溃的人的情绪。
  “行吧,我去好了。”
  在纽约维护秩序的谷涛无奈的说了一句,然后他走上了所有幸存者的面前,他拿起一个已经断电的麦克风,吹了吹,无人机序列立刻冲了过来,接着整个有人类聚居区的地方都响起了嗡嗡的试麦声。
  “好,萨塔尼亚,开始语言调试。”
  他的话立刻被处理成了不同的语言版本并音画同步向全世界开始直播起来。
  “咳……”这个谷涛妆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大家好,虽然来的有点晚,但还不算太晚,我不能理解你们失去亲人的痛苦,但我们已经尽可能让你们不会再失去更多的亲人。”
  他这种没心没肺的言论让下头的人一片哗然,但他似乎并不在乎,只是摇着手指说道:“虽然我不理解你们的悲痛,但是我能理解你们的愤怒。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这几年以来,这个文明可以说是饱受摧残,但你们扛过来了,这一点可以说是让人刮目相看的,至少是值得尊敬的。对于未来,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能说希望所有人一路顺风吧。对了,我想问一下。”
  谷涛伸出手指,指向天空上密密麻麻的谷涛:“你们中有人想过有这样的奇迹发生吗?”
  说完之后,他笑了出来:“我相信一定是有人相信着奇迹会发生的吧,我想说一句,相信奇迹其实和奇迹本身一样都是一种奇迹,哈哈哈……如果奇迹没有发生该怎么办呢?毕竟奇迹不是每次都会发生的。”
  没有人上台去驱赶他,因为当他的战甲、他的声音和他的态度出现时,无数人已经想起了曾经那个消失了很久的英雄,那么干什么都很任性的英雄。
  没错,他又回来了,而且再一次的拯救了所有人,即便是他又干了很任性的事情,但谁又能去说些什么呢,他以前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你们肯定已经把我当成了英雄对吧。”谷涛仰起头撤掉了战甲,露出了一身便服:“你们看,我和你们其实没有太多的区别,至于英雄什么的,我从始至终也没有想过,我没有兴趣也没有欲望,甚至今天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不过是一次交易,因为我要保护我的亲人,你们只是顺便保护一下罢了。”
  他的话很扎心,很多正在热泪盈眶的人听到这一句,刚酝酿好的情绪瞬间就崩塌了。
  “我是不是说过?很久以前就说过,我不是英雄,我不配。”谷涛双手揣在口袋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很多人听到他的话,都充满了失望甚至是愤怒,但他根本不在乎,只是朝旁边一个看上去像政府工作人员的人要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但要说到底有没有英雄,我认为是有的。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定义英雄的,在我这里的英雄是一切具有勇敢、坚持、积极、乐观和希望的人。在这些年里,这个文明经历了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战争,在这场人类只要有一丝松懈就会灭亡的战争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涌现着英雄。也许是拿着一把铲子就冲出去保卫家园的老头、也许是为了一座城市奋战的勇士,这些人在我看来才是称得上英雄的人,他们尸体的背后没有伤痕。”
  “当然,如果奇迹没有发生,失败仍然会如约而至,不过以输赢来论英雄这种事,只有人类自己才干的出来。”谷涛再次喝了口咖啡,然后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们现在站在这,其实换个角度来说,不管你们是在用什么样的态度在面对这件事,至少你们让人类文明支撑到了今天。我也知道,你们之中有好人、有坏人,有聪明人也有蠢驴,但这都不重要了,在文明体系面临崩塌的前夕,你们能够咬牙坚持到最后一秒钟,没有像那些末日电影里那样把你们的小心思和黑暗面无限扩大,这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有什么想法,但今天是你们胜利了,你们就像在黑暗中前行的队伍,虽然不断有人掉队也不断有人因故离开,但最终你们走出了黑暗,迎来了最后的胜利。”
  谷涛的话带着痞气,甚至有些慵懒,但之前不管他说了多少任性的话,这句“最后的胜利”却已经足够激发出所有幸存者压在心底的情绪,他们有的相拥而泣、有的崩溃大哭,千奇百怪的姿态被展现的淋漓尽致。但谷涛根本不在乎,他举起手里的咖啡:“这里没有酒,我就用这个敬你们一杯,今天的胜利是属于你们这些走到最后的人,未来的一切,看你们的了。”
  说到这,他突然拍了拍脑袋:“稍等一下,在敬你们之前,我需要敬一下为了人类生存而牺牲的所有勇士、需要敬一下所有仍然战斗着的战士们,你们的坚持和他们的坚毅成为了这个世界最后的壁垒,即便是有四十亿、五十亿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他们永远都不会离远,他们的希望、他们的意志都会留在这里,会看着你们这些人。从今天开始,你们这些被剩下的人,需要背负着所有逝去的人生命继续前行。”
  而说完所有话之后,谷涛冲着台下谢幕,然后战甲上身,跟着一众同伴飞上了天空,朝着远方的前线疾驰而去。
  虽然谷涛离开了,但那些人还沉浸在一种很纠结的情绪中,他们不知道是该悲伤还是该高兴,不知道此刻该庆祝还是该哀悼。
  如果该悲伤,那么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在今天终于结束了,理应感到高兴,这个世界被血与火洗礼之后,伤得已经够深了。
  可是如果该高兴,在这场战争中,人类失去了百分之七十的人口,几乎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亲朋好友因此离开世界,原本的家园都被摧毁殆尽,安逸的生活也不会再出现,这值得高兴吗?
  所有人都在纠结都在沉思,但谁在乎呢,那漫山遍野的谷涛已经开始投入到最后战争中了,幸存者们到底会怎么样,跟他们都没有任何关系。
  “你刚才说话太儒雅随和了。”
  频道中不少谷涛都在吐槽刚才讲话的谷涛,而这个谷涛懒的解释,只是不断反复播放刚才讲话的录音,对所有谷涛进行精神污染。
  “你真的是个混蛋啊……”一个谷涛恨恨的骂道,然后屏蔽了这个混账:“我屏蔽了,你们呢?”
  “我也屏蔽了。”
  “我也是……”
  “吃不消了……”
  而此刻,正在跟辛晨聊天的那个谷涛,收起了全息投影:“师兄你看到了吧,其实你换个角度想,我们都是你师弟,只是不同时空的师弟罢了。”
  “那他呢?”
  “他……”那个谷涛笑了笑:“看命吧,他透支了所有生命,谁都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回来。”
  “六子的能力……”
  “这里头就有个悖论了。”这个谷涛叹了口气:“等吧,也许明天你就能看到他了呢。”
  这句话让辛晨的心里咯噔一声,他眉头紧锁,这种事曾经也发生过一次,但那一次辛晨对谷涛充满了信心,而这一次……他真的没有任何底气,即便是他在心底反复告诉自己,谷涛一定会没事,但他仍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慌。
  “师兄。”谷涛拍着他的肩膀:“其实坦然一点吧,很多事情是有代价的,而且全世界都在战斗,许其他人牺牲就得允许我的牺牲,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我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我也是他,即便是我们没有心灵感应,只需要换位思考也都足够了,如果这件事换成是我,我一样也会为了我的家人选择牺牲。我可能是个自私的人,但有时候恰好是自私的人才能干出一些看上去比较伟大的事,而既然选择成为了一个战士,那么死在战场上就已经是最好的归宿了。”
  谷涛说完之后,他仰起头看着漫天彩霞,长出一口气,若有似无的呢喃道:“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和他有同样的宿命,我不会去抗争的,因为稳赚不亏,我希望你们都能好好活着,我这人自私的很,我不想当那个被留下的人。”
  “我……”辛晨咬着嘴唇:“别这样……”
  “不说了。”谷涛伸了个懒腰:“我还得赶去救的学生们呢,他们可是在包围圈里作战。”
  辛晨仰起头看着他:“需要帮忙吗?”
  谷涛飞到一半,转身看着辛晨,然后张开手:“这里有几十亿个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