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2、什么叫惊喜!什么叫特么的惊喜!


小说:地球求生指南  作者:伴读小牧童
  谷涛在屋里吃饭,那家伙就在外头喊,门窗紧闭,根本不带搭理的,而那玩意也是真的锲而不舍,谷涛吃了多久,他就在外头叫了多久。
  “你真不去看看啊?”
  “我看他?有病啊。”
  谷涛夹了块肉塞进嘴里:“而且你说,我是那种跟人单挑的人么?这种单挑的模式真的不适合我,你说群殴吧,人家到时候往外一说,我名声都没了。要是单挑吧,打输了咋整?”
  他说的是有那么点道理的,这种莫名其妙上门挑战的是人是最烦的,虽然一开始谷涛就有打算说会碰到,就像之前他还在学校里当老师时那个把周围门派都拿木剑给挑翻的人,这种人从古到今都没有断绝过,谷涛才不去傻乎乎的迎战呢,他本身就不是战斗型选手,让他去跟人单挑这不是闹了么。
  “世外桃源野剑仙请内门宗主赐教!”
  外头的喊叫声还在继续,六子放下筷子:“你说他怎么知道你在这的呢?”
  “无人机呗,那玩意一亮起来,谁还不知道我在这呢。”谷涛笑着说道:“不过我估计这家伙还是有点能耐的,不然第一道防线也不知道都没发现他。”
  这个时候谷涛倒还真的是希望辛晨在这,那个武疯子啊,如果在的话现在可能已经温酒斩华雄了,可是他这不是不在么。
  “真不去啊?”
  “真不去。”谷涛斩钉截铁的说:“这种人,你知道吧,什么叫沽名钓誉,这就是典型的沽名钓誉。他挑战我证明什么啊?什么都证明不了好吗,无非就是涨一波粉,他是个无名小卒,挑战我一点代价都没有,而且他也知道哪怕输了我也不会对他怎么样,无论输赢都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万一赢了呢?嚯,那好家伙,往外一说“我赢了内门宗主”,这是个什么概念?那可就一夜之间功成名就了,可要是输了呢?输了屁事没有。我他妈能让他占我这个便宜?”
  “你怕输?”二舅笑着说:“气量有点小啊你。”
  “我气量就没大过。”谷涛撇撇嘴:“要不来点赌注啊,空手沾芝麻这种事,门儿也没有啊?”
  人家都说帝俊气量小,其实他们是没见识过谷涛,他是那种又好面子、气量又小的人,简单说就是虚伪的很,看上去感觉无欲无求、高风亮节的,但实际上谁想占他一点便宜,他恨不得把人亲妈都给杀了。
  就今天这个状况,但凡是一个稍微有点血性的人就怼上去了,可是谷涛偏不,他宁可把电视的音量放大两个级别也绝对不出去跟人哔哔一句。
  吃了饭之后,谷涛把丈母娘他们送走,自己开始收拾盘子碗,外头那家伙居然还在叫唤,谷涛都看到他了,就坐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喝着葫芦里的酒,喝一口叫一嗓子,看上去极蠢。
  “萨塔尼亚,这人怎么有点眼熟啊。”
  “舰长,您见过他。”
  说着,萨塔尼亚在目镜里把那人的放大图片呈现了出来,谷涛仔细一看,嘿……这人可不就是那天在学校旁边钓鱼时候碰到的人么。当时谷涛还记得他在找什么什么门,问了一圈之后发现那个……天刀门?已经死光了来着,老郑亲口说的。
  没想到他居然现在找到了自己头上,好像当时他没找到天刀门还是金刀门之后蛰伏了一阵子,没有再挑战别的门派,可是现在一看他直接玩了个大的。
  挑战内门……
  真的有意思啊,这是打算摘内门的牌子吗?就凭他恐怕真的不够格,也许打打六春阿秀他们还是可以的,但谷涛估摸着他就算是打尹蓉都费劲。
  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有自知之明的,可是没想到他就这么作死啊,真的是纯作死。
  谷涛突然就觉得这家伙有可能是来寻死而不是挑战的,但想想也不对啊,寻死的话也不至于挑战内门啊,有本事挑战帝俊啊,那才是真的寻死嘛。
  “嘿,兄弟别叫了。”谷涛冲着窗口喊道:“你叫破喉咙都没人搭理你。”
  这一嗓子下去,那人嗖的一下就跳到了谷涛所在的窗口,停留在窗外,上下打量了一下正在洗碗的谷涛:“你认识谷宗主啊?”
  “你看我像吗?”
  那人的表情立刻变得嫌弃了起来,一个穿着围裙正在油腻腻的洗碗池里洗碗的男人,像谷宗主……开什么玩笑呢,那可是内门宗主,一代天骄,怎么可能如此油腻邋遢。
  “我看你叫一晚上了,渴不渴?”
  “有点。”
  谷涛从厨房冰箱里拿出一瓶冰啤酒打开窗户递了过去:“啤酒行啊?”
  “行,有菜么?”
  这狗日的,要求真高。谷涛从柜子里抓出一大把花生米递给他,他用大拇指轻轻一撬,这我啤酒瓶的盖子就弹开了,他喝了一口,吃了两粒花生米。
  “你在这叫唤一晚上,是要干什么东西?”
  “挑战啊,听说谷宗主是当世第一,我想着想见识一下这当世第一究竟有多厉害。”
  这小哥说话的时候,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自信的不得了,感觉说的不是见识一下而是打算教训一下,那个神态那个眼神,谷涛真的觉得自己可能会被他打……
  “万一谷宗主很弱呢?”
  “不能,天下第一宗门,据说连仙界的人看到他都不敢大口喘气,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弱呢?他一定是当世的英雄,仙法冠绝天下!”
  别闹了,谷涛如果不用战甲不用现代化武器,赤手空拳那是就只能打打基地里的学员了,稍微高级一点的都能把他打得满地找牙,还什么玩意仙法冠绝天下。
  而且这个小哥的信息也太落伍了,现在这个时代了,还用武力说话那真的就是没意思了,谷涛之所以是天下第一门的门主,他靠的是资源啊!各种各样的资源,手里掌握着这些东西,他才是整条街最靓的仔。
  “他要不出来怎么办?”
  “那我明天就昭告天下,说谷宗主不敢应战。”
  我尼玛……谷涛差点就一个冲击炮过去了,这小兔崽子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那你要输了呢?”
  “那任凭发落咯,他也不可能杀了我啊。”
  可以,这小子可以。谷涛心里冷笑:“你要真的这么想打,那倒是可以帮你联络他一下,你真的确定了?”
  “你认识他?”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你都知道他在这了,也守了一晚上了,还不知道我跟他的关系?”
  那小子一拍脑袋:“对哦!你是他师兄弟?”
  “我是他弟弟。”
  他想了想,然后撩起袖子:“那打你也一样,来吧!”
  谷涛:“???”
  那小子摆开阵仗,而谷涛指着他就骂开了,什么你小王八蛋看不到老子这么弱吗?还有说什么臭不要脸挑软柿子捏,反正不重样的骂了得有个二十分钟。
  真的,生生把那人给骂得面红耳赤,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简直不像个人,而作为大喷子的谷涛似乎意犹未尽,抄起电话就指着那人说:“不知天高地厚是吧,想欺负我是吧?等我摇人。”
  妆模作样的打了电话,谷涛悄悄对萨塔尼亚说:“让十一号穿凤皇战甲过来!”
  “你当真?”萨塔尼亚的语气里全是质疑:“你当真要这么玩?”
  “把揍他的视频实况转播!全球同步!”
  很快,十一号原型机穿着凤皇战甲来到了外头,悬停在了那野剑仙的面前,而那野剑仙看到谷宗主真的来了,颇为诧异的看了谷涛一眼,然后朝十一号拱拱手:“谷宗主,久仰大名。”
  “瘪哔哔了。”谷涛在窗口喊道:“你们要打滚出去打啊,在市区打的话,到时候死了别怪我没提醒。”
  野剑仙看了谷涛一眼,然后默默点头,并毕恭毕敬的对十一号说:“谷宗主,我知道有个地方,请随我来。”
  说完,他身后的剑应声出鞘并化作一道流光窜了出去,十一号紧随其后也飞了出去,而谷涛则把洗干净的碗筷放进碗橱并摘下了橡胶手套,选了一盆洗干净的水果端到客厅里。
  “怎么?把人支走了?”六子回头看了他一眼:“不怕输了?”
  “握草,十一号加凤皇战甲,这要能输,那他真的实至名归了。”
  真的,完全萨塔尼亚代打的情况下,十一号加凤皇战甲的强度绝对是不怂……别说辛晨,就算是阿科都是有一战之力的,要是连这样的战斗力他都能赢,那谷涛还有什么好说的?输的不冤。
  “萨塔尼亚,打开直播界面。”
  家里的电视立刻切换成了直播画面,他们现在已经飞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这里定位上来看是在湖北境内,洞庭湖畔,那个野剑仙站在一颗大石头上,朝十一号点头道:“此次能和谷宗主交手,必定全力以赴,所以……出来吧!轩辕夏禹!”
  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直接照在了他脚下的大石头上,石头崩裂,露出一柄宽剑,剑身一面镌刻日月星辰、一面镌刻汉川草木,剑柄两面周遭也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灵剑出世,风云四动,夜空被一道游龙似的闪电划过,风声鹤唳。
  谷涛看到这一幕,嘴长得老大:“轩辕剑,握草!轩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