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房玄龄失心疯了


小说:大唐承包王  作者:子观
  房玄龄有些愣神,觉得自己好像画蛇添足了,甚至可以说不仅画蛇添足反而是把李宽bī)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道路上。狂沙文学网
  本来嘛,李宽确实没有打算继任太子之位,在安平成婚之后便要回台北,经过房玄龄这么一出,李宽的决定依旧没改变,只是那句一切听陛下的吩咐说明了太多。
  什么叫一切听陛下的吩咐?
  简单的说,李宽本来无心太子之位,但是只要李世民下旨,册封他为大唐太子,他便不会反对,尽管心中或许不太想要接任太子之位,但依旧会坐上那个位置。
  “楚王下,难道你真要坏了自古的规矩?”房玄龄的声音有些冷。
  一来,他实在不理解李宽为何突然改变,或者说他觉得李宽骗了自己,李宽一直说自己无心大唐皇位是骗人的,李宽其实一直就觊觎着大唐的皇位,不然怎么可能因为他几句话便一改初衷。
  二来,李宽争夺皇位触犯了他的坚持和人生信仰,嫡庶之别的规矩不能坏。
  “房相,自古以来的规矩是什么?”李宽一眨不眨的盯着房玄龄,不等房玄龄开口便笑道:“如果说是嫡庶之别,本王认为这个规矩在皇家可行不通。”
  李宽叹了口气,语气平缓,“您老是老臣了,为大唐江山付出了大半生的心血,本王相信您老希望看到的是大唐愈发繁荣昌盛,而不是局限与皇位上坐的那个人是嫡子还是庶子。
  说句不客气的话,大唐的皇位若是在本王手里,至少比在老四或者老九手里要强吧,本王不敢说自己可以比肩当今陛下,难道本王连老四和老九也比不了?
  您老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房玄龄点了点头,李这话没有反驳的理由。
  论治理才能李宽比李泰和李治优秀太多,而且朝堂上的手段等等,房玄龄也相信李宽比李泰和李治优秀,毕竟李宽也是做过皇帝的人。
  “关于嫡庶之别,本王也能理解您的想法,但是本王认为皇室中不必遵循这个规矩也不是无的放矢,一个国家的繁荣,除了百姓之外,最重要的便是皇帝的贤能了。
  嫡子若不贤,为何不能立庶子?
  自古长幼有序,嫡庶有别,这个道理本王不是不理解,但是为了江山社稷,本王认为当立贤不立长,立贤不立嫡。”
  房玄龄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说道:“那下可曾想过,若是按照下的规矩,将来的皇子之间会有多少争端?”
  房玄龄的意思,李宽也能明白。
  长幼有序,嫡庶有别的规矩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可以杜绝许多皇子觊觎皇位的心思,但是要说有多好,却也未必。
  就像李承乾,他即是嫡子又是长子,当了二十年的太子,可最终的结果如何呢?
  所以总得来说,立贤的规矩是比自古遵循的长幼有序、嫡庶有别的规矩要好的,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就拿他李宽来说,众皇子之中他是最为贤能,看看其他皇子的意思,支持他上位的人占了多数,这不是他自夸,而是事实。
  如果皇子之中有人能令大多数人信服自己才能,这便足够说明一切。当然了,这不可能保证江山万万年,社会的发展最终会淘汰到封建制度,李宽比谁都清楚。
  大唐的江山能延续多少年?
  天知道。
  将来的事只能留给后代人,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如果大唐皇位真传到了他手中后尽心尽力,不管是治理国家还是教导继承人。
  “至于您这个问题,我相信您老心中其实有答案的,其实不论何种规矩,皇子中觊觎皇位的人又何曾少过?”
  房玄龄叹了口气,想要继续说点什么,李宽抢先开口道:“房叔,如果您还想说其他的,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您也知道我的格,我说了一切听陛下那就是听陛下的,绝不会有任何改变,您请回吧。”
  到底是老臣了,为大唐江山奉献了一生的心血,如今只是理念不同而已,李宽依旧敬重房玄龄。
  可惜的是,李宽最终似乎未能说服房玄龄。
  房玄龄回府之后,便叫两个儿子去了书房,府上谁也不知道房玄龄与两个儿子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房遗带着儿子气冲冲的连夜离开了房府,住到了自己在长安城中购买的宅子。
  第二天,房家上上下下似乎才知道自家老爷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因为自家老爷让房家所有管事回了房府,当着所有人的面吩咐,凡与楚王府有关的产业全部清算,该给赔偿给赔偿不说,还让管事送一万贯到桃源村,感激楚王府在商业上对房家的照顾。
  唯一不同的是,属于房遗与楚王府有联系的产业一点没动。
  房家可不是小门小户,单单拿房家的产业来说都不算小,房玄龄做出这种动作,可以说在长安城闹出的动静比前不久大唐灭了薛延陀还要大。
  长安城中的商户们都在说房玄龄忘恩负义,房家有如今这般富庶全靠楚王府这些年的照拂,如今有几个钱了,就要单飞了。
  房玄龄的门生故吏,虽不明白房玄龄的做法,但恩没忘,对楚王府经营的产业越发严苛,房玄龄斩断与楚王府的交不过几的时间,便有不少官员前往修建住宅区的地方查询,令承包的商户们敢怒不敢言。
  朝中的大人物们感受不一。
  魏征有些不明白房玄龄为何搞这么一出,曾私下找过房玄龄,据说从房家出来的时候,魏征是骂骂咧咧出来的,丝毫不给房玄龄一点面子。
  长孙无忌谈不上高兴,对于房玄龄的选择,他只有一句评价,房玄龄失心疯了。
  在宫里的李世民似乎也不太明白房玄龄的用意,得知第一手消息后,砸了龙案上的茶杯,同样骂着房玄龄失心疯,然后召房玄龄进了宫。
  随即喜忧参半,喜的是从房玄龄口中得知了儿子的打算,忧的是房玄龄似乎真的反对儿子接掌太子之位,让他很为难。
  至于李泰和李治自然是高兴的,对于李泰而言,房家打压楚王府对他也有一定的好处,毕竟李治还没有进入他的眼中。
  李治的高兴更简单,得到堂堂房玄龄的支持,再加上一个长孙无忌,自己就是现在与楚王府斗一斗也没什么担心的,这足够了。
  最后就要说到楚王府一系的人马,房家的门生故吏打压楚王府的产业,楚王府一系的人便打压你房家的产业,你要查,咱们就都查。
  不过楚王府一系出动的人马不多,也就商业上的李道兴和官场上的司农寺的孙行,而作为直接受害人的李宽和李哲父子没有任何动作。
  但就是这样,也在长安城中闹出了不小的风波,最显著的变现便是,不过几光景,长安城的米价便上涨了两文,而房府现下重要的产业就是米行。
  宫里的李世民坐不住了。
  倒不是说他担心米价上涨带来的影响,毕竟这些年百姓富庶了不少,上涨两文而已,算不得大事。而且,随着这些年对岭南和凉州等地的开发,占城稻的推广,大唐不缺粮食,他随时都可以调集粮食压价。
  商业上的打压很容易处理,只不过这出闹剧太难看了。
  李世民看着御史递上的奏折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朕竟然差点受蒙蔽了,厉害了。”说完便让连福宣召房玄龄进宫。
  房玄龄再次被召进宫了,李世民对房玄龄没多说其他的,只说了两句话。
  一句是,军校和宽儿所言的住宅区皆重要,朕不希望再有任何影响。
  第二句是,差不多了。
  有李世民出面,事便简单了,在房玄龄拜访桃源村之后的第十,房玄龄门生故吏打压楚王府结束了,而且楚王府的速度也出奇的快,房家这便一结束,楚王府的打压也结束了。
  两者之间就像是一出戏,但谁都没有认为这是一场戏,毕竟房玄龄不仅被李世民召进了皇宫,李宽也被李世民召进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