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一更


小说:锦绣弃妻  作者:双子座尧尧
推荐阅读:重生农村彪悍媳 兰香缘 妙手荣华 世嫁 锦此一生 锦谋 倾世宠妻 
  明泽兄弟俩参加科考的事引起京里众多人的关注,而尹府里倒是平静如昔,从上到下该做什么做什么。
  明辉参加的是武举,考的是骑射、步射、举石、马枪、比武,还有笔试。笔试一般有三题,两题考军事谋略,一题考四书五经。
  明辉考前最担心的是笔试中四书五经那一题,结果考回来后大呼比苏康先生平日里考他的题容易太多。
  武举比文举早放榜,明辉毫无悬念地成了武解元,所有项目、包括笔试都是第一名。同尹府相熟的人家纷纷派人上门恭贺,而半山老人直接拎上明泽和明辉去碧泉庄了,难得地享受大半个月不受干扰的学习和练武时间。按照惯例,无论是秋试还是春试,从考试到放榜的一个月,太学是休学的。不甘寂寞的苏康先生,在同皇上讨价还价之后,也拎着一箩筐修法典要用到的律法旧籍追去了碧泉庄子,条件是合适的时候苏康先生要答应出仕做太子太傅。至于什么时候是合适的时候,皇上到时候自然会说。
  知若暗忖,什么合适的时候?是合适的人吧?很显然,皇上已经动了换太子的念头,只是还没有确定人选而已。不过现在这个太子……,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确实是赶紧废掉才好。一旦苏康先生做了太子太傅,明泽就是太子的同门师兄弟。现在那个太子?太让人倒胃!一想到太子企图用偷她贴身东西的龌蹉手段来逼她做什么侧妃,文明礼貌了三辈子的她就想竖中指骂人。
  在等待文举放榜期间,知若先等来了一个好消息,梁大海亲自从叶氏那里套出了那枚玉如意扇坠的主人,是他们最近刚刚有些熟悉的名字,建南候世子鲁颐民。
  建南候世子?知若确实有些吃惊,不是刚出孝期没多久吗?文武双全还得皇上重用,竟然也是貔貅金冠的人?
  梁大海点头:“就是他,不会错的。我们的人故意让她发现有人盯着她,断断续续十日下来,她都快奔溃了。昨晚我才出现,她就跪下来哭求‘鲁世子爷饶命!鲁世子爷饶命!’”
  梁大海并没有一开始就直接去审问叶氏,而是让人易了容跟着她,还是若隐若现、总会“不小心”被她发现那种,尤其是她悄悄地跑去曾经同程二猛见面的那棵大树附近东张西望的时候。叶氏显见是在寻找那个玉坠,一路上,包括路旁边的草丛,都细细地搜寻过了。
  可能是听说文举快放榜了,昨日上午,叶氏独自一人跑去了灵邑寺烧香,求菩萨保佑玉先生和建南候世子不要发现是她拿走了玉坠,保佑明泽落榜,保佑知晴平安产子、一举得男,保佑西娅公主一尸两命,实在不行生个女娃也好,保佑……
  暗中盯着叶氏的暗谍没有听清楚是晋安候世子还是建南候世子,于是,昨晚梁大海一身黑衣、戴着面具出现了,才一句“把玉坠交出来”,那叶氏就瘫跪在地上拼命求饶了,指天发誓那玉坠真的是丢了。这一次,梁大海听得很清楚,是“鲁世子爷”,而京城里所有的世子,包括侯爵世子,只有建南候世子鲁颐民姓鲁。
  梁大海故意压低声音道:“说,是谁让你跟着我们,还偷拿走玉坠的?”
  叶氏吓死了,赶紧辩解说自己只是突然肚子疼寻个隐蔽之处方便,无意之中看到他们的,还看到那个坠子飞落后恰巧挂在草坡边上一根草叶上。见玉先生二人搜寻了好久都没发现扇坠,她就一直等到他们离开一会儿后才跑过去收了玉坠,想着既然他们二人那么紧张那个坠子,以后肯定有机会用上。
  “建南候世子鲁颐民,”知若眯了眯眼睛,差点成了福王府姑爷,不久前才出孝,刚出孝就得到皇上重用,这个传说中的深情男子在人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同玉先生又是什么关系?主从?上下级?同僚?
  “看看能不能往建南候府安插人,”知若道,“暂时不要尝试跟踪他,”这些人非常敏感,且对反跟踪很有一套,他们的人试图跟踪玉先生两三次都是失败告终,还差点暴露。都说建南候世子文武双全,且还在金衣卫任职,只怕更难缠。
  金衣卫?铭世子对他有没有了解呢?知若突然想到了潘家铭,自从搬回尹府那天之后,她已经许久没有看见铭世子了,连明辉那日都咕哝说铭大哥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几日前她的生辰日,小灵儿倒是给她带了一些番邦来的花苗,还有一个羊脂玉雪莲花金项圈。绞丝金项圈很是简洁,除了一朵雪莲花什么都没有,但无论是金项圈还是雪莲花的工艺都属上上层,尤其是那朵婴儿拳头大盛开的雪莲花,简直就是天山玉雪上那朵含苞欲放的雪莲盛开后的模样。她一眼之下就挪不开眼睛了,同第一次看到天山玉雪时一样。
  知若下意识就去细细地检看羊脂玉雪莲花,果然在花的底部发现一个蚂蚁大小的郎字,显然也是白小郎作品。
  灵儿见知若一脸惊喜和爱不释手的模样,高兴道:“若姐姐喜欢就好,这是我和哥哥一起送给若姐姐的生辰礼物,是哥哥用母亲留下的一块羊脂玉特意找人雕刻的,我一见就知道特别适合若姐姐,而且正好同若姐姐那支簪子成套了。”
  知若当时在心里暗暗啐了一口,这次倒是不全然借着灵儿的名义了?是因为摊开话表白过了吗?不过她真的很喜欢这个金项圈,喜欢得舍不得还回去了。知若无赖地想,反正是从灵儿手上接的,她就当作是小灵儿一个人送她的生辰礼物好了。小灵儿的生辰也很快就到了,她要好好准备一份至少价值上不低于这个项圈的礼物才好。
  “大妹妹你想什么呢?”梁大海的声音拉回了知若的思绪,她正在想着,那个水萍的事不能再拖了,要怎么提醒一下铭世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