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这样的容颜


小说:异界求生之灭世狙神  作者:欢笑书生
  进去之后,闻阳和璐荷坐到了郭春的身边。
  对于这样的安排,一些不明所以的人显得有些惊讶。
  这一男一女两人是什么来历?居然可以做到大当家的身边?
  不过,对于周围的眼光,璐荷和闻阳显然都并不在意。而郭春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这么多人,暂时解释不过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弟弟的婚礼。
  郭任背着柳甄上了高台后,蹲下身子将其小心放下。
  从柳府出来过后。柳甄一直都带着盖头,从未露出本来的面目。
  这既是习俗,也是郭任想让自己的妻子保持一些神秘感。虽然她的丑名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但郭任并不想在这么一个盛大的仪式上,因为这个而带给自己的妻子一些尴尬。
  所以,按照习俗这个时候他应该要发表一些感叹之后,就当着大家的面揭开盖头来让来宾们看看新娘的面目的时候了。
  可他和司仪商量,能不能把揭盖头的仪式尽量调到后面去。
  司仪自然不敢多说什么,答应了他的要求。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之中,郭任接过司仪递来的一碗酒,平举在身前,朝着众来宾行礼微笑。
  然后开始述说婚礼誓词。
  这些词都是固定的,老套的,对于前来观礼的人们来说早就已经听得腻了。但还是要认真听着。
  他们得尊重习俗。
  倒是闻阳和璐荷听得津津有味的。
  闻阳自然不用多说了,他才来这个世界多久,对于什么东西都是十分的好奇的。
  而璐荷则仅仅是觉得这里的习俗和自己从小长大的巅峰岛不太一样,有些新鲜感。
  花了几分钟的时间说完誓词后,郭任高举酒碗。
  “感谢诸位来宾前来见证我这难忘的时刻。请诸位举起酒杯,与我,同饮!”说完后,便是仰头喝下了碗里的酒。
  台下,近千来宾也纷纷举碗庆贺,喝下了碗中的酒。
  一碗酒下肚,闻阳感觉肚子有些火辣辣的。这里的酒虽然不是第一次喝了,可那种辛辣的味道还是很刺激。
  之前就问过郭任他们,为啥这里的酒这么辛辣。
  郭任回答说:“军人的酒,就是要辛辣,就是要刺激,就是要豪情!”
  就连喝酒,都是能够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一些辛辣的韵味。
  待大家坐下后,郭任的婚礼开始正式举行。
  拜天拜地,拜先辈祖先。
  这一套流程下来,足足花去了快一炷香的时间。
  来宾们自然也都熟悉了,但也看的热情高涨。这样盛大的婚礼,说起来其实是极难见到的。即便是在一些有钱有势的人家,也不可能做的这么盛况空前了。光是场地,都是如此巨大。除了龙虎军这个土皇帝,可能还真的没有其他人能做到这样了。
  所以,即便是想通的流程什么的,大家看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了。
  当所有的流程都走完了以后,婚礼也差不多到最后时刻了。
  接下来,就是大家都期待的,看见新娘的模样了。
  来这里的宾客们,经过之前的交流,多多少少也知道了柳甄的样貌不会太好。但,这并不能阻止大家想看新娘容貌的热情。
  按照一些人之前暗地讨论的话来说,这毕竟是二当家的老婆,也就是以后龙虎军的小皇后了吧?咱总要知道皇后模样,以后见了面才能知道跪拜嘛。
  而这也自然是整个婚礼必须要进行的一项。
  但,却也是郭任最不想要进行的一项了。
  他不是害怕丢面子,而是害怕自己的妻子会因此受到压力。
  这时候,郭任突然明白了一些,刁林光之前反对自己婚礼的感受了。
  但,事情是无法避免的,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或许是感受到了自己丈夫的为难,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柳甄突然开口说话了。
  声音只有离她最近的郭任能够听到。
  “任哥,该揭盖头了。放心吧,我没事。以后就是你的人了,就应该要光明正大的。没什么理由,躲躲闪闪。”
  柳甄劝慰自己的声音,却是让郭任的心里一痛。也在此时再一次的暗下决心,这样的妻子,我会好好守护她一生的。
  握紧了拳头,郭任向着众人鞠了一躬,或许是表示自己的歉意吧。
  然后伸手,掀开了柳甄的盖头来。
  盖头揭开,露出了柳甄带着黑色面纱的脸庞。
  台下,来宾们伸长了脖子,期待着接下来的面纱揭开。
  近千人的场地上,在此时都是安静了起来,大家全都屏住了呼吸。
  或许有些人是想看笑话的,但相信大多数的人,其实还是抱着敬意在等待的。
  郭春手里端着一碗酒,停在了半空。他也替自己的弟弟捏一把汗。当初他也劝说过郭任,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面对的。
  闻阳算是场中唯一一个一直保持着笑脸的人了吧。
  他不慌不忙地品着酒,轻松惬意。
  哼哼,等会儿吓掉你们的下巴才好玩。
  璐荷本来也是一脸担心的。她虽然知道柳甄正在接受某种治疗,但是,她完全不会也没有想到,短短的几天时间,柳甄以及被治好了。
  所以,她其实是除了郭任之外最担心的那个人了。
  原因无他,就因为她已经把柳甄当成了自己的好姐妹。
  她可以不在意自己姐妹的容貌如何,但也不允许别的人因为这样的容貌而乱说什么。
  “阿甄,真的要揭开吗?”或许,郭任是除了柳甄的父母以外,唯一一个真正见过柳甄面纱后面容貌的人了。
  呃,闻阳除外。这家伙只是一个例外。
  那张脸,郭任完全不会去在乎,但是他不愿意被其他人拿来指手画脚。
  或许,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因为看到柳甄的脸而多说什么,但是以后呢?
  这才是郭任担心的。人言可畏,这句话可是很有道理的。
  所以,他不得不再一次向柳甄确认。
  因为,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会在面纱揭开的那一霎那,从此以后便承受比任何人都要大的舆论压力。因为,她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龙虎军二当家的妻子!是这西亚大陆上,地位最高的那个女人!
  “任哥,揭吧。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柳甄的回答有些俏皮,甚至显得很轻松。
  可在郭任听起来,却是无比的揪心。
  这是故意装成这样,好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吗?
  阿甄,不管以后别人怎么样说你,我都会站在你的前面,替你遮挡一切!
  下一刻,郭任的眼神变得坚定,变得强大了许多。
  然后,将自己的妻子扶起来。
  两人站在了高台的边缘。距离台下来吧最近的地方。
  右手伸出,缓缓地停留在柳甄的下巴下方。
  几秒种后,郭任终于是下定了决心,抓着面纱,拉开了去。
  而在面纱拉开的瞬间,出了郭任自己以外,其他的人几乎都是在第一时间将目光定格在了面纱下显露出来的容颜上。
  正如闻阳之前所料到的那样,全场此时,安静地可怕。
  好像是所有人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血液停止了流动。人们像是被定身了一般,呆立在了原地。
  郭任第一时间不看自己的妻子,不是因为不敢看,而是因为那张脸早就已经印在了自己的心里。
  他只是闭上眼睛,将心里的那张脸熟悉一下,然后才会睁开眼睛,去看自己并不在意的那种丑陋。他需要调整好情绪,让自己的妻子并不会在自己的脸上看到一丁点儿的不喜欢和不嫌弃。
  所以,当他做好心理准备之前,短短的这几个呼吸之间,他不敢睁开眼睛。
  然而,耳边却是传来了柳甄温柔的声音:“任哥,怎么,害怕我吓到你吗?”话语里面带着责怪,可那声音却是充满着俏皮可爱。这完全和平时的柳甄不符合。
  而郭任自然也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周围似乎有点诡异的安静了吧?
  “不不不,我不是……”柳甄的话让郭任有点慌乱,急着解释的他也顾不上调整什么情绪了,睁开了眼睛后,嘴巴里面的千言万语却是在那一瞬间完全消失干净。
  在距离自己不到十公分的地方,一张美到令人窒息的俏丽面庞,挂着几乎是全世界最美的微笑,眼睛如深夜晴空一般,深邃而闪耀星光,看着自己,深情如墨。
  郭任的嘴巴还在动,但却是没有半点的声音发出来。
  他就像被施了魔咒一般,变得有些呆滞,有些傻。
  闻阳因为早就料到了这一切,所以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按照他的猜测,这画面应该再震撼一些嘛。
  郭春则是在看到自己弟妹容貌的那一刻,就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碗里的酒洒了一地也丝毫不察。
  一双眼睛更的瞪的如牛眼一般,脸上的表情复杂至极。
  璐荷则是显得有些慌乱:这是我的好姐妹?等等,我没看错吧?她的脸?难道,治好了?
  心里这般猜测着,脑袋也机械般地转动,最后把眼光落在了自己身边,镇定自若的闻阳。
  是这个家伙干的?
  璐荷就算是看惯了闻阳的各种千奇百怪的玩意儿,可这一次,她是真的有点儿不敢相信了。这,似乎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吧?
  场上的安静持续了数秒钟。
  方才在不知道是谁的一声鼓掌声之中被打破。
  紧接着,便是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人们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鼓掌,或许只是为了表达一下自己心里的那一份震撼吧?
  谁说咱们二当家娶得老婆是个丑女的?
  尼玛,这要是都还算丑,那老子家里的那个,是不是得扔到茅坑里面去了?
  人家那可是天上的仙女儿下凡的容貌好吗?
  有的人也开始猜疑了,为什么人家以前蒙着面纱,那不是因为丑,很可能根本的原因其实在于,太漂亮了!
  也是啊,二当家是什么人,难道真的会喜欢上一个丑女吗?
  郭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也许,人家柳甄早就已经治好了脸,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弟弟考验和惊喜,才会一直都蒙着面纱的吧?
  所以,他扔下酒碗大喊了一声好,之后便是跟着鼓起掌来。
  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的眼里逐渐的有了些许的泪水弥漫。
  掌声经久不息。
  郭任却是整个场子上,最呆最傻的那一个了,一双眼睛仿佛是被定死了一般,一直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柳甄。
  “任哥,怎么,不喜欢现在的阿甄吗?”柳甄被他看的有些脸红了。虽然有这样的预料,但真的发生的时候,她仍旧是少女心,被自己的爱人这样看着,是个女孩都会害羞的。
  “嗯?”郭任喉间鼓动着,然后猛然觉得不太对劲:“啊啊啊啊,不不不,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不喜欢,我很,很喜欢。就是有点,有点,哎呀,反正很喜欢。你,你你为什么……”
  郭任已经语无伦次了。
  他不像自己的哥哥那样能很快转过弯来,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出来,可在这时候全部挤在了一起,才导致了他的言不由衷,语无伦次和词不达意。
  柳甄捂着嘴巴噗嗤一笑,她还从未见过郭任这般的模样,倒是有一点另类的可爱感觉。
  “好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一只手伸过去,抓住郭任的手,能够感受到对方脉搏的疯狂跳动。
  手上传来的温度,总算是让郭任镇静了许多。
  也终于是疯狂地眨了几下眼睛,开始恢复了一些正常。
  “阿甄,你的脸……”他有很多想问,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张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柳甄低头一笑:“还说不在意人家的模样,哼。”
  “啊啊啊,不是。不是那个意思,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一样的喜欢。”郭任出了痴情以外,情商方面倒是和闻阳不相上下。也难怪两人能一见如故。
  “嘿嘿。”柳甄捂嘴偷笑,自己丈夫窘迫的模样,还真是少见呢。
  “你是不是想问,我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吧?”
  “嗯嗯。”郭任用力点头,这可是他现在最想知道、最好奇的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