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去冥界忏悔吧


小说:命运使歌  作者:艾雷西亚
  “不用担心,master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知何时出现在玛修身后的少女剑士,冲田轻声安慰这她。
  就连来自迦勒底的御主少女,也只能拍拍玛修的肩膀宽慰,本来在处理异变的过程之中,这个亚从者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义无反顾的向着这个方向冲来,让她和冲田只能紧随其后,谁知道竟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那个家伙难道想死么?还是说是你想害死他?”
  看到这一幕的凛亦或是伊什塔尔,猛然扭头,看向面前的魔女,虽然他和那个青年的关系只是一般般,勉强算是朋友,但她也不能眼眼睁睁看着那个家伙去死,就在刚才她想要阻止的时候,面前的魔女竟然出现在她的面前阻拦了她。
  “这是他的选择,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决定好的事情!”
  面前看似稚嫩的魔女依旧面无表情,空灵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却异常的冰冷。
  “他迟早会死,我只是给他一个掌控自己命运的机会。”
  然而面前的伊什塔尔却不在听她任何一句话,骇人的魔力在她的身上迸发开来,盯着前方的魔女,表情变得淡漠,她真的愤怒了,现界以来第一次这样剧烈的情绪波动,连同为一体的凛也只能默默的贡献出自己所有的魔力,为伊什塔尔提供尽可能的支援。
  一位是资质优秀的现代魔术师!
  一位是神话之中的金星女神!
  此刻她们的愤怒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般难以抑制。
  “在冥界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吧!”
  面前虚幻的传送门再次出现,空间的另一侧那颗金色的星辰若隐若现,像是要突破空间的阻隔彻底显现在这片大地上一样。
  司掌金星的女神在此刻终于显现神灵的权能,要将金星化为概念武装,将眼前的魔女彻底击溃。
  然而面前的魔女竟然饶有兴趣的看着那颗金色的星辰,神灵的权能她可不是第一次见了,突然她的身影在凛的面前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天穹的孔旁边。
  “想要杀掉我的话,就进来吧!”
  随后这位魔女竟然丝毫不在意伊什塔尔愤怒的眼神,头也不回的塌进了圣杯的孔之中。
  就在魔女消失的下一秒,女神的天舟紧随其后也扎进了那漆黑的孔中。
  “还真是一如既往莽撞的废材,这种低下的计谋都能让她上钩。”
  像是在感叹,英雄王自始至终看着伊什塔尔和魔女的对决,虽为神话之中的女神,想要对付那个魔女可不是只有蛮力就行,在得到另一个他的记忆后,那位魔女对于英雄王来说,关注程度甚至在圣杯之上。
  “那可是本王的猎物,即使是生前的故友也不能让本王放弃啊!”
  驾驭着光辉之舟的英雄王,竟然也随着前二者直接冲进了圣杯破碎的孔之中!
  ........
  此时此刻在这冬木之中另外一位从者,美杜莎在远处的卫宫宅之中,看着那三位最强的之人先后进入其中,与此同时她的身旁一位雪白发丝的小女孩站在她的身旁。
  “rider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动用宝具攻击那个孔的话,他们可能会全军覆没的哦!”
  作为爱因兹贝伦的人造御主,伊莉雅对于圣杯的知识是与生俱来的,她欢快的敲着小腿,随意的说着。
  “我只想守护小樱到最后!”
  留下这样一句话后,rider的再次灵体化了,消失在伊莉雅面前。
  “rider果然像berserker一样温柔,樱姐姐能召唤这样一位从者还真是好运。”
  伊莉雅看向柳洞寺的方向,伸出自己的手臂,手指微张,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berserker我想你了!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啊!”
  “伊莉雅吃饭了,再不来就没有了~”
  这时屋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伊莉雅迅速收起悲伤的情绪,撒起欢快的小腿,直奔内室而去。
  .......
  昏暗的天空,本该是激烈的战场,现在却异常的安静,恢复了心态的玛修早已离开这里去处理被圣杯引发的魔物,她知道等待前辈再次出现虽然很重要,但还有其它的事情同样需要她去做,虽然有些不舍,这个充满责任心的少女终究还是离开了。
  此刻在这战场之上只剩下了那位黑色的亚瑟王,手中显化出漆黑的圣剑,她抬头看向孔的方向,像是看透了一切,那里有三人在激战,而且是无差别的混战,连那个女神和英雄王都已经不知为何而开战。
  收回视线,看向地下的深渊,那里的竟然出现了惊人的一幕,那具看似渺小的躯体,像是一个黑洞般以惊人的速度吸收着来自圣杯之内的黑泥,短短的几分钟,那恐怖的容量竟然削减了接近一成。
  她已经决定要将这两个人活着带回去,那位魔女的能力虽然面对两位顶级从者,但对方并不是齐心协力,手段诡异的魔女目前自保有余,而下方的那位青年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透过一切阻隔,她清楚的看到,那个青年身体之上出现了暗红色的诡异纹路,这些纹路不断蠕动着,像是有着自己的生命般。
  就在这时周围的黑泥涌动的速度迅速变慢,那个作为容器的家伙,终究只是一个魔术资质一般的普通人而已,面对这种物质终究是达到了吸收的极限。
  然而,这来自圣杯的不详物质像是不甘于此,近乎蛮横的冲击着这容器。
  皮肤瞬间皲裂,血液被黑泥吸收,似乎受到了更猛烈的刺激,瞳孔、口鼻、耳朵都已变成入侵的渠道。
  此时的样子真的太凄惨了,丝毫不怀疑下方的那个青年,会在下一秒被撑爆,暴毙于此。
  “果然不行么?”
  漆黑的圣剑微微抬起,乌黑的剑光随着惊人的魔力涌动而出现。
  就在这位黑色的骑士王想要撕开下方一切阻碍,将那个身为御主的青年强行拖上来之时,微弱的光团出现在陈晖身旁,让她突然止住了脚步。
  暗淡的灰白光团,若不是周围被暗红色的泥浆所覆盖,这个光团太微弱了,一般人恐怕会直接忽视吧。
  而就在这时一直禁闭双眼的青年第一次睁开了眼,像是预料到了这一幕一样,在这绝境之下,嘴角掀起莫名的笑容。
  “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随后像是心满意足了一样,再度昏睡过去。
  暗淡的光团微微闪烁,像是在回应,又像是动用了什么能力一样。
  在这深渊之下竟然以它为中心掀起了漩涡,周围的黑泥像是找到了另一个容器,剩余近乎九成的黑泥疯狂的蠕动扑向那渺小的光团。
  然而这看似渺小的光团像是海纳百川般来者不拒,竟然蛮横的吞噬黑泥的力量,它完全不像是下方的那个人类一样拥有上限,在短短数分钟将深渊之下的黑泥吞噬了近半,而且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上方的骑士王,死死的盯着那个光团,漏出异色,她似乎看到了一种可能性。
  短短不到十分钟,这来自地脉六十年的魔力,竟然被这看似微弱的光团彻底吸收,而且它像是意犹未尽般,看着悬浮在这,早已经彻底昏迷的青年。
  依旧闪烁不定的灰色光团壮大数倍不止,停顿了片刻后,它猛然扑向那昏迷的青年,竟然连身为宿主的人类也要吞噬!
  就在这时乌黑的剑光划破空间,突破一切阻碍,斩向它的前方,让这道光团彻底顿在了那里。
  漆黑的骑士甲,苍白的马尾,周围不详的魔力之雾,这位黑化的王者,此刻展现了绝对的力量,出现在了这深渊之底。
  “同类!为何阻我!”。
  这灰色的光团第一次发出声音,像是来自灵魂的波动,不知其男女。
  它在吸收了圣杯的不详魔力之后竟然进化出了独立的意识,让对面的骑士王微微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