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7章 临近终焉,梁山众兄弟的故事,已经讲完了


小说:水浒任侠  作者:云霄野
  燕青纳还原受官诰,却没有就此退居山野,私去隐迹埋名,只顾寻个僻净去处教世人而再寻不到他的踪迹,江湖中也时常会传出燕青出没而仗义行侠的消息。
  聪颖超群的燕青按其在水浒中的事迹,虽使得川弩精熟,但“初学弓箭,向空中射雁,箭箭不空。却才须臾之间,射下十数只鸿雁”,如今却是学得了张清、琼英夫妻弹指神通的绝学,又从时迁那学来飞檐走壁的功夫也早已驾轻就熟,如此轻功高绝,世上几乎已是无人可及。
  而本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燕青在江湖中游荡时怜香惜玉,陆续又曾救下一些女子,当中有些人目睹过他这个浪子回眸一笑,身形旋即飞鸿冥冥,遁入夜空当中,此生此世却再无法忘却与燕青相遇时的情形...但也有几位女子做了他的红颜知己,后来便一直在燕青所购置的一艘豪华大船上安住,自此来往于各处名山大川之间,好不逍遥自在!
  早已是名动天下,身为方今天子的心腹兄弟,却又把功名利禄视若等闲直教民间与江湖人人传诵的浪子。燕青游历天下,时而至本来宋廷汴京名妓花想容所开设的青楼中吃酒快活,时而又到天下各处做大家业的聚义兄弟府上相叙欢饮,当然也少不得再回到任他燕青进出自如的大内皇城与萧唐、萧赟对酒高歌。
  期间在江湖中燕青走动时但遇甚不平事当然也要行侠仗义,但是与武松、鲁智深那般除暴安良时不吝于杀人夺命,或是阮小七那等快人游山玩水时性发起来不免鸡飞狗跳的快意行径有所不同,燕青后来浪迹江湖时便不曾害过一条人命,手上也再不曾沾染血腥......
  然而燕青凭着他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的轻身功夫,例无虚发的弹指神通,以及早已是出神入化,天下罕逢敌手的江湖路数拳脚武艺,每次扶危济困、打抱不平,便是面对横行作歹的凶蛮宵小时也都是能保持绝佳的风度。是以燕青但凡遇到甚恶户欺害良民的恶行时,不出数日的功夫,便有被绑缚住的作歹宵小被丢在当地府衙门前,与其同时,所在州县的提点刑狱司署节堂中也会凭空出现记录治下滥官恶霸肆虐的确凿罪证。
  如此久而久之,燕青一直作为江湖中的传奇人物逍遥于天地间。然而世人一直不清楚那几个相知相伴,一直到老的红颜知己当中到底谁才是燕青的最爱。也如武松的情况相似,也没有谁知道燕青到底是甚么时候离世的,世人只知道他后来又陆续收了几个弟子,随后几年,江湖中便又多出了几个风流倜傥、聪颖超群的侠客才俊四处出没,行侠仗义、打抱不平,也正如燕青一般......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直到后世武侠文化的兴起,而成了中华圈特有的一种流行文化。燕青由于其一生传奇的经历,虽与齐朝开国帝君萧唐以及众兄弟义气深重,在功成名就后却又能洒脱的抛下一切去笑傲江湖的逍遥事迹,也使得众多小说家以他为主角谱写故事,其中风靡一时的小说著作便不下三四十本,燕青遂在后世武侠文化中成为最著名的人物之一,当真是生时忠义壮志酬、身后侠名千古留。
  然而话却说回为燕青践行欢饮后的萧唐,他虽然为众多聚义兄弟在功成名就、壮志已酬之后仍能实现各自人生新的追求而感到欣慰,但蓦的想起当年一件往事之后,竟然不由的教萧唐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因为萧唐想起当初曾初遇乔道清时,他曾分别为自己、燕青、许贯忠、花荣四人算名解字,除了当时刻意是要来寻自己的晦气之外,萧唐也大概记得乔道清为燕青等人算名测字后曾说的言语:
  燕青,燕者,玄鸟也,秋去春回,复归旧巢。青者,屋荧望月也。正合了南燕北归、月隐乌啼之象...如此燕青日后安然自在市井中,纵情逍遥山水间正是他的归宿;
  许贯忠,许者,应允认可;贯者通穿之意;忠可谓从中从心。是以许贯忠通透豁达只从己心,率性而为则无不为,此后当过得自在逍遥;
  花荣,花字本作华,亦作荣也,荣者草木茂盛,引申为兴盛,荣峻英姿,彰显不凡。是以花荣华衣乘马、心贯金石,日后征战四方能展古之名将风采而扬名天下......
  按说燕青、许贯忠、花荣三人的命途轨迹乃至梁山上聚义群豪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可是这多少年的光景走下来,当时的乔道清为他们三人算名测字的结果竟然仍是全部都应验了?
  时逢朝廷宣召邀请蓟州二仙山道众参赴管理天下释道诸门宗教事宜会晤,萧唐又有机缘与公孙胜、樊瑞、乔道清、马灵等一众于二仙山紫虚观修道的聚义兄弟相会。
  期间萧唐便又向乔道清言及那事,当年那魔心仍重、杀心未消的幻魔君如今神情淡然随和,也早已是一副超凡脱俗的得道高人模样,遂向萧唐施礼回道:“贫道当初年少时至崆峒山游历,除了遇异人传授得幻术障眼法的本事,的确也学得些观相猜字的占卜之法,实则也不过是些外道,而不是玄门正道,而后遇德魔降蒙师尊点拨,才终得明心见性皈依修真正道......
  呵呵...当年贫道鲁莽冲撞陛下,那观相猜字的法门,自是好的灵坏的不灵,也未尝不是取巧。但人生命格,虽然玄虚缥缈,然纵观燕青等兄弟先天三元,当初贫道虽未曾领悟,运程命途只可窥知一二,当初师尊不也曾向陛下言及,人生命格可做推演,并非是无迹可寻?然而比起测其他兄弟的命数,陛下的命格才是深不可测,本来天道奥妙,造化自然,万物作焉而不为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可陛下却非但改变了自己的命格,不是还扭转了众位结义兄弟,以及这个天下的命数?”
  听乔道清似是话里有话的说罢,萧唐当即不由动容。而当萧唐再环视向公孙胜、樊瑞等人时,就见他们脸上也都挂着高深莫测的笑意,也不知是否通过他们师尊罗真人也洞悉得萧唐身上最大的天机秘密,如今他们觑向眼前这个当年的聚义哥哥,如今的天子帝君时的眼神,似乎已直透过这具皮囊外表,而直视向那个本来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元神......
  然而公孙胜、乔道清等人,似乎也染上了他们那师尊罗真人以天机不可泄露为由,时常神叨叨把话只说一半的习惯,便纷纷向心中仍然存着疑团的萧唐拜别离去,又飘然重返至二仙山去潜行修道了。
  一脸懵逼的萧唐错愕良久,后来脸上神情渐渐的也变得释然开来。那些玄虚缥缈的事想不通便不必再去想了,而乔道清所言的确一点不差,确实是因我之故,使得聚义兄弟与天下的命途轨迹截然不同,燕青、林冲、武松、鲁智深、花荣、史进...等众多兄弟秉性心志一如既往,也都按他们的意愿各自了身达命,但是在此期间,却又演绎出与原本的归宿截然不同的故事......
  而我的故事,很快也要讲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