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6章 天地逍遥任我游,浪子的归宿(2)


小说:水浒任侠  作者:云霄野
  萧赟理解燕青世叔的心愿,不得已也只得任凭他江湖逍遥。而萧唐当然也不会任从燕青这个心腹兄弟轻易离去,践行作别,接连几日下来,又何止是要一醉方休?
  诸般色香味俱佳的佳肴珍馐罗列在萧唐与燕青两人面前,推杯把盏,两人已是微醺欲醉。席宴实则从于大名府供职的一众聚义兄弟一同欢饮开始,一直延续到了现在,除了萧唐、燕青二人之外,还有内侍省的宦官恭立在门口,以及御膳房的夫役进进出出,仍在传递呈上菜品美酒。
  萧唐自然很清楚,原著中燕青力劝卢俊义急流勇退,以终天年却始终未果,他也很清楚宋江定然不愿就此退隐归山,也必然不愿放他离去,这才留书信拜辞曰雁序分飞自可惊,纳还官诰不求荣,身边自有君王赦,脱风尘过此生,而当夜收拾了一担金珠宝贝挑着,最后的归宿也是不知投何处去了......
  倘若燕青仍与宋江、卢俊义一并回京接受封赐,却又将会是如何一番处境?
  高俅、杨戬等权奸必定要害是宋江、卢俊义这两个水泊梁山的首脑,而萧让、金大坚、安道全、乐和、皇甫端...先后被朝廷录用,还有关胜、呼延灼这等本来梁山上的统军大将也仍旧领受官阶带兵,后来也并未曾遭奸邪设计迫害。燕青若谋官身功名,凭着他精明的为人处世手段,还有着得受宋徽宗赵佶青睐喜爱的优势...也未尝不会有机缘做得个有皇帝撑腰的宠臣。
  然而燕青已然轻易的抛下争取积累下的所有功名,不愿再受官场世俗的约束。如今虽然与众兄弟功成名就,更是得志快意,但在尔虞我诈的确也不得自在的官场上打踅时日的忒久,燕青打算放下一切浪迹江湖,这也的确与他的秉性与意向相符......
  虽然并非是生离死别,但是萧唐仍不免唏嘘蹉叹,心中怀着几分不舍之情,当即又叹言道:“甚么九五之尊的帝王天子,便是偶然能出宫私访一番,却无法与小乙一并到江湖中再游历逍遥,倒也不得自在。登上这皇位,终究是无法教人代我坐个三年五载,全然不能似小乙与众兄弟那般在庙堂江湖中行走全凭己愿。”
  燕青见说不由得莞尔一乐,说道:“哥哥却又说笑了,恁为天下百姓生计招聚群豪,龙行虎变,征乱伐暴,海内克定,遂顺大道天衢开元登基。如今为万里江山,苍生殷富生计同样是责重山岳,我等众兄弟有幸能与哥哥共聚大义,身经百战,勤劳不易,如今功成名就,无论居于庙堂之高,亦或江湖之远仍愿为哥哥、为陛下执鞭随蹬,肝脑涂地的赤忠义气半点也不曾少了。
  而小乙自幼随侍哥哥,蒙恩感德,更是一言难尽,只是我终究是就耐不住在官场中磨耗的闲人心思,如今海内既定,在朝堂当中如今见的人、做的事实则已都是大同小异。然而天下还有大多去处我不曾去见识过,哥哥容得小乙听凭秉性行事,身为天子帝君又须当以国事为重...而哥哥以后但有所命,亦或只是想见小乙了,就算千山万壑、五湖四海相隔,我也仍会立刻回来与哥哥相见......”
  “我自知你心思,而小乙也当真不负你浪子的诨名......”
  萧唐叹声说着,随即倒似是刻意的把脸一板,又定定的望向燕青说道:“可就算你舌灿莲花,倒哄得我肯任凭你求个无官一身轻再去江湖中逍遥自在,但帝王家金口玉言,要加封于你的正一品爵禄勋位也终不能再交纳回来,所以你虽交接了内务府职事于乐和兄弟,可也仍是在朝廷挂职的勋臣高官。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小乙你可倒好,留下朕在朝堂还要为国事操劳,你图个逍遥快活倒去的轻巧写意,朕心里可还有几分埋怨哩!不成,小乙却还须为朕做几件事,否则有岂能轻易放你离去?”
  自小追随萧唐的燕青彼此间推心置腹,早已是心有灵一点通,何况以他燕小乙察言观色的本事,又如何看不出故意端起皇帝架子的萧唐哥哥这是在有意与自己说笑?他遂也面带笑意的颔首道:“哥哥尽管下旨,小乙领命照办便是。”
  萧唐与燕青对视一番,相互又不约而同,而狡慧的眨了眨眼睛,一齐大笑,随即提起手中酒盏,又高声欢唱了起来......
  已是丑时二刻,虽然御膳房的夫役都按萧唐旨意歇息去了,却还有内侍省的班直宦官恭立在寝宫殿门口处,不免困意袭来,四个内侍小黄门先后不由打起瞌睡,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如今却听见皇上与燕总管在寝宫内又欢声高唱起来,心里也不由的又埋怨了几句。然而豪情快意的歌声传入耳中,那几个内侍小黄门听得心境也不由变得舒畅起来,遂也开始跟着萧唐、燕青的歌声哼唱了起来:
  “走啊走啊走,好汉跟我一起走。走遍了青山人未老,少年壮志不言愁。
  莫啊莫回首,管它黄鹤去何楼。黄梁呀一梦风云在变,洒向人间是怨尤。
  划一叶扁舟,任我去遨游,逍逍啊遥遥,天地与我竞自由。
  共饮一杯酒,人间本来情难求,相思呀难了豪情再现,乱云飞渡仍闲悠。
  划一叶扁舟,谁愿与我共逍游,天若有情天亦老,不如与天竞自由......”
  齐朝帝君萧唐身边最为亲近的臣子燕青虽又被赐封做正一品的太子太保,竟然交纳官诰,又交割了本职权责于内务府皇上另一员近臣乐和,随即从京师出走,浪迹江湖,这件事非但也在朝廷当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朝堂中官僚臣子大多人心中都不免有个疑问:
  燕相公,他当真能设下这一切?
  毕竟燕青虽然并不是许贯忠、萧嘉穗那等位极人臣,曾分别执掌文官国政、武将军权的一把手,但他最为天子身边最亲近的宠臣,同样是只要他想,便足以在齐国朝廷中呼风唤雨的权臣。何况燕青还曾身兼太子少师这等要职,与储君萧赟关系最是亲近,这也意味着他在齐朝无上的尊崇身份能一直延续到以后国家帝位更迭之后。
  似旧时宋廷蔡京、童贯、梁师成等权奸在赵佶当政时节再是势焰熏天,但到了赵桓继位时照样失势被清算。而燕青并得萧唐、萧赟这对皇帝与储君信赖重用,而且以他的心机才智,也必能凌驾过当初奸相蔡京在宋廷中巅峰时掌握的权力,当一个人有机会在这个世界上最为强盛的帝国当中掌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柄,哪怕穷极一生,在官场上使尽殚精竭虑也要维护自己争取来的一切,哪个又能把功名权力真当做南柯一梦也似抛却的如此洒脱?
  太多寒窗苦读只有把一身本事卖于帝王家,将毕生精力用来在官场中立足而争取名利富贵的朝中臣子,当然不能理解燕青的江湖情怀。人生感悟的境界已是彻底不同,也没有谁能够像浪子燕小乙一般轻声吟唱着时人苦把功名恋,只怕功名不到头,来去逍遥洒脱,快活自在到不会再受红尘俗世的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