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人吓人吓死人


小说:妙手神农  作者:夜猛
  “别废话了,赶紧走!”
  余飞瞪了麻老道一眼,将自己的背包甩到背后,转身就走,那咚咚的脚步声,让大家觉得无比心安,其他人急忙拿起东西跟着就走。
  虽然走到带有机关的地面上时,内心十分的忐忑,但是地面还算结实,为了防止意外,大家都快速通过,所有人都走过去之后,一个个全都松了一口气。
  “咔……轰隆隆……”
  大家刚刚走过来,忽然听到一声铁器折断的声音,然后便是一阵恐怖的轰隆声,他们已经走过的地面,竟然快速的开合了一次。
  “我的那把匕首应该被夹断了。”
  余飞耸耸肩,幸好大家都走过来了,再晚几秒,那就真的要出事了。
  “那下面是什么你们看清楚了吗?”
  地面开合再一次露出了宛如深渊的黑洞,瘦猴还是没看清楚,但是总觉得要是掉下去,绝对是必死无疑了,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对着其他人问道。
  众人都摇摇头,不光开关的太快,不给人反应的时间,而且下面黑咕隆咚的实在看不清楚。
  “和猎人的捕猎陷阱一样,下面全部都是尖锐的金属杆,掉下去就会被捅成马蜂窝。”
  余飞装作看到的模样给几人说道。
  “啊!这么歹毒!”
  瘦猴这次是真的被被吓到了,他脑补了一番之后惊叹道。
  “要是你的坟,估计你还会给上面再涂上毒药。”
  麻老道翻了翻耷拉下来的眼皮子说道。
  “我都死了一了百了,管他红水涛涛!”
  瘦猴撇撇嘴,转身向前走去,但是他这话明显没有一个人相信。
  余飞再次从笼子里拿出了一只野鸡,麻老道如法炮制,在鸡屁股上刺了一刀,将野鸡扔了出去。
  野鸡顿时立马向前冲去,一阵乱叫,众人感觉心里稍安了一些,毕竟有个替死鬼跑在前面探路,心里总会觉得踏实一点。
  越往里走通道里越潮湿,四周都是发黑的石头,空气中满是发霉的味道,甚至头顶的石头上,开始凝结出了水滴,时而滴在人的头上,让人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几个人依旧保持之前的队形,麻老道走在最前面,余飞跟在他的后面保护,为了节省光源,大家决定只打开一个灯,戴在走在最前面的麻老道头上。
  大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都小心的关注着前方,生怕走着走着地面突然再次裂开。
  通道里只有大家的脚步声和呼吸的声音,那只鸡跑着跑着又没有了声音,众人知道一定又出事了,所以眼睛死死盯着前方野鸡留下的血液。
  “我怎么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王大锤走着走着,忽然冷不丁的说到。
  “你小子走在最后面,别乱说话,会吓死人你信不信!”
  瘦猴顿时火气就上来了。
  “我不是最后一个啊,孙赖子在我后面。”
  王大锤声音颤抖着说到。
  瘦猴顿时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明明自己后面跟着的是孙赖子,孙赖子后面才是王大锤,怎么会跑到王大锤的身后去了。
  “人吓人吓死人,你他娘的能不能不能别这么怂,我刚刚绑鞋带你又不是没看到,你怕个鸟啊!”
  顿时孙赖子气急败坏的声音从最后面传来。
  “呼……都闭嘴,后面的人用手搭着前面人的肩膀!”
  余飞微微皱眉,这三个逗比这个时候了还不消停,不过这里的气氛的确很压抑,为了让大家安心一点,余飞想到了一个办法。
  顿时大家急忙伸手,后面的人搭着前面的肩膀,这样就可以时刻保证知道前后的情况了。
  “啊!谁在我后面!谁的手啊…呜呜呜…”
  可是下一秒,孙赖子被吓尿的声音传了过来,最后竟然直接吓哭了。
  顿时所有人的脚步都停了下来,这次是真的有点渗人了,孙赖子现在是最后一个,背后怎么可能有人,竟然还搭了一只手在他的肩膀上。
  而现在只开着一盏灯,还在麻老道的头上,不过是照着前方,后面一片黑暗,谁都看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
  大家都吓的不敢动了,通道里只剩下了孙赖子的哭声,甚至大家都不敢转头看孙赖子后面有什么。
  余飞也有些紧张的舔了舔嘴,黑暗并不会影响他的视觉,所以他缓缓的转过头去了。
  “王大锤!你搞什么鬼!”
  当余飞看清楚的时候,顿时破口大骂,因为最后面的根本不是孙赖子而是王大锤,孙赖子肩膀上的手,是王大锤的手,此刻王大锤正在憋着笑。
  “谁让这个坑货骂我!哈哈哈哈,吓尿了吧!”
  王大锤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刚刚他说后背发凉的时候,孙赖子竟然嘲笑他,王大锤这货竟然偷偷贴着墙不走了,专门溜到了孙赖子的身后。
  余飞让用手搭肩膀的时候,孙赖子搭着瘦猴的肩膀,却以为是王大锤,自然觉得身后多出来了一只手,不被吓尿了才怪。
  “我操-你祖宗!”
  孙赖子彻底没法忍了,刚刚他是真的被吓坏了,转身爆出了粗口,一拳向王大锤砸了过去。
  王大锤毫无防备,被一拳砸在了眼睛上,顿时立马抱着头蹲了下去,孙赖子这愤怒的一拳,威力相当的可观,王大锤没当场晕过去就算给力了。
  “我打死你!”
  揍了一拳孙赖子还是觉得难解心头之恨,冲上去还要揍,瘦猴急忙将他死死抱住。
  “你们两个再给我出幺蛾子,我就每人打一顿!”
  余飞非常的生气,这可是在危机四伏的古墓里面,两个人竟然玩起了如此幼稚的游戏,还内斗了起来。
  孙赖子听到余飞要用拳头调停,急忙消停了下来,王大锤也捂着眼睛,嘴角抽搐着站了起来。
  “你们别打了,鸡和鸡血都不见了!”
  麻老道开口了,前方的鸡血忽然再次消失,再次找不到痕迹了。
  大家急忙都向前看去,野鸡消失,说明危险可能再次出现了。
  余飞视力超群,向前看出去七八米远,都没有看到鸡血的痕迹这就说明野鸡走到他们前面便出事了。
  “不会又是见面一样的陷阱吧!”
  瘦猴伸出头看了看,疑惑的说到。
  “你们两个精力旺盛的很,谁去给咱们探探路?”
  余飞转头瞪着孙赖子和王大锤问道。
  “不去!”
  “不去!”
  孙赖子和王大锤一起后退,他们再闹不会要了对方的命,可是这探路却会要命。
  “哼!”
  余飞冷哼一声,转过头去,又拿出一颗野果,将最红最甜的位置咬了一口,剩下的部分扔向了前面。
  野果划出一道弧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还咕噜噜的滚出去了一段距离。
  大家都死死盯着野果一直滚到静止,竟然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麻老道,怎么回事?”
  余飞转头问道。
  麻老道皱着眉头没有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
  忽然前面的通道猛的晃动了一下,竟然整个通道都移动了起来,很快有野果子的通道,向一边迅速移动而去,另外一个通道对接了过来。
  这次出现的通道里的地面上,再次出现了鸡血,而那只鸡似乎跑进了深处。
  “两条路切换?”
  余飞想了想,立马明白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机关。
  麻老道似乎自己也懵逼了,因为根本没什么提示,两条路到底哪个可以走,哪个不能走。
  “古代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瘦猴顿时破口大骂,这样的机关,明显是大型机关,需要的财力物力可都不一般。
  余飞装作走到近前查看,其实蹲下去将灵气已经传送了过去,打算故技重施探查这机关到底怎么回事。
  可是探查的结果是,两条路通向两个方向,暂时没发现有什么危险,至于太远的地方,山石之中灵气也无法探查太远,余飞根本观察不了太远的地方,这个机关就是在感受到有人进入的时候,将两个通道不断的切换,一个通道暴露出来,另外一个就隐藏起来。
  而动力竟然是更大的一块巨石,竟然也只能启动关闭十次,因为没什么为危险,也没关闭的必要,只是到底选那条路,却是个问题。
  “麻老道,你说句话啊!怎么办?”
  瘦猴推了麻老道一把,这个时候大家心里也没底,万一走入一条死路,那就真的悲催了。
  “修建此墓之人,压根没想让人活着进去或者出去,所以走哪条路都一样。”
  麻老道沉思了一会止呕,幽幽说道。
  “既然这样你这个老东西,是不是早就打算带着我们来送死?”
  之前被吓尿了的孙赖子,情绪变的非常容易激动,冲上去一把抓住麻老道的领口,歇斯底里的问道。
  “放手!既然已经进来了,就要同心协力共渡难关,当时是你自己要来,也没人逼着你!”
  余飞大步走过去,一把打开孙赖子的手,瞪着他说道。
  孙赖子立马词穷了,这才想到他们可都是自己想要来这里寻宝,还真的没有人逼着他们前来。
  “余飞,现在只有一种办法。”
  麻老道对此想到了一个蹩脚的解决办法。
  “什么办法?”
  余飞急忙问道。
  “习武之人尤其是手中沾染过血腥之人,第六感会打开,你依靠你的第六感,感受两条路那个更加安全一些!”
  麻老道不愧是神棍,将如此的办法都想了出来。
  “这个可以吗?”
  余飞也有点蒙了,说实话从进入古墓开始,他便有点心绪不宁,那明显就是第六感不敢的告诉他,这里有危险,他不确定自己可以做出准确的判断。
  “静坐冥想,要相信自己!”
  麻老道却十分信任余飞,因为他相信余飞不是短命之人,余飞挑出来的路,就算是死路,也绝对可以走成活路。
  “我试试!”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余飞走过去盘膝坐下,缓缓的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的气息渐渐归于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