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7章 醒来


小说: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推荐阅读:仙界独尊 九阳丹神 
  第1677章:醒来
  三皇大阵,乃是苏醒凌音关键所在,亦是六界之隙关键所在,无论于哪方面,萧尘今日都不会让八荒剑魄和心魔得逞,更何况……是仙儿和玲儿,还有夙夜和落师姐,舍身进入了阵中。
  不过由于三皇大阵刚刚运转,尚还不稳,加之八荒剑魄和心魔突然来袭,致使此刻整座祭坛都在微微颤抖,等会一场大战,更是会令整片天域风云剧变。
  皇甫心儿和素怜月等人知晓事情轻重,此时尽管心系萧尘,但也不犹豫,立刻往祭坛撤了回去,死死守在三皇阵外,其余三皇族人对付不了八荒剑魄,此刻也往祭坛撤了回去,助三大祭司稳阵。
  “哼!”
  八荒剑魄冷冷一哼,目光里露出些许轻蔑:“凭你一人也想阻止本座,执迷不悟,愚蠢!”话音甫落,又是一道恐怖剑气朝萧尘斩了过来。
  此剑气非同一般,直攻对手心魄元神,萧尘凝神以待,不敢大意,当即气凝剑身,一剑挥斩而出,剑芒破空,刹那间便引得满天风云惊变,轰隆之声更如雷霆一般,震人心神。
  “轰!”
  一剑将八荒剑魄的剑气抵挡了下来,而另一边,归思却死死拖着心魔,心魔的攻势虽然不如八荒剑魄那般凶猛,但却善于惑乱人心,一旦心魔闯入祭坛,以乱心之术种入三大祭司体内,必将使三皇大阵失衡。
  “我说过,萧某在这里,你想从此处跨过去,没可能。”
  萧尘凝剑立于半空中,宛若剑锋一般的眉梢,更增添了他身上的一丝冰冷气息。
  十几个回合下来,八荒剑魄纵然剑势再凌厉,也难以从他身边掠过,而他的目的也只是抵挡住八荒剑魄,只须待三皇大阵稳定下来,届时便可以三皇之力攻之,所以此刻,他自然不会大耗自己的真元去拼命。
  八荒剑魄自然也看出了他心中想法,此时更不能待三皇大阵稳定,剑气层层逼近,杀意猛然乍现!
  “铮!”
  一声疾响,两人的剑,又交撞在了一起,冰冷的火花四射,宛若天地间绽放着的一朵朵血红杀意之花!
  “铮铮铮!”
  又是十几个回合,八荒剑魄层层剑势越逼越近,剑气无情,杀意凛然,不留丝毫回旋余地,萧尘却始终只守不攻,他心知双方实力不相上下,想要诛杀此人不可能,唯有拖延时间,等三大祭司和问天将三皇大阵稳定下来,届时再以三皇之力攻之。
  “轰隆!”
  一声巨响,只见祭坛中央三道玄芒冲天而起,瞬间令乾坤震荡,云霄为颤,一股无边无尽的阵法之力笼罩天域,八荒剑魄心道不妙:“此阵将成,须速战速决。”
  不过,真正令他忌惮的并非三皇大阵,而是那株万年天衍树下,那个闭目沉睡的女子,就在方才三皇大阵一动之际,那女子的眼睛也像是微微睁开了一下,只是如此一个不确定的瞬间,便令他感到忽然压抑万分。
  正当此时微微出神之际,八荒剑魄忽感层层煞气逼来,竟是萧尘反守为攻,忽然一剑攻了上来,这一剑有如疾风骤至,等他反应过来时,剑尖已递至眼前。“铮!”
  一声疾响,电不及发,火不及走的瞬间,八荒剑魄的身体忽而像是失了控一般,不断往后退去,若非他及时运剑挡下这一击,只怕非得元神受创不可。
  见到八荒剑魄被震退,远处三皇族氏的人个个惊异无比,包括一些年老的长者在内,对于萧尘展现出来的实力都感到阵阵吃惊。
  一开始他们见到萧尘时,以为对方只是个凡界的少年人,却没想到他竟能只手抵挡住炎山大祭司的一掌,现在更是万万没想到,他对付八荒剑魄亦能如此从容镇定。
  “小子,本座没工夫陪你嬉戏了,既然执迷不悟自取灭亡,那便受死!”
  像是失去了耐心,也像是对那树下沉睡着的女子越来越忌惮了,八荒剑魄终于使出了昔日绝学:“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八荒六合,为我所御!”
  十六字咒诀甫毕,忽然间天地剧变,万物失色,只见八荒太虚剑瞬间一分为六,化作六道金芒剑气,这一刹那,所有人皆感到一阵窒息。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六道——轮回灭!”
  八荒剑魄眼神冰冷,一声震喝,六道金芒剑气顷刻间化作六道万丈剑气朝萧尘斩来,这一下更是势如毁灭天地一般,后面整个祭坛都震荡了起来,如此可怕剑气逼迫下,众人已然无法呼吸!
  萧尘亦是感受到了此剑势之威,远超当初八荒圣王,当下不及细思,瞬间催运起全身真元,一剑格挡出去,然而那剑势之猛,超出他所预料,第一道剑气斩来时,便令他浑身一震,万骨枯竟险些脱手飞出。
  后面几道剑势接连斩至,更是令他难以支撑,又心顾后面的祭坛,如此恐怖的剑势逼迫,非得令祭坛瞬间四分五裂不可,思念及此,索性顺势往后飞了回去,以护住祭坛不被剑气摧毁。
  众人见他飞了回来,那剑势也跟着斩来,连忙冲上去助他抵挡,然而即便是合众人之力,但这六道剑势乃是八荒剑魄不惜消耗本命元神所发,又岂是一般等闲?
  “轰轰轰!”
  即便众人合力抵挡,祭坛外围也开始不断出现了裂痕,一旦祭坛崩塌,后果不堪设想,萧尘迫于无奈,只得咬破指尖,将鲜血往万骨枯上用力一抹,剑气立时陡增数倍,层层煞气倒卷回去,方才勉强抵住六道致命八荒剑气。
  “徒做挣扎!”
  八荒剑魄一声冷喝,既然他已动用禁术,便不惜消耗元神之力再动用一次,只见万丈剑势再次袭来,这次的剑气更超先前六道剑气,直令祭坛外面一路崩裂,乱石横飞,无人能挡!
  这一次,众人彻底面如死灰,三大祭司亦是脸色惊变,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间,一股神秘力量笼罩了整座祭坛,竟令那势不可挡的剑气停在了半空中。
  “汝是何人……敢犯玉枢?”
  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响起,不知何时,那树下的女子,竟已睁开了眼睛。
  “师……师父……”
  萧尘整个人像是忽然怔在了原地,这一刻,竟似有些不敢回头,唯恐一回头,一切都只是幻象,如那梦里面,一次又一次的镜花水月。
  但那一丝冰冷,为何又如此真实?
  是什么?究竟那样的冰冷?
  是了,师父一向都是冰冰冷冷的,师父从来不笑,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她一直都是这么冰冷的,不会有任何问题。
  是她,是她。
  ……
  这一刻,所有人都宛同石化了一般,怔怔地看着天衍树下那个碧衣飘飘的女子,如柳叶一般的眉梢,却在眉间平添了一丝清冷,像是在诉说着这近万年来的寂寥。
  圣洁的气息笼罩着整座祭坛,使那万里黑云顷刻间散去,却为何,她的眼神又是如此冰冷,仿佛没有任何感情。
  这一刹那,八荒剑魄也像是凝固在了半空中一般,掌心已在暗暗运转魂力,森森地道:“妙音仙子,好久不见……”
  “汝……是何人?也配说‘妙音’二字。”
  凌音的眼神冰冷,但此刻却并非迷惘,话音甫落,凝指一弹,一道碧绿真气射出,“嗤”的一声轻响,立时便将八荒剑魄先前那道势不可挡的剑气打散了。
  “好强……”
  八荒剑魄不禁心中一凛,但随即便镇定了下来,阴森森笑道:“果然不愧是九天玄女,只是这几千年来,你的魂力还剩下几分?你今日……还自信斗得过本座么?”
  话音甫落,只见他全身魂力一震,身上瞬间缠绕起了十几道黑雾,一股恐怖气息涌散出去,令所有人皆是一颤,竟比刚刚更强了许多!
  下一瞬间,又见他凝指一划,瞬间召回了八荒太虚剑,口中不断念咒,随着咒诀甫毕,一股震天剑气更是有如怒海狂涛一般激荡出去,光是剑气,便已然令人窒息!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个个双目圆睁,这八荒剑魄太强了!
  然而凌音依旧眼神冷淡,淡淡地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话到此处,凝指一划,一道碧绿真气立时朝八荒剑魄激射了过去。
  看似平平的一道指力,实则蕴含无上之力,八荒剑魄脸色微变,猛提神剑抵挡,却听“铮”的一声,那道指力打在剑身上,震得他往后一退,登时只觉两条手臂快似断裂一般。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凌音仍是声音冷淡,话到此处,又是一道碧绿真气打了过去,这一下蕴含的力量更强,八荒剑魄脸色陡变,连忙运转魂力抵挡,“铛”的一声,这一道指力打在八荒太虚剑上,直接令剑身产生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八荒剑魄更是整个人不断往后退去,喉中一口鲜血涌出,但眼下,仍是能够抵挡得住!
  “而汝之所见……不过一隅。”
  便在这时,凌音眼神陡然一厉,最后一道指力打出,这一下,更是直取八荒剑魄性命而去,“铛!”一声巨响,整把八荒太虚剑瞬间碎裂成无数段,八荒剑魄更是一口鲜血喷出,登时元神重创,往后倒飞了出去,再无一丝招架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