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6章 剑魄


小说: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推荐阅读:仙界独尊 九阳丹神 
  第1676章:剑魄
  “怎么回事!”
  祭坛里面不少人皆是一惊,他们何曾见过玉枢界今日这等可怕情形?
  但见满天黑云涌动,传来阵阵恐怖之声,有如幽鬼呼啸,尖利刺耳,当此之时,天际又传来一个恐怖低沉的笑声:“哈哈哈哈……三皇大阵,三皇神器,终于归一了,本座等这一天,已经等太久了……哈哈哈哈!”
  那声音宛若六月惊雷,来得猝然至极,立时震得许多人气血翻涌不止,众人脸色陡变,连忙抱元守一护住心脉,便在此时,只见东边天际忽有一道魔影倏然而来,恐怖气息立时震得方圆数十里黑云翻滚不休。
  这一下,更是人人惊慌失色,连忙前往祭坛外面抵御,不料那半空中的魔影一掌打下,天地间顿时有如万鬼呼啸,凄厉尖锐之声不绝于耳,众人闻之心惊,还不待出手,便已被那恐怖一掌打得四散乱飞了出去。
  三皇神族虽然个个天生神力,又多赋异禀,但因这几千年来要支撑三皇大阵,灵力早已不够他们修炼,尤其是近百年来,更是令不少人修为不进反退,故而如今的三皇神族早已不是曾经的三皇神族,焉能抵挡得住半空中那黑雾沉沉的恐怖邪魔?
  “哈哈哈……”
  一掌将来阻的三皇族人逼退之后,半空中那邪魔纵声大笑了起来:“伏羲老儿,你看见没?这就是你如今的族人,已是个个弱如蝼蚁,不堪一击!哈哈哈……”
  那笑声宛若洪钟,震得许多人皆是心神一颤。祭坛里面,灵月、炎山、风扬三人眉心紧锁,脸上冷汗涔涔,但奈何此时三皇大阵刚运转起来,他们和问天万不能在此时离开,其余一些在阵外护法的三族长老也不能离开。
  眼见那魔雾已层层向祭坛逼来,三大祭司均已是背后冷汗如滴,个个如坐针毡,而问天此时依旧凝神闭目,不为外界任何干扰所动,让凌音醒来的关键在于今日,不能有所差错。
  “哈哈哈……今日,三皇大阵和三皇神器,本座就带走了!”
  漫天黑雾陡然向祭坛这边掩来,将这一路来阻的三皇族人全都震飞了出去,就在这危急时刻,一道青光倏然间飞了过去,“铛”的一声,将那魔影阻退了百丈远。
  只见青光慢慢化作一座青莲台,而萧尘凝立莲台之上,两道眼神冷峻得宛若出鞘的利剑一般。
  “什么人?敢阻挠本座!”
  那漫天黑雾里忽然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而萧尘依旧目光冰冷,声音更是冷得像要将人冻住一般:“我也想问,什么东西,敢来犯玉枢界。”
  “哈哈哈……小子,原来是你!”
  一阵大笑从那黑雾里传出,紧接着,只见黑雾散去,终于露出了里面的人,只见那人气如泰山,伫立半空,竟是八荒圣王!
  “八荒圣王……”
  归思却也一瞬间飞了过来,目光微微一凝,不对,此人身上气息极强,远超八荒圣王,似乎不像是八荒圣王。
  “他不是八荒圣王。”
  萧尘目光冰冷,冷冷地道,他与八荒圣王数次交手,自然对八荒圣王有所了解,眼前此人虽然与八荒圣王一模一样,但是气息却比八荒圣王强了许多,甚至犹不在那邪天帝之下,此人并非人,亦非仙神,亦非邪魔,大概也不在三界五行之中。
  “是八荒剑魄……”
  归思却也一下明白了过来,后边众人亦是一惊,这人竟然不是八荒圣王?当年八荒圣王欲夺三皇大阵,结果那次却惨遭玄女重创,无奈兵解自身,使元神落荒而逃,也正是因为那次过后,玄女才以通天之力,在整个玉枢界外面设下一层强力结界,使无人能再来犯。
  如今这八荒圣王,怎又不是八荒圣王了?三皇族人与外界联系甚少,一时都不明所以。
  但此时萧尘和其余人却全部了然于胸,果然亦如他先前所猜测那般,八荒圣王有着一柄绝世之剑,名曰“八荒太虚剑”。
  此剑来历至今无人知晓,只知剑中剑魄厉害非凡,而寻常之人养剑,无非便是淬以天地灵气,养于元鼎或是元婴当中,但八荒圣王养剑,却竟是将剑融于体内,以自身血肉元神养剑,实是邪之又邪,诡之又诡。
  当然,这只是外界所知,当时萧尘猜测,不是八荒圣王在养剑,而是此剑在养八荒圣王!没想到如今果然是这样,八荒剑魄已然将八荒圣王吞噬。
  而八荒圣王当初一直苦心想得到巫山神女,自然并非什么感情,而是想以巫山神女的灵力,阻断剑魄对他的束缚,只是世事难料,不久前他遭萧尘重创,才让剑魄有了可趁之机。
  至于这剑魄究竟是何来历,现在萧尘也无从猜测,不过单从对方想要得到三皇大阵和三皇神器来看,恐与当年三皇有关,这些乃是更为久远的事情了,他不会去寻根求源。
  “哈哈哈……没错,正是本座!”
  八荒剑魄衣袖一拂,两道目光仍旧落在萧尘身上,阴沉沉道:“你与八荒圣王之间的恩怨,早已两清,如今本座,可是与你没有任何恩怨……让开!”
  “那么,就得先问问我手中的剑了。”
  萧尘眼神冷淡,手中慢慢出现了一把黑气腾腾的重煞之剑,剑出现的一刹那,半天空中更是阴风大作,黑云涌动。纵观天下神剑无数,大概也只万骨枯能够与这神秘的八荒剑魄对抗。
  八荒剑魄自然也一眼认出了万骨枯,但身上气势犹增不减,声音更是一下阴沉了许多:“那你是在……找死!”话音甫落,一道剑气如电瞬发,轰然向萧尘斩至。
  但见满天黑云翻涌,这一剑骤然而至,宛如洪荒猛兽,逼得众人不断往后退去,萧尘却兀自凝立不动,手臂劲力一催,一剑斩去,漫天沉沉煞气顿时倒卷而出,“轰隆”一声巨响,与八荒剑魄那一剑撞在一起,登时令方圆十里的山岳也为之一颤。
  这一剑双方虚实,已然明了,萧尘心中微凝,此人乃是八荒剑魄,剑势非同小可,如今又吞噬了八荒圣王,其实力犹不在邪天帝之下,若非万骨枯在手,不易周旋。
  八荒剑魄亦是神色一凝,他自然也没料想到,短短时日,萧尘的修为竟已如此惊为天人,远非当初对战八荒圣王时可比,思念及此,忽向远处一片黑雾笼罩的山头疾视而去:“心魔,既然来了,不如也出来罢!”
  一听“心魔”二字,归思却脸上闪过一丝细微之色,向那山头望去,只见一片黑雾忽然卷来,片刻间便已来到祭坛附近,众人不禁又感到一窒,只见那黑雾慢慢在空中聚成人形,透着一股极其诡异的气息!
  “果然是他……”
  归思却暗自沉吟,脸上神情微变,心魔自然也瞧见了他,阴沉沉笑道:“归思却,原来你也在这里啊,真是想不到啊……呵呵呵呵……哈哈哈……”
  萧尘一边与八荒剑魄对峙着,一边向那心魔凝视而去,连他也无法瞧出这心魔来历,但恐尤为不凡,只是为何竟与思却相识?且看此情形,似乎两人关系匪浅……
  “心魔……”归思却往前走了两步,眼神淡淡地看着心魔,不冷不热道:“他来此目的,是为三皇大阵和三皇神器,不要告诉我,你也是……”
  “呵呵呵呵……”
  心魔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笑声,阴沉沉道:“我要三皇大阵和神器做什么?我要的是六界众生的戾气,此处连接六界之隙……不正是我想要的么,呵呵呵呵……”
  “如此说来,你已经什么都知晓了……”
  归思却眼神里,再次产生了一丝微妙变化,心魔阴沉沉笑道:“归思却,你自作聪明,让人在送来的那些戾气里做了手脚,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这世间,又有何事能够瞒得过我……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呵,原来如此……”
  归思却冷冷一笑,他让镜花月等人在送给心魔的戾气里做手脚,目的是斩断心魔与他的共生联系,只是心魔向来狡猾,竟然发觉了。
  “归思却,我说过……你太自负了。”
  心魔阴沉沉地看着他:“怎么?你今日是要阻止我?不要忘了,当初的一切,是谁给予你的,你的命,是谁给你的……你想脱离我的控制,这一生一世,都不可能,哈哈哈哈……”
  话音甫落,忽然间一股诡异气息充斥了天地间,众人在这气息笼罩之下,均感到一阵阵胸闷气短,仿佛连呼吸也快停止了一般。
  归思却眼神里异色一闪而过,向萧尘看了一眼:“我去对付心魔,不用管我。”话一说完,瞬间化作一道疾芒朝心魔阻了去。
  这边,萧尘仍然与八荒剑魄对抗着,两人宛若山岳对峙一般,均自岿然不动。
  气氛变得尤为凝固了起来,冷风呼啸,半空中杀气凛冽,皇甫心儿、素怜月、羽逸风等人也一瞬间飞了过来。萧尘手一伸,凝神向他们传去一道密语:“此处交由我,你们去守护三皇大阵,今日万不可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