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战争


小说: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作者:愤怒的松鼠
推荐阅读:深渊主宰 修真聊天群 暗影神座 深海提督 永夜君王 异常生物见闻录 惊悚乐园 院长驾到 神话版三国 神级英雄 
  化身,投影什么的,实际上并不罕见,不少强大的异位面的存在,由于位面规则的限制,并不能用真身进入主位面,只能使用分身投影进入。
  从某种意义上,这样的位面规则,是对这整个世界的保护。
  当位面潮汐的浓度不够高的时候,若是那些顶级存在突然降临了,他们存在的本身就有可能扭曲这个世界的规则,对部分区域乃至整个位面造成不可测的影响。
  比如当一个神职是雨水的神明真身下凡后,他就会让周遭数百公里处于长期暴雨状态,那简直是农民伯伯的天敌……我绝对没有吐糟某位“雨神”只要一开演唱会就会下雨,更没有影射某个只要抢头条就会出大事的厄运之子。
  咳,言归正传,若是雨神这样本身规则相对缓和的强大存在还好,下雨还是能够接受的,若是降临一个火山之神或是战争之子,恐怕就乐子大了。
  比如当时恶魔伯爵的真身降临了,就直接造成了大范围的焦土和土地混沌化,而他的血液滴下的地域,到现在依旧是寸草不生的焦土,若没有人为的改造和驱散负面影响,这样的效果甚至能够持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在英雄史诗之中,也有“魔王倒下的地方至今依旧阴风不断”的说法,实一本读.际上指的也是一件事。
  而随着元素潮汐的增加,这样的位面规则却正在被逐渐改变,这就如同一杯白水中投入一滴色彩浓烈的颜料,自然很快就变色了。而当颜料投入的一盆水。一池水。甚至是江河湖海的时候,自然就不会造成什么很明显了影响了。
  就如人体有抵御病菌入侵的机制一般,艾希世界也会拒绝这些“大型病毒”的进入,除非它们被证明“
  无害“,比如到了“历史”之中的时候,当位面潮汐高涨的时候,主位面就成了“大海”,于是。整个位面的大门就全部敞开了。
  但在现在的元素低潮时代,它的门只打开了一道缝,想进来?可以,但必须按照位面规则办,把会造成破坏的东西全部留在外面,于是,就有了化身、投影之类的技术。
  虽然技术千奇百怪,但追究到底却差不多是同一个原理,那就是先构建一个能够让位面接受的.,然后把意志、灵魂什么的投入其中。而根据使用手段不断,本体是陷入沉睡还是正常行事。也不一而定。
  但就如出入境检疫部门也无法排除掉所有的有害病菌,即使是化身,但却依旧会造成影响。
  于是,如机场对外国人的安全监测一般,根据身份不同,待遇也不一样,若是友善国家来的观光客,检查程序会简单很多,若是敌对国家,或许会先查查他是不是间谍,若是干脆摆明了就是毁灭世界的超级危险分子,恐怕还会附加上一个24小时监视或者干脆拒绝进入。
  各个位面的强大存在的分身也是如此,会在进入方式、化身强度等诸多方面遭受区别对待,最方便的应该是主位面诸神了,毕竟是掌握了部分位面规则的存在,将相当于本国的公务员,审核完全是走过场,只需要通过自己的教会就能降临,化身还不需要花费额外的神力来维持。
  而有vip待遇的免检者,自然也有被严防死守的限制入境者了。
  这方面待遇最苛刻的,大概就是恶魔和魔鬼了,毕竟他们本身就有混沌之力,那可是所有秩序规则的天敌,而且他们的劣迹斑斑,只要进入主位面,也多半不做好事。
  若某个魔鬼大君、恶魔领主要降临,基本就是某个区域的大事件,或是某个影响大片地域乃至整个大陆的阴谋了,这个时候诸神教会都会行动起来,对其信徒穷追猛打,若一旦大恶魔化身真正降临并作出什么,很有可能真神的化身也会随之而来。
  所以,近乎百分百拒签的下位面大佬,上来一次还真不容易,这些最不受待见的偷渡客,他们不仅需要血祭之类的邪恶仪式来打开位面的大门,就算化身能够降临了,还需要付出力量维持,但最后迟早用光所有积蓄,还是要乖乖返回深渊和地狱,就如在突击检查中发现并被遣返的偷渡者一般。
  顺带一提,就在不久前,作为恶魔侯爵的伊丽莎,终于用完了兽人血祭让其降临的供给,只能无奈的解散了化身,返回了深渊,而我本人,又恢复了早晚电话请安的窘境……
  咳,言归正传,诸神的分身、化身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其中不仅含有自己的神力和规则碎片,更有神魂的存在,若一旦陨落,绝对称得上损失不轻,搞不好本体的神力都会降低,需要大量的信仰和时间来恢复。
  因此也有不少针对神祗的阴谋,由于无法消灭其远在神国的本体,也最多以消灭一个分身为最终目标,能够干掉一个真神的分身,或是丢脸的被凡人干掉一个化身的神祗,都是可以记录上史册的大事件,当然前者是英雄事迹,后者则要被不朽存在嘲笑个几百年。
  虽然化身降临限制了力量,但由于不是本体,却也并不担心会因此陨落,这也算有得有失,但从某种意义上,分身死掉,也代表着灵魂要经历一次虚拟死亡,虚弱期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若是有可能的话,神明都会选择神降到自己的信徒、牧师身上,既可以发挥超越化身的实力,还不用担心化身陨落造成的影响,但拥有神降体质、能力的凡人实在太少,神降后的死亡率也太高,才让化身始终是第一选择。
  但对于真神来说,丢掉一个分身,至少百多年算是白做了。本体说不准都会因为陷入虚弱期而遭到对手的围攻和落进下石。绝对不是小事。甚至不少恶魔大佬、真神,都是因为在主位面被干掉了分身,再又接着被宿敌突袭,趁着虚弱期将其永久除名的。
  而此时,财富女神居然被逼着主动选择自爆化身了,可见她已经被逼到极限,失去了获得胜利的自信,知道继续这样下去。还是会被打败损失分身,不如提前拉着对方同归于尽。
  作为一个后辈的神祗,被远古泰坦逼到这种地步并不算丢人,但这次她还真是损失大了,也难怪话语中火气不少,且也正在努力捞点外快挽回损失。
  “……一路走好,您真是舍己为人的大好人,我会想你的。”
  我努力挥起手帕,祝愿被贝雅娜一路走好,却被死死的瞪了一眼。于是,我换上了来自家乡的告别方式。唱起传说中那专门用来送别英勇烈士的赞歌。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贝雅娜啊,快自爆吧,我实在不能再忍受……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我会把你埋在高高的山岗,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剩下的歌词好像忘光了,算了,意思到了就够了。烈士贝雅娜一路走好,不要挂念太多,我会帮你捡尸体遗物的。”
  唱着的小调通过牧师传递到女神的耳边,我挥手更加努力,但结果被瞪得也更加凶狠了。
  突然,那简直是黄金打造的女神,满脸怨念的一咬牙,就如同崩裂的佛像一般,开裂了,无数闪烁的金光从中冒出,然后整个世界化作了金黄。
  “轰隆!”
  然后,就是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强光,和震耳欲聋到让耳朵彻底失去知觉的爆炸声。
  “哎,还以为财富女神自爆有什么新花样,比如突然掉出钱来,看来,只要是自爆,从场景来看,还是没有什么区别和新意。”
  “罗兰殿下……女神说她都听到了现在很生气,说‘你丫给我自爆出新意来’,而且,只要有一件漏下了,她就发誓要您等着好看。”
  好吧,既然已经答应了,就开始干活吧。
  冰制的厚厚遮光镜让我并没有浪费时间,而骑着冰飞马跳跃到半空之中,即将高速冲锋的步伐,却被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幕紧急喊停了。
  神祗化身的自爆,相当于化身中积累的神力和神级规则全部引爆,从攻击的层次上甚至远超真神自身的神级攻击,从量上来看,是把足以使用数年的化身神力全部一次性引爆,加上真神在其中损失的信仰源力和神魂,威力实在大的可怕。
  按照常理,一个真神化身自爆,别说炸死一个同级化身了,就算真神本体都有可能直接炸死,这也是诸神化身可以在地面上横着走,而化身对决很少上演的根本原因,大不了豁出化身来个自爆,至少是同归于尽的下场。
  但神祗化身自爆对手必死的定律,却在眼前被打破了。
  “……这样都没死?”
  雷霆泰坦的半个身子已经没了,右手和右脚都没了,右边的面容也看的到骨头,甚是吓人,而地上残缺的雷霆之盾的碎片,或许说明了他能够活下来的原因。
  在那一刻,在那短短的瞬间,他把所有的雷霆之力化作了一个实质化的盾牌,用来抵挡自爆的冲击,并护住了自己的心核。
  “伪神们,你们依旧只有这一招吗,若我现在是完整的.,你们那软弱无力的攻击,连让我出血都无法做到。”
  神力自爆的伤害可不是那么好挨的,恐怕短时间内再生是不可能的,而即使伤的如此严重,他却还在哈哈大笑,仿若他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或许,能够逼着真神化身自爆而不死,他也的确称得上是胜利者。
  即使已经倒下,雷霆泰坦剩余的一只眼狠狠的瞪着女性矮人之神,撑着左手就想站起来,但却似乎失去了平衡。
  接着,他一咬牙,右脚处的雷霆化作了雕塑铠甲一般的假肢,右臂空缺的白骨上又多出了一把雷霆之锯,他独眼中凶光毕露,右脸上白骨森然,但不住挥舞的雷霆之锯却嗡嗡作响。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想打。
  玛丽先是一愣。但接着却神色镇定的举起了战锤,毫不犹豫的发起了冲锋。
  矮人神祗从不畏惧挑战,既然对手没有倒下,神祗间的战争自然还在继续。
  受伤的野兽是最危险的,两位强大存在打倒了一块,我感觉自己是不是要情况不妙了,这冲上去万一挨上一下,不是要直接转生了吗。
  “那个。我感觉上去还是送的,这应该算是不可抗力吧。”
  “……女神的意思,若不能带回黄金权杖和炽天使的羽毛笔,她就把给你的契约勇者账号封号,然后诅咒您成为全世界财运最差的人,诅咒至少持续三年以上。到时候,您身上的钱币绝对活不过两个小时,吃饭会遇到黑店,买东西会遇到假货,就是出门买个菜。都会遇到三个骗子和一打小偷。”
  “……不会这么惨吧。”
  “……比我说的更惨。以前教会里有个高阶牧师做假账坑人,结果女神也下了破产诅咒。他当天就商会破产,老婆和女儿都跑了,然后唯一的住宅被天外陨石砸成了坑,连当乞丐都会被其他乞丐抢钱,他只坚持了一个星期就自杀了。”
  好吧,我的头皮发麻了,但既然答应了,恐怕无论如何都要做到了。
  但在我动手之前,却有一个生意响起了。
  “……好饱,这就是自爆吗?这就是战争吗?好棒!好美味!”
  回头望去,无面的战争化身就站在那里,而即使看不清他的面容,却可以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正死死的盯着那些神祗的分身和泰坦,似乎看到了什么美食。
  新生的战争之子却只能在战争之中成长,“早产”的他需要大量的营养品来补给自身,而未来的路径更需要磨砺寻找,从某种意义上,这神祗间的战斗,给了他二度发育的良机。
  而对于坟地魔来说,神祗的尸骸,自然是最有价值的营养品,而那爆炸的威力和轰鸣,更让“战争”做出了抉择,他对未来有了认识和追求。
  “战争,这就是战争!爆炸就是战争!战争就是爆炸!”
  隐隐约约之间,那空无的面庞之上,似乎有了一张面容,却和那刚刚自爆的女神颇有些相似,我还没有来得及感叹小孩子果然容易学坏,他就消失在我的面前。
  而接着,整个战场开始地震,剧烈的晃动下突然敞开了一个大口子,黑洞洞的洞口中仿若什么魔物即将从地狱中被放了出来。
  “……那是达维和他的军团!”
  而在突然敞开的地裂之口中,那已经消失的无影无形的亡灵大军却冲了出来,向着真神和泰坦冲去。
  “战争,神祗是友军,干掉那些泰坦!”
  幸好,我反应快,才让战争的亡灵军团重现选择了路径。
  而被围攻的泰坦却看都不看这些“小玩具”,他眼中只有强大的神祗,又怎么会顾及这些小东西,那些凡人的军团甚至挡不住他随手一击。
  “轰隆!”
  冲锋走到最前面的死亡骑士自爆了,爆炸的威力让泰坦的脚心发麻,眉头紧皱。
  “轰隆!”
  天空中撕咬他头颅的骨龙自爆了,自爆的威力让他额头发痛,爆发的冰霜之力让他有些恶心。
  “轰隆!”
  已经爬到膝盖上的巫妖自爆了,那史诗级的魔力自爆,让泰坦捂着膝盖呼痛。
  “轰隆!”
  灵巧的食尸鬼之王却跳入了巨人的大嘴,然后那猛烈的自爆,让史诗级的亡灵大君散发出耀眼的光华,甚至,天空中出现了几颗泰坦的碎牙。
  “轰隆!”“轰隆!”
  独脚上密密麻麻的亡灵们一同自爆了,这次,支点不稳,庞大的巨人也只能轰隆倒地。
  “轰隆!”“轰隆!”“轰隆!”
  当蚂蚁一般的亡灵军团爬上了巨人的身躯,那连绵不断的爆炸声就没有停止过。
  而更让人毛骨悚然的,却是刚刚才自爆的亡灵们,却没有就此消亡,那从地裂之口爬出来的亡灵没有停止过,那刚刚在泰坦膝盖上自爆的巫妖,这次却抓住了泰坦的耳朵,疯狂的灵魂之火已经被点燃了再次自爆的引线。
  “轰隆!”
  整个世界都是自爆声,就是矮人神祗也傻眼了。
  “……坟地魔的亡灵复苏能力,集群意识下就算失去一个个单独的个体,也能再度复活补充吗?罗兰,这样的怪物都被你做出来了,你丫真的打算毁灭世界吗?”
  “呜呜,看到阿爸担忧,就主动帮阿爸分忧,战争真是一个贴心的好孩子,下次给他买点礼物吧,对了,给他办个零岁的庆生会吧……海洛伊丝,你刚刚说啥了?”
  我感动的热泪盈眶,但似乎边上的旁人却默默的集体后退一步,似乎在试图远离我的这个危险分子,但却想起了什么,笑着对手上的魔剑说道。
  “海洛伊丝,作为孩子的阿妈,记得准备他的生日礼物,唱首生日快乐什么的就打发过去,是绝对不行的喔……啊!你能不能稳重点,一把年纪了,都孩子他妈了,居然还随便咬人!啊,咬的更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