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可恶,又被他装到了!


小说: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作者:夕山白石
  游乐园的案子,总局长刘秀亲自下命令要结案,这件事情马SIR2.0也拗不过,只能暂时作罢。
  没想到晚上发生了袭击事件,还有人胆敢公然冒充执法者的……现在,人都抓回来了,马SIR2.0的重心,便一下子移到了这件案子之上。
  这会儿,马SIR2.0正连夜提审晚上抓回来的一群暴徒……他是拿着厚厚一叠的电话簿,还有一个锤子进去的。
  至于游乐园的报告,就给他随手扔给了林峰来写了。
  此时,在灯光为冷色系的【方法医官】办公室里,林峰正皱着眉头看着验尸报告。
  “凶手不是人?”
  “最长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两周……比遗体失窃时候还要早一个多星期?”
  “这些流浪汉,不是绑匪杀死的?”
  “可如果凶手不是绑匪,那么真正的凶手岂不是还逍遥法外?”
  只可是,总局长已经下令结束这一起案件……林峰觉得遗体失窃的案子是可以结了,但是上百个流浪汉离奇死亡的案子还没有。
  热血的执法者一下子就来了干劲,急忙忙地跑到了审讯室之中,却见马SIR2.0这会儿正在里面和嫌疑犯们玩着锤子,好不兴奋的模样。
  “有什么事情?!”马SIR2.0被喊了出来,但却意犹未尽的模样。
  “马SIR,验尸报告我取回来了,你要不要看一下?”林峰想了想道:“这个案子,我觉得……”
  “这个案子,你看着写就行了。”马SIR2.0此时却直接打断道:“反正事情的经过你也了解,就不用事事问我。”
  “但是……”
  “不用但是了!你跟了我一年多了,能自己拿主意的了!”马SIR2.0直接说道:“报告尽快写了吧,写不完也没关系,这边要出大事了!”
  “大事?”林峰下意识道:“什么大事?”
  “霍风还有玉明轩死了。”马SIR2.0此时脸色凝重地说道:“这是东区分局发过来的消息,证实了。”
  “什么?!”林峰不禁大惊。
  火云商协会长霍风,还有玉明轩,在火云市也算是跺跺脚都能地震的大人物……毕竟,能够在【平天】集团的蚕食之下,依然还能生存下来的生意人,哪能没有一点本事?
  “还有更要命的。”马SIR2.0道:“西门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台手机……你知道这台手机最后的通话,是打给谁的吗?”
  “谁!”
  马SIR2.0此时却指了指审讯室内,“今晚假冒东区分局的那伙人,带头的那个。”
  “晚上袭击裴小姐的人,是霍会长和玉明轩指使的?!”
  马SIR2.0此时拍了拍林峰的肩膀道:“赶快写报告吧,接下来够我们忙的了!”
  林峰点点头,随后想了想道:“对了,小洛SIR了?好像回来之后,就不见他了?”
  马SIR2.0道:“刚才市政厅来了辆车,将他接走了……应该是铁罗刹要见他吧。”
  “是拍卖会时候的那件事情……”林峰若有所思。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明白了吗。”马SIR2.0却突然说道,随后他懒腰一伸,便又走入了审讯室之中,“来来来,中场休息完了,你们想好什么要说的,什么不打算说的没有?马SIR我时间多得是,陪你们玩通宵啊?来啊,快活啊!”
  电话簿加锤子,全身按摩,爽过沐足。
  林峰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霍风与玉明轩死亡的案子吸引了,糊里糊涂地回到了一队的课室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如果袭击裴小姐的是霍风他们……那么谁又杀了霍风和玉明轩?这事情太巧合了吧……”他下意识地打开了内网查询,但却发现东区分局还没有公布这起案件的任何消息。
  ——疑似妖兽袭击,攻击事件无人受伤。
  屏幕上,是总局,四大分局所时刻刷新着的一些已经结束,或者正在侦办受理的案件——此时,关于这则妖兽袭击的消息,却进入了林峰的目光之中。
  妖兽?
  下意识地,林峰将这条消息点开。
  案件发生在北区分区的辖区,上面有到场执法者的简单报告,另外还有一两段受害人的口述,最后还贴了几张现场的照片。
  大大的货柜箱上,有如同爪印似的痕迹……
  “据目击者称,攻击的妖兽是一只有着黑色斑纹的白色老虎……”林峰下意识地堵着信息上的内容——冷不丁地,他似想到了什么,便连忙从验尸报告之中抽出了一张照片来。
  死者流浪汉的身体之上,也有着一道巨大的爪型伤口。
  “也是发生在北区的?”林峰对比着两处的痕迹,抓了抓脑袋,“没这么巧合吧……”
  他忽然心中一动,立马就跑出了科室。
  “林SIR,你要去哪?”
  “有点事,出去一趟!”李峰此时头也不回,“如果马SIR问起了,就说我去一趟案发现场!”
  “哪的案发现场啊?”
  “游乐园的!”
  ……
  ……
  金狮子大街,介于繁华与落魄之间——有人说,金狮子大街就是火云市有钱人与普通人最泾渭分明的那条线。
  金狮子大街是沿着贯穿了火云的河流而建造的,两边以七座的大桥相连。
  深夜里,在金狮子大街的第三桥处,只见几道瘦小的身影,此时正合力地推着一辆人力三轮车,缓缓地走动着。
  他们是城市中的拾荒者,是相遇到了一起,相互取暖的人群。
  阿豪是这伙人里最年长的,但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他们这一伙,都是半大不小的孩子,无依无靠。
  他们生存的方式也很简单,白天分头行动,有人混迹菜市场的,有在繁华的街道上给人擦鞋的,也有却捡废品的,日子虽然苦了些,但他们在第三桥的桥底下,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家。
  使用废弃的铁皮,木板,纸箱子一类的东西,搭建起来的房子。
  第三大桥的桥底下,类似的【建筑】很多,阿豪他们住的地方,算不上是最好的,但也不是最差的……最差的那几间,里面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没准这几间【房子】,明天就会被拆掉了。
  阿豪也打算明天加入众人的拆迁之中,或许能够淘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要是能够找到暖气炉之类的东西就好了。
  “豪哥!我肚子饿得快受不了了!”后面推着车的一名十三四岁的孩子,此时有气无力地说道。
  “快了,马上就下坡到家了。”阿豪此时笑了笑道:“阿飞今天在菜市场捡到了不少好东西,还有一袋过期的冻肉丸子!”
  “有肉吃了!”那叫喊着肚子饿的孩子顿时兴奋了起来,竖起了大拇指:“飞哥真棒!”
  被喊做飞哥的,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六是,半大一点的孩子。
  他有些瘦弱,一只眼睛是灵动的,另一只眼睛则是闭着的……这只闭着的眼睛,他们一直都没有看见阿飞睁开过。
  阿飞是阿豪在河水之中捞回来的,在一个大雨天里面,孩子们最喜欢就是到河里面却捞东西——因为河水会冲来很多有用的东西。
  阿飞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完全忘记了自己落水之前的事情——他被阿豪捞起来的时候,身上穿着的也不像是火云市的服饰。
  那是阿飞与过去联系的唯一凭证,自从被救回来之后,衣服就被阿飞换了下来,压在了自己的枕头底下。
  “丫丫应该把粥煮好了。”阿飞此时回头一笑。
  他们期待着。
  食物虽然不好,但是能填肚子,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总是味道好,因为能让人不会在半夜的时候,饿着肚子醒来。
  你试过,在半夜饿醒,找不到吃……一直找不到吃,每天晚上如此吗。
  ……
  人力推车上,叠着的是一个破旧的床垫,还有好些的木板。
  则是阿豪在一处小区扔垃圾的地方捡到的东西,是用来改善【房子】居住环境的……丫丫的身体很弱,一直只是垫着些纸板睡觉太难了。
  丫丫其实比阿豪还要大一岁,是最初和阿豪一起在桥底生活的人……丫丫的行动不便,她的双腿在一次意外之中,被飞车撞断了,没钱治疗,落下了终身的残疾。
  “阿豪!回来啦!”
  “哟,这不是金狮子街最靓的那个擦鞋仔阿强吗?你什么时候把我家的阿珍给取了!”
  “阿飞今天捡到什么好吃的了?”
  桥底的世界,更像是一个营地……深夜了,这聚居了众多流浪者的地方,此时才开始了煮食。
  这才是,他们检验一天成果的时间,属于他们活着的时间。
  这里没有欺凌,大伙儿能帮上忙的也会尽量帮忙,不合群的人没有人理会,但也不会受到驱赶。
  只是这里的人会一天天变少,没准熟悉的人,明日就不见了。
  然后有新来的人加入。
  先存在第三大桥桥底的,已经不是最初的那批人了。
  “听说市政府打算清理这一片,我今天开第六大桥那边,已经被拆除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我们。”
  桥底的世界,除了往日的热闹之外,似乎还多了一丝的不安。
  阿飞默默地听着几个年迈的大爷在讨论着社会上的事情,不知不觉就回到了自己和阿豪他们的【房子】。
  “回来啦!”一名坐在了木头打造的粗糙轮椅的女孩,此时在门外相迎:“比平时早了些。”
  她眼睛是精神的,但脸色苍白。
  丫丫的身体不好,最近总是咳嗽,阿豪已经想办法弄钱,打算带丫丫去医院看看病。
  “今天找到了一个床垫,我看了一下,还是名牌来的。”阿豪此时走到了丫丫的身边,蹲了下来,关心问道:“今天身体怎么样?”
  “都差不多。”
  丫丫是那种很乐观的类型,她虽然行动不便,但众人外出讨生活的时候,家里的大小事务都是丫丫包揽的。
  她没有理所当然地接受大伙的照顾。
  每个人都在为这个家而尽可能地贡献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
  “我饿了!”那孩子此时直接冲了进去,揭开了锅,“哇!不是白稀粥!”
  “隔壁的阿姨给了两根红薯。”丫丫微微一笑:“你们等会要去好好多谢人家。”
  “晓得呢!我明天免费帮她擦鞋子!保证将阿姨藏起来的那双高跟鞋擦的亮晶晶的!”哦,这就是最靓的那个擦鞋的阿强了。
  阿强没有父亲,他也是被捡来的,捡他的人也是一个擦鞋匠……和大多数营地里的人一样,阿强也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会悄悄地藏着,就在他睡觉的地方,被子的夹缝里面,是一张女人抱着孩子的照片。
  热闹的时间并不长。
  第三桥桥底的世界,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他们只有短暂的休息时间,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城市中游走……很肝,但未能肝出未来。
  夜深阑静,只有河水的声音,伴入他们的梦中。
  忽然,有两个不速之客,悄悄地走进了这个被遗弃似的地方……他们提着什么东西,迅速地洒在了这营地的每个地方。
  其中一人,忽然点着了火。
  火苗落在了地上,碰到了轻易就能点燃的液体,一瞬间化作了火蛇,冲向了整个营地。下一刻,火焰在营地之中升腾。
  “走!”
  两名不速之客,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然而燃烧的烈火,则是瞬间将营地中的流浪者们惊醒……大量木材还有纸板所搭建的【建造】,无疑是火焰最喜欢的粮食。
  “怎会这样!”
  “我的家啊……”
  “你疯了!快走!”
  “我的东西…我的东西还在里面!”
  “不要命啦!”
  逃,逃,逃,逃,逃,逃。
  火光之中,人影散乱,才逃出生天,便有人哭倒在了地上,看着烈火将好不容易才搭起来的【屋子】烧掉。
  “阿强!你做什么!回来!”
  “照片…我的照片还在里面!”阿强此时脸色苍白地说道,说着就要往火场之中冲去!
  “不好了,豪哥还有丫丫姐都没有出来!”
  一道身影,此时忽然将阿强给扯了回来,但自己此时却直接冲入了火场之中……阿强倒在了地上,“飞哥……”
  却见阿飞此时提着一水桶,狠狠地往烈火泼了过去,只是火势太大,他总算明白杯水车薪的道理。
  一咬牙,阿飞只能护着自己的脑袋,直接撞入了火焰之中——他来时已经跳入了河水之中,将身子浸泡湿透,应该能坚持一会儿。
  丫丫姐,很快就发现了,此时她正倒在了地上,只是点燃了的木板,却挡住了丫丫的路,她无法推着轮椅过去。
  “阿飞!”
  “豪哥呢?”
  “里面的房间!”丫丫飞快地道:“快!快!”
  阿飞不禁怔了怔。
  火势太大,他一咬牙,只能将丫丫直接抱起,先送出了火场,随后再一次冲入了【屋子】之中。
  火光与烟足够的熏人,庆幸【房子】并不大,房间也只是用木板简单的隔断……阿飞很快就发现了豪哥。
  此时豪哥正被一根巨大的圆木压着,这是【房子】最主要的顶柱了,从前是桥底下的一棵老树,后来被阿豪选做了【屋子】的柱子。
  “阿飞……”
  “先别说话!”阿飞此时连忙说道,正要上前,将木柱搬起。
  不了此时整个屋顶都直接塌落了下来,一瞬间所有的出路都已经被堵死……火焰,将二人困在了一个狭窄的空间之中。
  身体仿佛下一刻就要被烤干。
  “你进来做什么!”阿豪大怒道。
  “你力气是最大的,你留下来做什么?”阿飞不禁叹了口气。,
  豪哥张了张口,低着头道:“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给你。”
  说着,豪哥将一个袋子扔到了阿飞的手中——入手的瞬间,阿飞就知道袋子里面的是什么了——那是他藏在枕头底下的唯一证明着他过往的衣服。
  “豪哥……”
  “顺路的。”阿豪摇摇头道:“我把给丫丫看病的钱藏这里了。”
  “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丫丫就在外边。”
  “什么!”
  “你应该救人,不应该救钱。”阿飞面无表情道:“总结,你是个白痴。”
  豪哥一怔,旋即苦笑,“那你呢,你不也是个白痴吗……救什么人。”
  他的意识已经有了朦胧了……热浪烤到了最后,仿佛就不热了,“我还没有,治好丫丫的腿……阿飞。”
  最后的最后,豪哥看了一眼阿飞。
  只见阿飞唯一能睁开的眼睛,也已经闭上,垂下了头去。
  “命吗……”豪哥呢喃着什么。
  就在此时,有什么开始在豪哥的眼前消失……那些鲜艳的,光亮的火焰,开始在他的面前消失不见。
  只见阿飞的左眼缓缓地睁开了一丝。
  似乎有一个漩涡,将四周的火焰疯狂地吸了进去……不仅仅是火焰,甚至是炙热的气息。
  又似有什么东西隔绝了这里,让燃烧的火焰无法补充进来……阿飞左眼缓缓地闭了回去,这似乎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
  “真的…觉醒了。”
  火场之中,一名白衣女子,衣决飘飘,缓缓走出,不染尘,像一朵白莲。
  “这可真是……”同样的,还有另外一名神色惊疑不定的女子——有着大场面的裴玉楼,“小姐,他的左眼?”
  “至尊重瞳,天赋空间神通。”白衣女子沉默了半响,“这少年的来头,恐怕不小。”
  白衣女子继续沉默。
  她沉默的原因是——少年今晚的觉醒,真的被说中了。
  她沉默的终极原因是——可恶,又被姓洛的家伙装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