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


小说:天启之门  作者:跳舞
推荐阅读:永夜君王 天醒之路 赘婿 天域苍穹 星战风暴 全职法师 巫神纪 择天记 我欲封天 天火大道 
  辰平静地站在原地,眼神清澈如水。
  包括陈小练在内,所有人都已经将自己的力量灌注到了他的身上。
  而每个人也都感受到了,这股庞大至极的力量已经开始不依照着辰的意志,自行缓缓地旋转起来,自周围的空间中吸纳着更多的力量。
  风眼,终于形成了。
  除了刷新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事物,能将它打断。
  而刷新,却已经被奇点张开的庇护所领域挡在了外面。
  “现在是什么感觉?”杜维走到了辰的面前:“拥有了‘神’的记忆与力量的你,现在也算是成为了神吧。”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辰微笑:“力量越大,责任也就越大。而现在,是我履行自己责任的时候了。”
  “现在?”杜维有些愕然:“我还以为你要再等一会,等到风眼吸纳了足够的力量。”
  “重要的不是数量,是境界本身。当神识开始以我为核心凝聚的这一刻起,我就已经踏进了新的境界,随时都可以前往上层世界了。”辰淡淡道:“当我解决掉开发组,停止刷新,并且将两个世界之间的联系彻底割裂之后,这些代码流就会变作静止的状态。等到那个时候,你们就可以启动逆向刷新了。”
  “对了,以友谊的名义做出的要求,你还剩下一次没有用吧?”杜维突然笑了笑:“有什么要求,你现在可以提了。”
  辰望着杜维,同样也笑了起来。
  他认真地想了想,摇头:“没什么了。”
  “真的?这次不提,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杜维用古怪的表情望着辰。
  “这样岂不是更好?”辰轻轻挑了挑眉毛:“就一直欠着吧。能被你欠着,也算一件好事。”
  插一句,【\咪\咪\阅读\app\\】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行吧。”杜维轻轻叹息一声:“你……没有别的话要说了么?”
  他的眼角微不可察地轻轻瞟过了一下橙橙。
  辰转过身:“没有了。”
  杜维本以为下一刻,他就会消失,但辰却似乎犹豫了一下,又淡淡道:“算了,还是给你吧。”
  他依旧背对着杜维,伸出了左手向着背后一招,一张信封从食中二指之间飞出,像是下方有着一只手托着一般,平平地飞向了杜维。
  “多少钱?”杜维接过了信封,捏了捏厚度,突然轻轻笑了起来:“好像不是很厚,装不了几张钞票,这么说……是支票?”
  “给不给橙橙看,你自己决定吧。”辰没有理会杜维的玩笑,下一刻,就消失在了原地。
  外层的绿色代码流依旧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不断地扑打着领域的外壁,但无论多么狂暴,却始终无法突破以奇点为中心的这一层薄薄光幕。
  杜维望着外面搅动不休的代码流,良久,才低下头撕开了信封。
  信封中有五页信纸。杜维匆匆扫了一眼,发现上面的字迹却并不相同。
  前四张,是普通的白色稿纸,上面的字迹是普通的墨水笔写就而成。而最后一张上面,却是闪着微微荧光,浮动着的字体。
  “喂,杜维。
  其实按理来说,这封信你应该是看不到的。
  因为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到我会有什么机会,将它交给你。
  但我还是想写下它。哪怕你永远都看不到里面的内容,但我只是想把我要对你说的话,写下来而已。
  零城的入口打开了。嗯,就是我们创建的三十三天。这是那些占据了我们屋子的家伙们自作主张给它起的名字。在玩家和觉醒者的世界里,已经早就约定俗成了。被他们带着,我也这么叫习惯了。
  当我找到第一对羽翼的时候,我准备回到零城,但却发现自己进不去了。我的权限……居然被取消了!
  你一定能想得到,我当时有多震惊。
  因为这就是你干的。
  我肯定没猜错,因为不会再有别人了。
  橙橙虽然恨我,但这不是她会做出的事情。如果她不是和加布里彼此争夺着那个副本的独占权的话,我想她一定会满世界地找我,试图把我杀掉吧。
  不过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对我说过半个字。
  当然,再见面时,我也没有对你说过半个字。
  你什么都知道,我也什么都知道。但我们都没有说出来。
  其实……大概有两三次左右吧,我在见到你时曾经想过,要不要跟你干脆挑明算了。
  但我仔细地想了又想,还是没有开这个口。
  如果我真的说了出来的话,我想,我们一定不能继续这么愉快地做朋友了吧。
  还不如干脆就一直这么下去,大家都装糊涂,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来得好。
  也只有你,能跟我玩这个默契的游戏了。
  小云太过骄傲了,骄傲到除了比我们都强出一筹的白起之外,她谁都看不起。甚至就算是白起,她也憋着一口气,期待着有一天能超过他。
  当然,最后他们还是双双去了黄泉。
  加布里永远都像是长不大的样子,嘻嘻哈哈的,心里从来都藏不住事。我一直都奇怪,一个活了这么久的老怪物,是怎么做到让自己始终拥有一份少年心境的?
  白起……我一直觉得他的智商可能有点问题。嗯,也不能说蠢吧,而是轴。他思考问题的方式,永远和我们几个正常人不太一样。我曾经一度还以为,只有像他这样脑袋有毛病的家伙,才能变得那么强。
  当然现在,我已经远远超越了他了。如果他还活着,知道我已经变得比他强了那么多的话,一定会气疯的吧。
  簦的问题,是他太悲观了。我想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其实他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存在真正的解决之道。在我们离开三十三天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取下了一块奇点碎片的人。他只想给自己搭建一个小小的,随身的庇护所,然后能靠着它拖到什么时候,就拖到什么时候吧。他或许会做一点点的尝试,但前提一定是已经先看到了某种希望。
  嗯,最后还有橙橙。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你们真的是兄妹么?
  虽然拥有同样颜色的头发,但她可远远没有你那么聪明。
  不过这样也好。我喜欢聪明的朋友,但不喜欢聪明的女人。她那样干脆直接,雷厉风行,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的女人,相处起来才不会那么累人。
  可惜……她早已不再是我的女人了。
  不过杜维,我遵守了对你的承诺。离开她的那一天,我什么都没有说,直到今天都没有说。
  你是对的,因为我和你的想法一样。让她恨我,总比让我对我绝望来得好。
  你看,我们彼此之间什么都不用说,永远有着这样的默契,从以前到现在,一直如此。
  我甚至知道,你多少猜到了一些我的真实身份。虽然这真实身份,我自己也是刚刚知道不久。
  唉,那些愚蠢的玩家……他们还真的以为干掉占据了零城的那些觉醒者,有什么多重要的意义。
  他们根本就什么都不明白。
  但没办法,我还是得扮演好一个玩家的角色,一个荆棘花团团长的角色。
  我得靠他们帮我去找到羽翼的线索,找到回归零城的办法。
  只有回去,我才能够拯救这个世界。
  不过……要付出一些代价。
  当世界模板的缺损被补全的时候,你们也将统统被抹杀。
  真是好笑,我居然也会有一天,用“代价”这个词,来形容我的朋友。
  但是相信我,做出这个决定,对我而言真的很艰难。
  我想了很久,一次又一次地读取羽翼中的讯息,但我实在再也找不到另一条路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被抹杀的那一个是我自己。
  可我做不到。
  我们都很清楚,三十三天已经被摧毁成了如今的模样,再也抵抗不了下一次的刷新了。
  太一也已经死了,在一次次的削弱中变成了了如今这个几乎掌控不了任何事的GM。没有人能够再帮助我们重新加固三十三天。
  下一次刷新到来时,我们再没有能够躲避的场所了。
  那时,奇点将会脱离,重新回到世界模板当中,开发组会重新完全掌控这个世界。
  与其这样,倒还不如让我搏一下吧。
  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你们把这些话说出口。
  还好,橙橙和加布里躲在了罗马尼亚的那个副本之中,白起变成了副本里的NPC,小云还在黄泉之中,而簦……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只要你也不出现的话,那么我就能顺利地完成我的计划。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把我要做的事,命名为‘补天计划’。
  这名字简直俗套透顶了,不是么?
  不过我知道,你喜欢这种听起来拽拽的感觉。如果是你在做这件事的话,你一定会给它起上一个这样的代号的。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动身了。
  太久没有用笔来写字,希望我的笔迹没有变得太难看。
  不过再怎么样,也总比你的狗爬体要强得多了,不是么?
  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我会顺利地在你到达之前,取得奇点。
  那么,再见了,我的朋友。
  其实,我真的希望能在最后的时刻,再见到你一面。”
  墨迹的文字,到了这里就结束了。
  杜维轻轻地折起了那四张纸,展开了第五张。用力量凝聚出的金色文字像是漂浮在纸上一般,以固定的节奏缓缓流动着。
  “好吧,你这个家伙,你赢了。
  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靠着一个在以前的我们眼中,和蚂蚁没什么区别的小子,翻了我的盘。
  也不知道究竟是你比我算得多了一步,还是你的狗屎运实在太好。
  放心吧,我是个愿赌服输的人。像你一样死皮赖脸撒泼打滚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
  而且那个叫陈小练的小子,的确找到了更多的真相,与更好的出路。
  最后差的,只是一个人而已。
  一个作为风眼的祭品。
  我知道,你也一定做好了成为这个祭品的准备。
  但得了吧,我还没死呢。
  既然我曾经是这个世界的第一代GM,那为了守护它而必要的牺牲,怎么可能轮得到别人?
  我之前说过,如果有可能,我宁愿那个人是我。
  我也不知道他们几个,究竟会不会信。
  但我知道,你这个家伙是一定会信的。
  那么现在,是时候让我兑现自己说过的话了。
  其实我本来是想用笔来写的,这样显得更庄重正式一点。不过你也知道,我没有这个时间了。
  那么,我走了。
  P.S:帮我告诉橙橙,在离开她之后,我一直都在想着她。
  P.S.2:但是不要告诉她,我睡过很多红头发的女人的事情。
  P.S.3:对了,我还得再说清楚一点,我睡那些女人,是因为她们的头发会让我想起橙橙,而不是你!”
  第二封信就写到了这里。
  杜维看到了最后,不禁苦笑了一下,喃喃自语道:“你这家伙……试图用来缓解气氛的玩笑,也实在太烂了点吧。”
  “看了那么久,他说什么?”
  橙橙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随口道,但指尖微微的颤动却出卖了她的心思。
  “你要看么?”杜维冲橙橙扬了扬手里的信纸。
  “这有什么看头。”橙橙偏过了头去:“我没兴趣。”
  “算了算了,自从跟我一起进了那个副本之后,这家伙一直都是这个鬼样子。”加布里用鄙视的目光瞟了一眼橙橙:“她肯定开不了口说自己想看的,给我吧!”
  加布里正要伸手去拿杜维手里的信纸,橙橙却突然迈开大步走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抢过了信纸,瞪了一眼加布里:“我看不看,用得着你来管么?”
  她一目十行地扫完了信纸上的内容,缓缓放下,转过了身去,背对着其他五人,一动不动地静立着。
  过了半晌,橙橙才转过身来,依旧面无表情地,信纸仍旧捏在自己的手里。
  “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加布里眨巴了两下眼睛,没敢去橙橙手里拿信纸。
  “加布里,之前你对辰说过,牺牲自己,才算得上是牺牲,耶稣可没把十二门徒钉在十字架上。这句话,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加布里撇嘴。
  橙橙脸上浮现起一抹笑容,但笑容里却夹杂着许多苍凉:“他其实早就打算……要把自己钉上去了。”
  【嗯,快要大结局了,明天圣诞节,刚好,是个适合大结局的日子~
  各位,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