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小说:天启之门  作者:跳舞
推荐阅读:永夜君王 天醒之路 赘婿 天域苍穹 星战风暴 全职法师 巫神纪 择天记 我欲封天 天火大道 
  投影闭上眼睛,仿佛是在沉思,过了一会,才缓缓开口道:“原初,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只有一片混沌。
  一个意识在混沌中觉醒。
  他就是一切的起源,是道的降临。
  于是,他将自己称为道临。
  道临在混沌中开辟了空间,于是也随之产生了时间。
  他看着一片空空荡荡的空间,觉得太过无趣。所以他开始着手创造生命,让这个空荡荡的空间更加丰富多彩。
  我们,就是这些最初被他所创造出的生命。
  作为最初的造物,道临赋予了我们强大的力量,用以侍奉他,并协助他创造出了其他一切生命,以至于整个世界。
  这就是玩家所在的上层世界。
  但有一天,道临却突然厌倦了这个世界。
  他觉得,自己在创造这个世界时还没有经验,太过草率,以至于留下了很多令他不满意的地方。
  所以他决定要重演一遍创世的过程,建造一个更大更好的世界。
  但重建就意味着整个世界将会被清空,除了他自己之外,包括我们在内的一切统统都会被毁灭。”
  “就像你们对下层世界所做的刷新一样?”陈小练插嘴道:“你们倒是从主到仆,都喜欢玩这一套。”
  “是的,就像刷新一样。但会远比刷新更为彻底。”投影没有理会陈小练的讥讽:“我们们的力量全部来源于道临,所以我们根本不可能反抗。不愿意消失的我们,能做的只有苦苦哀求,但却没有半点用处。
  幸好,我们中的一个,在道临做出决定,即将清洗掉整个世界之前,提出了一个替代的方案——道临可以创造出一个虚构的世界,叠加在原初世界之上。
  那个世界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真实存在,但却可以达到‘最大限度的真实’。就像是一个沙盘一样。
  吸取了第一次的创世经验之后,这一次道临创造出的世界很完美。
  这个世界辽阔广大,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生灵。
  道临将他的力量分成均等的两部分,神体和神识。神体被留在了原初世界,而神识则进入了沙盘世界。
  在这个同样被他创造的世界里,哪怕只有一半的力量,他也依旧是神。
  而在他进入沙盘世界的时候,我们这些神仆,就暂时代替他去管理原初世界。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发现……道临似乎渐渐地再次对自己创造出的世界产生了不满。
  他是完美的,但他所创造出的世界并不是。而他认为,一个并不完美的世界,无法配得上完美的自己。”
  说到这里,投影轻轻叹了口气:“所以,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
  道临是我们的神,在原初世界里,我们不可能反抗他,但当他离开自己原本的神体,只用神识进入沙盘世界时,他无法感知原初世界发生了什么。
  当然,我们无法真正地杀死他,但却可以利用沙盘世界,将他封印住。
  因为他的一半力量,留在原初世界的神体之中。
  我们夺取了神体内的力量,依靠它启动了一次刷新,将沙盘世界彻底清空。
  而他的神识,也在这次刷新之中被彻底打散了。”
  “但依旧存在。”陈小练紧盯着投影:“这才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刷新,比你们消灭初代GM的更早。我想,在这次刷新之前,上层世界并不存在玩家,下层世界也没有副本这种东西,对吧!”
  “你果然很聪明。”投影点头:“无论是玩家也好,觉醒者也好,一直都在探寻着副本存在的意义,并且有过很多种猜测,但从来没有人得到过真正的答案。
  能够消灭神的,只有神自己本身。
  我们无法掌控道临的全部力量,只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加以控制。
  所以,在下层世界,我们利用神识的力量,建立起了一个个副本。而在上层世界,我们用神体的力量,建立了系统与各种各样的兑换项目。
  技能也好,装备也好,这一切都来源于神体的力量。而副本中的一切怪物,则是来源于神识的力量。
  玩家在副本中的每一场战斗,都是同源的两股力量之间的碰撞与湮灭。
  虽然相对于道临所拥有的全部力量而言,这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但这没关系。一千年不够,就一万年。一万年不够,就十万年……道临已经陷入了沉睡,而我们则拥有无尽的时间。总有一天,神体与神识中的力量会互相湮灭殆尽。到了那时,也就是他真正消失的时候。”
  “这也就是你们从根本上并不介意觉醒者存在的原因。”陈小练原本就隐隐猜到了这个答案,只是在等着开发组亲口说出来而已:“你们需要的只不过是承载神体力量的载体而已,而至于这个载体是玩家,还是觉醒者,对你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
  “是的。所以对于觉醒者,系统也同样允许他们的接入,为他们提供兑换。”投影点头:“唯独零城除外。我们不能允许一个我们无法监控的空间存在,尤其是它还无法被刷新所影响。”
  “因为你们害怕足够强大的力量出现。”陈小练看了一眼辰:“就像初代GM那样,达到了临界点的力量会成为风眼,而这就意味着神识脱离你们的掌控,重新凝聚。每隔一千年的一次刷新,就是为了重启一切,将可能成为风眼的力量扼杀的萌芽中!”
  “你的确已经知道了很多。”投影点头:“这是最后,最关键的手段。”
  “我也猜到了,为什么在那之后你们再也没有亲自降临过。你们应该不是害怕危险,因为我们最多能够毁掉天使躯体,但却无法伤害到位于上层世界,身为神仆的你们。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你们的神,或是得到了神识力量的人,比如初代GM。
  你们打死都不肯亲自降临,是因为你们的人手根本不够!
  之前初代GM叛变的那一次,你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应该都在下层世界被杀了个干净,只有几个留在上层世界。
  我想,既然神体存放在上层世界的话,那么你们启动刷新机制,需要在上层世界,或者更上层的世界,保留一定的人手吧。
  而这个数字,应该差不多也就是你们剩余的人数了,我猜的对不对?”
  “非常正确。”投影没有半点犹豫地就承认了陈小练的推测。
  陈小练轻轻吐了一口气。
  终于,一切的疑问都得到了解答。虽然这其中的大部分,早就已经在各种碎片的拼凑之中成形,但直到现在,才真正完整。
  那么接下来……
  “现在你已经告诉了我们一切,接下来,你打算说点什么?”陈小练盯着投影:“把我们留下,应该不只是为了跟我们讲故事而已吧。”
  “当然不是。”投影摇头:“我承认,我们现在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消灭你们。所以或许,我们能够达成妥协。”
  “说说看?”陈小练双手抱胸,笑眯眯地看着投影:“你们愿意彻底放弃对下层世界的控制?”
  “这当然不可能。”投影的回答不出陈小练的意料:“彻底放弃控制,就意味着我们再也无法保证神识的分散。但如果你们能够做出承诺,不再提升自己的力量,那么我们也可以相对应地取消刷新的机制,以及……在系统中删除所有觉醒者的身份。”
  “哦?我倒是没想到你们居然会那么好说话。”陈小练心中一惊,看着投影。
  他心中早就清楚,开发组以投影的形式出现,是为了和自己一方谈判的。
  但却没想到,他们居然一上来就开出了这么丰厚的一个条件。
  取消刷新机制,意味着不需要再依靠零城作为觉醒者的庇护所。
  而删除所有觉醒者的身份……
  “你的意思,应该是保留原本的记忆,而不是像正常情况下被杀死那样,刷新出一个新的身份吧?”陈小练追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投影摇头:“记忆,甚至已经拥有的能力,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允许他们保留,只不过不需要再参与副本而已。当然,也无法获得点数,以及从系统中兑换了。”
  “嗯……”
  陈小练摸了摸下巴,心里飞快盘算着。
  仔细想想,在觉醒者这一方面,开发组也并不算吃了什么亏。
  他们原本利用的对象就只是玩家而已。而觉醒者,是GM创造出来的。
  开发组自始至终都知道这一点,只是顺势利用了觉醒者的存在而已。
  有没有他们,其实无关紧要。
  如果能够达成协议,那么GM不再制造觉醒者,而开发组也不再将觉醒者纳入副本征召之中,对于下层世界来说,玩家的“入侵”就已经等于不存在了。
  真正影响到全局的,是开发组那个“取消刷新机制”的承诺。
  这才是最关键的!
  一旦没有了全面刷新,无论是这个世界的普通人也好,觉醒者和漏洞者也好,包括GM在内,都不再面临任何威胁。
  “你们打算怎么保证这一点?”杜维冷眼旁观了半天,突然开口问道:“你们完全有可能趁我们不在零城的时候突然启动刷新。”
  “这倒是不用担心。”陈小练摇了摇头,不等投影说话,解释道:“GM查看过数据库,刷新命令必须在所有副本都被通关之后才能够执行,虽然他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开发组会设置这样的限制。
  我想,这是因为副本来源于神识的力量,而刷新的本质,其实是神识与神体力量的全面碰撞。如果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没有完全通关的副本,会导致碰撞的不平衡。我说的没错吧?”
  陈小练的最后一句话,是向着投影问的。
  投影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GM虽然无法探知到副本内部的状况,但他可以随时监控现存的,还未完成的副本总数。只要开发组能够保证,在旧的副本被完成之后即时生成新的副本,让副本总数动态维持在一个安全的数字线上,那么就不用担心他们突然启动刷新了。”陈小练说到这里,再次抬头看了看投影:“不过我真的觉得有点奇怪,你们似乎也……太好说话了一点。”
  他心里始终还是有些怀疑和担心。
  在以投影的方式出现之前,开发组明明还拼尽了全力,要杀死自己一行人。但这个态度的转变,也快得过分了些。
  太顺利的事情,往往都容易反转。
  谁知道开发组给出的这个协议里,藏着什么陷阱?
  “你也可以选择不接受。”投影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我们只是提出了一个建议,最终的决定权,在你们这里。或者……你们如果需要时间来做出决定的话,也可以先结束掉这个副本,回到安全的零城去,慢慢商量之后再给我们答复。”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不远处的教皇厅内,静悄悄地出现了一个身影。
  穿着黑色袍子,右手握着细长的权杖,左手提着一面盾牌。
  是这个副本中的最终BOSS,教皇。
  陈小练愕然。
  杀了教皇,这个副本就能够结束。
  开发组……并没有强行要求他们一定要在这里做出决定?!
  这么看起来,他们倒是似乎真的很有诚意了。
  “怎么说,你们?”陈小练用征询的眼光看了一眼杜维等人:“你们打算现在做决定么?”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不急于这一时。”伞先生沉吟了一下:“有没有人有异议?”
  “那就走吧。”橙橙是最性急的那一个,看到没有人有异议,重新抬起了手中的次元撕裂刀。
  一个普通副本中的BOSS,对于他们来说,不过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刀就够了。
  陈小练看着橙橙举起刀刃,心中终于暗暗松了口气。
  这一切,就要结束了。
  不出意外的话,等回到新零城,最终得出的结论,应该是和开发组达成协议。
  觉醒者们得到解放,GM也不必再被清空,刷新不会再降临,一切都向着最顺利的方向前进着。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总是隐隐有一些地方觉得不对。
  这念头在他的脑海里闪过,只是电光火石的一刹那而已。而下一刻,橙橙的次元撕裂刀已经向着教皇的方向劈了下去。
  “等等!!!”
  就在空间的裂缝开始出现的同一时刻,陈小练的瞳孔猛地放大。
  他想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了!
  就在次元撕裂刀劈落的同时,陈小练也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拉开了计都罗喉弓。
  他甚至来不及拉满弓,只能仓促射出一箭。
  无形的光箭在最后一刻射中了刀刃的侧面,将笔直的下劈痕迹稍稍震开了一些。撕裂的空间仅仅以一丝之差擦着教皇的身边出现,将权杖的尖端削去,落在了地上。
  “你拦我做什么?!”橙橙扭过头,竖着眉毛瞪了一眼陈小练:“不是说好了回去再说么!”
  “不。”陈小练面寒如霜,望着那个开发组成员的投影:“我们——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