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仙界:凤凰于飞2


小说:与凰为谋  作者:公子矜
  神君大人回眸,见空虚道长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他眸光微转,正要拒绝,脑海中却闪过小丑鸡的模样,它如今尚小,等它以后大了还是要去昆仑虚修习正统法术,神使鬼差的,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变成了:“道长请回吧,这差事我应了。”
  这名誉长老只是挂个名,并不需要他亲自前往。
  啊哈?
  这么容易就应了?他今日这是走了什么好运?什么时候神君大人如此好说话了?
  空虚道长心中雀跃,一弯腰,正要说些场面话,神君大人手一挥,他人已经到了云山之外,空虚道长看着面前光秃秃的山头,心知自己已经到了结界之外,他叹息一声,神君大人的脾气实在是古怪,古怪的很啊!
  不过,他能答应已经算是给了天大的面子。
  千万年来,神脉逐渐凋零,仅余的几脉远古神族,皆已消失,上神不是陨落了便是化成虚无与天地同在,这也是神君身份尊贵的原因,谁也不知神君大人是何来头,只知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他就存在,他年龄最大,资格深老,九重天上的天帝在神君面前都晚了好几辈,见到他都要尊敬地称一声神君大人,世间不知多少人求见神君大人而连其一面都见不到。
  这也是掌门三申五令要他前来拜见神君的原因。
  想到自己竟然请来了神君大人,空虚长老抚摸着胡须仰天大笑,捏了一个诀,腾云而去。
  云山之巅,空虚道长走后,神君起身,往屋子走去。
  小丑鸡扑闪着小翅膀,亦步亦趋。
  神君一转身,它立马立住了,两只小爪子抓着地,歪着头看着神君,那模样,丑萌丑萌,神君转身一动,它也跟着走了起来,神君一停,它也跟着停着,一直来到门口,神君去摆弄着他养的几株珍奇兰花,小丑鸡脆声道:“娘亲……娘亲,我饿了,我要喝奶奶……”
  奶奶?
  神君眉头一皱,奶奶是什么?
  见它伸出舌头贴了贴嘴唇,他反应了过来,原来它口中的奶奶便是食物,神君扭过头,淡声道:“我不是你的娘亲,这里没有奶奶。”
  “你有奶奶——”
  小丑鸡一摇一摆的走了过去,小脑袋一伸,对着他的手掌心努了努嘴,“这里面有奶奶,凰儿要喝奶奶……”
  “……”,感情它是将他的鲜血当成了奶奶。
  神君无奈扶额,他为何要带着这颗凤凰蛋,又为何在无意之中让它孵化了出来,远古神兽血脉凋零,如今的凤凰一族的族长便是个鸾鸟,一千年前好不容易生出了一只火鸾鸟,外貌甚是凤凰,被全族的人当成宝贝一般供着,封为凤族公主,那公主仗着自己相貌甚是凤凰,便自诩四海八荒第一金凤凰。
  可是那火鸾鸟长得再像凤凰,那也是鸾鸟,跟金凤凰相比,可谓是一个天,一个地,不可同日而语。
  如若面前的这只小丑鸡的真实身份被外人察觉,只怕要引得轩然大波,金凤凰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是神兽之首,它的鲜血不仅有治愈的功效,更能够唤醒沉睡着的其他神兽。
  它如今刚刚孵化成型,神识未有,如若被人发现,将它囚禁起来,利用它来寻找其他的神兽,解封之后占为己有,怕是要引起天下大乱。
  神君只得将它留在身边。
  也只有在他身边,小凤凰才是最安全的。
  “凰儿要喝奶奶——要喝奶奶——”
  见他怔怔的看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小丑鸡蹦跶上前,啄了啄他的手心,叫嚷道。
  “我的血可不是奶奶”,神君右手翻出,念了一个诀,手上便多了一个精致的小碗,那碗里乳白色的鲜奶流动,他将小碗送至小丑鸡面前,“这才是奶奶。”
  小丑鸡开心的吧唧着嘴巴,一口气吃完了所有的奶,乳白的液体沾在它的嘴边,那模样煞是可爱,神君看着它这番幼嫩的模样,想到几万年前瞧见她的风采,眸光微微黯淡了下来,金凤凰本是天地的宠儿,如今却变成了这幅模样,实在是让人惋惜。
  “娘亲,凰儿吃饱了”,小丑鸡响亮的打了一个饱嗝,一摇一摆的上前,黑眼珠子滴流一转,看着地上的花骨朵,眨巴着眼睛,奶声奶气道:“娘亲,你是不是很喜欢它们?”
  “嗯”,神君低低应道。
  小丑鸡靠了过去,对着那些花骨朵哈了一口气,那些鲜花像是有感应一般,渐渐的绽放了开来,霎时间,淡淡的兰花香味扑鼻而来,小丑鸡开心的蹦蹦跳跳,“花儿都开了,好好看啊,娘亲你喜不喜欢?”
  “我不是你的娘亲”,神君再一次纠正道。
  小丑鸡歪着远远的脑袋瞧着她,眼珠子一转,想到了将才来的那个老头,“那凰儿该叫你什么呢娘亲?凰儿看别人叫你神君……神君,这是什么?”
  “一个称谓罢了。”
  “那凰儿也叫娘亲神君好不好?”
  神君?
  不管叫什么,总比叫娘亲好,神君点了点头,“好,依着你。”
  不知道为什么,他挺喜欢跟面前这只小丑鸡说话的,它神识未开,脑袋一片混沌,很多东西都不懂,心思单纯,心中想什么,嘴上便会说出来,这样的它实在是可爱,和它说话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看了看面前盛开着的兰花,神君开始觉得,身边有这样一只小凤凰陪着倒也不错。
  就这样,一神一凤凰住在了一起。
  小丑鸡见到什么都很好奇,见他躺在摇椅上看书,它便蹦跶了上去,神君看哪里,它便看哪里,神君翻开一页,它也跟着小脑袋一转,瞧了过去,神君拧起眉头,它也跟着拧起眉头,一直到神君将书卷合上,它眼眸都不曾离开书卷。
  “你看得懂吗?”,神君好笑的问道。
  小丑鸡摇了摇头,它见神君聚精会神的瞧着,它便也跟着瞧,可是那是个什么东西,它一点都不懂,也不知道那么多小黑点到底有什么好看的,让神君看了这么长的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