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仙界:凤凰于飞1


小说:与凰为谋  作者:公子矜
  遥远的云山之巅。
  神君百无聊赖的喝着桃花酒,看着天上的云卷云舒,他呆在这里已经七百年了。
  每日里自己跟自己下棋,种种仙草,养养仙花,或者是弹琴,看书,睡觉……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的过来了。
  七百年,看似漫长,可其实对于他而言,莫说是七百年了,就是上千年如何,上万年又如何,时间对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了意义,花开花谢,春去秋来,一切都好像是一个固定的模式,循环的轮回着,再漫长的世间,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他以往无聊的时候还会下凡去瞧瞧,去看看,可是人间的一切,初次去玩的时候,尚且觉得新鲜,觉得好玩,等日子久了,也就渐渐的什么都看淡了,那些生离死别,那些爱怨情仇,不管多么放不下的感情,多么难以忘怀的仇恨,多么无法释怀的芥蒂,等到了阴曹地府,过了奈何桥,一杯孟婆汤下了肚,便全然忘干净了,然后便是新一轮的投胎,新一轮的生离死别,爱恨离愁……如此循环,如此地……无趣!
  在人间走多了,在天庭看多了,便开始厌倦一切,厌倦了那千篇一律的玉堂朱户,厌倦了那些金碧辉煌的殿宇,厌倦了与旁人相处,厌倦了那些虚与委蛇,厌倦了那些觥筹交错,厌倦了那些虚伪的面孔。
  他喜欢一个人寻一个清净的地方,几册书卷,一杯美酒,一把笛子,就能够度过千年万年。
  某日,神君又在沉睡,“啪”,一阵痛感传来,他动了动手指,漂亮的桃花眼缓缓睁开,瞥了下手掌,只见一只丑陋的小雏鸡正在那里细细品嘬着。
  他不禁轻笑出声:“哦,哪儿来的小丑鸡”,说着,也不顾那流着血的手掌,将小雏鸡托在手掌心,拎到眼前。
  小东西似是无惧,仍就低头吸了吸溢出来的血,复添了添他的手心,伤口以眼力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它满足的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抬头,抖了抖光溜溜的身子,没毛的鸡头昂了昂,突然发出一声明亮的叫声。叫声清脆嘹亮,身上金色的光芒隐隐闪现。
  他双眸骤缩,就在金光乍现的前一瞬,右手翻转,一个结印打在小雏鸡的脑门上,金色褪去,又变回了灰不溜秋的模样。
  看着眼前皱巴巴的小东西,他浅笑:“倘若白泽看到你这副模样,不知会作何感想!”
  小丑鸡摇晃着脑袋,一双湿润润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瞧着上神,突然张嘴,脆声道:“娘亲——”
  “……”,神君万年不变的面容起了一丝反应,他眼眸微诧,看着小丑鸡,刚出生就能说人言,难道它已经成神了?他又怎知,凤凰本就是神脉,吸食了他的鲜血,神脉加上神血,尚未历劫,便已经是神了。
  神君唇角微抽,见小丑鸡一脸孺慕的看着他,心中叹息,他怎么可能是它的娘亲?
  上神摇头,淡声道:“我不是你的娘亲。”
  “娘亲——”,又是脆声一叫。
  “我不是你的娘亲”,上神又强调了一遍。
  “娘亲……娘亲……娘亲……”,又是脆声一叫。
  神君无奈扶额,他怎么忘了,凤凰乃是神兽,认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为娘亲,如今在她看来,他便是她的娘亲。
  神君抚摸着它的小脑袋,正仔细端详着她,突然察觉到异象,他设下的结界有了异动,神君手一挥,一个天镜出现在面前,里面赫然就是云山周围的情况,天镜中出现了一张笑脸,“神君大人,打扰了——”
  来人一身灰白色的长袍,花白的胡子一直垂到了胸前,正是昆仑虚的大长老空虚道长。
  神君又是一挥手,空虚道长出现在他面前。
  神君一身月牙白锦袍,身子修长,白玉般的脸清贵无尘,极好看的眉毛如水墨画上去一般,长长的睫毛在脸上留下阴影,沉如幽潭的墨眸,彷佛蕴含着很多东西,敛尽风华。
  阳光从树枝的隙缝中斜洒进来,落在他干净无尘的面上,衬得他肌肤通透,宛如白玉。
  明明是一个男子,却美的惊心动魄,美的让人失魂。
  空虚道长站在他身旁,仿若比他长了四五十岁,可事实上,神君的年岁远远超过道长,至于他究竟多少岁了,恐怕连他自己都不大记得,昆仑虚乃四海八荒第一神山,是神仙修习法术的地方,但凡是历劫升仙的仙人都是出自昆仑虚,空虚道长身为昆仑虚的大长老,在外不管走到何处,旁人都要恭敬地行礼,道一声“见过大长老”,可就是这样一个走出去受人敬仰的存在,来到神君面前,规规矩矩的站立着,俯身恭敬道:“神君大人可考虑好了吗,是否愿意来我昆仑虚任名誉长老?”
  这已经是第三趟了。
  空虚道长在心中叹息,面前这位神君性情古怪,如若不是掌门要求,他也不愿意来此碰灰。
  他话落,抬首便见神君大人眸光盯着右边,他顺着他的眸光看去,却见一只丑小鸡在那里蹦跶,它一摇一晃的在地上走着,突然“啪唧”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倒在地上四脚乱蹬,那模样甚是滑稽。
  空虚道长一惊,此处乃是神君大人的领地,这只丑小鸡到底是从何处冒出来的?为何会出现在此?这四海八荒谁人不知神君大人孤僻冷漠,不爱与旁人接触,上回有几个小仙慕名前来拜访,面还没见到,直接被神君大人衣袖一掀,扔了出去,就是他来,也是战战克克,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惹得神君大人生气,被扔出去,这只小丑鸡出现在此,怕是要被神君大人扔出去了。
  他扭头,却见神君唇角一扯,露出一丝轻笑,道长更惊了,天哪,他没有看花眼吧,神君大人居然笑了!
  向来面瘫,没有任何神情的神君大人竟然笑了!
  想到昨天还有几个仙女聚在一起谈论着“如何才能让神君大人看上一眼的方法”,空虚道长看着那小丑鸡的眼神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