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为何要给你面子?


小说:天横九域  作者:韭菜盒子小大王
  天横九域第一卷第二百四十九章为何要给你面子?听出菱微言语中的敲诈意味,这柳晟风的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
  而一旁站着的成心也是撇了撇嘴,怪不得菱微一听说是这柳家背后下的手,立马就来了精神,要帮自己找回公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菱微是那当事人呢。
  看着菱微这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架势,成心也是忍住笑意。难怪这妮子对自己的事情这么上心,敢情儿是有利可图。
  对于菱微的这些堪称无理的要求,柳晟风还没说话,反倒是在其身旁、有一中年男子向前踏出一步,这中年男子先是礼节性的对着成心和菱微拱了拱手,随后便开口道:“两位上宗小友,我柳家出了两颗地品丹药,已经是财力极致了。你们何必再咄咄逼人,虽然我柳家无论是势力还是地位都无法跟扶囹山相比,但也不是那谁都可以来踩上两脚的软柿子!”
  这中年男子话音落后,在其身旁的一众柳家族人也是出声附和,看起来竟颇有些义愤填膺之意了。
  菱微听着心烦,随即大吼一声,视线看向那最先出声的中年男子,左边眉毛轻轻一挑,道:“你又是谁?”
  面对着菱微的质问,中年男子先是整了整衣衫,身形似乎都是挺直了一些,道:“鄙人张光州,也是晟风的舅舅。”
  可菱微却只是发出了一声极其嫌弃的冷哼:“还鄙人?闭嘴吧你!”
  “你们柳家到底有没有管事的?怎么,非逼本姑娘动手是吧。”菱微说着,竟直接撸起了袖子。
  “你们扶囹山不要欺人太甚!”这自称为柳晟风舅舅的张光州,此刻也是眼神阴沉道。
  菱微可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别管在哪里,根本容不下他人在自己面前放肆。
  虽然这柳家在这云备城里还算得上大族,但在菱微的眼中,还是不值一提。如果真的是这云备城的两大家族或者是那地霹帮雇人袭杀成心,恐怕才能让菱微有所顾忌。
  菱微此时直接向前踏出几步,手掌一翻,一枚令牌便出现在了自己手中。令牌不过成人巴掌大小,通体呈现淡黄色,令牌材质看起来也是非金非玉。
  菱微握着手中令牌,将令牌正面展示给这一众柳家族人看,语气也是微怒道:“我今天可是代表我扶囹山地阁长老,来你们柳家的!
  你们竟然敢雇佣杀手对我扶囹山客卿出手,这就是对我扶囹山的挑衅!
  而且我地阁的牛长老知道此事之后,原本是要亲自来你们柳家问责的,但却被本姑娘硬生生的拦住!你们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拦住我地阁牛长老吗?你们不知道!
  是因为我怕你们哪一句话说的不对,再惹怒了我们地阁长老,闯下大祸而不自知。
  所以我特意要求前来,就是想给你们柳家一个机会,一个补救的机会。可是你们这群人,非但没有感谢我,而且还对我出言不逊,怎么?真要让我将我地阁牛长老请来吗!”
  那张光州方才还是一脸愤怒的表情,此时听见菱微一提到那地阁牛长老,也是立马蔫了下来。
  “你想要什么?”柳晟风此刻也是沉声问道。
  可菱微只是发出一声听不出情绪的轻哼,随即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成心。竟直接抬腿走向这花园里的一处亭子内坐下,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自顾自的小口慢饮了起来。
  菱微看见成心还在原地站着,也是轻咳了几声。成心随即也是装作漫不经心,慢慢走到这菱微所在的这凉亭之内。
  看菱微这架势,是明摆着讹上了这柳家,但偏偏这柳家因为顾及到菱微的身份,还不能做些什么。
  所以此时这柳晟风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地步。
  可是只要菱微和成心在柳府一天,这事情就还得解决,所以柳晟风只得出声再次道:
  “两位,眼下我父亲并不在府中,可否等我父亲回来后,容我们商议一下,再做决定。”
  对于柳晟风的这拖延话语,菱微先是将手中已经喝的见底的茶杯放在桌面上,随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笑着道:“茶不错。那就看在这茶的面子上,我就再给你一点考虑的时间。
  如果我把这壶茶水喝完以后,你们再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那么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说到此处,菱微也是眼神一凝:“一个小小的柳家而已,竟然对我扶囹山出手,就凭你们,承受的起我扶囹山的怒火吗?!”
  ……
  “几年不见,菱微姑娘的脾气还是如此急躁啊。”
  可菱微话音才落,一个男声,却突然响起。
  那以柳晟风为首的一众柳家族人随即扭头看去,脸上竟都是流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惊喜之色。
  此时,一名身穿灰色长袍、长相儒雅的壮年男子,缓缓踏入这柳家花园。
  可是菱微一看见这男子出现,眉头瞬间微皱。成心虽不认得此人,但这人既然能一口道出菱微名字,而且此人一出现,那柳晟风也是露出一脸喜色。看来此人应该与柳家关系不浅。
  果不其然,柳晟风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迎上前去,对着这灰袍男子恭敬拱手一礼:“小侄拜见朱叔叔。”
  这被柳晟风称作朱叔叔的壮年男子只是单手虚托,示意柳晟风不用多礼。
  而那一众柳家族人此时也都是走上前去,簇拥着这壮年男子,向这人恭敬问好。
  “拜见朱城主。”
  “城主您总算来了。”
  “……。”
  听见这柳家众人对这壮年男子的称呼,成心也是看向身旁菱微,眼前的这壮年男子,难道竟是这云备城的城主?看这壮年男子与柳晟风之间的熟络模样,如果此人真的是城主的话,那么仅仅凭自己与菱微两人,恐怕就很难在这柳家手里敲诈出什么东西来了。
  这壮年男子也是向这柳家众人一一点头示意,随后便直接朝着成心和菱微所在的这凉亭走来。
  ……
  “菱微姑娘,真是好久不见了。”这壮年男子来到凉亭台阶下,却没进入凉亭,只是站在凉亭外看向菱微,笑着开口道。
  菱微却只是一耸肩,但还是站起身来,看着这壮年男子道:“什么风把朱城主都吹来了,怎么?是知道我今天也在这,特意找我来叙旧了?”
  这壮年男子只是报之一笑,道:“在下只是副城主而已,只是刚好听说菱微姑娘好像与柳家有些误会,所以特意来做这和事佬。不知菱微姑娘同不同意?”
  成心看着这笑容满面的壮年男子。方才就在这壮年男子出现的一瞬间,菱微便向自己快速说了一下这壮年男子的来路。
  这壮年男子名为朱铅,是这云备城的副城主。
  菱微对于朱铅口中说的要做和事佬,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还是回答说柳家雇佣杀手、对成心出手。
  朱铅见菱微闭口不谈是否同意和解,便继续道:“陈客卿年轻有为,想必肚量也是极大,既然柳家也不是有意,而且陈客卿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以我的拙见,不如就此打住,可否?”
  说到此处,朱铅便将目光看向成心,道:“就是不知陈客卿卖不卖我一个面子了。”
  一座城池的副城主亲自发话,菱微此刻也是不好直接回绝,但是已经来到这柳家的菱微,是肯定不甘心只拿走两颗地品丹药就走人的。
  菱微随即道:“朱城主,此事已经惊动了我地阁长老,不是我菱微或者陈客卿说一两句话就可以结束的。
  既然这柳家敢暗地里派人袭杀我扶囹山的客卿,那指不定哪天就敢明着对我扶囹山动手了!”
  可朱铅也只是摇了摇头:“菱微姑娘此话说的有些严重了,这次事件应该只是无心之失而已。
  既然这柳家已经承认了错误,还请菱微姑娘与陈客卿得饶人处且饶人,给在下一个面子。只要菱微姑娘和陈客卿不再追究,事后牛长老那里,就由本人亲自去解释,如何?”
  眼见这朱铅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饶是以菱微这嘴皮子,也一时想不起再说些什么。
  朱铅见菱微没有回话,随即也是发出一声笑声,冲着那柳晟风一摆手,后者立刻小跑着来到朱铅身边:“晟风,此事终究还是你的失误所造成的误会,你现在就对陈客卿好好的道歉,我想陈客卿也一定会原谅你的。”
  这柳晟风听见朱铅这样说,虽然心中也是万分不情愿,但却只能照做,可还没等柳晟风说出道歉的话时,自从来到这柳府内、都没有说过几句话的成心,却直接一侧身:
  “抱歉,原谅不了。我还没有大度到被人袭杀,还不追究的地步。”
  朱铅只是眯着眼看向成心,以他副城主的地位,就算是扶囹山的长老在此,也不敢如此作态。如今成心不过一个客卿而已,就敢直接出言驳他的面子,朱铅此时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
  “陈客卿这话说的有些绝对了吧。”
  一旁菱微也没想到成心竟敢直接顶撞朱铅,正欲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可成心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这朱铅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一个城主而已,还是个副的,我为何要给你面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