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总有一天,我要让全炎域的鸟都高看我(上)


小说:我将炮灰NPC养成传奇魔女  作者:白色暴击
  几天之后。
  杜林伯爵的宅邸书房内。
  怒吼声传来。
  “我让你们阻碍赤焰镇的重建进程,你们就是这么阻碍的?这才刚过去几天,你告诉我,这些建筑都是什么!?”
  在伯爵的斥责下,他面前双腿发抖的管家,脑袋低得比鸵鸟还低。
  这是让杜林更加生气了。
  伯爵“啪”的一下,将一份从城外传过来的资料袋,给拍到了对面管家的身上。
  一张张通过“留影机”而拍摄的照片,从袋子中散落到地,图像上是一间间错落有致的屋舍,立在平坦规整的郊野上。
  虽然不难看得出来,房子还是非常简陋,即便是和火典城最差的外城区相比,也还是有一段距离,可若和之前城外难民营,那些如猪圈一般的棚舍帐篷比较,那就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多多少少有个人住的“家”的样子。
  当然,最让杜林伯爵心急火燎,甚至说,有点恐惧的,不单单是这些屋舍的规模,更是它们建成的速度。
  因为若是再细看之下,还能发现,在屋舍间的连接要道上,居然还铺起了石子路,这说明,对面的实力绰绰有余,还能有闲工夫,去弄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这还只是位于资料袋中靠前的几张照片,越往后,照片上的景象就越来越充实,不再是单一的民舍,连其他类型的建筑,例如镇长厅,民兵营,仓库,蓄水池,暸望塔...
  其实从三四天前,也就是他决定要在难民迁移的途中,让内鬼用药吸引魔物,结果自此之后,杜林伯爵就与他安插的棋子失去了联系,这时候,他心底就有隐隐不安感了。
  结果,当今天,他派出去的新一批美其名曰是志愿队伍,实际就是去探查情报的人,再传回来赤焰镇的消息,杜林伯爵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
  “老...老爷,谁能想到,那个小姑娘的召唤兽,居然还能统领魔物,咱们那批药确实引来了大批魔物,可非但没袭击他们,反而成了送上门的帮手!”
  “混账!魔物的事就算了,就算个头再大,也是一群没灵智的畜生罢了,你告诉我,难道这些房屋的图纸,布局,所用的建筑高级材料,也都是魔物帮他们的吗?你跟我信誓旦旦保证的,那群难民们就算有钱有木材,也不知道怎么搭房子,核心技术全掌握在咱们手中呢?”
  伯爵的愤怒声中,管家擦了一把额头的汗。
  “老,老爷,那群难民确实什么也不会,可..可谁能想到,跟随薇薇安的那帮异乡人,却好似个个什么都会一样,那些布局,设计,还有调和建筑材料的步骤,全是出自他们之手!”
  在仅仅是内测阶段,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与玩家们接触的还是太少,之前索林曾向火典城汇报过一次,虽说是引起了些注意,可很快就被堕渊降临给转移走了。
  “那你也招募他们啊!把那群该死的异乡人,全从那个小姑娘的身边给挖过来不就好了?”
  “老爷,我试了啊,可,可没用!他们根本不理我们。”管家一副苦瓜脸。
  “不理我们?你告诉我,那个小姑娘给他们的,金钱,荣誉,权势,甚至是女人,我们哪一样给不了?我们不仅给,还翻倍,那些异乡人难道都是傻子吗,白给的好处都不要?”
  “老爷,他们...他们真不要啊,您知道吗,我甚至都跟他们说,如果跟着我们,你们什么都不用干,整天晒太阳都能拿到钱。”
  “结果,老爷您猜他们怎么说?”
  管家哭着一张脸,绘声绘色地模仿起当时玩家们的语言和动作。
  “他们说,说什么,官方真险恶,还诱导他们,让他们去晒太阳挂机,浪费这么宝贵的最后这点儿内测时间。”
  “老爷,我是真觉得,那些异乡人脑子不太正常,他们好像看重的真不是报酬,他们好像...好像就是喜欢给别人打工,帮别人干事!而且,干的事情越大,越累,他们就越兴奋!”
  吗的!
  杜林伯爵听完后,是气的一下把桌上的茶杯给摔了。
  这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种人?
  有就算了,居然还不是在他们这边阵营的。
  “滚!给我再去想办法!”
  把管家给支出去后,杜林伯爵也准备外出一趟了。
  眼下的形势实在是太不容乐观。
  不过幸亏,他为了以防万一,还最后留了一手,一手杀招!
  现在的杜林就要去盗宝团,告诉黑虎,必须得立马派人去贵族学院一趟了。
  为什么是那里。
  这个布局要从薇薇安刚入驻火典城的那一晚,就在策划了,要不是贵族们暗中推波助澜,薇薇安怎么可能,会这么顺利的就收到学院的邀请函,还能走后门,将自己的弟弟作为插班生,送到学院内。
  这其实全在贵族们的策划中,目的,就是为了...留人质!
  对周边亲人下手,用来威胁,这套路子贵族们可是最擅长的。
  之后,果不其然,薇薇安出城后,只带走了她的父亲,可弟弟安迪却依旧留在城内的学院。
  杜林伯爵本来以为,还没必要这么快就用这一招,毕竟真走到这一步,就相当于算和薇薇安彻底撕破脸皮了。
  可没办法,眼下只有这样做了,不然签了那种对赌协议,结果赌输了,所带来的后果绝对会让他们贵族大伤元气。
  披上风衣,压好帽子。
  杜林伯爵从宅邸的后门通往某条黑巷。
  走在半路上,他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
  说起来...
  是不是薇薇安除了把他弟弟送进学院外,还跟着送进去了一个小女孩来的?
  那个小女孩,和薇薇安是什么关系来的?
  算了。
  一并给绑了吧。
  之前绑个伯爵千金出问题,杜林认了,这回就是绑架两个屁大点儿的孩子,总不能还出事吧?
  想到这里,杜林伯爵是又加快了些脚步。
  ...
  ...
  火典城,贵族法学院。
  呼...
  呼呼...
  憨憨的熟睡鼻音声,从位于高级学员教室的最后一排响起。
  镜头拉近,在那里的是一个衣着火红色小裙子,亚麻色的头发被梳成两个可爱小辫子垂到脑袋两侧,但因为现在的毫无睡相,所以变得乱糟糟,耷拉在课桌上。
  提问,现在这个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课上睡大觉,嘴角边的口水都要滴到桌面上,两条小短腿甚至坐在椅子上,还够不到地面,哦,快看,在肩膀上居然还有书包的背带,合着她是从进教室起就直接开睡,连书包都懒得放下来的小萝莉,究竟是谁呢?
  没错,就是我,火之使徒,被神选中的鸟,堕渊征服者,九天神凰,超级无敌可爱漂亮聪慧睿智小萝莉,薪炎哒!
  “麻雀...不要...”
  “凤...吾要...当...凤凰...”
  “诶嘿嘿...好吃...薇薇安姐姐...羹...好好吃...”
  “呼...呼呼...”
  一边嘟囔着含糊不清的梦话,一边嘴上还配合着吧唧吧唧,这就导致小萝莉晶莹剔透的哈喇子,止不住往外冒。
  “薪炎...”
  “薪炎...”
  梦中好像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可薪炎却不太愿意醒来,小萝莉转了个身,把趴在桌上的脑袋,转到了背着声音的另一侧。
  边转还边继续说着梦话呢。
  “薇薇...姐...再来...一碗...”
  “不...亿...亿碗...”
  “薪炎!快醒醒,别睡了!”
  安迪叫了两遍无果后,脸上带着点着急神色的小男孩,只能被迫用手,去戳了戳小萝莉的脑袋瓜。
  “...啊?”沉浸美梦中的薪炎终于睁开眼睛。
  还睡眼朦胧的小萝莉,看着课桌边,叫醒了自己的小男孩后,薪炎总算是清醒了几分。
  她用小手揉了揉眼睛后,第一反应就是开口问道:
  “安迪哥哥....下课了吗?食堂开饭了吗?”
  “没有,不过薪炎,咱们得赶紧去和老师请个假,申请下外出学院。”
  安迪这句话才刚出口,课桌上的小萝莉,刚刚还迷迷瞪瞪的眼睛,在听到“请假”,“外出”这几个字眼后,那是腾的一下就闪亮起来了。
  “真的!?”
  “呜,安迪哥哥你终于开窍了哇!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嘛,要劳逸结合,不能总呆在教室里,所以咱们现在要怎么做?你是不是请的病假去逃课,用不用我装一下生病的样子配合你?”
  薪炎噼里啪啦的一阵说完后,还没等安迪开口呢,小萝莉就立马露出了一副,跟蔫了的茄子一样的病怏怏表情。
  甚至说...
  对面安迪的嘴角一阵抽搐。
  因为他感受到了一阵魔法的气息从小萝莉身上传出,很快后,薪炎的脸蛋就变得红扑扑了不少,额头更是发热得滚烫。
  说实话,安迪这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火系魔法来加热自己的身体,目的是为了...装病。
  并且,看这熟练的动作,说没这么干过七八次,安迪是不信的。
  所以...
  姐姐到底托付给他,让他帮忙照顾了一个怎样的人啊!
  哎。
  小男孩身上流露出一种与他这个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感,小大人般地叹了口气。
  安迪快速向薪炎解释道:
  “是姐姐,姐姐她给我来信了,说是他们要去重建家园了,但人手似乎不太够,因此想要找我们过去帮忙。”
  “啊!?薇薇安姐姐!”薪炎听到这个名字后,表情迅速认真了不少,但更多的,还是隐藏在眼底的兴奋。
  “那...我们还没上完的学怎么办?“小萝莉试探性地问道。
  ”估计姐姐的意思,就是让我们退学吧。”
  “这样啊,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我还蛮喜欢这里的呢,呜呜...”
  在薪炎脸上就差没把“好耶”两个字给写上去了。
  “走吧,去跟老师说明一下。”
  “嗯!”
  小书包在背后一摇一摆,充分体现了其主人的雀跃心情。
  薪炎跟着安迪,两人一起来到了教师办公室。
  简单和班主任说明了下情况,并将他刚收到的姐寄过来的信,给老师过目。
  “嗯,大概情况我了解了,你姐姐的这件事,我也多少听说,确实城外的难民们今天已经都离开了。”
  班主任的话打消了安迪最后的一分顾虑,小男孩退后了几步,对着老师很认真地深深鞠了个躬。
  ”尤格老师,虽然时间很短暂,但还是很感谢老师的指导和教诲,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不辜负老师对我的栽培。”
  “你这孩子...”尤格老师摇了摇头。
  其实当听到有插班生要来时,尤格挺拒绝的,因为在他印象里,插班生无非就是权贵过来镀个金的,压根没几个是能真正好好学习魔法。
  可这次的两个插班生,那个小女孩先暂且不提,这位叫安迪的男孩,不仅展现出了强大的魔法天赋,更是刻苦到让尤格都感到厉害。
  只有他一人每节课都坚持记笔记,课后别人都在休息娱乐时,只有他会跑来跑去,找各种老师去问问题,甚至有一次,尤格深夜起来,回教室想取个东西时,还能发现一个小男孩在里面,刻苦认真地在练习着他今天上课讲的新魔法。
  毫不夸张地说,尤格觉得用不了三年的时间,小男孩就能超过他,晋级为二阶元素法师,而上一个在学院完成如此壮举的孩子,也是出自尤格之手,他的名字叫做...
  达米尔。
  “安迪,这是老师平日一些随便写的手札,上面记录了点老师对魔法的感悟和理解,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带走吧。”
  “这...这么贵重的东西,老师,我,我不能收...”虽然尤格说得轻描淡写,可安迪却知道这份手札的分量,连连摇头。
  “行,那我抽空去收废品的问问,我这些破书能卖多少铜钱。”
  “老师...”
  最终安迪还是拿着尤格的魔法手札,带着身后的小萝莉,离开贵族学院了。
  小萝莉临走前,还依依不舍地直挥着小手。
  泪汪汪的大眼睛就好像在说。
  永别了,课桌,永别了,作业,永别了老师,永别了,牢笼!
  尤格和另外一位,也教过安迪的任课老师,望着这两位小孩,蹬上一个似乎早就停好,来接他们的马车的背影。
  那位老师感慨般说道:
  “总感觉,在他们的身上,又看到了当年莉丝和达米尔的影子,就是这个小女孩差了点意思,要是能有莉丝当年半分的努力...”
  “确实。”尤格点了点头。
  可很快又摇了摇头。
  “但有一点你说错了,他们确实很像莉丝和达米尔,不过,是男的像莉丝,女孩...才是像达米尔。”
  “什么?”另一位授课老师露出不解表情。
  在他和许多其他老师,对那位小萝莉的印象就是不学无术,成天睡觉,和许多贵族的纨绔子弟没什么两样。属于被老师们放弃的角色。
  怎么可能和当年横空出世,名震整个校园的天才达米尔相比呢?两人除了总是上课睡觉,不好好听讲外,好像没别的相似点了吧?
  面对同事的疑惑,尤格没有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摇了摇头,然后起身往回走。
  之前自己不是说过,安迪用不到三年就能超越他吗?
  可面对在安迪身边的那个小女孩...
  尤格觉得,自己恐怕用一辈子也...达不到,哪怕是这个小女孩此刻的程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