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潜入(加更)


小说:龙族:从只狼归来的路明非  作者:火龙果大亨
  龙族:从只狼归来的路明非正文卷第一百四十六章潜入比克曼汤普森酒店,第九楼。
  苏恩曦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浴袍坐在沙发上,湿漉漉的头发包裹在毛巾内,除此之外显然是赤裸的,两条纤细的腿交叉着,穿着小白兔棉拖鞋,嘴里叼着一块冒热气的香肠牛肉披萨。
  她面前的桌面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旁边放着纸和笔,还有一杯热牛奶和撕开的韩国烤肉味薯片。
  酒德麻衣躺枕在沙发的边缘,穿着宽松的短衬衫,一条超短裤,脸上盖着《时代周刊》的最新一期杂志。
  忽然,她把曲线完美的双腿蹬到苏恩曦的大腿上,大喊道:“好无聊啊!薯片妹,为什么老板给你安排任务,不给我安排任务!不过是一个硬盘而已,让我去拿不就行了。”
  “老板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苏恩曦把披萨一整个吞入嘴里拒绝,手指在键盘上敲来敲去,横着瞪了麻衣一眼,“把你的臭脚拿开,闲得没事就去睡觉,或者像你平常那样去参加什么上流舞会钓男人,别在这儿打扰我工作。”
  “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让我用脚踩他们吗?真是不知好歹。”麻衣收回双腿,坐起身,胸前的白皙呼之欲出。
  “那你去踩他们啊!”苏恩曦不屑地笑了一声,“天天打扮得花枝妖艳,我们来纽约才几天?每天晚上开车送你回来的男人都不一样,你每年换多少个男友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我只是心怀天下,想把爱分给全天下的男孩子而已。”
  “哼!”苏恩曦鼓起包子嘴,低头看了看,转而气鼓鼓地继续敲打键盘。
  “薯片妹,路明非出发了吗?”酒德麻衣忽然凑过来,脸和苏恩曦贴得很近,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玫瑰花香味,黑色的发丝撩过苏恩曦的脖子,痒痒的。
  “把你的两坨脂肪拿远点!”苏恩曦像是炸毛一般把麻衣推开,“他已经从露台跳下去了,别打扰我!我要屏蔽雷达信号!没时间和你玩!”
  “切。”麻衣撇撇嘴,无趣地拿起桌面上的薯片,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
  ...
  路明非冷静地观察四周的红色光束,迅速发射勾索在高楼间穿行。
  黑色作战服和夜色融为一体,他必须加快速度,以免临时有突发状况发生,越早回去,出现意外的情况就越小。
  很快,他就来到眼熟的街区,布鲁克林区的建筑都有些年头了,最重要的是保养做得很差,墙皮被雨水腐蚀脱落,却没有新的粉刷匠前来复原。
  路明非隐藏在远处的天台,从上往下俯瞰。
  老唐的所居住的公寓没有电梯,只有六楼,从外表看和8月份来的时候差不多,但多了几个哨岗,一共七处,每个观察岗安排了两名穿保安服的警卫,沿街的小摊里还多了一家烧烤摊,店主是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从脸型轮廓看得出他是个帅哥。
  恐怕这整条街的人都是站岗的专员。
  他们把那栋旧公寓围得水泄不通,护目镜里能看到,周围几乎所有的夜色中都充斥着红光。
  有居住民下楼倒垃圾,这是公寓里的租客。
  为了能还原龙王原汁原味的生活,执行部并没有把这栋楼给封锁,只是从房东那儿花1000万美金的价格买下这栋旧房子的房产证,并不干扰这些人的生活。
  他们并不知道背后的房东易主,也不知道每天有十几个人监视他们的生活,并撰写报告,上交到实验室中供研究员分析。
  研究员们相信“诺顿”会居住在这里一定有他的道理,认为他的潜意识中隐藏着什么,能在这些看起来毫无关联的人与物之中,摸索出一些线索。
  想要潜入其中,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些站岗员可不会因为你扔个陶片发出声响,就傻乎乎地走过去查看,然后被你敲闷棍拖进草堆里,最好的办法是伪装成租客,正常的租客是不会被禁止出入的。
  但租客都被监视着,很难找到机会。
  路明非只能冒险从监控之间的视角盲区钻过去。
  那些电子眼是转动的,并不固定在某一位置,能看到每一层楼的外墙都有摄像头,那些红色锥形光束随着时间的推移交错分离。
  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短暂地析出一条细缝,但这些摄像头的转动似乎按照着混沌的算法,毫无预测性地监视着每一处。
  路明非慎重认真地在天台揣摩,然而看了5分钟,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没办法,只能硬来,靠反应了!
  他用勾索绕行,一点点接近那栋公寓,仿佛黑夜中的鬼魅,悄无声息地在天空中滑行。
  老唐的房间在背光区,第五层楼,夏天热,冬天冷,还要爬楼梯,属实是最差的几个位置之一。
  这个房间在楼与楼的夹层中间,在外面看不到窗户,而迎光区有一面的房间有阳台。
  这些阳台并没有装上防护铁栅栏,毕竟住在这人的是穷人,都是租的房子,懒得装,也不怕进小偷,没什么东西可给他们偷的。
  路明非挑中六楼的一间房,静静等待时机,射出勾绳,宛如一根急射而出的羽箭飞速地穿行,他随时注意着光束的位置,身体在空中做各种奇怪扭曲的动作,像是条滑溜的泥鳅从黑色的细缝中穿过。
  完美落地,甚至没有发出声响。
  只是踏入阳台的一瞬间,路明非听见奇怪的呻吟声,像是...某些奇怪的小电影的声音,从隔壁卧房传来。
  他侧耳倾听,听到一位气血方刚男士的急促呼吸声。
  这是位独居男士似乎是在孤独的夜里排解寂寞。
  路明非理解地点点头,轻手轻脚地进入房间,这里并没有摄像头,卡塞尔还是很尊重各位租客的隐私的。
  为了不吓到这位单身男士,路明非小心地扭开门,动作轻盈地离开。
  之后他循着记忆来到五楼,一路摸着摄像头的死角,来到熟悉的门前。
  和离开时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一扇破旧的铁门,栏杆上长了铁锈。
  这个房间所有的东西都保持着原样,包括门锁,并没有换新,也没有额外装上其它的高科技设备,只为了保持原汁原味,用最接近“诺顿”作为人类时生活的状态去研究他。
  路明非靠着从《犯罪心理》上学来的开锁技巧,轻易就用铁丝打开了陈旧的门锁。
  课堂上,老师为了让学生们体会到最真实的犯罪人心理,带学生体会了各种犯罪场景,其中,除了撬锁,还有公车偷窃、无声尾随、假钞换真钞...
  感谢卡塞尔学院的老师如此专业,也感谢认真学习的自己,否则路明非只能用暴力手段开门,难免会引起监视人员的警戒。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