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千户苗寨


小说:神族的后裔  作者:前为
  沿着商务车的轨迹,三人驾车一路追赶,双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从刚开始的几十公里到只有十几公里,最后,韦大宝将双方的距离控制在三公里左右。
  “他们究竟要把大师带到哪里去?”韦大宝有些疑惑,他们从沿榕高速一路跟到沪昆高速,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想去哪儿。
  “黔省有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地方?”阳了凡问道,同时打开手机地图软件,查看周边的情况。
  “那就太多,太难猜了。”韦大宝叹了口气。
  后座的罗紫烟突然说道:“他们下高速了。”
  韦大宝和阳了凡这才注意到,特制手机上的程序显示对方的车辆刚从收费站下高速。
  “这是要去哪儿?”韦大宝皱着眉头,同时又扫了一眼地图,猛然间,他有些惊讶,又多看了几眼地图,他终于惊呼道:“难道他们要去那里?”
  “哪里?”
  “千户苗寨!”韦大宝话音一出,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按理说没人敢去那里才对啊。
  “那是什么地方?”阳了凡都没听过,罗紫烟则是迅速掏出手机查询。
  千户苗寨,是一个保存苗族“原始生态”文化完整的地方,由十余个依山而建的自然村寨相连成片,是我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
  阳了凡也看了看网上搜索的结果,依旧没有任何发现,那里就是一处旅游景点,和梵净山一般。
  “难道那里也隐藏着高人?”他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一般的高人。”小胖子的脸色有些凝重,他们的车也出了高速口,他找了个地方在路边临时停了下来。
  韦大宝没有做更多解释,而是盯着手机,直到确认对方的车真的前往了千户苗寨,他才回过神来。
  “这就难办了。”
  “小胖子,你就直接说吧,别绕弯了,那里究竟有什么高人。”阳了凡和罗紫烟都望着韦大宝,等待他的回应。
  “蚩骋!”韦大宝一字一顿道。
  阳了凡和罗紫烟面面相觑,表示没听过,谁啊?
  “他是兵主蚩尤的后人。”
  据韦大宝讲,上古时期,兵主蚩尤率九黎部落西向侵掠,炎帝大败,疆土全无,转向黄帝求助,最终爆发著名的涿鹿之战。
  那一战打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引得各路仙神出手,黄帝先是九战九败,后来在九天玄女的帮助下,才反败为胜,擒杀蚩尤。
  蚩尤兵败后,九黎部落向南迁徙,于洞庭湖和鄱阳湖之滨建立了“三苗国”。历史上,三苗国一直被帝者忌惮,多次派兵围剿,三苗族裔再次向西南迁徙,成了今天苗族的祖先。
  而千户苗寨就是当年九黎部落最为核心精锐的后裔!
  “竟然和蚩尤有关!”阳了凡呐呐道,但凡华夏人,都知道蚩尤这个名字,更是了解涿鹿之战,关于那一场战争的神话传说太多,有应龙,有女魃,还有风伯雨师。
  最为传奇的应该就是蚩尤了,传说中他铜头铁额,三头六臂,有八只脚,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作战时勇猛无比,不死不休,论单打独斗,轩辕黄帝都不是他的对手。
  以至于,他死后,被黄帝尊称为兵主战神!
  那么他的后人又该多么强大,阳了凡一时间有些难以想象。
  “你说的蚩骋有多厉害?”
  “这么说吧,他还有一个身份,替天会三巨头之一,排行老二。”
  韦大宝话音一落,阳了凡和罗紫烟顿时惊骇,又是替天会。
  前不久,他们才在罗浮山底遇到替天会排行老三的刑未央,要不是对方为了取出干戚残片伤了元气,恐怕他们都难以走脱。
  至今,阳了凡依旧对刑未央那肉身破音障的速度与力量骇然。
  而他,仅仅在替天会中排行第三,那么第二的蚩骋又到了什么境界?!
  “不过,他和刑未央不一样,可以说和大多数觉醒者都不一样,那是个很古怪的家伙。”韦大宝接着解释道,蚩骋是唯一一个想做凡人的觉醒者,所以他很少参与到觉醒者的争斗中去,反而一直隐居在苗寨中。
  “想做凡人?难道是返璞归真了?”罗紫烟猜测道。
  “谁知道,那是个奇怪的家伙。”这个世界上恐怕没几个人了解蚩骋。
  “那些人为什么要带净空大师去苗寨,莫非这是蚩骋策划的?”阳了凡猜测道。
  “不会。”小胖子断然否定,以蚩骋的境界已经不需要借助地书人书了,而且他真要夺宝,哪里用得着派人去,直接强势出手,谁敢阻挡。
  “那是为何?”罗紫烟问道。
  小胖子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按理说,这华夏的觉醒者几乎都知道千户苗寨是蚩骋的地盘,绝不敢轻易踏入才对。”
  一时间,三人百思不得其解。
  …………
  此时正值中午,千户苗寨人流攒动,热闹非凡,许多游客都在扎堆吃饭聊天。
  这里自从发展旅游业后,游人络绎不绝,极大的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让当地人的生活愈发富足。
  突然,景区内出现三人,瞬间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
  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外国男子,正搀扶着一位光头老人,老人眉须皆白,慈眉善目,穿着一件素色僧袍,让人格外亲切。
  “你看看,人家外国佬多有礼貌,尊敬老者,扶老人家进景区。再看看,咱们身边的人,连老人摔倒了都不敢扶。”一个年轻男子感叹,他和另外几位友人正在路边的饭店里吃饭。
  “是啊,而且那两个外国友人好帅啊。”同桌的女生有些崇拜。
  “那老人家明明就是高僧,啥都没弄清楚就瞎舔,有意思吗?”隔壁桌的人不满了。
  “对头,别总是觉得外国的月亮圆,我看啊,那俩外国人说不准是来求大师收徒的呢。”另一人帮腔道,这些年外国人学习华夏文化的不在少数。
  “你什么意思,谁跪舔了,高僧难道就不是老人了?”最开始感慨的男子怒气腾腾的站起来。
  “就是,你有本事也去扶个老人啊。”那女生也跟着附和道。
  隔壁桌的只是回应了对方一个冷笑,瞬间又点燃了对方的怒火。
  “什么意思,想打架吗?”
  一时间,竟有些剑拔弩张!
  “算了算了……何必为了两个外国佬而打起来呢,人家都走远了,进景区了,正眼都没瞧咱们这里,没必要,和气为贵。”有人站出来劝解,这才让气氛缓和下来。
  当然,这只是景区里的一个小插曲,更多的人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别说争吵了,连两个外国佬都没注意到。
  但有一处例外,街边的奶茶店中,有三个男子一直盯着刚才的三道身影,直到对方走远,消失在人群中。
  其中那个精悍男子才说道:“鹏爷,您说这老和尚真的是凡人吗?”
  被称作鹏爷的男子面色淡漠,喝了口奶茶,淡淡道:“是不是凡人不重要,但他绝对聪明。”
  “东西难道真的在这里?”精悍男子问道。
  “我更觉得他是在耍花样,那几个洋人惨了。”鹏爷扯了扯嘴角笑道。
  “信德那家伙还值得信赖吗?”
  “暂时看起来没问题,不过他提供的情报还是要二次甄别,小心为妙。”
  旁边另一个壮汉一直在低头喝奶茶,闷不做声,自顾自地用吸管掏着里面的珍珠,吃得津津有味。
  “鹏爷,光明会的人被放进来,会不会被……”精悍男子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鹏爷呵斥一声。
  “闭嘴!”
  “是,是,是,小的多嘴……”精悍男子缩了缩脑袋,讪讪道。
  “赶紧去办正事,一切按计划进行,记住,这是那个人的地盘,要小心!”鹏爷摆了摆手,很是威严。
  “是,小的这就去。”精悍男子立马起身,看到身边的壮汉还在吃珍珠,踢了他一脚,道:“吃什么吃,走啦。”
  “哦。”壮汉突然抬头,反倒吓了精悍男子一跳。
  …………
  苗寨的街道上,那个鼻梁高耸,眼眶深陷,有着四十多岁的白人男子正用生硬的汉语问道。
  “老头,你确定没有骗我们?”
  看似被两人搀扶,实则是被架着走的净空大师低眉垂目,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丹尼斯,他什么意思?”白人男子看向自己的同伴,那个略显消瘦的男子。
  “盖瑞,他的意思是,他的职业不允许他说谎。”叫做丹尼斯的男子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来华夏似乎太顺了,就连华夏所谓的南天门都没有任何反应,你不觉得奇怪吗?”盖瑞有些心忧,用英语和同伴交流。
  “我知道你的顾虑,但华夏有句俗语,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南天门经过几年前那一战之后,实力大损,现在出现疏忽也很正常。”
  “过去啊,是我们太小心谨慎了,被华夏诸神的后裔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次咱们若是成功得手,回去后要尽快将情况禀告长老会,以便重新调整对华夏的策略。”丹尼斯用英语回应,脸上带着笑意,他是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似乎也没有情报上显示的那么强吗。
  “你看这满大街的全是凡人,华夏人天生享乐,骨子里就缺少尚武精神,否则百年前他们也不会那么不堪。”
  “也许你说的有道理,是我太过紧张了,华夏诸神后裔们的实力波动的确很大,近代被我们狂虐,六十年前又突然爆发,还真是个奇怪的地方。”盖瑞神色也舒缓不少。
  “真应该让长老会的人来看看。”丹尼斯言语中有不满,但却面带微笑,还冲一个迎面走来的美女点了点头。
  “和尚,还有多久到你说的那个地方?”
  “快了,就在这条路的尽头,山丘的顶上。”净空大师波澜不惊,依旧很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