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把柄


小说:我修仙有属性板  作者:元筠
  叶长歌采摘紫竹笋,借助紫竹笋中的药力修炼,似乎顺利很多。
  一股暖流,在周身流转,叶长歌可以感觉到自身真元每时每刻都在壮大着。
  不过对叶长歌而言,此时最为紧要之事,是修炼易形诀,若能突破,那叶长歌后面处境就会轻松许多。
  当然,该知道叶长歌身份的,那些人肯定心中有数,但也不可能到处嚷嚷,说的天下人都知道。
  到时候掌握了易形诀,才好外出历练,不然叶长歌根本不敢单独出去,这是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关注,太显眼了,那处境自然很不妙。
  “嗡!”
  在叶长歌周身,一团团雾气炸开,不断重聚又破灭,周而复始。
  叶长歌的所作所为,就像是在做无用功,但这不是没有用处,叶长歌对易形诀从陌生到熟悉,只差那临门一脚,就能突破那重关重要的关卡。
  紫竹笋的药力也在不断消耗,这让叶长歌可以坚持较长时间,待得夜色渐深,天地之间,像是有一层朦胧的雾气蒸腾。
  “伊依还没回来?莫非事情很棘手?”
  叶长歌心念一动,没有在这上面多想。
  对伊依,叶长歌倒是不怎么担心,想来伊依那样做,必然有着底气,不会出什么意外。
  毕竟伊依的身份,跟内门弟子相比,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天平的两端,彼此份量不对等,不可能让伊依付出多大代价。
  叶长歌摈弃心中杂念,继续修炼,待得触及到那一道瓶颈之际,叶长歌浑身真元都滚沸起来,而后轰鸣一声炸开,叶长歌冲破某种无形的桎梏,就见四周滚滚雾气与周身相合,而后叶长歌感觉自身形体不断拉长,生出非凡变化。
  就着一点微弱月光,叶长歌来到小溪边,身上真元汹涌而出,在这水面之上,化出一道熊熊燃烧的烈焰。
  火光之中,叶长歌的身影映照入水中。
  看着那陌生面容,叶长歌愣了愣,而后失笑一声,心中自语:“还真是效果明显,跟原来容貌都很难找出半点相似之处了。”
  “不管怎么说,好歹是突破了,冲破那一重关卡,易形诀入门,此后只要按部就班修炼就行。”
  这让叶长歌松了口气,若迟迟无法修炼成功,那后面就不好办了。
  现在算是去掉了一块心病,这不是说,叶长歌的处境就变得安全了,没有这么简单,那些真正知道叶长歌身份的人,其中肯定有不怀好意的。
  倒不是说,对人参的药力,真有那么看重。
  说到底,叶长歌只是三百年人参开灵,虽然算是珍贵,却也不是什么天上地下都很难得的灵药,所谓药效,是有着极限的。
  在叶长歌看来,这药力或许能助人突破到筑基期,但想要从筑基期突破,化出一颗金丹,那显然是不可能之事。
  若等到后面,叶长歌继续突破,实力不断变强,那药力自然也会不断升级,那时候就说不准了。
  “会不会有人等我先养肥了,然后再开宰?”
  这念头刚起,就让叶长歌浑身一寒。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那些人未必没有这种心思,就算我修为境界提升了,处境也未必会有多安全。”
  “毕竟只要我一天做不到无敌天下,那周遭觊觎的目光,就永远不会少。”
  话是如此,叶长歌也不可能说不提升修为境界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倒不必太过悲观绝望,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这还说不准呢。”
  叶长歌眸子中有火光汹涌,对此很看得开,若不是人参开灵,要踏上修仙路,指不定还要多费一番波折,到底能不能行,都是未知之数。
  既然如此,何必杞人忧天呢?
  “看来你的易形诀修炼成功了。”
  夜色中,伊依突兀中出现,吓了叶长歌一跳,叶长歌回过神来,轻笑一声道:“麻烦解决了?”
  “谈不上什么麻烦,就是催促我尽快闭关,好让他们脸面过得去而已。”
  伊依笑了笑,“这个牌子给你。”
  叶长歌伸手一接,那是巴掌大小的木牌,却无比沉重,应该是某种特殊灵木打造而成。
  “外门弟子的身份木牌,这木牌算是代表你的身份了。”
  叶长歌愣了愣,而后疑惑的说道:“那这木牌若是丢了呢?”
  “宗门有登记造册,丢了也无妨,到时候补办一下就好,只不过,宗门有些地方,进出是需要木牌来进行验证的。”
  “若你要进入藏经阁,还有接任务等,都需要有木牌。”
  伊依轻笑道:“丢了虽说问题不严重,但指不定那些人会故意拖延时间,没有什么伤害,却会恶心人。”
  伊依大体猜到叶长歌后面的处境,多半不太妙。
  “真的不跟我一起闭关吗?”
  叶长歌摇摇头,显然下定了决心,不会轻易动摇。
  “那若无必要,轻易不要离开这璇玑峰,只要你待在这里,那安全是有保障的。”
  伊依沉声说道:“那些人奈我不得,多半会对你出手。”
  “我心中有数。”
  叶长歌点点头,只见伊依挥手间,这整座璇玑峰上,陡然一阵神光摇曳。
  天地之间,浩瀚无垠的神光冲霄而起,化作浩大光柱,宛若一柄锋锐的长剑,插入苍穹之中。
  “那璇玑峰的护山大阵开启了。”
  李轩眸光微闪,死死盯着那弥漫的神光,若一团炸开的神焰,在黑夜之中,疯狂燃烧,映照着四方天地,都亮堂堂一片。
  “这是必然的,对方要闭关,怎么可能不开启护山大阵?”
  在李轩旁边,站着一位清瘦男子,那是李轩的堂弟李青。
  药王谷中,李家的份量很重。
  李青迟疑少许,才是说道:“如此一来,我等还要出手吗?”
  “为什么不出手?我若毫无表示,那岂不是威严扫地?”
  李轩冷哼一声,脸上露出一丝不悦,真说起来,对那李念,李轩未必多看重,可对方死了,这是在打李轩的脸。
  明面上,李轩还不好有太激烈的反应,毕竟那李念身上污点太重,居然被抓住了把柄。
  如此一来,死有余辜,李轩又能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