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老熟人啊


小说:我家房门通古代  作者:冰淇淋老歪
  曾经爱自己的父母,从此面目狰狞,为了钱,把女儿亲自送上一个男人的床。
  出名了,作为经纪人的父母,数着手上的钞票,越发贪婪,住豪宅,开豪车,去赌城,怎么花钱怎么享受怎么来。
  女儿也不再是女儿,陪酒陪睡,只要给钱,给赚钱的机会就行。女儿,只是他们赚钱享受的机器罢了。
  安美云看着父母的眼神,也越来越淡漠,她只想逃离。
  “我迫切想摆脱他们的控制,终于在名气最盛时,脱离了。可也脱离不了他们是我父母的事实。”
  安晶儿嘲讽一笑,“他们开始闹,开始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我,手脚并用的打我,呵,不就是为了钱么,给他们一些就是,反正我挣的也多,只要能远离他们。“
  谁知道很快风光不再,独立的安晶拒绝一切陪酒陪睡,少了片约的同时,也得罪了人,有人雇佣水军、微博主开始黑她。
  再加上她看男人的眼光奇差,第一任富豪嫁过去就破产,是个骗局,第二任高管嫁过去就家暴,是个变态,第三任健身教练,特么的搞劈腿,后来才知道,结婚前还是个鸭子。
  越混越差,钱自然是越赚越少,能给她父母的自然也少。
  “喝我血吃我肉的无良父母怎么能同意?嗤~。至于那个贱男,拿我的钱出去偷腥泡妞,我要离婚还要让我补偿青春,去特么的。呵呵,神特么眼光我都佩服我自己。”
  钟小荷一脸同情道:“你这人生可以写一部悲情大戏了。我看,还是你的名字没取好。”
  安晶儿怔了怔,你不该一把眼泪鼻涕的为我感到悲伤,然后来个暖心安慰么?神特么名字没取好?
  “跟名字有什么关系?”
  “美云啊”
  “美云?……霉运?”
  钟小荷点点头,可不是霉运么。“你的遭遇是很惨,可跟我比起来,你说谁更惨?”
  谁更惨,说不上。都不咋地,看怎么想。
  “你,情况这么糟糕,还会想着资助我,还真是……有颗圣母心。”
  这话说的有点冷漠,但钟小荷真没啥意思,就是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我没能念完高中,很遗憾,觉着世界好像没有爱了,但我又希望有,为了保持形象,他们还是会留给我一些钱的,所以,我选中了你,帮你念完高中。你也不用太感激,毕竟不是你也会有别人,这样让我感觉似乎有一个人在代我念书。”
  “不能这么说,毕竟事实上就是我受益了,我很感激你。”
  安晶儿点点头,不再说话。
  钟小荷看了看时间,“姐,这满屋的东西随你用,我得先出去了,我爹娘八成还等我吃晚饭呢。您呐,就安心呆着,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带吃的进来?”
  “我吃个苹果就成,出去吧,我也好好想想。”
  简单安顿好安晶儿,钟小荷这才回到客栈中,这一折腾时间也不早了,幸好爹娘还没来叫她。
  走了几天也是累了,再加上陌上兔子也算是暂时有了着落,钟小荷晚饭后,是一夜好睡。
  次日一早,钟小荷先看了一眼那姐们儿,眼见她穿着睡衣,正悠闲的一边看手机一边吃外卖。
  这还适应的不错。
  “姐,我家在外面旅游,现在要回了,我得赶紧收拾东西,过会儿再来看你哈。”
  安晶儿先是被突然的说话声吓一跳,转头看了看,这才拍拍胸口,又冲她摆了摆手。
  “晚饭前来就成,给我带点饭菜。叫个外卖,我还得全副武装。”
  行吧,这是招来了个祖宗。
  钟小荷退出来,一家人收拾好行囊,这才退了客栈的房,驾上马车先去了趟德馨茶馆拿了桃脯的银两,这一家人也没多停留,就往城外奔去。
  本来没想这么急的,可老钟着急看槐县的果园,再加上一家人也逛累了,干脆走人。
  大半天的路程,才到了槐县。
  打听到李家的果园子在哪里,就开始往那边一路赶去。
  这家果园子竟然是个山头,山脚下围着一圈泥土墙。泥土墙高度有个两米左右,倒是不矮。这围起来的山头不小,怕是得有个三十亩吧。
  马车沿着围墙走,钟小荷正挑着帘子看呢,突然墙头有两只手伸出来,一会儿脑袋露了出了,钟小荷先是吓一跳,后来仔细一看就是一惊,老熟人啊,这特么不是大驴牙么?明晃晃的两颗大门牙想不注意都不行。
  大驴牙上了墙头,突然注意到外面有辆马车刚好行过,尤其是自己正被一个胖姑娘看个正着,愣了一下。
  可也就一下,就马上跳下墙,马车吱吱嘎嘎的声音,掩盖了他跳在地上的动静,这家伙一落地,就撒丫子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这太巧了吧,这……是又做贼了?都潦倒到偷果园子了,问题是这个季节还有几个果。
  马车回到了果园子大门口,老钟趴着木门缝隙往里看,树不少,起码杏子梨还有桃都有。
  突然,园门里传来一声厉喝。
  “呔,你们是哪个?怎么扒着人家门缝看。”声音苍老,还带着怒气,紧跟着出现一个身着短褐的老者,手里还拿着铁叉。
  老钟忙退一步,行礼道:“见过老丈,我是柳县钟德福,听别人说你家有果园子,特来看看。不知如何称呼?”
  老者闻言脸色稍缓,上下打量了一番老钟一家,看着陌生,男男女女,还有小孩子,穿着都不错,确实不可能是歹人。
  这才放缓语气道:“叫我老李就行,只是个看园子的,这是我主家的果园子。最近有小贼总跑园子里偷些果子吃,所以,防得紧张。”
  “李老丈,能进去看看吗?”
  “这……”老李有些为难,“虽说这时候果子也不剩什么了,可没有主家允许,老汉也不敢自专。”
  老钟点点头,人家说的也有道理,“恕我冒失了,我也不进去,您要不跟我唠唠果园子,听说还有果苗卖,明年春,我还想买些呢。
  可能这老者独自一人守着园子也是无聊,老钟也不像个坏人,倒是可以聊聊。
  开了大门自己走了出来。
  老钟也会来事,去车里拿了两个包子出来,硬塞给老头一个。包子还是从回来时路过的一个镇子买的。
  俩人一人一个包子,边吃边唠嗑。
  钟小荷他们娘几个顺便下来走走,坐久了腿也麻。眼看着俩人唠个没完,钟小荷跟杨氏说了一声,又跑回车里坐着,实际她是回到公寓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