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秦剑…不要…


小说: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作者:啸沧溟
  天水学院虽然地处天水城中央,但却有一条小河横穿学院,到处绿树青山,搭配着精致而有设计感的建筑,浑然一体。
  水冰儿带着秦剑一路走来,脸上红润就没能消停过。
  她低估了烟芷凝交给她的任务,带领秦剑熟悉学院可不是个简单轻松的活。
  因为整个天水学院可就只有他这么一个男学员!
  再加上她水冰儿本身就几乎人尽皆知,那加在一起更是回头率百分之一千!
  他们俩几乎是走到哪里,就被议论到哪里,更有甚者还有不少女学员光明正大的跟在他们后面,不时发出的低笑声都让水冰儿无法淡然自处。
  “水冰儿…”
  秦剑的声音忽然从旁边传过来,让女孩突然回神:“啊?”
  “嘻嘻…”
  身后顿时又传来一阵轻笑声。
  水冰儿再次低下头去。
  “你怎么脸皮这么薄的啊,这些围观的人,你就当成一个个南瓜头好了,想想看这是一群南瓜在看着你…”
  秦剑双手抬起,绘声绘色的描绘着。
  “南…南瓜头…”
  水冰儿忍不住向周围看了眼,旋即就噗得一声笑出来,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真的放松了很多,不是真的当她们是南瓜,而是秦剑的态度。
  他没有任何尴尬和不好意思的模样,这让她很羡慕,下意识就也想要变得像他一样…
  “刚刚我们走过的地方是食堂,每天给我们提供免费的一日三餐,不限量的那种…”
  “这里是学院的拟态修炼地,其中有一处是专门供应给我们天水战队的…”
  “前面的教学大厅,是老师们讲课的地方,有时候也会做一些实战演练…”
  “……”
  周围围观的女学员露出惊讶的表情来,因为水冰儿突然没有了之前扭扭捏捏的模样,她居然就在秦剑说了几句话后变得落落大方起来。
  秦剑也有些惊讶,他本来一直在想这位原本御姐型的天水战队队长,为什么现在是这么一副胆小怕事的性格。
  可是这一刻,不知道哪里刺激到了她,就变得越来越自然起来。
  难道这才是她真正的个性,那种担小只是一种自我保护?或者是不自信?
  秦剑发现自己开始对这女孩产生了兴趣。
  如果能看到她慢慢展露出御姐范来,应该会很有趣的…
  “秦剑,今天我还有一节课要上,你要一起去听听吗?”
  这时,水冰儿忽然指着一旁水蓝色的教学大厅说道:“看时间课程应该才刚刚开始,还来得及…”
  “那就去看看吧…”秦剑笑道。
  水冰儿便领着他走向教学大厅,但刚刚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停顿了下,就向另一侧走去…
  “咦?是姐姐,她终于来了!”
  大厅中央是一处十米直径的场地,场地周围则是一圈圈座椅。
  授课的女老师就站在场地中央给所有人上课,需要演练的时候也会有足够的空间。
  而此刻,雪舞和水月儿就并肩坐在能看到门口的位置上。
  “月儿,准备好给那个秦剑难堪。”雪舞低声道。
  “嗯嗯!”
  水月儿连连点头,然后视线紧紧盯着门口…
  门外。
  秦剑有些奇怪的指着大门:“是从这里进去吧?你在往哪儿走?”
  水冰儿回头,脸色就有些扭捏:“从正门进去会被所有人看到的,我记得这里还有个很小的后门,我们偷偷溜进去吧…”
  “走后门…溜进去…”
  秦剑捂住了额头:“刚刚还以为你有了点自信,结果这么快就故态复萌了…”
  水冰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但下一刻她就瞪圆了冰雪般的眸子。
  因为秦剑突然抓住了她的小手,直接在她一脸蒙圈的神情下拉着她…踏进了正门!
  “秦…秦剑…不要…”
  水冰儿下意识的反抗声让秦剑满头黑线。
  都进去一半了,你现在跟我说不要?来不及了!
  “跟着我,大大方方的走进去!你可是天水战队的水冰儿,怕什么!”
  秦剑二话不说,手上用力,就拽着兀自脸红的水冰儿踏进了教学大厅。
  里面顿时变得安静。
  就连老师都怔了下,然后便反应过来,微微一笑:“是秦剑吧?听说是烟指导邀请你入院的?”
  秦剑微笑着点点头,依然抓着水冰儿的小手不放,就像不知道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俩的手一样。
  女学员们带着好奇和八卦之色窃窃私语。
  雪舞在咬牙切齿。
  而水月儿…双手捧着脸颊,看着秦剑精致的面容,两眼闪闪发光:“哇…他长得也太好看了!”
  “第一次上课吧?快找座位坐下吧。”女老师很和蔼的道。
  秦剑还没说什么,水冰儿便如蒙大赦,忙在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慌乱之下,她都忘了自己的手还在秦剑手中,结果一带之下,就把秦剑的身体拉得向自己歪倒…
  然后,她下意识的又就接住了他…
  两人目光对视…
  水冰儿的脸色顷刻变得通红。
  “哇哦!”
  整个教室都传出来起哄的声音,羞得水冰儿一下子坐回来,直接把脑袋埋进了双手…
  而秦剑…毫无尴尬之色。
  他向四周的学员笑了笑,然后才泰然自若的坐了下去。
  “哼!脸皮真厚!”雪舞不爽的道。
  “哇!好帅啊!”
  这是水月儿的声音。
  雪舞立刻瞪着眼睛看过去:“月儿,你在说什么?不对!你怎么都流口水了!”
  水月儿闻言,手忙脚乱的擦着嘴角,道:“没有没有你看错了!”
  雪舞满脸的怀疑之色,她慢慢的凑上来,一只手摸上水月儿光滑的脸颊:“月儿…你该不是也看上他了吧?”
  “我…我才没有!”
  水月儿偏过了脑袋。
  雪舞眯起了眼睛:“你们俩姐妹要是敢都离我而去,我会让你们好好尝尝我雪舞的愤怒的…”
  水月儿低头悄悄翻了个白眼。
  她才不信雪舞能做出什么呢,毕竟雪舞就是很会嘴硬而已,其实比谁都心软。
  现在一心想要找秦剑的麻烦,很大的原因是她不愿意有人抢了本来属于水冰儿的东西。
  她比谁都在乎天水战队这个集体,所以才会反应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