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还有什么比活着重要(求推荐,求收藏)


小说:大明卫道者  作者:一掌擎天
  常德府——
  城防营的演武场,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场面非常的壮观,气势雄厚,操练时的“哈哈”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仿佛要撕裂天地一般。
  数百兵卒正在操练,或是在射箭,或是在演练战阵,亦或是在练习刀枪剑戟,一点都不像明军所有的风气,军纪涣散,军备废弛。
  不过,相对于真正的军人而言,不管是精气神,还是体魄方面,这些兵卒明显有所欠缺,好在操练还算刻苦。
  而且,相对于明军超过五成的火器装备率,这里几乎看不到火器的影迹。
  因此,看似雄浑的场面,细细观察之下,不难发现,如此壮阔的情景,却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清楚究竟是哪里。
  演武场的一角,不知是疲惫的原因,还是由于习惯使然,正在操练的兵卒动作明显开始迟钝起来,队形也变得参差不齐,更像是在应付,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大哥,你怎么啦?怎么总是失魂落魄的?”
  看着兴致不高的堵正明,仿佛正在挥舞的大刀不是大刀而是烧火棍,跟着比划了一下手里的钢刀,堵卫道不解地继续说道:“没有兵器,你忧心忡忡,操练的时候,提不起兴致?现在这是怎么了?大家都有了兵器,人手一柄大刀,你还是不开心,跟丢魂似的,真是搞不懂你们。”
  两人的体魄明显要好得多,同等的情况下,哪怕操练更加的认真和努力,也只是出了一点汗,不像其他人,已经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唉~卫道,你不懂。”
  堵正明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不等堵卫道开口询问,先是重重地挥舞了一下大刀,犹如发泄一般,紧接着继续说道:“如果是个人打斗,数十人之间的厮杀,这刀也算是趁手的兵器。
  可是,咱们不一样啊。
  咱们是真正的军人,将来可是要上战场的,那可是动辄成千上万人的厮杀,面对大规模的混战,大刀反而是极其鸡肋的兵器,反而还不如长矛、红缨枪之类的兵器来得趁手。”
  说话间,堵正明停止了操练,掂了掂手里的大刀。
  “而且,这刀的重量明显不足,和绣春刀一样,就是一个绣花枕头,耍耍威风还行,一旦上了真正的战场,根本就不够用,又如何杀敌?
  尽管使用起来很轻盈,但根本不适合咱们这些大规模作战的兵卒,真正要上战场厮杀之人。
  当然,应对那些叛军、山贼土匪、小毛贼,倒是绰绰有余。”
  渐渐地,堵卫道听明白了,更是恍然了,父亲和这个堂哥为何整日忧心忡忡,还在为兵器烦恼?
  电视剧真是害人啊~
  误人子弟!
  在古代,但凡是正规军,兵卒鲜有配备刀剑之类的兵器。
  更不用说骁勇善战的将领了,手持大刀长剑冲锋陷阵,无异于自杀,也就不存在什么百人敌、千人敌、万人敌之类的了。
  因此,即便身手再如何了得的将军,也需要一件趁手的兵器。
  同时,堵卫道也深深地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不像是后世,武器以轻便、灵巧为优,现在这个世界,虽然有着大量的火器,种类繁多,但还是以冷兵器为主。
  而对于军队而言,不管是防守,还是进攻,衡量兵器优劣的标准,往往是以重量为先,而非是锋利程度为主。
  毕竟,战场就是大规模的械斗,兵器的重量往往比锋利更重要,更具有冲击力,更具有破坏力,自然也能最大限度地杀敌,震慑敌人。
  古往今来的猛将、名将,他们的兵器绝非是刀剑这样的灵巧之物,即便是,刀剑一定是加长,还要加一个前缀,重达多少多少斤,至少是数十斤起步。
  因此,这也就不难理解,官员猛将的描述,为何常用“膂力过人”?
  不仅仅是因为骑射的需要,主要还是在于,挥舞重大数十斤的兵器,需要强有力的双臂,轮动起来,才能虎虎生风,杀敌之时,更具有迫人的威势。
  毕竟,一下子砸死砸伤一大片,还是很有视觉上的冲击力的,很容易让人产生畏惧。
  就在这时,演武场上忽然出现了骚乱,操练的兵卒相继停了下来,最后归于平静,唯有一个粗犷的余音还在回荡,几乎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堵胤锡,给老子听好了,你虽是监军,却只有监察和审核军功之权,城防营是老子的地盘,用不着你在这里瞎操心,想要操练兵卒,可以,训练你的护卫队、监军营,一个文人,瞎起什么哄......”
  堵卫道微微皱眉,眉宇间有一缕森冷的杀意闪过,随即就恢复了一脸的平静,更是拦住了蠢蠢欲动的堵正明,小声道:“大哥,不要冲动,咱们这样上去,不但帮不了父亲,还会使得局面变得更加的不利。”
  “可是,卫道,伯父他——”
  听到张先壁言词刻薄,还在继续,怒火中烧的堵正明身体每一处都是紧绷,动了动,就要越过阻拦,还未说完,就被堵卫道给打断了。
  “大哥,不要意气用事,难不成你觉得自己比父亲他还要强,还有能力解决现在的这种局面吗?”
  冲动的堵正明停了下来,不是因为堵卫道的话语有多么的在理,而是因为堵胤锡的一个眼神,看似漫不经心的匆匆一瞥,却有着某种威势,顿时使得堵正明老实了下来,只得气呼呼地看着张先壁的背影,咬牙切齿。
  “呵呵....张将军说得是,是本官多管闲事了。”
  然而,面对张先壁的咄咄逼人,一再挑衅,甚至是言词羞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堵胤锡却选择了忍气吞声,甚至是毫无原则的妥协。
  这一刻,张先壁的感觉也不太好,暗暗摩拳擦掌的他,感觉自己的重重一拳就好像打在了空气中,有力无处使,更无法将事情越闹越大。
  因此,在某个一瞬间,张先壁那看似得意而强势的外表之下,却是气闷不已,眼角闪过一抹失望,就连语气也变得提不起兴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