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君子封号


小说:我师父是幕后黑手  作者:君子的体面
  墨雪听到传音之后,十分心动,又由于她的表情完全藏不住心思,立马就被苏御看穿了风雷的小动作。
  周遭的空间忽然扭曲了一下,苏御与风雷同时消失在原地。
  仅是片刻,两人又出现了,苏御的头发有些凌乱,而风雷则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的,看样子是被揍过了。
  云奕子看得一阵羡慕,好厉害,好想学啊。
  他没有经历过任何系统性的学习,虽然有个师父,但那师父是个摆设,压根不教东西。
  导致他目前所会的术法,基本都是靠自己领悟以及启动学人精模式。
  “苏公子,不知道你方才用的什么术法?”云奕子心痒痒,便直接开口问了。
  苏御抬了抬眼,有些疑惑的看着云奕子:“就是领域啊,你不知道吗?”
  云奕子摇了摇头,又问道:“什么是领域?”
  风雷像看到珍稀物种那样打量着云奕子:“你是怎么修炼到六境的?第四境就统称域境啊,在第三境的意境里,感悟天地意志,从而领悟出自己的领域之后,便可晋升域境,你该不会直接就跳过这个过程了吧?”
  云奕子尴尬的点了点头,理论上讲,他根本没有境界,但所有人看他,都是六境修为。
  并且他又能使用出六境君子的大部分术法,这就很矛盾。
  “乖乖,我更好奇你师父是谁了,怎么教出来你这朵小白菜花儿的,让我猜猜,你连自己的意都没有吧?”风雷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云奕子只能点头,他有个屁的意,剑意他倒是有,不过不是他自己的,云归子强塞的,也不知道是谁的。
  苏御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看向云奕子的目光不再带有那么大的针对性,难怪这小子道心那么脆弱,原来不是一步一步晋升的,这么说来,这位君子只是个空架子,毫无根基可言啊。
  如此一想,苏御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鄙夷,就这水准,还想勾搭我家阿雪,呵,痴人说梦!
  “话说小玉梁,你这身修为,到底怎么修的啊?”
  风雷很好奇,因为修真可不能像江湖传说那样,直接给你灌顶传输功法,你就能成为顶尖的高手。
  修真首先要明心,方可凝聚道心,一步一步追寻自己的真道,这个过程不是越快越好,而是根基越深,才能走得越远。
  比如风雷自己已经是八境巅峰,只要他想,随时可以去渡天劫晋升九境真仙,但他没有,因为他的道还没有完善,只是境界到了罢了。
  所以他才一直待在人间,通过金钱帮来完善他的金钱之道。
  除此之外,他还好奇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云奕子的君子之位是怎么得来的,并且他明显是一位文庙册封的君子,这做不得假。
  儒家的第六境,名为君子,但不是所有的六境君子都能获得文庙封号,因为儒家文庙只有七十二个君子名额,次一级的是功德林太学的君子封号,也是只有七十二个名额,又被称为小君子。
  而其它天资低下,不入文庙以及功德林太学的君子只能通过其它方式获得认证,比如北洛书院就有资格册封君子,同样是七十二个名额,含金量放在诸天并不高,在人间倒是可以算天骄了。
  无论是北洛书院的君子,还是文庙的君子,要想晋升,都绕不过自己的君子之道,比如周长亭便是通过他的《人间不得劲》引起文庙回响,才获得的晋升已经封号。
  云奕子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难道跟他们说,我这是天生的,恐怕没人信吧?
  风雷见他沉默,又问:“那你是怎么获得文庙册封的呢?这一环总该绕不过吧?”
  “近些年,文庙只有周长亭获得过册封,他的《人间不得劲》已经传遍诸天。”苏御在一旁补充了一句,同样对云奕子很好奇。
  如果云奕子是文庙册封的,那他就得有相应的文章传颂诸天,儒家是讲排面的,每当有新晋君子,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宣传造势,不仅能增加儒家的气运,也能稳固新晋君子的道心与境界。
  风雷见云奕子没有说话,又从怀里摸出来一本书,封面写着《文庙七十二君子》,他也没翻,而是直言道:“我在从昆仑回去的路上就看过了,里头并没有玉梁这个名字。”
  没有这个名字也就罢了,毕竟有些君子并不是用本名或字封号的,比如周长亭的封号就是“二更”。
  完了完了,云奕子没想到自己小小的一个提问,竟然直接爆雷了。
  这个问题看来是不可避免的了,他先前就已经考虑过的,但因为一路上的事情太多,基本没个空闲,他还没想好怎么解释。
  云奕子现在想申请场外求助,但云归子已经无法联系,不知道白开水能不能听到啊。
  『白开水,白开水,白开水——』
  他在心里一直默念着这个名字,但没有反应,可能是姿势不对,他在风雷与苏御的注视下又换了个坐姿,默念道『白太真,白太真,白太真——』
  【蛋事?】
  白开水回复了!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云奕子简单的将他所遇到的问题复述了一遍。
  【君子封号?玉梁是你的字,又不是封号,你封号不是奕仙吗?】
  『奕仙?文庙有记载吗?』
  【当然没有,你想有也可以,自己跑去浩然天走一趟就有了。】
  『那我怎么解释这事?』
  【这个简单啊,直接把奕仙的封号报出去就行了,冥冥中自有感应,一般人也去不了文庙的君子殿,只要你不在文庙那群人面前晃悠,谁知道你的君子像不在君子殿呢?】
  云奕子了然,深作一股子,说道:“我的封号并不叫玉梁,而是叫奕仙。”
  “奕仙君子?”风雷念了一下这个名字,并试着去感应天地追溯这个名字所蕴含的君子之道,冥冥中自有一道云奕子的盘坐石像出现在他的识海。
  苏御也念了一下,也感应到了,但同时也更让他好奇了:“那为何文庙的七十二君子册里没有记录这个封号呢?”
  云奕子又询问了一下军师白开水。
  【直接跟他们说不能告知就行了,他们自己会脑补的。】
  云奕子开口答道:“恕不能告知。”
  果然,一如白开水说的那样,风雷跟苏御同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呼——
  云奕子忽然有一种自己强不强,全靠别人脑补的感觉。
  风雷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不再追问君子的事情,但还有一些事依旧没有想通,又问:“我还是有些没想明白,既然你能册封君子,为什么又会没有自身的领域与立意呢?”
  苏御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墨雪听了半天,不知道他们在说啥,但也好奇,所以也跟着点头,露出苦恼的神情:“对鸭对鸭,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