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合体降临


小说:修行狂徒  作者:寒风乱雪
  血魔界吗?
  萧剑默然思索,血魔界内有天魔变的后续功法,同时也是上古魔门的神秘祖地,自从魔祖进入葬井之后就常年处于封印关闭的状态,万年来无人能找到进去入口,如果真能把元婴树挪种到血魔界中,也不失为一个稳妥的好办法。
  萧剑沉吟片刻,“血魔界万年未开,师兄可有把握?”
  萧剑不是信不过周冷,他只是担心血魔界如果真那么好开启,也不至于上万年没人找到入口。
  面对萧剑询问的目光,周冷的神情也变得郑重,“放心,血魔界之所以无人找到,是因为没有入门的钥匙,二这入门的钥匙就是魔祖之刀,如今祖刀在手,我相信血魔界可以轻松找到!”
  萧剑点了点头,:“那就按你说的办,现在这树上的危险可以忽落不计,但是这树下.....到底有没有被合体老怪动过手脚,却还需要仔细检查,若不然还是会有大麻烦。”
  周冷点点头,他对阵法几乎算是一窍不通,所以这种事也插不上手。
  他与萧剑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到无尘子身上、
  无尘子一脑门子的汗珠子,眼睛半睁半闭,神情极度肃然,神识疯狂运转,给他带来不小的负荷。
  场面陷入冷漠,无人开口打扰,只剩无尘子的神识之力在疯狂涌动,如同阵阵罡风一次又一次反复的在地面上刮过。
  秘境之外!
  一片光秃秃的死绝之地,周围是被道变者吞噬了生机后的黑色山岳,像一根根黑色的大柱子,遍布大地之上,耸立在天地之间,插入天际无边无际的邪恶黑云。
  突然,平静的空间被打破,一道冲天气息从一座黑色山峰上逆天而起!
  漆黑陡峭的山峰,半腰的位置,原本毫不起眼的地方,突然有强光亮起,仔细看,哪里竟然盘踞着一条巨大蛟龙,粗壮的身躯随着山势,像一个围脖,将黑色山峰环绕数圈,盘踞在黑峰之上。
  他的气息赫然是合体境界,而且他的头顶没有双角,光秃秃的一颗另类光头。
  这就让他本应该威风凛凛蛟龙身显得有点像无角蛇一般滑稽,丑陋!
  “竟敢有人盗取元婴树,还灭了其余三个老家伙的分身,最关键的是小小金丹境界竟然有仙器护体,这简直是老天眷顾于我!”
  万妖宫正宫主,北原群妖中的两大合体之一,刺客他没有分身丢失双角的愤怒,反而一双巨大的蛟眼中爆出强烈精光,那是对仙器的贪婪才流露出来的喜悦。
  合体黑蛟没有犹豫,巨大的身体瞬间游动,那沉重的身躯使被道变气息腐蚀过的黑色山峰摇摇欲坠,有山体脱落,化作碎石,带着轰鸣翻滚着砸向地面。
  骤然间,黑蛟巨大的身躯冲天而起,一下子就没入天际黑云,激起黑云一片翻滚涌动,再看之时,它的身躯已经消失不见。
  在原地,合体黑蛟离去之后,黑色的地面冒出丝丝缕缕的黑气,似有大恐怖要从地底下钻出。
  在远处另外三个方向,三名来自不同势力,形态各异的合体强者已经气得跳脚,纷纷怒骂:“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如此关键时刻,守护在阵法南方的黑蛟竟然突然离去,好不容易被阵法压制住的魔尸又有脱困的机会!”
  这三人的分身已经惨死秘境之中,但元婴树秘境与世隔绝,他们还不知道分身惨死的消息,若不然知道有仙器现世,恐怕他们的反应比黑蛟还要强烈。
  这也怪黑蛟藏有私心,就连同属万妖宫的另一位合体妖修他都没有通知,独自一人向元婴树所在的秘境杀去。
  秘境中,无尘子查看了良久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他抹了一把脑门汗,无奈说道:“这片地方我已经查看多遍没有发现问题,要么就是没问题,要么就是我的实力低微,无法发现问题所在。”
  “好,辛苦师兄了!”萧剑平静的语气算是让无尘子多少有些安慰,事没有头绪,萧剑没有怪他就好。
  简单答了无尘子一句之后,萧剑将目光看向周冷:“周师兄魔刀锋利,想必应该有收取此树的办法,都已决定要将元婴树移送血魔界,今天就由你来代劳收树吧!”
  周冷的目光跃跃欲试,萧剑索性直接满足了他。
  信人不疑,既然早晚要将元婴树交到周冷手上带进血魔界,萧剑也不怕周冷取树之后失信与他。
  周冷早已经迫不及待,直接取出魔祖之刀,连劈数刀,在地面上制造四道巨大伤痕,呈现一个正方形,将元婴树的位置整个圈起。
  他的方法简单粗暴,直接连土带地直接搬走。
  但他粗暴刀芒也破坏了树下的上古阵法,地底他先前藏身的阵法空间似正在坍塌,发出轰隆隆的闷响。
  山摇地动之感传来,地面正在塌陷,形成一个又一个深土坑。
  就在元婴树摇晃着要随着泥土掉入土坑内时,周冷持刀飞起,来到元婴树近前,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元婴树连根收起。
  “妥了!”周冷返回到萧剑面前,元婴树已经在手,他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再也不用担心萧剑突然反悔,将他踢出元婴树这个利益之局。
  虽然说,他也知道萧剑不是那种反复无常的人,但是人吗,终究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也是周冷一贯的做人原则。
  见周冷得到元婴树后兴高采烈,颇有意气风发之意,萧剑也不点破,随意向四周环顾一眼后,侧头看向身旁的范如烟,佳人美貌,吐气带芳,萧剑心中莫名一荡,但须臾之间就被收起。
  萧剑柔声说道:“此地事情已了,我们也得走了!”
  范如烟轻轻颔首,“嗯!”
  萧剑又转头看向七叔,目光稍冷:“你以后待在如烟身边,若在心思不正,害人坑主,我会亲自出手替周师兄清理门户!”
  “不敢,那只是我一时之错,这次如烟小姐点化,对我有再造之恩,我以后若在犯错,天地不容,子、父、不认!”七叔的头压得很低,言语中有诚恳之意,对范如烟给他的这条路他内心里有一种感激。
  他知道,若不是范如烟在关键时刻开口拦住萧剑,他这条命就悬了。
  说来也怪,萧剑为人做事带着几分戾气,但他却恨不起来,这似乎是先前萧剑主动开口救治冷月的关系!
  七叔自己也莫名其妙,内心一片复杂。
  他忽然转过身,对着周冷跪下,失声叩首:“魔修冷七,心性有失,从此退出魔门,愿魔主善待我儿冷月!”七叔说着,连连磕头,脑门上粘满地面泥土。
  “七叔,放心的去吧,现在的结果,对你来说也是最好的结果,冷月的事你不用操心,以后跟着如烟弟妹,千万要言行如一,守心无尘,这对你自身修炼也是一种历练,你卡在元婴境多年,也许这就是你突破的契机!”
  周冷面色平静,心中却在感叹,魔门少了一个七叔不算什么,还好没有闹到与萧剑决裂,与范如烟翻脸的地步,若不然以萧剑这次展现出来的实力,以及未来潜力,还有范如烟突然露出来的强悍背景.......
  周冷都有点后怕,两个可以作为未来强援的朋友,差点因为七叔的一次肆意妄为弄成敌人!
  所以,临别之时,对于七叔退出魔门,周冷答应的异常干脆!
  七叔心中有愧,也是不不可能以魔门长老的身份去替范语言守门,这样会丢了魔门的面子。
  “七叔,自己保重吧,凭借如烟弟妹的身份背景,实力与资源,他日的你定然成就非凡!”
  周冷将七叔从地面搀扶起来,顺手在对方肩头拍了几下。
  一旁,萧剑默默地注视着这场话别,心中古井无波,却还有疑问,着疑问不是对七叔,而是对周冷,还有一直压在他心中的天魔变后续功法,这疑问就是血魔界的具体开放时间!
  萧剑目光一凝,才开口将这个问题问出:“周师兄,此次分别,不知你我再见之日定在何时?”
  周冷是聪明人,瞬间就懂了萧剑的意思:“十月魔州,妖魔现世,每一年的十月十五,月圆之夜,都是千万魔修与妖魔的一场盛宴,我们再见的时间就定在九月尾十月出,到时你只要到魔州血魔山附近,我会派人接你!”
  “好!”萧剑点头,心中再无疑问,“再见之日,后会之期,我们血魔山下再见!”
  萧剑用目光示意毒宗众人登上轮回金城,准备离开,周冷独自抱起伤势好转却还在昏迷的冷月准备离去。
  但也就在此时,巨变突起。
  秘境天空传来咔咔巨响,随着响声传来之际,有一股镇世之威压正在降临!
  先前以通天灵宝虚招,逃离秘境的合体分身,终于通知本体降临!
  秘境的天空突然破碎,像是一层玻璃,直接碎成无数碎片,通过碎片与碎片之间的缝隙,能看见外方天际的无边黑云,一条巨无霸的漆黑蛟龙在黑云里翻滚游动,那黑亮放光的鳞片使人心里不由发寒!
  “合体境界黑蛟龙,这是万妖宫大宫主的真身!”周冷抬头发出惊叫,纵是以他的心性,面对合体期蛟龙本尊也不由色变。
  金丹对合体,像是蝼蚁与山岳般的压力,金丹是修,而合体已经初步的接触到了道,那是真正的仙道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