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和风尘女谈钱


小说:山村小神农  作者:郭半仙
  早上,空气中涌动着一股寒流。
  何常在劳累了一晚上,终于将一座精巧无比,美轮美奂的戏楼建成了。
  他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口,嘴里哼唱。
  “戏一折,水袖起落,唱悲欢唱离合,无关我,扇开合锣鼓响又默,戏中情戏外人,凭谁说……”
  不一会,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开到了戏楼之下。
  乔庆棠带着四季山庄一行二十多个美女从车上走了下来,其中,四大花魁俨然在内。
  四大花魁,站在前面,剩下的人在其后面站成了两排。
  梁玲看向何常在,面露胆怯之色,手心捏出了一把汗,不敢吭声。
  乔庆棠对正坐在戏楼之上,看日出的何常在喊道:
  “何老板,人我给你带过来了,都是我们四季山庄最漂亮的女子!”
  何常在瞅了一眼楼下一个个风尘气十足的女子,冲他一挥手道:
  “你走吧,这些人以后就交给我来带吧!”
  “是,何老板,我这就走!”
  乔庆棠说了一句,连忙离开了。
  此时,戏楼之下,一行风尘女子七嘴八舌的小声讨论了起来。
  “楼上那个就是我们的新老板吗,看着长得挺帅的,妥妥一个小白脸呀!”
  “我感觉就他那小身板,做嘎嘎肯定吃不消,我听说那些富婆,一晚上要六七次呢!”
  “我们来这偏远闭塞,穷乡僻壤的乡下,能赚到钱吗?”
  “我感觉难,就农村那些光棍汉,过来玩,估计五十块都嫌贵!”
  “我想着吃几年青春饭,就金盆洗手,去过好日子了,现在感觉来到乡下,等到自己满头白发,估计也过不上那一种想要的生活了!”
  “楼上那小子究竟有啥本事,竟然能令乔老板把我们这些四季山庄最漂亮的女人拱手让人!”
  “我听说我们乔老板可是一个修为很厉害的高人,能让他服软,楼上这小子恐怕比他更厉害呀!”
  “我看过一些小说,有一些邪修,专门采阴补阳,但凡被采补过的女人,都会老的特别快,甚至会早死呀!”
  “我一直在男人面前低三下四的活着,还没过一天好日子呢,可不想死呀!”
  “乔老板真是该死,我们那么努力的为他赚钱,他一遇到惹不起的人,就把我们给卖了!”
  ……
  何常在听着楼下女人越说越邪乎,把自己跟邪修都扯上边了,纵身一跃,从楼上跳了下去。
  一时之间,这些女人看到何常在从十几米高的楼上飘然而下,纷纷惊叹出声。
  “何老板竟然会轻功,实在是风度翩翩,太帅了!”
  “何老板的身影,完全跟我心目中的大侠所重合了!”
  “我本来想跑的,但看到何老板这么厉害,瞬间打消了这一念头!”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都说干我们这一行的无情,其实不然,若是能和何老板春宵一度,我就是被采补而死,也感觉值了……天呀,我怎么会生出这种想法,这还是我吗!”
  ……
  何常在从楼上落下,走到一行人身边,他伸手一指戏楼,说道:
  “这就是我新建成的戏楼,以后大家在里面当服务员,做清水生意!”
  霎时间,这事在一行人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纷纷出言,讨论了开来。
  “何老板,清水生意,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我们在四季山庄,每天保底也能挣个千儿八百的,就这小小的戏楼,能挣到这么多钱吗?”
  “何老板,你别忘了,这可是在乡下,就算戏楼开起来了,有没有人过来听戏都是一个问题!”
  “我感觉这穷山沟里的人,就算有人愿意过来听戏,恐怕也不舍得花钱呀!”
  “何老板,你别嫌我说的话难听,我们姐妹吃的可都是青春饭的,若是不能挣钱,我们还干个屁呀!”
  “是呀,我家是贫困山区的,老妈嫌弃家里穷,跟人跑了,留下我和三个弟弟,我老爸从此一蹶不振,变成了一个酒鬼加赌鬼,我不坐台,你让我三个弟弟吃啥!”
  “我已经习惯了挥金如土,灯红酒绿的生活,何老板,你要是让我从良,说实话,我还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呢!”
  “是呀,我已经习惯了用名牌化妆品,拎几万块钱的包,一顿饭吃一个百八十块的,要是让我重新过上那一种老土的生活,比杀了我都难受呀!”
  ……
  何常在冲一行人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安静,朗声开口:
  “既然你们在乎钱,那我就先跟你们谈一谈钱吧,在我这戏楼里干服务员,一天一千块,一月一结,等戏楼生意红火起来,工资会跟着水涨船高的,谁要是不想干,那就走,毕竟人各有志,我绝不拦着!”
  一听这话,在场人一个个犹豫不决,有的人嫌钱少想跑,但又慑于何常在的实力,怕他言而无信,不敢跑。
  何常在见没一个人跑,微微一笑,说道:
  “既然你们没人走,那就是同意了,你们先住酒店,我会尽快盖好第五座农家院,给你们住的!”
  这时,站在队伍最前排,一个身穿淡绿色裙子,身材娇小,画着眼影,面容可爱女子开口:
  “何老板,我们四大花魁,也是一天一千的工资吗,我以前最多一天可是挣了上百万呀!”
  何常在问道:“你们四人都会啥绝活呀!”
  面容可爱女子微微思索,说道:“我们四人分别会,弹琴,琵琶,吹箫,古筝,当然取悦男人方面的绝活也是无一不精!”
  何常在神情俨然,说道:“你们四个我另有安排,多少钱暂且不谈,但我保证会让你们满意的!”
  四大花魁见何常在一脸认真表情,不像是在骗她们,心神安定了下来,决定先看看他让干的事情,以及能给多少钱再说。
  何常在冲梁玲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梁玲心想自己求乔老板对付何常在,这事恐怕已经被他知道了,心里发虚,吓得身子一哆嗦,差点哭了出来,站在原地,不敢往前一步。
  “你掏出来手机,我给你转点钱,你去给这些人买上一些适合戏楼服务员穿的衣服,这些衣服要统一,保守,不能胡里花哨的!”
  何常在踱步走到梁玲身边,一脸正色道。
  梁玲眉头紧皱,嘴唇颤抖道:“何……何老板,我不应该求乔老板对付你的,我有钱,用我的钱吧!”
  “那好吧,梁玲你去买衣服……剩下的人,我安排你们先住进酒店之中,等戏楼筹划好了,我们就营业!”
  何常在说了一句,冲一行风尘女子一摆手,带她们朝酒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