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诡遇!


小说:没人比我更懂强化  作者:大神之姿
  片刻之后。
  夕阳西下,余晖遍洒,白天寂静的城寨,因为大量结束劳作归家的农户,而变得热闹喧嚣起来。
  此刻的陆铮也和赶回夜巡队点卯的许勇分道扬镳,走在了内寨里另一条土路之上。
  一趟白龙山之行,在宋渊的言传身教之下,他已经明白山林之中弓箭这种远程武器的重要性。
  而他来内寨正是来谋求一把弓,作为后续进入山林的捕猎工具。
  根据宋渊的指点,在这个城寨里面想搞到一把弓只有两个办法。
  一个是寨子里寨主设立的铁匠铺,里面的铁匠除了会打农具以外,还可以铸造简单兵器,而且代价不菲。
  宋渊的那把铁弓就是在城寨的铁匠铺中打造,他足足付出了两张完整鹿皮,以及四石粮食的代价,才获得了这么一把需要200斤臂力才能拉开的铁胎弓。
  现在的陆铮自然是没有多少本钱,所以他选择了第二个办法。
  城寨里面,有一个叫做吴大元的老木匠,年近五旬,手艺十分精湛,寨子里面谁家要打桌椅板凳,大部分都是找他来做。
  木工和制弓本来风马牛不相及。不过吴大元的祖父曾经还是官府工部的制弓匠人,多年前因为被牵连才被发配流放到这里,其祖父死后,这门手艺自然也被吴大元所继承。
  据宋渊所说,吴大元制得一手硬木弓,虽然威力质地远不如铁胎弓犀利,但也耐用。而起比起铁胎弓胜在取材容易,所需的代价也更能让人承受。
  可以说寨子里进山讨生活的猎人,绝大部分都是在他那里制作的弓箭。包括宋渊自己,最初尝试进山的时候也是如此。
  虽然距离陆铮被污染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不过寨子里大部分寨民见到他还是躲躲闪闪,陆铮自己也完全没有在意这些,他提着一个大大的皮口袋,很快根据记忆就来到了一间颇为整洁宽敞的小院前。
  砰砰砰。
  “谁啊?”
  敲门等待片刻过后,一个妇人的脚步和声音传出来,陆铮咳嗽一声,压低嗓音:
  “我来找老吴,想请他帮忙做件东西。”
  “来了。”
  话音未落,吱呀一声院门被拉开,一个年纪四旬,风韵犹存的妇人看见陆铮,不由得眼神变化了一下:
  “你是......陆平?”
  妇人原本是寨子里的寡妇,名叫余美莲,是吴大元的续弦。
  而现在的陆铮可以说是寨子的名人,几乎人人都认得,这个妇人也一下认出了他来。
  “婶子你好。”
  余美莲好像受了惊吓一样的退了一小步,陆铮也不以为意,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
  “我是宋渊宋哥介绍来的。”
  “宋渊?”
  这个时候,屋子里一个身材干瘦的老汉已经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根烟枪,向着陆铮打量起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进来说。”
  见到正主,陆铮走进院子,开门见山:“吴叔,我想做把弓,用作进山打猎。”
  相比余美莲,吴大元显然见多识广,并没有把陆铮当成怪物。他先是挥了挥烟枪,让余美莲进屋,然后快人快语道:
  “陆平是吧,你的事我也知道。既然是宋渊介绍你来的,那么制弓的规矩你也应该知道吧?一把硬木弓制作起来可不容易,硬木我这里倒是有,制作弓弦需要野兽的筋腱,这东西得靠你自己去搞,还有酬劳方面......”
  陆铮点头:
  “当然不会让吴叔白忙活,昨天我们正好猎到了一头马鹿,我带来了三十斤鹿肉,其中包括鹿后腿的筋腱,可以用来做弓弦,还有......”
  说着,他走上前来,将手中提着的皮袋子打开,给吴大元过目。
  “咳......不错不错。”
  看清楚袋子里的东西,吴大元轻咳一声,有点惊喜,又有点不自然的道:
  “你小子很懂事,这么一来就没有问题了。”
  陆铮心中暗笑,将皮口袋递过去:“那么吴叔,木弓需要多少时间能做好?”
  吴大元不动声色的接过袋子:
  “差不多需要三四天的时间,这样,三天以后,你找我来取。”
  “好。”
  陆铮拱了拱手:
  “那就劳烦吴叔了,三天之后我再来。”
  吴大元的信誉有口皆碑,说完他也没有多留,转身离去。
  而等到陆铮走后,吴大元则是关上院门,然后做贼般再度打开袋子仔细看了一眼,嘴角不由自主露出嘿然的笑意。
  这时,屋子里的余美莲探出脑袋,纳闷道:
  “老吴,陆平给你送了什么东西?”
  吴大元走了过来,在余美莲丰润的臀部上重重掐了一把,嘿然笑道:“婆娘,这几天你该有福了!”
  说完,他把皮口袋打开,给余美莲看了一眼。
  “哎呀!”
  这一眼看过去,余美莲风韵犹存的脸上顿时浮现丝丝红晕,然后狠掐了吴大元一把:
  “你这死鬼!”
  ......
  自然不知道吴大元夫妇在打情骂俏,此刻天色将暗,陆铮加快脚步,走在通往外寨的路上。
  送给吴大元的,除了鹿肉、鹿筋以外,自然就是那根堪称中老年人救星的鹿鞭。
  这玩意儿对某些有心无力的人群来讲,价值恐怕不逊色于何首乌、山参之类的东西,他也是出发之前才突然想到的。
  “宋渊故意把这鹿鞭留下,恐怕就是这个意思。”
  走在路上,陆铮暗暗想到:
  “这样一算,我倒是欠了他不止一个人情,以后有机会倒是要好好报答一下。”
  在他看来,宋渊这个人虽然境遇令人扼腕,但其本质却没有太大改变,依旧是面冷心热。他告知吴大元的信息,又留下鹿鞭这么有特定价值的东西,意思再明显不过。
  算上进山、还有发现何首乌的事,他已经承了对方不少人情。只是以他目前的状况,他暂时恐怕还还不上这些人人情,只有等到以后有机会了再说。
  就这么一路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天色越发的阴暗,陆铮也终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外寨。
  不过,就在快要到自家的小院时,陆铮前方必经之路上,却有着一道陌生的身影,摇摇晃晃的游荡着、像是一个孤魂野鬼。
  嗯?
  陆铮走近了就看到,这个在土路上游荡的身影,赫然是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妇人。
  阴暗的天色下虽然看不清对方的具体容貌,却能听到对方口中念念有词:
  “孩子,我的孩子......”
  “你在哪,娘找你找得好辛苦......”
  这个女人的孩子丢了?
  陆铮停下了脚步。
  然而,那个看不清容貌的女人此刻也发现了他,目光呆滞且僵硬的迎了上来,口中喃喃道: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你见到我的孩子了吗?”
  陆铮不清楚状况,皱了皱眉道:
  “你是谁,你的孩子丢了么?”
  然而,这个蓬头垢面的妇人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依旧是站在他面前重复着那几句话: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
  这是个疯子?
  明显感觉到面前妇人的精神状态好像不对,搞不清楚状况的陆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迈步绕开这个妇人:
  “你的孩子要是丢了,就去通知夜巡队或者保卫队,让他们来帮你......”
  唰!
  然而陆铮正要绕开,浑浑噩噩、恍如行尸走肉般的妇人却猛然上前一步,一双手闪电般抓住了他的手臂!
  同时一双麻木的眸子陡然绽放出诡异、邪悖的光彩,死死盯着他眉心的部位,嘶哑道:
  “还我的孩子!”
  “还我的孩子!”
  “还我的孩子!”
  这声声嘶叫犹如索命的冤魂,陆铮一瞬间就感觉到,他眉心那只沉寂已久,平时几乎感觉不到存在的第三只眼,竟然突突跳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