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找到玉佩


小说:朝丹阙  作者:胖胖小冬瓜
  苏丞满面春风地回道:“对啊,是不是甚是有趣?我对读书识字毫无兴致,就钟情收集各种奇特有趣的兵器。世子妃,我跟你说,这个,可厉害了,它能……”
  易迟晚冷不防打断他的话:“看来父王他怕是不知晓这间密室的存在吧?”
  苏丞倒毫不隐讳地承认:“嗯,世子妃你可不能背叛我,我是把你视作好朋友,不想对你有所隐瞒,才带你来的。父王从不允许我碰这些刀枪棍棒,怕会伤到我自己,可我就算再傻,也不会傻到让这些兵器伤了自己吧。”
  “所以你把它们藏在赵立飞的房里,掩人耳目?”
  “我是不是很聪明啊?”苏丞洋洋自得,一副让易迟晚快快表扬他的期盼模样。
  “这些东西世子你是从何而来?”
  苏丞将一把杖剑拿在手中把玩,说道:“赵立飞在码头夜市买来的,听说那里住的全是野蛮西戎人。”
  “世子为这些兵器怕是花了一笔不少的银子吧。”
  “也不多,我从父王那儿偷来好像也就一千两吧。”
  也就一千两?这已然是一笔不菲的支出,对于寻常老百姓来说,可衣食无忧一辈子,竟被他说得如此轻松,果然富家公子不知民间疾苦。
  不对,他为何会收集兵器?以他的心智理应不该对这些刀枪棍棒起什么兴致,除非他自己便是一个习武之人。
  就在易迟晚沉思中,苏丞不知何时拔出了剑,一个不留神便划伤了自己的手指头。
  “啊!”
  待易迟晚回首望去,苏丞泪花已在眼眶里打转,捧着那根血流不止的手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易迟晚一声浅叹,摸出搁置在衣袖间的那张洁白手帕,为苏丞的伤口止血。
  趁着止血,易迟晚将他的手掌翻来覆去察看了一番,白白嫩嫩,虎口并不粗糙,也无老茧死皮,难道是她想多了?
  怎料苏丞顺势抓住她的手掌,细细地观察了一番,眼底竟浮现出一抹心疼,不过稍纵即逝。
  易迟晚仓皇抽离,不等苏丞开口,先行解释道:“妾的手是从小做农活磨的,碍了世子的眼。”
  “不碍,日后有我在,不会再让世子妃操劳半分。”苏丞抿嘴浅笑,哪知心底跌宕起伏。
  易迟晚竟一瞬恍惚,觉着眼前人如此令人怦然心动,她却立马阻断这个念头。
  只见她泰然自若地转移话题:“好在这柄剑尚未开刃,伤得倒是不深,不过这柄剑日后世子还是莫要再碰,免得再伤及自己。”
  “好,都听世子妃的。”话落,苏丞便将那柄杖剑踢到了角落去。
  苏丞咧嘴笑道:“世子妃可四处看看,若是有喜欢的,只管拿去。”
  易迟晚走向一旁的壁柜,一眼望去尽是各种暗器,但当她无意间抬头往上看似乎,发现壁柜最上层有一只菱形方盒。
  易迟晚踮起脚尖欲要将它够下,怎料壁柜略高,她伸手都无法触碰。
  若是苏丞不在,她只需轻轻一跃便能取下,可苏丞就在她背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她根本不敢在他面前展露出她会武功的踪迹。
  既然如此,她只能勉为其难地当一回弱女子求助他人了。
  她正要回首,那抹高大的身影就朝她倾压了下来,她被牢牢地禁锢在他的怀中,一股淡淡地兰草清香扑鼻而来,萦绕心头,她竟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甚至有几分悸动。
  苏丞轻而易举便取下那只方盒,将脑袋自然地枕在易迟晚的肩上,说:“你想要看这个吗?我也记不得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了?”
  易迟晚心慌意乱地从苏丞身下钻出,并顺手拿过他手中的那只方盒,却不见苏丞嘴角扬起的那抹浅笑。
  易迟晚启开方盒,惊谔,瞳孔颤抖。
  方盒里的东西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武器,正是她千辛万苦所要寻找的那枚四角菱形玉佩。
  “咦,这枚玉佩有几分眼熟。”苏丞冥思须臾,顿开茅塞,“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世子妃你要寻找的那枚玉佩吗?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好生奇怪。”
  闻言,易迟晚顿觉晴天霹雳,黯然神伤:“所以你也不知这枚玉佩出自何处,为何人所佩?”
  苏丞摇首回道:“这里所有东西都是赵立飞帮我打理采买的,兴许他知晓这枚玉佩的来历。”
  易迟晚神情复杂地盯着苏丞半晌,能信他吗?
  苏丞疑惑道:“世子妃盯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有东西?”
  易迟晚摇首问道:“世子你可记得赵立飞待在你身边有多久了?”
  苏丞一本正经地思量:“多久啊?我不会数数,但应该有些年数了,怎么了?”
  易迟晚沉思片刻,请愿道:“世子,这枚玉佩赠予妾可好?”
  “当然可以。”苏丞答应得极为爽快。
  易迟晚致谢:“多谢世子成全。”
  苏丞咧嘴乐呵道:“只要世子妃不离开我,世子妃想要什么,但凡我有的,我统统都给你。”
  听到此话,易迟晚鼻尖莫名一酸,对不起,苏丞,恐要辜负你的好意了。
  易迟晚岔开话题:“世子,我们该回去了,算算时辰,赵立飞应该将冰取来了,再晚些,冰该融化了。”
  苏丞颔首,却同时伸手攥住易迟晚的衣袖一角,撒娇道:“世子妃,我想吃糖果。”
  易迟晚问道:“昨日给世子买的糖果,世子都吃完了?”
  苏丞颔首微笑。
  易迟晚哭笑不得,却只好应下:“好,今日天色已晚,妾明日一早就让阿柔出府给世子买糖果。”
  “太好了。”苏丞欢呼雀跃。
  苏丞贴近易迟晚身旁,腼腆羞涩地说道:“今夜我想挨着世子妃你一起睡。”
  “不可。”易迟晚一口回绝。
  “为何不可?”
  “男女授受不亲。”
  “可赵立飞说你我是夫妻,无须介怀男女有别。”
  “赵立飞那是胡说八道,世子万万不可被他蛊惑。”
  “可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不,他说的没有道理,是歪理。”
  “歪理?什么叫歪理?”
  “站不住脚的道理。”
  “那还不是道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