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离开天川,三层圣坛


小说:执手成仙  作者:乖气逼人
  紫霄大陆的天河榜,含金量非常之高,其中榜单前十,几乎都是三域青试的种子选手,实力超绝,年龄尚小,前途可期。
  但是这个来自太宵大陆的乡巴佬,居然如此狂妄,妄言拿下天河榜榜首之位,这本身就是对他们紫霄大陆的一种侮辱。
  方玉山取出一身便装,穿戴之后,怒喝道:“焚千绝,我劝你现在为你的话道歉,否则,我紫霄大陆容不得你!”
  焚千绝红色碎发杂乱飘动,面貌坚毅,五官硬挺,此时咧嘴大笑道:“手下败将也就只能趁口舌之利。”
  方玉山怒吼道:“请王师叔出手,将此狂妄之人拿下,带回我紫霄宫处理。”
  他的这一声,乃是对着天川之上呼喊。
  天川已经位于上天三千米,在其上,还有数层云层,洁白无瑕,万里如一。
  听得此话,从那之上的云层跳出来一个老道士,身着紫色道袍,一看便是紫霄宫的长老。
  王归鹤缓缓降落,他的浮尘在脚下荡出一片云彩,与传输至宝极其相似,法力惊人。
  他落下之后,看着焚千绝,语气平淡道:“敢得罪我紫霄宫,必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否则我紫霄宫日后如何在众多宗门中抬头?”
  焚千绝看着这个老道,语气轻蔑道:“看来紫霄宫不愧是的紫霄大陆一流宗门,打了小的就出来老的。”
  王归鹤暴然出手,并未太多废话,他的浮尘一挥,卷起千丈紫气,化为一道巨型的气流波动,猛烈冲击而去。
  焚千绝此时目光凝重起来,面对王归鹤这位法相境修士的一击,威力要比方玉山强大太多。
  他双手挥动火焰,火焰凝聚形成一道屏障,将他身体包裹住,与蔚兴怀的‘烧甲’如出一辙,但效果却强大很多。
  “炎法:燃灵!”
  这是一门术法,并非体法,这道术法乃是焚海宫最为出众的术法,天河境使用后,身躯的防御力在持续时间内堪比体修。
  三条天河倾注,皆是熊熊燃烧而起,这一层保护罩顿时将王归鹤的紫气抵挡而住。
  焚千绝连退数十丈,他的境界只是天河境,他所释放的也只是灵气,完全无法和法力抗衡。
  防护罩爆裂开来,那王归鹤的紫气也消耗殆尽,这法相境巅峰的一击,竟是被焚千绝化解了。
  他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双目依旧狂妄,取出一颗火焰的宝珠,轻轻一捏,看着王归鹤道:“现在的我,不是你的对手,等我突破后,必定再来领教!”
  方玉山呼道:“王师叔,留下他!他要逃跑!”
  王归鹤自然知道,焚千绝手中握着的乃是火焰宝珠,捏下之后可以释放‘火灵遁’,穿梭空间,传送范围上千里。
  他再度出手,手中浮尘猛然一甩,化为紫色洪流,如同瀑布倾泻,全数砸向焚千绝。
  可是那火焰宝珠已经启动,焚千绝周身燃烧火焰,空间被燃烧出一道空洞,转息间便是消失在天川。
  方玉山一拳锤在地上,怒吼道:“这等鼠辈,就只会跑吗?”
  谁知王归鹤一浮尘打在方玉山的背上,骂道:“上了个天河榜就沾沾自喜,如今被太宵大陆的毛头小子按在地上打,真是丢我紫霄宫的脸面。”
  方玉山背后火辣,被这浮尘一打,身体内的淤血都一下汇聚口中,他猛然吐了出去,想到这是王归鹤刻意为之,表面上骂,实则还是护犊。
  他连忙点头道:“师叔,我错了,是我学艺不精,让咱们紫霄宫丢人了。”
  王归鹤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那是,你还年轻,这次的三域青试加把劲,咱们紫霄宫屈居第二已经很久了,真不知道,谁能治一治那个圣王宗的妖孽。”
  一听到圣王宗的妖孽,方玉山露出狐疑之色,不由问道:“师叔,方才那个红头小子,实力如何?”
  王归鹤思索后,道:“以他的实力,进我紫霄大陆天河榜前十不成问题。”
  方玉山郁闷道:“他真有这么强?”
  王归鹤没好气道:“你若是好好修行,岂会被他一招所败?况且这小子的确有些斤两,能接老夫两道紫气指,着实不能小看。”
  方玉山问道:“若是让他和圣王宗的那个妖孽比呢?”
  王归鹤摇摇头道:“比不了,我恐怕都打不过那个妖孽。”
  方玉山大惊道:“怎么可能啊?王师叔你可是法相境第三重巅峰之人,几乎是半步化身境了,怎么可能敌不过一个天河境修士?”
  王归鹤摇了摇头道:“你没见过他,所以不知道。算了,不说这个小妖孽了,方才那个红头小子自称是什么来着?”
  方玉山恭敬道:“他说自己是焚海宫圣子,想要夺得天河榜榜首的位置。”
  王归鹤若有所思道:“焚海宫是太宵大陆的一流宗门,虽说实力比之我紫霄宫还相差甚远,但底蕴少说也有数万年之久,这小子恐怕筑基的材料都是上等灵兽内丹,否则他的火焰灵气绝不会如此刚猛。”
  方玉山一愣,他没想到这个乡巴佬气质的粗犷少年,居然筑基材料比自己都要好,他都是用的中等内丹,一时间,有些嫉妒。
  王归鹤看出他的想法,宽慰道:“修士,最重要的是沉得住,静得下心来,那小子如此狂躁,想要出名,恐怕近日,便可以听到他的消息,依老夫百年来的阅历,这种人,纵使有好资源,也蹦跶不久。”
  方玉山点头道:“师叔说的是。”
  王归鹤又和他小声说了几句,便走向天川传送阵,对着姜铭等一行人开口道:“着实不好意思,让诸位看了笑话,还请诸位不要外传,否则,我紫霄宫会请诸位坐一坐。”
  毕竟方才乃是紫霄宫的丑事,说出去影响不好,若是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他王归鹤还是要震慑一下的。
  见一众人都点头说道不会外传,王归鹤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姜铭开口道:“自然守口如瓶,请问道长,鲤城的拍卖会还有几日开启?”
  王归鹤道:“鲤城拍卖会牵动三域,将会在七日之后开启。”
  这期间,恐怕太宵、琅霄大陆的修士会络绎不绝,鱼龙混杂,恐怕有所不太平。
  姜铭其实对‘无量经’有所看重,若是能够重金购得,也是极好。
  他现在第三层圣坛已经生成雏形,若是能够修行‘无量经’,恐怕吸收精粹的速度也会提升许多。
  四人随后离开天川,前往鲤城。
  飞剑上,岑伯闭目养神,姜铭对苏文兵问道:“我看你看到那焚千绝的时候,似乎是有什么想法?”
  苏文兵道:“我曾经在焚海宫见过他。”
  姜铭好奇道:“哦?有什么异常吗?”
  苏文兵道:“他那个时候是体修。”
  姜铭疑惑道:“据说他炼化了九颗火吼内丹,按理说,应该是灵修才对啊。”
  苏文兵道:“正是,今天他所释放的火焰,强度的确的灵修,所以我才奇怪。”
  闭目养神的岑伯突然开口道:“这不奇怪,那九颗火吼,恐怕已经抵达半步神兽的境界,他的灵气与体质皆有提升。”
  姜铭艳羡道:“要是我能炼化九颗神兽内丹就好了。”
  叶清嫚没好气道:“就你想得多,第三层圣坛还未建好,就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
  苏文兵惊愕道:“少宗你第三层圣坛还没构建好?”
  姜铭颇为不好意思道:“是的,我那日与你对战时,才刚搭建好第二层圣坛不久。”
  苏文兵苦笑道:“看来我不光输了,还输给一个圣坛境初期的人……当真彻底败了。”
  岑伯笑道:“这你也没有什么沮丧的,毕竟少宗正式修炼还不到一个月。”
  苏文兵这下才是真正惊愕起来,如同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姜铭,咂舌道:“看来我跟随少宗混,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岑伯郑重道:“你若真想跟随少宗,我传你一门养剑秘法,为少宗养剑。”
  在天剑宗,有许多骄子都有自己的养剑奴,以身心气血养剑,成剑之后,颇有灵性,可提供不少战力。
  姜铭摇摇头道:“岑伯,还是算了,养剑一法,对于养剑者有所损伤。”
  岑伯道:“少宗,这倒不用担心,文兵已经领悟剑道真意,养剑的时候会在剑上附加真意,并不会对身体有所损伤。”
  姜铭道:“即使如此,但是现在还为时尚早,若是要养剑,还需要一个上好的剑胚。”
  岑伯笑道:“这次拍卖场中,应该是有的,倒是买了就是。不过文兵,你过来,我传你养剑心法。”
  苏文兵应了声好,赶紧坐了过去,两人盘坐对立,眉心之中神念传达。
  姜铭倒是苦笑起来,这一时半会,他竟是没什么事做,也只好盘坐下去,感悟天地灵气。
  他的混沌灵台运转,太阳的精粹不断被吸纳进入灵台,他的心渐渐静下来,原本已经构建好的第三层圣坛,也逐渐稳固起来。
  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步入第三层圣坛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