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你喝奶吗?(求订阅)


小说: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作者:臭鱼洗澡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正文卷第五十四章你喝奶吗?清晨,余钱按下了闹钟,坐起来停了会儿,慢慢恢复了意识。
  “嗷呜!”
  早就醒了的余安安准时在卧室门口等着她了。
  余钱看过去,笑了笑,“你这小狗,还挺准时。”
  “走,给你刷牙去。”
  待她和余安安洗漱好了,姬裴谷推门进来,手里提着一袋子早餐。
  “呀,你怎么把饭带来了?”
  余钱看到姬裴谷手里的饭,可是惊喜的很。
  姬裴谷把饭拿出来,摆在桌子上。
  “早上醒得早,睡不着,就去食堂把饭拿过来了。”
  “你正好吃了,再多看会书。”
  他将饭放好,微微抿了抿嘴。
  “到七点四十,江一昭和吴限来接我们。”
  余钱叼着个大包子,抬眼看着他,“啥?”
  她把包子拿好,眨着眼睛问姬裴谷,“那他们来接我们?是以后都来接吗?”
  姬裴谷垂下眼眉,看到余钱眼里的期待,点点头,“嗯。”
  余钱“哇”了声,“那我可以和江学长多聊聊帝都啊,帝都学院的事情啊!还有上个月在石城执行任务的事情。”
  “我当时听到思思姐说有好多好玩的又超级刺激的事情呢!”
  她嘿嘿嘿笑了笑,姬裴谷默默坐到了旁边,手缓缓伸过去,忽然用力掐了下余安安的屁股。
  “嗷!”
  余安安嚎了声,就转过身一口咬在了姬裴谷的手上。
  然后
  “呜呜呜”
  余安安既牙疼又委屈的跑到了余钱旁边。
  余钱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余安安的头。
  “姬裴谷,你掐它干嘛?”
  姬裴谷微微挑眉,把饭拉近了些。
  “它最近胖了,我帮它看看屁股上是不是又长肉了。”
  “肉更多了,让它少吃点。”
  余安安,
  余钱听着,捂着嘴笑得超级开心,余安安更伤心了。
  然后,余安安就吃了四个大包子!
  胖?
  小爷给你胖死!
  沉死你,看你还要不要每天掂着它了!
  七点半,江一昭和吴限就到了,被六点半叫起来的吴限很是无奈的抱着自己的手机沉迷。
  还是手机里的花花世界好啊。
  比某个言而无信的男人好多了!
  明明说好了要六点五十,他闹钟都定好了,结果还是六点半
  他就贪恋那二十分钟睡觉时间不行吗?
  江一昭可没听到他内心的这么多活动,不过他也能猜到。
  这家伙脸臭了一早上,起床气嘛,他觉得没啥大事。
  余钱的手机颤动了下,她拿起来一看,果然是江一昭的信息。
  “他们到楼下了,姬裴谷,走走走,走了!”
  姬裴谷点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余钱已经抱住了余安安,也就没伸手。
  待她们下楼,江一昭就在车旁等着了。
  “江学长!”
  余钱看到了他,就摆着手跑过去了。
  清晨的阳光不烈,微风拂过余钱额前的碎发,漂亮的额头露出来,大眼睛笑的弯弯的,就像是忽入世间的小仙子。
  纯洁又可爱的,很漂亮。
  江一昭看着余钱,恍惚看到了十年前伸手拉他脱离深渊的女孩。
  那双漂亮的眼睛,真的和余钱一模一样。
  记忆,与现在重叠了。
  “江学长?”
  余钱摆了摆手,把江一昭的意识拉回了现实。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余钱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蛋。
  江一昭笑了笑,“没有,我刚刚走神了,上车吧。”
  余钱点点头。
  “姬裴谷,上车了!”
  她回过头对姬裴谷说道。
  姬裴谷点点头,撇了江一昭一眼,在余钱身后上了车。
  江一昭最后上去,把门关上了。
  “昨晚上睡得好吗?”
  江一昭启动了车辆,又给余钱递了一盒牛奶,“早上刚热的。”
  余钱笑着接过来,“谢谢江学长,我这个人睡觉就叫不醒,睡得可香呢。”
  吴限放下手机。
  举起手,“实不相瞒,我也是!”
  “但是某个人就是这么把我这个睡得和死猪一样的人,从床上扯下来了!”
  余钱听着,瞅了眼江一昭,笑着问道,“吴学长,你说的某人,不会是江学长吧?”
  吴限用力点点头。
  “某人就怕误了时间,恨不得让我一晚上不睡觉!”
  江一昭轻轻咳嗽了声,微微一笑,也递给了吴限一盒奶。
  “喝奶吗?”
  吴限瞬间顿住,一股凉气从背部传上来,直入脑子。
  完蛋完蛋!
  完蛋了!
  起床气把我冲傻了!
  他赶紧接过来。
  “老大可不是某人呢,老大是我吴限这一生的指路明灯!”
  “无论老大要做什么事情,要让我干什么事情,我吴限,至死不渝!”
  江一昭抿了抿嘴。
  “至死不渝就算了,我也没有那么多事情啊。”
  吴限用力点头,“对!老大没啥事!”
  他破开了牛奶,插吸管喝了口。
  “好喝!”
  江一昭嫌弃的撇了他一眼。
  余钱笑着也破开了牛奶,喝了口,也点点头,“很好喝!”
  江一昭侧头看着她,“好喝的话,以后我每天早上给你带一盒。”
  余钱赶紧摆手,“不用不用的,其实我早饭都吃很多,喝不喝都没事。”
  江一昭笑了笑,“也就是一盒牛奶的事情,也不麻烦,就当谢谢你让我们坐到家属席了。”
  余钱只好点点头,“谢谢江学长了。”
  吴限很合时宜的问了江一昭一句。
  “那老大,我呢?”
  他眨着自己的眼睛,满眼都是期待。
  江一昭撇了他一眼,“你多大了,每天还要喝奶?”
  “这!老大,你双标也太厉害了!”
  吴限当即委屈了。
  姬裴谷也轻轻咳嗽声。
  “还有吗?”
  这是两天里,姬裴谷对江一昭说的第一句话。
  江一昭愣了下,在旁边拿出来一盒。
  “有。”
  虽然觉得姬裴谷不会要,但是江一昭还是热了三盒,说什么不给吴限的,当然是假话。
  他当然会给自家的人留一盒了。
  姬裴谷接过来,“谢谢。”
  江一昭微微挑眉,“不用谢。”
  余钱看着姬裴谷,又看了看江一昭。
  她开始就觉得这俩莫名的气场不合,如今看着,多和谐啊。
  不错不错。
  余安安扒拉了下余钱,显示了下自己的存在感。
  它也要喝奶!
  过分!
  小爷难道不能喝奶吗!?
  江一昭看到了,不由得笑了笑,轻声问道,“安安喝牛乳吗?”
  余钱这才感觉到了自己旁边这只吃货狗子的动作。
  她顿了顿,低下头捏住了余安安的后脑勺。
  “你要喝吗?”
  语气里带着很严重的威胁。
  余安安蔫了下,摇了摇头,小爷不喝了不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