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今生卖花,来世漂亮


小说:触鳞  作者:陈少筠
  李本顺无奈的坐回原位,倒上一杯清酒灌下肚,中途还时不时摇头,那痛心疾首的模样宛如一位老母亲送陈衍弈去跟名门世家相亲,结果没说两句谈崩后的恨铁不成钢。
  “学长不是叫杨宇龙么?怎么名片上是凯尔·路西法?别是他身后马仔的吧?”陈衍弈很好奇一个外国男子,金发碧眼偏偏取了中文名,然而递出名片上的姓氏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贵族,这样的姓氏是不可能存在于马仔身上的。
  “他是来自煐国路西法家族的贵公子啊,百年前,历代路西法家族继承人不是总理就是摄政王。”李本顺叙说的时候依然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杨宇龙这名字是他跟随母亲姓氏取的名,他老爸是现任路西法家族继承人,天启学院校董之一,而他的妈妈是一名普通中国女人,比起凯尔·路西法,他更喜欢杨宇龙。”
  听李本顺一说,陈衍弈内心疯狂我操,以前的路西法家族继承人不是摄政王就是总理,那杨宇龙岂不是相当于王子、太子一类的人咯?刚才居然拒绝了太子的邀请!之前觉得杨宇龙打扮举止像贵族,人家分明就是天生的贵族好么?
  “我操!面见太子不是要下跪行礼或者低头亲皮鞋之类的?我刚才是不是特没礼貌?”陈衍弈呆滞的看着李本顺,据说面见皇上太子什么的,若是不行礼那么等待他的不是砍头就是浸猪笼,他真没想到天启的学生会主席有那么大的来头。
  “还亲皮鞋!你咋不去亲他妈的头啊!你小子脑子还活在上世纪啊!”李本顺没好气的说,“我刚才上楼去,哭爹喊娘才帮你们争取到那么一个机会,唉,结果你们居然还要考虑考虑!”
  “学生会待遇很好么?”陈衍弈不明白为何邋遢师兄一个劲的叫他加入学生会。
  “何止是好啊,福利随时都有!愣头青!”李本顺嚼着海螺,嘴里呜咽不清,“上次……我记得之前学生会选拔前五优秀成员,杨宇龙直接以个人名义送出五台保时捷卡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陈衍弈听到李本顺这么一说瞬间后悔,大学社团里的奖励他也就只听说发放几百块奖金什么的,好家伙,杨宇龙出手就是豪车,还是五台!他有点后悔,忽然觉得刚才短短几分钟损失了几个亿!
  夏漓表情平淡,陈衍弈倒也不奇怪,人家本来就是富家千金开豪车的主,昨天还开着粉红法拉利812Superfast带着他飙车来着,保时捷卡宴对夏漓可有可无,但对他来说就不一样了,卡宴这种东西是多少普通人奋斗一辈子的梦。
  “师兄我可是为你们前途着想!好心当作驴肝肺,呜呜呜~”李本顺作哭状。
  “安澜阁呢?能与学生会分庭抗礼的社团应该也不差吧?”陈衍弈老毛病又犯了,货比三家,现在已经收到学生会的邀请,虽然自己还没同意,但好歹人家名片都扔出来了,相当于一张免试金牌。而安澜阁,陈衍弈也得好好打听,他幻想着学生会能送保时捷卡宴,那安澜阁会不会送劳斯莱斯幻影和迈巴赫之类的。
  “安澜阁确实不差,会长吴浩宇人狠话不多,对部员非常好,讲义气,不过还没有送豪车之类的先例,但是我听说吴浩宇去年送了部员几把名刀,那玩意的价值可不比豪车差。”
  “其实我在考虑加入师兄弟新闻部!师兄作为部长出手肯定大方!”话是这么说,但陈衍弈内心其实是拒绝的,新闻部隶属于天启学院不假,但跟安澜阁,学生会两家如日中天的大社团比起来完全是炮灰好么,至于为什么是炮灰,从李本顺这位邋遢部长身上就能深刻体会。
  “你想来新闻部也不是不行,但是,免试的话有一个要求。”
  “啥要求?”
  “当然是包我下半年的晚餐啊!”
  “……”陈衍弈双手扶额、语塞,“我拒绝!新闻部不考虑,先拉入社团黑名单!”
  别人不是送豪车就是送名刀,你倒好,啥也不送就算了,居然还叫我包你下学期的伙食费!新闻部在你手里简直就是牛粪砸鲜花好么!
  “师弟再考虑一下嘛!我绝不会亏待你的!”李本顺像一头大尾巴狼不停忽悠陈衍弈。
  不管李本顺这么说,陈衍弈始终摇头表示拒绝,不难想象如果他真去了新闻部,那么这大学四年算是彻底栽了。
  “开玩笑啦!我怎么好意思一直蹭师弟的饭吃!我是那种人吗?”李本顺夹起身前最后一块和牛再就往嘴里送,配上“一滴入魂”脸上都表情别提多滋润,“我作为部长怎么穷也会送部员一些礼物的啦!”
  “那你之前送的啥?”
  “手办!腰细腿长波大漂亮的动漫少女手办!什么纲手姬、女帝、EVA之类的,都是限量货!可难搞到手了!”
  二次元的东西送部员真的好么?就算那些手办真的很漂亮、性感,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想要在心里YY两下,但手办始终没啥实际用处好么!不过新闻部的一般都是宅男,宅男就好这口……陈衍弈有些凌乱,天启学院真是什么人都有,最常见的就是疯子和精神病!
  桌上的刺身美食吃得差不多,可这些东西还不够陈衍弈垫底的,果然高端日料店都是这样,味道虽然不错,但价格死贵!分量还少!要想在“千本”吃饱,刚才的菜最起码得给他上三份,可是三份的价格也太高了,他完全消费不起。
  “夏漓吃得开不开心啊,饱没饱?再点两菜?今天放开吃!吃饱咱再走!”没办法陈衍弈只能假装表示自己吃饱了,小富婆没吃饱的话再上两菜也没问题,那么贵的食物浪费在他嘴里没什么意义,不如吃两窝窝头来得实在。
  “我吃饱啦!”夏漓说话期间打嗝,看来是真吃饱了。
  “今天很累吧?待会我们送你到宿舍门口。”陈衍弈按下服务铃,跟和服少女表示买单。
  “您好,您一共消费86472元!”和服少女微笑答道,“然后打折下来一共是86000元!”
  “刷卡!”有了猫神的经历,陈衍弈对今天的消费并不惊讶,他两指夹着银卡递给和服少女,动作还有些许潇洒。
  …………
  天色已暗,天启学院在月光的笼罩下美得不可方物,单从建筑来说,也许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所大学能和天启比肩。
  三人出门遇见一个卖栀子花的老太太,她满头银发,陈衍弈和她闲聊“阿婆,您年纪那么大了为什么还出来卖花呀?很辛苦吧?”
  “哎哟你不懂今生卖花来世漂亮”阿婆低头细心整理小篮子里的娇嫩栀子花,同时用花洒给它们洒上点点水露,眼中满是缅怀,每一颗露水中映着一轮皎月,微风掠过花瓣轻微摇动,此时的它们像极了害羞的青涩少女。
  陈衍弈愣住,大脑瞬间被“今生卖花,来世漂亮……”这句话占据。
  再漂亮的女人终究会老去,到老年也许还能依稀记起自己年轻风华,谁愿意在时光面前低头呢?时间啊,你使我变老,容颜再不如从前,可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我依然能重回青春,笑临世间!
  “阿婆,我能买一株么?”陈衍弈轻声问到。
  “送给女朋友?”阿婆拿起一株栀子花递给陈衍弈。
  “不是女朋友啦!”
  “等等!阿婆我还没付钱!”陈衍弈端详手中的花朵入迷了,抬头时,阿婆已经走远,如此年迈的老人走路竟然飞快无比,不,她动作很慢,是在正常行走,但不可思议的是她的速度宛如成年人在飞奔!
  “送你啦小伙子,真正喜欢栀子花的人,阿婆不收钱……”阿婆的声音传来,飘渺得宛如相隔万里。
  “……”陈衍弈久久没有缓过来,他以为刚才的那幕是抽血后产生的幻觉,可手中都栀子花告诉他一切都是真实的。
  “马上要下雨啦!你呆在原地干嘛?”奥迪RS里传来李本顺的声音,陈衍弈去找阿婆买花,因为夏漓还处于贫血状态不能久站,所以二人提前上车等待。
  买花期间,头顶的月亮和星星逐渐被来势汹汹的乌云掩盖,陈衍弈回过神上车,雨点伴随着雷声滴落而下,他开始担心起来,下起大雨阿婆怎么办,刚才阿婆全身上下只有一个装花的小篮子。
  “师兄掉头!阿婆没带伞,我们送她一程!”想到阿婆就这样淋着雨卖花,陈衍弈于心不忍。
  “你担心阿婆?瞎操心,你自己别被淋成落汤鸡就谢天谢地了!”李本顺完全没有掉头的意思,径直朝着“莺鹊”所在的方向驶去。
  “阿婆你是第一次见,我可认识她四年了,她老人家厉害着呢!基兰校长见着都得叫一声姐!”
  “卧槽,那么牛!”陈衍弈震惊,能让基兰校长都叫一声姐姐的是什么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