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粘液瘤


小说:医疗器械供应商  作者:碧心轩客
  为了保证病人们的隐私,彩超室里一般不允许家属进入。
  再者,彩超室光线暗淡,面积又小,也容纳不了太多的人。
  当然,如果病人是小孩子的话是个例外。没有家长的陪同,他们会害怕。
  “叫什么名字?”王宝世问道。
  “韩丽。”女人说道。
  王宝世瞥了她一眼,说道:“我是问病人叫什么名字。”
  韩丽有些不好意思,她还以为医生是问她呢。
  “王奕铭。”小孩低声说道。
  “怎么了?”王宝世接着问道。
  韩丽说道:“一个月前,小孩子就开始持续发低烧,到医院里检查,没找到病因。由于查血显示有炎症,就吃了一些药。本来好了的,昨天开始突然肚子疼,于是又带医院里了。再次检查后,医生认为心脏有问题,让我来做一下心脏彩超。”
  说道这里,韩丽还有些不解,嘟囔了一句:“肚子疼跟心脏有什么关联?”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她都想投诉了。
  现在做一次彩超,价格还是比较贵的。因为能够看心脏的彩超都比较高端,价格自然不便宜。
  王宝世调出入院记录,然后让王奕铭躺在床上,露出了胸口。
  “很多病都是关联的,医生让查心脏,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王宝世解释了一句。
  韩丽没有再说了。在孩子病没有看好之前,家属们都是卑微的。但一旦发现病真的看不好,立即就变了态度。
  蔡东丰想起了一个笑话,业务员问王总公司什么时候复工,当得知公司已经倒闭时,瞬间就说:“知道了,小王。”
  从王总到小王,只需要两秒钟。
  王宝世仔细的检查着小孩子的心脏,但都没看到有什么问题。就在他要冻结图像,准备出具报告的时候,蔡东丰说道:“等等,好像有点问题。”
  “哦?”王宝世有些疑惑。
  “我来吧。”蔡东丰说道。言罢,他让王宝世站在一旁,自己坐在设备前开始熟练的操作起来。
  韩丽问道:“他是什么人?会用设备吗?”
  王宝世说道:“这件设备如果他不会用的话,那世上就没有会的人了。”
  “为什么?”韩丽问道。
  蔡东丰说道:“因为这台设备,是我研发出来的。”
  韩丽瞬间就不说话了。
  其实,她并不知道这台设备的技术含量有多高,对国家和病患代表着什么。但既然是研发者,起码是会用的。
  王宝世看着蔡东丰操作,并且对旁边的医生笑道:“快学,蔡总亲自演示,这是多么好的机会。”
  蔡东丰的动作很快,但是随着操作的继续,他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他按下“冻结”按钮,保存了一幅幅图片,随后说道:“王主任,你看这里。”他指着一片亮色的区域说道。
  “这里是左心室。”王宝世说道。在超声科干了二十年,他对人体各个脏器还是很熟悉的,只要一眼就知道这是什么位置。
  蔡东丰再按了一次“冻结”按钮,冻结功能取消,继续获取实时图像,发现那片亮色的区域在心室中摆来摆去。
  “咦?”王宝世也有些惊讶了,“这里不像是心脏瓣膜。”
  蔡东丰点头道:“是的,看样子有些像,但我知道它们之间的差异,从图像亮度上,我就知道这不是心脏瓣膜。”
  “那依蔡总之见这会是什么?”王宝世问道。
  “我只知道不是心脏瓣膜,但具体是什么,还是要靠你们医生判断。”蔡东丰说道,“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人体十分复杂,但现代医学已经发展得十分深入了,各个器官是什么形态的、有什么功能,都已经了如指掌。眼前的这个“亮影”,不是正常心脏彩超所有的,肯定不会是好东西。
  王宝世还在研究,蔡东丰想了想,还是接着说道:“如果我没判断错误的话,这应该是粘液瘤。”
  “粘液瘤?”王宝世闻言一惊,“孩子还这么小,怎么会有粘液瘤?”
  听到“瘤”字,王丽顿时惊了,她的心陡然悬了起来,不安的问道:“什么瘤?”
  王宝世说道:“你先不要急,粘液瘤是一种良性肿瘤,并非什么不治之症。当然,我们还没有确诊,也未必是粘液瘤。不过,心脏里有东西肯定是非常危险的,必须尽快进行手术。”
  王丽听到要手术,整个人都已经懵了,她没想到一个肚子疼,竟然会牵扯到心脏上,而且还要动手术。
  如果不是依靠在门框上,她都要瘫倒在地了。
  “小何,你去叫心外科的医生来会诊。”王宝世说道。
  “好的,主任。”一位小医生立即跑了出去。
  不多久,“咚咚咚”跑来了三位医生,除开接诊王奕铭的医生外,心外科的主任也过来了,他说道:“老王,让我看看彩超图。”
  王宝世对蔡东丰说道:“这位是心外科的姜杰江姜主任。”
  “姜主任你好。”蔡东丰点头示意。
  姜杰江有些惊讶,问道:“这个小年轻是谁?竟然自己在操作彩超,让你在一旁看着?”
  王宝世笑道:“这位可不简单,论对彩超的了解,别人都不及他。”
  “哦?能让你都甘拜下风的,我还真要认识认识。”姜杰江说道。
  “我就不卖关子了,他是蔡东丰。”王宝世说道。
  姜杰江恍然:“原来是蔡总,幸会幸会!”虽然不是超声科的医生,但蔡东丰在医疗器械上的贡献太大,医生们都有所耳闻。特别是西京城的医生,知道他的人就更多了。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没人认识你!”系统突然冒泡了。
  这么久没有出现系统,都有些不习惯了。
  蔡东丰嗤笑道:“好端端的古诗,都被人篡改成什么样了,一点美感都没有。那你给我说说,下一句是什么?”
  “人生自古谁无死,不如自挂东南枝。”系统接着说道。
  “……”蔡东丰无语,骂了一声智障,暂时不再理它。
  蔡东丰说道:“姜主任,我们先不要客套了,还是看病人要紧。”
  韩丽差点哭了,终于想起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