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太吵了


小说:慕葵兮  作者:一寸莲心
  慕葵兮正文卷第一百二十五章太吵了公仪芳芳跟随管家过来的时候,正看见公仪昊天对着台阶一抖一抖的背影。
  她好奇的走过去,拍了拍公仪昊天的肩膀,疑惑的问道:“兄长,你干什么呢?”
  管家说兄长带回来几位客人,她便过来瞧瞧,怎么一来就看见兄长一个人站在这呢。
  听到公仪芳芳的声音,公仪昊天的背影微微僵硬了一下。
  然后,他慢慢转过身来。
  公仪芳芳惊讶的张大嘴巴,愣了一秒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
  “笑死我了,兄长你这是磕哪儿了吗?”
  鼻青脸肿的不说,这两边怎么还有爪子印儿啊。
  公仪芳芳没好意思说的是,这情况看着。
  不会是被哪只“小野猫”给抓了吧。
  公仪昊天虽然是她亲兄长,可是他那点花花肠子,没人比她这个妹妹更清楚的了。
  这次情况看着,比往常都激烈啊。
  哈哈……
  公仪芳芳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她身后的管家也是忍俊不禁。
  小姐可以肆意嘲笑大公子,可是他确实不能的,但是憋着真的好辛苦。
  公仪昊天也是万般无奈,他不过是跟白白开两句玩笑话,结果就把它给惹急了。
  这可真是猫爪印儿啊。
  没别的意思。
  公仪昊天摸了摸还在流血的爪子印儿,舌头轻轻顶了顶发疼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坏笑。
  啧啧,这只小白猫不简单啊。
  居然能听得懂人话。
  ……
  夜幕初上。
  繁华的京都即便是到了夜晚,依然热闹非凡。
  几人以葵兮为首,慢悠悠的走在街上。
  要说为什么慢悠悠,除了因为葵兮,还能有别的吗?
  葵兮一句吃撑了,他们一行人便弃了马车,不行走到点灯会。
  而葵兮那小步伐,简直比蜗牛还慢,公仪昊天甚至怀疑,若是真的任由葵兮这慢悠悠的荡过去,怕是天都要亮了呦。
  可是,他还不能说什么。
  摸了摸自己发疼的脸颊,公仪昊天哭笑不得,这就是血的教训。
  其他人都忍着,可是孟善却有些看不下去了。
  不是他不想宠着纵着葵兮,而是她这么慢的步伐,实在是有些反常。
  即便是刚才用饭的时候多吃了两块儿点心,可是他们已经走了将近一个时辰了。
  早该消化好了。
  “咳咳……
  师父,你是不是不想去点灯会啊。”
  若是她不愿意去,他们大可以回去休息。
  她没必要迎合别人的。
  她想去玩,他们就去瞧瞧,若是她不喜欢,他们直接离开就好。
  听此,葵兮突然顿住脚步,她有些呆萌的抬起头来。
  孟善见她就这么望着自己也不说话,有些奇怪的问道:“师父,你怎么了?”
  葵兮为什么用这么奇怪的眼神望着他?
  孟善心里奇怪,面上还是疑惑的问道:“是哪里不舒服吗,还是困了,要不我带你回去休息。”
  葵兮疑惑的拧了拧眉,又认真的望了望孟善。请网
  孟善有些不自在的摸摸发烫的耳垂,他有些慌。
  葵兮要是一直盯着他看,他就莫名的心虚,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亏心事做多了吧。
  看了一会儿,葵兮失望的摇摇头,接着又继续转身往前走了。
  只不过,这一次,她的步伐明显比之前快了不少。
  孟善莫名其妙的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只能继续跟上去。
  只不过,这一路,孟善的心里可是一点也不平静。
  东想西想的。
  一会儿怕葵兮知道他骗了她的事情,一会儿又莫名其妙的盯着葵兮的身影发呆。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就没听过。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白舟几人,更是一脸莫名其妙。
  这师徒俩是在打什么哑迷吗?
  有什么话不能直接当面说出来吗?
  公仪芳芳这次,纯碎是好奇兄长带来的客人到底是谁,所以也跟着一起出来吃饭,逛点灯会。
  结果没想到,他们大部分的时间居然都花在走路上,本来就心里不爽。
  现在看见前头那师徒俩,旁若无人的自顾自的,完全无视他们这些人,心里越发气恼了。
  “兄长~”公仪芳芳拉着公仪昊天的衣袖撒娇。
  走了一个时辰路,她的脚都要废了。
  公仪昊天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先前说了让你呆在府里,你偏要跟过来。”
  “那你们都去逛点灯会了,我也想出来玩嘛。”
  之前一直呆在琼山林里,好不容易这次被父亲准许跟着兄长一起出来见见世面,又遇见这次点灯会,她当然想出来好好放松放松玩玩嘛。
  “好啦,前面这就到了。”
  公仪芳芳不满的嘟了嘟嘴儿,凭什么那个叫葵兮的女子,所有人都宠着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一句话,大家所有人都要陪着走路。
  可是她也是琼山林娇贵的小姐,凭什么就要跟个小跟班儿一样,巴巴的跟在她屁股后面啊。
  讨厌,葵兮这个讨厌鬼。
  她讨厌她。
  公仪芳芳心里不断埋怨着,却又不得不跟上兄长的步伐。
  与孟善并肩而行的葵兮似有所感的朝身后瞥了一眼,又若无其事的回过来头。
  葵兮的动作虽然很微小,可是一直注意着她的孟善还是立马察觉了,他疑惑的问道:“师父,又怎么了嘛?”
  葵兮笑着摇摇头,悄悄点了点孟善的胸口,笑嘻嘻说道:“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它有点吵。”
  他们走了一路,它就吵了一路。
  它属于小徒弟,它愿意吵吵闹闹,她都可以包容着。
  而且,她也喜欢听它吵吵闹闹,为她翻腾的样子。
  可是,她的纵容可是分人的。
  小徒弟可以,别的人却是没得这个特例的。
  葵兮阴冷的勾了勾唇角。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个好人,也从来不想成为一个好人。
  孟善原本还没什么,只以为葵兮又在说什么胡话。
  可是,等他无意间一瞥,看见葵兮阴恻恻的冷笑。
  突然就是后背一凉,他又做错了什么吗?
  孟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膛,想着葵兮说他太吵。
  额……
  总不会是说他的心跳声太吵吧?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