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朕老子


小说:执剑武夫  作者:七翠
  执剑武夫第一百零五章朕老子到底纯阳宗这对活宝般的师徒没有扭过犯了牛脾气的竹轻雨,齐云下可不敢放轻雨这宝贝尴尬徒弟一人前往将军府,那日同荆明打过照面,印象好也差,好自然是这小子够狠够有胆,差只因为他长的好看,宝贝徒弟要是落在他手里,被拐了去那该找谁哭去?
  这不,师徒俩一合计就陪同不信邪的竹轻雨一同来了将军府。
  至于沈福这个毛头小子为什么揣腾这齐云下一起来,完全是因为他在将军府喝口井水的时候发现旁边菜园子里黄瓜长势极好,挂在架子上的带刺黄瓜青青脆脆,煞是好看,这样炎热的天气古井边的黄瓜有这独有的凉气,最是可口,当时如不是齐老头看的紧,估计这看起来老实的家伙已经动手了。
  进了将军府后,这小子就贼眉鼠眼的到处乱看。
  竹轻雨性格活泼,可没啥忌讳的,冲进将军府大声喊道:“荆明哥哥,轻雨来了…”
  前院空荡荡的没人。
  “我说吧,不在家吧,”齐云下说道。
  轻雨一颗心都在荆明身上,见房屋紧闭,大力的姑娘一掌将门拍开,吼了俩嗓子,将桌脚偷食的老鼠吓得一跳,老鼠到是有俩只,哪有人影。
  这姑娘不死心,荆明绝迹不敢踏进张老头的房中,没有她不敢的,如法炮制哪扇门户能经的住她一掌。
  老张头的门更是命惨,挨了一心怒气的大小姐一腿……粉碎成八瓣不止。
  这门户轻雨十二三岁的年级曾趁着老张头不备溜进去,里面是为什么光景没来得及看清,就被那神出鬼没的老张头提着脖子拎了出来,这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可就吓得够呛,这么多年过去了,心中还有阴影,要不是实在是想荆明想的慌,这老头的房子绝对不会踏进去。
  天光从破门户照进房中,房内的设施简单,一张床,一张桌,俩条凳,一壶茶俩个杯,至于其它的就只是些琐碎了。
  竹姑娘双手插腰,骂道:“就这也好意思藏着掖着?”
  齐云下这老头又一次出现,倚靠在一条腿挂在梁上的碎门框上,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说什么来着,不在家吧,徒弟你非不信,这不可不就不在家吗?”
  这老头一张嘴也是个没尺寸的,看出了小姑娘俩眼火起烧着水气泪意涌涌,还继续说道:“呀…其实呢新雪那丫头我看着是挺中意的,毕竟人长的漂亮不是,虽说现在家道落没了,当到底是大户人家,听说还遍识梁国皇家藏书呢,徒弟啊,你别看这些秘籍无大用,这都是基础啊,咱们纯阳宗别看大门大户,前些个日子掌门师兄还去龙岚帝国书院逛了圈,听说受益匪浅,回来后立马就闭关了,荆明那小王八蛋铁定是没良心的,当好歹眼光不错,有这娘们相伴以后武道铁定长翅膀,那是得直直的飞上天……”
  “徒弟,你还真动手…”
  齐云下大叫着将下巴胡子上火苗扑灭,轻雨得火龙璞,武道火焰不同寻常将老头子养了快百年的胡子烧的精光…
  这破院子正主不在,轻雨本就没心起呆,在听师傅没口的夸司空新雪怎么个好,更是气不过,出手烧掉师傅胡子,夺门冲了出去~
  沈福也是个忒胆小的,过来这么久,黄瓜还没得手,这会儿手刚伸出去才摸到黄瓜皮被冲出来哭的梨花带雨的轻雨吓得一跳,一路跳着离开犯罪现场,保持安全距离。
  齐云下一脸得意冲着沈福呲牙咧嘴,一边说道:“徒弟等等为师,别磕着碰着了,要是碰坏了脸蛋本就不好看的脸就越发比不过人家新雪了。”
  冲出门口的轻雨毫无征兆的止住脚步,并且还折返了回来。
  这下可怕把齐云下吓得够呛,一把护住胡子生怕仅剩下的几根须也晚节不保。
  新雪冲出院子的时候眼角余光扫见水井中有什么东西飞起来。
  痴心的姑娘还以为情郎哥哥躲在井里面玩什么躲猫猫呢。
  到井边左右看来看只有光溜溜长满青苔的井壁以及无波的井水,哪有情郎的影子。
  沈福是个多愁善感的性子,对轻雨这小师妹是打心眼里爱,这会儿见着她泪意涌涌,一颗心都化了,道:“师妹别伤心,等下我帮你一起找。”
  师父齐云下恨不得竹轻雨现在就回家修武,听到徒弟这么不长脑子的话,照着屁股蛋就是一脚,道:“一边去,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哄着轻雨出门,很正经的说道:“为师观你同黄小子对战觉着你气劲有余,绵长不足,难以久战,走……我们回家,师父将压箱子的绝技教你。”
  师父和小师妹走了,沈福只能吊在身后。
  这时,齐云下小心扭过头来,为老不尊好一阵呲牙咧嘴,见沈福这个愣小子还是不懂,眼神在黄果架子上瞟了眼。
  沈福到底不算笨,这会儿才知道不止是自己嘴馋那黄瓜,就连师傅老人家也眼馋。
  这会儿有师父撑腰,立马理直气壮的多,一阵小跑,从瓜架子上摘下俩根。
  这小子还是年轻,递给齐云下一根,被老家伙三口俩口吃完,将瓜蒂扔到一边,扭头瞅着徒弟还在细嚼慢咽连舔带品,趁他不注意一把夺了过来,这当师父的到底没有良心坏到底,折了一小节丢给几乎马上要哭的梨花带雨的弟子。
  沈福哪还敢在慢慢吃,连忙三俩口嚼完,打算学骆驼,从胃里反出来咀嚼。
  奇怪的事情发生,被齐老头当成废品扔在地上的黄瓜蒂确是慢慢的融入地面,最后消失不见了。
  骗了徒弟正得意的齐云下哪察觉到这个自是心中哼着歌,口中嚼着黄瓜走远了。
  …
  将军府,水井里。
  老大一条身影从里面飞出来,湿漉漉的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喘着粗气。
  过了好一会儿荆明才将面上的井水抹掉,撑着地面想站起来,折腾了俩次确是没成功,最后破罐子破摔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会儿算是栽大发了。
  虽是闯过了丛林,没得到实质的好处也就算了,还差点把小命搭在里面,那浩淼高山般的烈焰尊者可差点把少年给吓死。
  丛林世界真实与否未知,但真的如同所想的那般那里确实就是妖者世界,那这武道世界可就不是真安逸了,妖族一直都在找降临通道,如要被他们发现通道,定会大举杀过来,以武道世界的底蕴,能否挡的住还尚且未知呢。
  很快荆明就恢复洒脱。
  武道世界藏龙窝虎,厉害的武修数不胜数,三百年前就能打的妖族五帝抱头鼠窜,谁说现在就不能。
  至于藏在十万大山里的三瓜俩枣,不聚在一起能算个啥?
  就算聚在一起,在整个武道世界面前又算个啥?
  六月的天气,太阳下山后,天也没完全黑。
  温度回落,烤了一天的大地终于好受些了。
  也不能怪纯阳宗师徒,贪水井边那俩根黄瓜,谁叫哪里凉丝丝的,连黄瓜都冰凉爽口。
  休息够了,荆明也恢复活力,同妖族斗了许久,肚子里饿的慌。
  大山里的人大多都无辣不欢。
  荆明从小就喜欢吃尖椒炒鸡蛋,尖椒越辣越爽,至于鸡蛋……当然得散养的土鸡。
  老张头在宋家小楼里吃香的喝辣的,没了这个顶级大厨,荆明只能自己撸袖子动手。
  好在手艺……还算凑合。
  至少荆明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小伙子端这碗正准备开动,忽的远处群鸟飞了起来。
  荆明心有所动,饿了一天的小伙子确是将碗筷放下了。
  那个地方不是别处,正是中炎王朝中心的中心,大内皇宫,天空乌云密布,几道雷霆瞬间而逝。
  荆明夹了筷辣椒合这米饭下肚,眼角喜感挑起,炒菜的时候手抖的毛病又犯了,盐多放了点。
  那个地方天又黑了。
  那个地方又要下雨了。
  小伙子四平八稳的坐着吃有点咸……太咸的辣椒炒蛋,这会他知道他插不上手……
  ……至少不是现在。
  乌云下。
  雷霆下。
  大内皇宫比奉天任何一个地方,恐怕是比中炎任何一个地方都要更早进入黑夜,此刻乌云密布,狂风吹着门户震的哗啦啦做响好似饿鬼哭嚎。
  六月末的天气,皇宫们闷热的像个火炉,当皇帝床上确是里外铺了三五床棉被,就算是如此赵高驰还是嘶着嗓子喊:“冷…冷,朕冷。”
  说来惭愧,皇帝一辈子节俭,冬天夏天的被子合着就这么几床,现在确是找不出被子为这叫冷的皇帝盖上。
  宫女自是忙的团团转。
  皇后孙雅哭哭啼啼也没了主张,指望着宋山河早些进宫,谁知道他回家照顾一身伤的儿子去了,这会儿居然还没赶到。
  妇人只能一声声问:“尚书呢,尚书怎么还没到。”
  跪在床边念佛经祈祷的魏进忠只能忍受这不厌其烦的说道:“娘娘别急,已经让人去催了。”
  忽的,面色纯白如纸的赵高驰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会儿他精神奕奕,确是气息微弱,将所有的棉被都踢下床去,用干哑的声音吼道:“鱼景阳呢,他怎么不在,让他来拜见朕。”
  孙雅眼神幽怨,鱼景样能在斋月楼看书,她自然功不可没。
  这女人看着娇憨,实则聪明的紧,已经看出来赵高驰不行了,这会儿完全是回光返照,生怕会交代什么秘密,哪里肯让鱼景阳来,明知故问道:“鱼首辅自知有过,在斋月楼为陛下祈福,定下陛下不痊愈他不出楼的忠心豪言。”
  赵高驰气息不畅,不停的咳嗽,手掌捂着的时候鲜血不停从指尖渗出。
  到底是皇帝脑子还没糊涂,怒道:“老子都要死了,他还念什么经,让他滚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