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监刑官许扬


小说:娘子请住手  作者:天海山
  瑶池转向花雪恨问清楚了六十年前花家发生的惨案,而后让她帮着画出了花家“圣物”的图案来。
  瑶池看着纸上的炼天炉碎片,对花雪恨道:“果然是它。对了,你可知道花家祖上是如何得到此物的吗?”
  花雪恨下意识道:“自然是花家数十代传下来的。”
  瑶池摇头道:“此物并非人力所能打造,原本是……哎,本宫也记不起来原属谁所有了。不过若像许扬所说那样,炼天炉一共碎成了八块,那么花家祖上一定是那时获得其中之一的。”
  花雪恨又是一愣,今天她的三观简直是崩塌了一遍又一遍,先是报仇找错了人,现在竟然连“圣物”都不是花家本来就拥有的了……
  她无力道:“这,我也不知道。”
  许扬一旁道:“公主殿下,我听说这熔天鼎,啊,就是你说的炼天炉,是千余年前,上古八柱世家用他们各自的至道灵宝融合起来炼制而成的,说起来应该也算是人力打造的吧?”
  没等瑶池说什么,一旁的柳文先摇头道:“许师弟,灵宝乃是天地孕育之物,蕴含天地之灵,得天道之韵,方能有强大的威力,绝非人力所能炼制。便是古之圣人,至多也就能在灵宝上添加些灵纹,以增强其威势。
  “故而师弟方才所说的‘合八种至道灵宝炼制’之事,应当只是讹传罢了。”
  许扬又想起一事,对瑶池道:“关于偷走花家‘圣物’的贼,我倒是想起一个人,哦,不,应该说是一个组织。”
  瑶池和花雪恨立刻向他望了过来,齐声道:“谁?!”
  许扬道:“是个名为‘冬堂’的组织,曾为了抢夺吴家的熔天鼎碎片,将青阳宗满门屠灭。他们似乎还有一个同伙‘夏堂’,其中的一人设计谋夺我许家的碎片。”
  一旁的沈玺岚听到“冬堂”和“夏堂”两个名字,不由地神色微变,不过立刻便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瑶池又详细了解了冬堂以及章问芹当时所为,思索良机,却也找不出什么线索来,于是望向了沈玺岚,“对了,你刚才喊出了‘炼天炉’三字,这名字你是从何处听来的?”
  “哼!”沈玺岚别过头去,一副拒不合作的架势。
  皇甫伯翰接着问道:“说!你为何要掳走许师弟?你之前提到的‘那位大人’又是什么来头?”
  回答她的依旧是“哼”。
  “还嘴硬?”陈隽冲上前来,抓着沈玺岚就是一通揍,直打得后者满脸是血,鼻子都歪了,这才停下手来,“不想受皮肉之苦,就老实交待!”
  沈玺岚却只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仍是闭嘴不语。
  陈隽见状,对许扬拱手道:“许师弟,借你龙皇一用。”
  “好说,要它干嘛?”
  片刻之后,龙皇将沈玺岚死死缠住,三丈多长的蛇身盘成一大团,并不断收紧,沈玺岚当即惨叫一声,浑身的骨头发出“嘎巴巴”脆响。
  一直持续了盏茶工夫,陈隽见沈玺岚还是死不开口,只得无奈地拍了拍龙皇,“放开吧,再继续下去怕是要勒死了。”
  沈玺岚的身体已经完全扭曲变形,疼得浑身都是冷汗,却挑衅般望着陈隽,似乎在说,“来啊,老娘不怕!”
  纪林萦见状,取出一枚下品伤药塞进沈玺岚嘴里,对陈隽道:“算了,等回到宗门再说吧。”
  瑶池一旁微微蹙眉,“此人一定知道些什么,必须让她开口才行。”
  许扬思忖片刻,忽而想起前世看过的谍战片来,不禁狡黠一笑,拉过瑶池,激发了一枚静音符,这才悄声道:“要是一个人只一心求死,想从她嘴里掏出些什么必然难于登天。”
  瑶池眉头皱得更深了,“那要怎么办?”
  “公主殿下可知,一个要自杀的人,若是第一次尝试失败,那么他就很难再试了。就算死意再怎么坚决的人,连续三次都没死成,铁定就会放弃自尽的念头。”
  瑶池若有所思地点头。
  许扬接道:“一个人要跨入死门,是需要极大勇气的。连续三次没死掉,勇气早就耗尽了。而只要他求活,那咱们就有无数的办法撬开他的嘴!”
  瑶池惊讶地看着他,“你有什么办法?”
  “很简单,给她活的希望。咱们只要这样这样……”
  瑶池听罢,脸上也是闪过一抹笑意,点头道:“是个办法,值得一试。
  “对了,此地距离南骊洲有多远?”
  许扬道:“足有数万里。公主殿下有什么事儿吗?”
  “不瞒你说,本宫曾记起,有一片炼天炉的碎片就遗落在南骊洲某处,上次还未来得及去寻,便沉睡了过去。若是有机会,还要再回一趟南骊洲。”
  许扬道:“上次我们帮过南军,倒是可以用一下他们的星移灵阵过去,来回也就大半个月而已。”
  他心中却是极为惊讶,似乎瑶池对这炼天炉极为熟悉,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瑶池点头道:“好,等从这姓沈的口中问出来龙去脉,咱们便去一趟南骊洲。”
  数日后,许扬一行终于回到玄华宗。
  众人进了山门之后,便直奔极天殿而去。
  宗主肖兴和听了许扬等人所说,也是吓了一跳,这次差点儿就把宗门的几名希望之星全都葬送了,好在吉人天相,否则什么奉天令,恐怕又要再等百余年了。
  她当即令人将沈玺岚送去奉律殿拷问,又令人去寻找柳文师父的尸骨。
  待其他几人离去,许扬对肖兴和揖道:“宗主,弟子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
  “希望宗主能将审问沈玺岚之责交予弟子,不知可否。”
  肖兴和只当他是想要问出幕后要谋害他的凶手,于是非常大度地挥手,“成,我写张条子,你带去奉律殿便是。”
  “多谢宗主成全!”
  是夜,玄华宗奉律殿的地牢中,沈玺岚的惨叫声整晚不息,令闻者心颤。不过许扬却没在奉律殿里监刑,而是回到鸿云峰好好休息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