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还有什么事


小说:掌家小萌媳  作者:茶暖
  掌家小萌媳正文卷第215章还有什么事郭氏拧眉道“成了,我也不多说了,你们赶紧回吧,记得,别再找事,也别去寻山子媳妇和玉兰了。”
  听郭氏这么说,郭玉柱脸上有些挂不住,便有些不耐烦“知道了知道了,你回吧,我们走了。”
  说完话,领着郭满谷走了。
  见父子两个人是往村外的方向去的,并非是去寻谢依楠和宋玉兰,郭氏也放下心来,回了院子。
  郭家也按照他们的意思登门致歉,也承诺了往后不再打宋玉兰的主意,宋成有和曹氏也就放宽了心。
  但一想到方才郭氏说郭玉柱想着巴结谢依楠的事,又怕这满脑子都是鬼主意的郭玉柱去烦谢依楠。
  “走了?”
  尤其是曹氏,一百个不放心。
  “嗯,走了,往村外头走的,估摸着是回去了。”郭氏点头道“我爹就那个样子,娘别往心里头去。”
  “认识你爹也不是头一天了,自是知道是什么性子的人。”宋成有道“都这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这人既是走了,估摸着也是无事了,这事儿就算到这儿了,往后也别总提。”
  多提了,郭家脸上挂不住,保不准恼羞成怒,也显得宋家小肚鸡肠,抓住一点错处都不放。
  再来,说的多了,总会有人听得到,这传出去对宋玉兰的名声也不大好。
  “嗯。”
  其余人,都应了下来。
  “你去把肉收拾起来吧,我瞧着肥瘦倒是相间,最近也没吃过饺子了,剁点葱,剁点萝卜,晌午吃顿肉饺子好了。”
  “好嘞,娘。”郭氏笑着应了下来。
  家里这段时日都没有沾过荤腥,今天晌午吃肉饺子,估摸着宋康平也高兴的很。
  “那晌午,我喊了山子媳妇和玉兰也一并回来吃饭。”郭氏提议。
  “成,你看着办。”对于郭氏能惦记着弟媳妇和小姑子,曹氏自然十分的乐意。
  宋家这边高兴的很,郭玉柱和郭满谷父子俩,垂头丧气的走着路。
  “爹,咱们快点吧,回去太晚了,来不及吃晌午饭了。”郭满谷道。
  “来不及吃,那就先别吃。”郭玉柱往身后瞧瞧没人,拽着郭满谷拐了个弯,往一边走。
  “这事咋了,爹,咱们去哪儿?”郭满谷被他拉的踉踉跄跄,险些摔倒在了地上,半天才稳住身形,跟着郭玉柱走。
  “还能去哪儿,去宋乐山家。”郭玉柱道“要不今天不就白跑一趟了?”
  “可刚才大姐不是说,让我们不要去么?”郭满谷挠了挠后脑勺。
  “傻儿子。”郭玉柱给了他一下“别人让你不要去,你就不要去?要是你大姐让你往后都不许吃猪肉,你就当真不吃猪肉?”
  “那不能,肉还是得吃的……”
  “这不就得了?”郭玉柱白了他一眼“嘴长在别人身上,任由别人说了去,你自己该干什么,要干什么,是你自己的事情。”
  郭满谷顿时眼前一亮“爹这话,我明白了。”
  “既是明白了,那还愣着干啥,赶紧走吧。”郭玉柱拽着郭满谷道“带好那块猪肉,这空着手去,不好看……”
  “嗯?这肉呢?”
  “方才留下了啊。”郭满谷有些不明所以。
  “你个傻子,咋能把肉给他们留下呢?”
  一想到这么一大块的猪肉,郭玉柱就觉得心疼肉疼的,更恨不得给郭满谷两个大嘴巴子。
  “可爹也没说不留下啊……”
  郭满谷顶嘴,只噎得郭玉柱完说不出半句话来,半晌才憋出一句“傻子。”
  这才大步流星的去了。
  郭满谷撇撇嘴的跟上。
  此时,谢依楠正和宋玉兰正在做各自的活。
  秋高气爽,天气不冷不热,日光也不甚刺眼,也因此,她们两个人便直接在院中做活,有说有笑的。
  “听娘说,昨儿个晌午后爹和大哥大嫂一并去了趟郭家,要大嫂的弟弟和父亲今天上午登门致歉,也不知今天他们来了没有。”谢依楠抬头瞧了瞧日头升高,便想起了这桩事。
  “来与不来的,倒是无所谓,只要往后不再生事就行。”上回的事情,宋玉兰仍旧是心有余悸,真怕往后郭满谷会在路上拦她。
  谢依楠笑了起来“这回事情说开了,估摸着郭家也不敢了,你且放心了就是……”
  “山子媳妇,玉兰,你们在这儿呢。”郭玉柱笑呵呵的走进了院子里头。
  后头则是跟着郭满谷。
  “你们来干啥?”宋玉兰吓了一跳,急忙往谢依楠身后躲。
  “玉兰别害怕,别害怕。”郭玉柱反而被宋玉兰给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了两步“我领着满谷来,是来给玉兰,山子媳妇赔罪的。”
  “我们也刚才哪个院过来,刚给你们爹娘赔过罪了,只是我觉得没和你们说上一说的话,实在不合规矩,所以就过来了一趟。”郭玉柱解释道。
  宋玉兰脸上的惧意这才少了一些,也从谢依楠的背后挪了步子出来。
  倒是谢依楠,拧起了眉头,将郭玉柱与郭满谷父子两个人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才朗声道“这登门致歉,自是最寻常不过的事,而寻常农家白日里也时常不关门,更是平常,可别人进门至少都先喊上一声,招呼两句,哪怕门开着,也是敲一敲门的,你们倒好,倒是直接进了门,着实不妥当吧。”
  “这……”郭玉柱抓了抓耳朵,方才他有些着急,生怕谢依楠将他们拒之门外,索性先走进来了。
  倒是没想到,被对方抓住了这一茬。
  “还有,若是你要向我与玉兰致歉的话,肯定也已经向爹娘说了这事,那按道理来说,爹娘该领了你们来,或者把我们喊了回去的,应该是断然没有你们两个人直接到我们这里来的道理。”
  “你们且说吧,除了你们口中所说的要道歉的事,还有别的什么事?”
  谢依楠瞥了他们父子一眼,道。
  依上回郭满谷的做派,谢依楠有理由相信,他们父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必定是有利可图,才会如此。
  声音柔和,却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势之感。
  只让郭玉柱与郭满谷心生不安,互相看了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