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戎学答问


小说:虞书  作者:大虞太史令
  林泉将此事记下来,等待有时间再去问问,这件事倒是不用急,对于圣人来说,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大量男性流民,这些人若是活不下去,走上邪路,就会给朝廷带来极大的麻烦。
  林泉将信放好,准备休息的时候,乐琼询问说:“林公子,邙山弟子又应该从何处而来呢?”
  林泉想了一下,告诉乐琼,明天她可以去城里找一下,若是那些家境贫困的,可以收来当做弟子,这样既可以救人一命,又可以传承门徒。
  “他们品性不用考察吗?”
  林泉让乐琼自己观察吧,若是品格不错,在收入门下,若是偷鸡摸狗,坏了心性的,那就不用理会了。
  乐琼说难道不可以让他们来读书,改变心性吗?
  林泉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而且如今这是邙山第一批弟子,不可不慎,若是有什么害群之马,如同传灯一样,会玷污邙山的威名。
  乐琼没有再说什么,看了看林泉,林泉一笑,让她早些休息吧。
  正月十六,学生陆续已经回来了,林泉也没有讲课,而是让他们抄书,抄写这阿学礼翻译的书。
  这些书,林泉不想拿去书局刻印出版,毕竟有些有违圣学,而且这是术,没有必要让其他士子知道。
  林泉让他们抄写的时候,也要用心去想,去思考其中的道理,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大可以说出来。
  其中很多人问的就是托勒密的《至大论》,这书涉及到计算七政运行,很多士子都不太懂天文数学,看着一头雾水,林泉也不是很明白,只能和这些学生讨论起来。
  他们聊到了傍晚,林泉勉强摸到一些门道,但是说要懂,还早得很,于是林泉在晚上休息的时候,将自己的疑问给写在信里,希望阿学礼能够解答。
  翌日,在其他学问上,学生有是迷惑不懂,林泉也解释不清楚,只好又写信。
  一连七天,在学生的发问之下,林泉有些问题倒是决绝了,但是某些问题还是不明白。
  林泉将这些问题给写成了一本《戎学答问》,准备到时候直接寄给阿学礼,让阿学礼统一回答。
  当然这些问题都是关于术方面的,如同西戎的智慧学,还有经院学,林泉让弟子无须知道,他坚持清远侯的看法,这西戎有术无道,比起孔门所传,不过是雕虫小技,无须多谈。
  这二月的时候,圣人回信了,圣人对于林泉的军镇建议就只有一句,祖宗之法,非十倍之益不可轻易。但是租赁官田,圣人倒是允许了,到时候会下诏天下,凡是脱贱籍而无田地者,皆可向衙门租赁。一亩良田,收粮一斗,桑田绸半匹。这个说高也不高,一亩良田至少能收一斛,家里有几丁,租赁多少亩。
  圣人最后说,这个法子,仁皇帝已经有了想法,只是因为朝臣反对,也就只有丁银能实行。
  林泉心想,若不是知道仁皇帝有这个想法,他也不会上奏。他的法子不过是在仁皇帝基础上添加了,让这一部分田租落入到厢军粮食之中。
  林泉能肯定圣人会乾刚独断,一意孤行。
  如今朝廷要向西戎动兵,这都是要粮食银子的,圣人必须要想办法,在六府之外,另外拿出一部分钱粮来支持李海玉的大军。
  林泉想要的,也是因此设立军镇,解决虞朝现在最大的问题,如今看来,圣人是不愿意了。
  除了这一封信,还来了一个西戎教士,这人说自己是阿学礼的学生,在中原也待了二十多年了。
  他名字叫悦礼华,这一次前来,是圣人的旨意。
  阿学礼当时也不敢回信,于是将信给圣人看了,圣人说这样太麻烦了,不如让阿学礼找一个精通戎学的,直接去桐山书院,也不用这样千里传书。
  林泉大喜,将自己写的《戎学问答》给拿了出来,让这个悦礼华看看。
  悦礼华看了之后,也一一解答,林泉听了之后,恍然大悟。
  这样谈论到华灯初上,悦礼华解决了五六个问题,对着林泉说:“林山长,早就听闻你是朝廷最为博学的人,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我算什么博学,不过倒是你们这些和尚厉害,到了中原之后,很快就能记住这些典籍,这一点让我十分佩服。”
  “林山长,你可知道记忆宫殿?”
  林泉自然摇摇头,悦礼华告诉林泉,这是记忆方法,悦礼华告诉林泉,他是否能记住自己的这个书院。
  林泉点点头,以他的记忆,想要记住自己房间很简单。
  悦礼华让林泉说出客厅之中的东西,林泉一一说了出来,悦礼华笑着说:“就是如此了,大人若是将这些物品换成圣人的话,那么岂不是就可以了。”
  林泉一愣,但是想了想,倒是有一些道理,然后悦礼华说:“我们就是在心中建立了十三经殿,这周易殿,有六十四卦分布,十翼在墙上,需要的时候,就进入周易殿就是了。”
  林泉先是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悦礼华告诉他,这其实是根据了一个传说,这个传说就是,昔日在西戎,有个国王在自己宫殿之中举行盛大的宴会,一位智者参与到其中,后来那个智者离开了,突然地牛翻身,大殿倒塌,大殿之中的人都面目全非了,这位智者将他们一一分辨出来。
  林泉这下就懂了,他对悦礼华说:“这样倒是有趣,果然,学问就在日用之中。不管中原还是边陲,都有学问。”
  林泉询问他悦礼华详细做法,这时候陈菁菁端着饭菜上来了,放下之后,也伺候在一旁。
  “哈哈,我都入迷了,忘记了阁下还没有用膳,请。”
  林泉说完,悦礼华说了一声客气,然后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林泉等悦礼华说完方法之后,这才让人带悦礼华到客房之中。
  “夫君,你过目不忘,也对这些感兴趣吗?”
  “我虽然过目不忘,这乃是上天赐予的,而很多人还在死记硬背,若是能够天下学子都过目不忘,那么就会有多少通儒出来。”
  林泉说着,询问陈菁菁是否已经吃过了,陈菁菁摇摇头,林泉一笑,和陈菁菁回到房中,让厨子再次送上菜来,林泉亲自喂陈菁菁用膳。
  第二日,林泉带着悦礼华到了学堂之中,让学子询问了悦礼华问题,他也在一旁听着。
  悦礼华有时候也会谈论到经院学,林泉心中虽然不以为然,但也没有出言阻止。
  这样过了四天,众人抄写的差不多了,林泉就开始继续传授儒家学问了,关于戎学,也是偶尔谈到。
  虽然林泉在学堂之中不谈,但是私下倒是悦礼华聊得不亦乐乎,一个月时间,林泉都已经窥得门径,于是悦礼华希望林泉能够帮忙林泉翻译几本书。
  林泉一是为了投桃报李,二是为了看看自己的学问,于是就答应了。
  他不懂西文,是悦礼华将大概意思说给他听,然后林泉按照自己理解翻译出文章。
  关于天文数学几何方面,林泉倒是挺配合的,关于经院学和智慧学,林泉就没有讨论,稍微润饰一下就是了。
  悦礼华也知道林泉的想法,基本大虞朝的读书人都是这个态度,阿学礼准备让翰林学士翻译新经、旧经,但是这些翰林学士都不愿意帮忙。
  悦礼华等人也很无奈,只能自己学着天朝文章,自己来翻译。
  林泉肯看这些书籍也算不错了,除了安太后之外,这些翻译的书籍,圣人也就赏赐一下,不会看,也不会和阿学礼他们讨论。
  林泉翻译的时候,询问悦礼华关于西戎各国的历史风土人情,这个悦礼华倒是知道不少,还抽时间给林泉画了一幅万国堪舆图,这虽然不如献给圣人的那个那样精准,但也足够林泉用了。
  林泉也了解到了西戎各国风俗人情,对天山关以西,有了一定的认识。
  陈菁菁他们倒是有时候来听,袁丽华对于西戎文学这些有兴趣,尤其是西戎的诗。
  而陈菁菁喜欢的就是西戎那些故事,尤其是西戎的骑士故事。
  乐琼好奇西戎的武术,悦礼华说自己不会武术,西戎倒是有不少高手,只不过他们都不允许踏过灵州。
  林泉说或许有机会乐琼能见到,而且也不远了。
  悦礼华倒是没有听到林泉的潜台词,乐琼却是明白,林泉到时候会出征,自己陪着他,自然会见证西戎的武术大家。
  在三月初一,乐瑶两人回来了,这一次和他们一起来到的还有聂云凤。
  乐瑶笑眯眯地说:“姐夫,我这一次算是不辱使命,将飞云门的少掌门给你带来了。”
  上官戴高不明白聂云凤和林泉的事情,为了巴结乐瑶,也开口说:“本来想找林掌门的,但是林掌门正在闭关,于是乐女侠花费了不少心力,才将这位少掌门给请来。”
  “表哥,妹妹,有劳你们奔波了,少掌门,请坐吧。”
  林泉让人看座,聂云凤冷着一张脸拒绝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