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四)五层门


小说:三思而行江湖  作者:向君莫
  “土城?”
  “土城?”
  九歌看着这若隐若现的城,风沙扬起,四处别无其他的建筑物或者标志性的什么东西,只有一模一样的黄沙,不知道李三思是如何判断的。
  “我不可能认错,这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
  李三思站起身望着土城。
  “我们过去看看吧。”
  “嗯,不过我们这是进入了时空裂痕吗?”
  李三思看了看自己,没有什么变化,依然穿着守护的衣服,龙纹面具,黑色披风。
  再看看九歌,也没有什么变化。
  “不太清楚,不过时空裂痕也不能决定到哪里,应该是随机的吧。”
  “你刚才摸那个石碑了吗?”
  李三思看了看自己双手。
  “没有,我就看了看,然后一阵眩晕突然一下就到这里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摸了那个石碑,有了反应。”
  九歌摇了摇头。
  “不可能,我进入月心湖到现在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改变,你要说一定有,那就是我身上的这一身穿着,我还信穿上这个就能与石碑有所关联了?”
  李三思四周看了看。
  “你想那么多干嘛,既然来了我们就过去看一看吧。”
  九歌拉住李三思的手,笑嘻嘻地准备往土城方向而去,李三思却有一丝迟疑,九歌往前走着突然就停住了,因为李三思站的笔直,九歌手拉着拉不动。
  九歌转过身来看着李三思,还没开口,就看见李三思慢慢挣脱了九歌的手,然后蹲了下来。
  他抓起地上的细沙,放在面前,像是在闻,闭着眼,然后双手捧着沙,往自己的脸上抹着,像是用水在洗脸一样的感觉。
  他突然又停止了洗脸的动作,把双手一甩,站了起来,睁开眼,无比质疑的眼神望着九歌。
  “这是幻术。”
  “幻术?我不明白,我们都还没去那边的土城里,你怎么就确定这是幻术了?”
  九歌指了指身后的土城,李三思摆了摆头。
  “你也太小瞧我这土生土长的边关土城人了,我们大漠人最亲近的可能就和你们月心湖族人与水一样,我们最亲近的就是沙。”
  九歌没有说话,蹲了下来,抓了一把沙在手里。
  “我承认,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构造,映入眼帘谁都会觉得是真的到了土城,可是你让我一个从不生性多疑的人开始怀疑你,所以我才会刻意去注意我眼前所看见的。”
  “我?怀疑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三思。”
  九歌站了起来,走到李三思面前,手里捧着沙。
  “你看,这沙哪里不一样了。”
  李三思看着九歌,从九歌手里抓了一点点沙,用手指揉了揉。
  “他没有沙的硬度,也没有大漠黄沙的温度和气味,这是最熟悉不过的,对于我来说。”
  九歌没有说话,沙子从她手里慢慢滑落。
  “我让你怎么起了疑心?”
  “九歌对我没有这样子主动,可能你觉得我两个手上戴的谢香香居主给的手环我和她就是恩爱的夫妻,并不是,只是朋友罢了。”
  九歌笑了笑,转过身,往前走了几步。
  “所以,你一开始就拉着我的手,一路上话还非常多,她是一个话很少的人,我问的问题你总是对答如流,而平时她这个脑袋都要反应几秒才能回答,你太自然反而不自然了,明白吗?柳如一前辈。”
  “不错,守护就是守护,你虽然投胎转世,虽然是唯一一个轮回中来到了月心湖的转世投胎人,但我还是没能骗得过你。”
  只见九歌转过来又望着李三思,甩了甩袖子,周围的整个画面开始改变,原来李三思还在宫殿之中,他转过身看,看见了四层门,他现在的位置,正是五层门的台阶处,不远处的前方就是五层门的大门,不过五层门有一点不一样,它有两个门。
  “看来我没有猜错。”
  李三思回过头来看着九歌。
  “对,你猜对了,不过你是怎么猜到是我附身在九歌身上的。”
  “除了你别无他人,我不相信大神官还能这样做,九歌的改变就是从认为你魂飞魄散后靠在我怀里哭开始的,那颗蓝色宝石是你的玉珠吧我猜,虽然你死了,但是你现在是半人半神,依旧有玉珠的存在,只要它不碎,你不会彻底消失。”
  “嗯,这也是对的,你很聪明。”
  李三思这时从怀里用木手拿出了那颗蓝色宝石,柳如一一看,惊讶地摸了摸九歌的身体,四处找了找。
  “为什么会在你那里?”
  “这很简单,一些小招数罢了。”
  话音刚落,只见这木手里的藤蔓已经紧紧包裹住了蓝色宝石,可能悄悄用力,这柳如一的玉珠就破碎了。
  “你!”
  虽是九歌的身体,但是九歌也是极门境界,柳如一附身虽然发挥不出原本的力量,因为靠的还是九歌体内的玉珠,所以就在她一掌就要劈向李三思的后颈时,她注意到了藤蔓正在用力的包裹着她自己的玉珠,可能自己继续下去,玉珠就碎了。
  她退了回去。
  “你算是明白人,虽然我看着你像是没动一样,但我相信,刚刚你可能已经要了我的命了,所以当我取出这个东西时,就做好了准备。”
  李三思望着面前的九歌。
  “你想怎么样?”
  “前辈,不是我想怎么样,是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三思把蓝色宝石收回了木手里,柳如一往前一步,叹了一口气,被人抓住把柄可能这自己也没想到会这样。
  “怎么?还不愿意说吗?”
  李三思手里握着柳如一的玉珠,伸到面前。
  “我相信你不会捏碎它的,只是我自己做错了,我应该一五一十说出来的,这个丫头跟我说,我没有在意,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想法。”
  “我可能真的会捏。”
  李三思坚定地看着面前的九歌。
  “罢了罢了,就告诉你吧,本来你也是迟早会知道的。”
  只见九歌慢慢朝着五层门走去。
  “四层门是我设下的幻术,想让你自认为进去了土城,实则帮我打开了五层门,这五层门谁都开不了,只有你可以。”
  “五层门不是要有五把钥匙?而且,据我所知,五层门不是开不得吗?难道你是和大神官一伙的?”
  李三思回想起和大神官结束时柳如一和自己的对话。
  她摆了摆头,继续走着,走到了五层门下。
  “你说的是这个门,我说的则是旁边的这一个门,我要你打开的是它。”
  这两道门不像之前的门,之前的四个门都是直接一穿就过,而这两个门,都是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的,四周都是铜皮,门旁没有士兵,也没有巡逻的士兵,什么保护都没有的样子。
  “你想打开的这扇门后,是什么?”
  “是我的族人。”
  “月心湖的族人?”
  “对。”
  “他们为什么在里面?”
  “因为你。”
  “我?”
  柳如一转过去没有说话,手摸着门,额头靠在门上,一点一点的往下滑,跪坐在门前,眼里留下了泪水,李三思欲往前,也还是停住于此,缓缓抬起的手放了下来。
  她抽泣了几下。
  “很久没有了身体,都不知道哭是什么感觉了。”
  “哭吧。”
  “我们月心湖,是最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而我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天性好水,甚至就是和鱼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腮,我们非常幸福的生活在以前的月心湖,可天气越来越恶劣,甚至是连续很多天都是烈日照射,月心湖的水都快干了,但有一天神灵天降,将我们整个族人的家搬到了这湖底,我不知道代价是什么,我也不知道神灵为什么会眷顾我们月心湖一族。”
  “那个时候你已经出生了?”
  “没有,我是外族人,我并不是出生在月心湖,月心湖一族很多都不是土生土长的,很多都是外面来的,只是月心湖这个地方有些难找,得有神灵指引才行,因为这里的人都是长生。”
  “嗯,那你就不是土生土长的月心湖一族,所以九歌呢,她的纹身图案,她是这里的原生一族?”
  这时,她转了过来,但依然坐在地上,背靠在门上。
  “你一下子就把问题问远了。”
  “那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就这样过了很久,极出现了,他上天与神斗,创造了现如今的修为世界,被他打败的神灵就逃到了这里,因为月心湖是这世上与外界断开联系的地方。”
  “嗯,确实是断开联系了。”
  李三思点了点头。
  “但极是一个非常,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他还是找到了这里,把这些神官永远的囚禁在了这里,而且极还让他们的能力要在这里用起来,不得不说这一点我很佩服极,打败自己的对手,还让自己的对手能为自己做事,而极担心月心族会帮助神灵,毕竟以前受过恩惠,所以,就有了你,守护的存在,你就是为了限制我们月心湖一族,也是为了监视着几个神官的存在。”
  “而极大战后,刚好我来到了月心湖,他又觉得这修为世界不够平衡,又不放心月心湖的人,所以他让我这个第一个但这里的外来人成为了极选之人,而外界选了三个,我们四个就是最初的极选之人,我们负责传授整个世界修为内力,我也得到了自由进出月心湖的能力,不得不说极所创造的修为内力,真的很强大。”
  “你也真够幸运的。”
  李三思看着九歌,九歌听见这话本来一直低着头,现在抬了起来看着李三思,两人对视着。
  “我?的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