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三)四层门后


小说:三思而行江湖  作者:向君莫
  (一百二十三)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九歌退后了一步,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整理了一下情绪。
  “你没事吧。”
  李三思看着面前这个女孩,他挺多感慨的,李三思不说,九歌心里也有这种感觉,但是自己又不得不背负这样的命运,就现在来讲,确实,命运是握在自己手中了。
  “我能有什么事,是你,你摊上大事了。”
  “我摊上什么大事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好像从来不在意这些。”
  “我只在意我值得在意的。”
  “你还是别当守护了吧。”
  “怎么了?”
  “因为,我觉得,你当了守护之后人肯定就变了,或者就把之前的都忘记了。”
  李三思抿嘴一笑,正准备说什么。
  “可是,你就是守护,守护就是你,所以,改变不了。”
  九歌说得时候很严肃,眼神里没有那种平时的戏水流波浮动的感觉,而是多了许多坚定。
  “你能告诉我,柳如一前辈带你去了哪里嘛?”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九歌突然一笑,拍了拍李三思的肩膀,然后转身向密道走去。
  李三思点了点头,他问了,九歌没有选择回答,那自然有她的理由,他也不会再问了,除非九歌自己说出来,因为李三思笃定,这就是和九歌的身世有关,他转过身来又看着这间屋子,刚才一直在和大神官争论,没有观察,现在才发现,这屋子倒像是一个大殿的角落,因为周围倒了很多柱子,而这些柱子,包括那书架,以及书案上,都能找到带有那个图案,就是九歌腰间纹身图案。
  不老林出现了,走西口也出现了,月心湖也出现了,这个纹身图案柳如一告诉李三思是月心湖族人才会有的,像一种记号一样,一看见便能知道对方身份似的,但是青牡丹告诉自己那走西口山上的人们还有那个怪物,包括那个手上出现纹身图案的乞丐,这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这是他想不通的。
  也许九歌能告诉他答案,也许也不能,总而言之,都得让他自己去寻找答案,他现在已经认知不一样了,他心知肚明自己承担了多少,也知道要面临多少,干脆就都揽在自己身上,一件一件的来吧。
  “走啦,还愣着干嘛?”
  “哦哦哦,来了。”
  九歌看李三思愣在原地,在密道口站着冲着李三思叫着。
  “这是什么味道?真难闻。”
  李三思和九歌进入了密道,两人缓慢的走着,因为出去这个密道就变成了斜下坡了,稍不注意就要滚下去了,光线还很暗。
  “这是排泄物。”
  “排泄物?”
  “我听柳如一前辈说的,上来的时候。”
  “那我们走着走着,上面万一有人把那玩意儿就弄下来了,我们不是中了头彩?”
  李三思原地站着不动看着九歌。
  “哎呀走吧,你就是贫嘴,这地方很久没有用过了,如果你踩到了软软的东西那就是青苔,而不是你说的你说的那…那玩意儿。”
  九歌扯了一下李三思的衣服,虽然光线很暗,但李三思还是知道九歌笑了。
  “那这里为什么没用了。”
  “我也不知道,但柳如一前辈说这是密道,一般人不知道,只知道这个通风口是用来疏通整个宫殿的…那个,但不知道其实这里可以通向宫殿的上端。”
  “那看来柳如一前辈的身世也不简单,肯定不是什么一般人。”
  “她本来就不一般啊,修行世界四大宗师之首。”
  李三思本来说这些话是想看九歌是不是会说出柳如一的身份,因为他觉得这样的体制,那么不说修行世界是创造出来的,最起码简单的道理,人类是能被神控制的,那么所谓的四大宗师,自己的老师他们应该都只是冰山一角,真正厉害的是给了他们力量的人,而他们就是为了在修行世界有一个顶点,或者说代替这些神压制着修为世界。
  李三思觉得,云老师和木长老,以及那个常浮生应该就是幸运的,被选中的极选之人,柳如一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这一路上来柳如一的种种表现给李三思的感觉就是一个操纵者,在掌管着他的生死存亡,一步一步把自己带到这里来,还感觉都是自己自愿的。
  两人顺着密道一直向下,到了最初他们才到这里时的空地,还是有源源不断的魂魄从那个传送门里进来,李三思往前走了走,到了一层门前,他往上看着,好像也没看到鬼瞳去了哪里,见不到人。
  “你是在找鬼瞳?”
  “看看罢了。”
  “他不在这里了。”
  “那他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不在这里了。”
  “那我们现在去哪?继续上去吗?”
  李三思指了指这一层门。
  “对,我们要到四层门。”
  “那为什么我们刚刚不从密道里直接到四层门呢?还要跑到最下面来,你是想我被这老山主又射几箭吗?”
  李三思歪着头看着九歌,表示不理解。
  “那个密道是只能通往五层门上的神界,五层门下的只能步行。”
  “那我们怎么上去?”
  “当然走上去啊。”
  “你确定这些不会刁难我们,而且我们不会穿过门就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
  “走吧你,话怎么这么多,你忘了你现在穿的是什么了?”
  九歌扯着李三思的披风抖了抖,又指了指他脸上带着的面具。
  “也是。”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身行头。”
  “真的一模一样吗?”
  “是的,一样的面具,一样的打扮,只是这面具下的脸不一样。”
  “那肯定了。”
  李三思嘴角微笑,头一抬,两手叉腰,像是等待着被夸奖一样。
  “你少耍宝儿了,还有好多事等着你呢。”
  九歌一脚踹在李三思的腿上,李三思叫了一声退了几步。
  “还装?”
  九歌看着李三思捂着自己的大腿,在那里揉来揉去的。
  “大姐,你知道你这一脚有多痛吗?你干脆把我的腿打断吧。”
  九歌现在才意识到,非常不好意思地捂住嘴,又跑过去,李三思看见了马上就站了起来。
  “走,我们走,你别碰我哈。”
  九歌现在身体里其实是混乱的,她从一个少阴境界直接迈了几个坎到达了极门境界,体内的修为内力还不适应,突然多了这么多难免身体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所以她现在可能对于力量的把握有很大的问题,刚刚一脚,确确实实是力气大了一点点。
  “对不起哈。”
  九歌笑嘻嘻对着李三思,李三思也拿她没办法,撅了撅嘴表示无奈,然后就朝着一层门而去,九歌则跟在身后。
  李三思望着门口旁边的两个士兵,提防着怕突然一个袭击过来,就要走到时,两个士兵却同时对李三思行礼,李三思左看看右看看,心里想着,开始打自己的时候了没这么客气,自己当了守护了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两个士兵给换了。
  他望着四周,除了魂魄,就是这些士兵,其他都是冰冷的石阶和柱子,以及整个宫殿,但是魂魄和士兵也可以说是冰冷的。
  一步一步,两人站在了二层门前。
  一步一步,两人站在了三层门前。
  “到了。”
  李三思站在四层门前,回头对着九歌说。
  “我们进去吧。”
  “你来过?”
  “嗯?”
  “我感觉你像是来过这里一样。”
  “我什么时候来过,我们不是就到了三层门吗?”
  “柳如一前辈说的带我来这四层门吗?”
  “对,她说进了四层门就知道了。”
  九歌指了指面前的四层门,这四层门和之前的没有什么太大的不一样,门上的雕花不同罢了,站在面前望过去门后就是一模一样的往上走的台阶,就看过了这门是不是要继续往上走了。
  而且,这门口旁边也没有蒙面士兵,倒是这四层门前多了很多巡逻的士兵,他们见到李三思和九歌二人也是走到面前行礼,然后继续走,三人一个小队,左右更替,穿梭巡逻路线,三步一回头,这就像是正规军队的一样,看来四层门后,比刚才三层门更加重要。
  “走吧。”
  九歌看李三思站着没动,伸出手拉住李三思便往前走,李三思诧异地看着九歌,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被拉着,九歌则是笑嘻嘻的。
  两人穿过这些巡逻的士兵,到了四层门下,两人对视一眼,一起进了四层门。
  果然,穿过了四层门,并不是看见和刚才一样的石阶,而是一片湖水,二人则在一个小岛上。
  “我们出来了?”
  “什么意思?”
  “这不是月心湖上的那个小岛吗?”
  李三思望着四周,转过身来还看见了那个高大的石碑,刻满名字的石碑。
  “柳如一前辈让我来这里是为何?”
  “我也不太清楚。”
  李三思走到了石碑前,又望了望石碑后面。
  “不对,这里不是之前的那个湖中小岛。”
  “你不是说就是吗?有什么不一样了吗又?”
  九歌走到李三思身旁,看着石碑。
  “这石碑后的小路没有了,多了这些树木还有花草。”
  李三思指了指石碑后的方向。
  “那这石碑有什么不一样吗?”
  九歌看着这石碑,上下打量着,李三思又走到石碑面前,用手准备去摸一摸,结果手才碰到石碑,就感觉自己面前的石碑突然发出闪光,眼睛一下就看不见了,李三思只听见了九歌喊着自己的名字。
  一直重复着一个声音,在叫着自己。
  “三思,三思。”
  李三思缓缓睁开眼,看见是九歌,慢慢撑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却发现自己面前的石碑不见了,周围的丛林树木也变成了黄沙满天的沙漠,看不见一个人,自己抓了一把沙子,望着九歌。
  “我们这是在哪儿?”
  “你看。”
  九歌指了指那个方向,李三思顺着九歌手指看过去,看到了自己最熟悉的景象,那个大漠孤烟里的胜地,圣国的西北边关一道屏障,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