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二)柳如一的离去


小说:三思而行江湖  作者:向君莫
  (一百二十二)
  “瞧瞧,别人都说了可以,那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大神官转身进了暗门,一点一点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暗门也就关闭了,场面又恢复到了平静。
  “李三思。”
  这时,突然房间里响起回声,一道光束从李三思的头顶照射下来,李三思想抬头却发现根本抵挡不住这样的光芒,像是自己头顶就是太阳一样。
  “金木水火土,五行钥匙的下落我只告诉你一个人,金钥匙在一座寺庙之中,木钥匙在你的木手之中,水钥匙在时空裂痕之中,火钥匙在一池岩浆之中,土钥匙在一座城池之中。”
  “你这样说我怎么才能找到?你还不如不说。”
  李三思倒还觉得可笑,这声音是大神官的声音,他说了告诉五把钥匙下落,现在却说的模棱两可。
  “另外,如果是别人拿到了五行钥匙不算,必须你亲自带到这月心湖宫殿八层门,我在这里等你。”
  这大神官也没有理会李三思,只管自己说着,李三思觉得他挺不讲理的,不过这是他的决心,他看不惯这里的一切,甚至有些厌恶了开始,他喜欢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上的时刻。
  “我的朋友呢?”
  “他?我给了他力量,他很好。”
  李三思也想起了苏云痕,他得想办法不让苏云痕被收回力量,一直活下去,就像崔昊一样,这也是他要寻找的一个答案。
  这时,光柱消失了,应该是大神官走了。
  柳如一在一旁没有说话,九歌这时跑到李三思面前。
  “你有些幼稚。”
  “我怎么幼稚?”
  “不过你这种幼稚有些勇敢。”
  “我倒觉得你真的是在胡闹。”
  柳如一走了过来,望着李三思,没有凶狠的语气,也不是责怪的语气,听上去像是无可奈何的感觉,眼神也是很迷茫的望着李三思,李三思第一次看见柳如一这样。
  “凭什么?我说错了吗?命运本就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你和他定下约定,无疑是在送死。”
  “我不后悔。”
  “你以为你身上背负的就只是你一个人的命运吗?好,如果是只有你自己,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是现在呢,你身上背负的却……”
  柳如一越说越有点激动了,但话到嘴边却又停止了,手抬了起来又放了下去,摆了摆手,无奈的笑了笑,走到了旁边的石柱旁,默默蹲了下来,靠在石柱上。
  “她……”
  李三思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却把柳如一狠狠地痛了心一样。
  “前辈,这大神官刚刚说的时候你说不可以是为什么呢?”
  九歌看李三思很疑惑问自己,眼睛眨了下,意思是叫李三思不要问这个了,自己想着转移一下话题。
  “这月心湖宫殿,一共十层,一到四皆是凡人,不是你们看到的士兵就是些魂魄轮回,控制着整个月心湖宫殿乃至整个月心湖的则是五到九层。这几层都住着一个神官,负责不同的部分,刚刚见到的是八层门的大神官,他所掌管的就是决定这些魂魄是否轮回是否得到修为内力。”
  柳如一说话已经没有带上力气说话了感觉,软绵绵的。
  “那……”
  九歌正准备问什么,柳如一却不管不顾自己说了起来。
  “其实最可怕的是这些表面上看起来是这里的神官,在负责这里的一切,但是他们都是被极打败的神,回不了上面,被永生困在了这里,五把钥匙锁住的并不是极门,也不是极,而是无穷无尽的力量和几位神官。”
  “什么?为什么这些不早告诉我们?”
  李三思听起来不太对劲。
  “因为这是极沉睡的时候,谁都限制不了几位神官,但只要是在宫殿里,他们就出不去,他刚刚跟你说打开五层门是因为,第五层门处正是五行钥匙的锁,只要一打开,那么这些神官就能获得自由,如果他们聚在一起再次对沉睡的极发难,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柳如一站了起来望着李三思和九歌,两人没说话,也望着柳如一。
  “后果就是天塌了。”
  柳如一慢慢走了过来,走到了李三思的面前。
  “你用你的性命,你所谓的命运无形之中是在把所有人的乃至这个修为世界做赌注,你心里千万不要有侥幸心理,想着如果输了自己也不会打开五层门,因为在你许下诺言的时候你的魂魄已经默认,而八层门的大神官就是控制魂魄的,你到时候会乖乖打开门的,因为那个门只有宫殿的守护可以打开。”
  柳如一现在心平气和的样子倒还可怕,那种说完之后死一般的寂静,九歌心里现在很复杂,她起初认为李三思做的很对,就是要与这世界的不公做出反抗,现在却因为柳如一的一番话,对自己产生了疑问。
  “我这还没开始,你两个就认为我已经输了这意思是?”
  李三思突然笑着回应二人,还用手刮了一下九歌的鼻头。
  “我有一个问题,前辈。”
  柳如一没有说话,倒是长叹了一口气,双手藏进了水袖之中。
  “九九一轮回,意思是之前已经有八个我了?你都见过吗?”
  “见过几个,没啥印象。”
  柳如一高冷的摆了摆头。
  “我跟他们相比,怎么样?”
  李三思挑了一下眉,望着柳如一。
  “你比他们都蠢。”
  柳如一忍不住笑了出来,但也只是一瞬间,笑完立刻就收回了笑容,保持着端庄。
  “就凭你现在,一个修为境界才至上阳之人,你要面对的可是极门或者往上滔天境界的人都不敢做的事情你明白吗?就连你旁边的九歌现在都是极门境界,你真的差太多了。”
  柳如一马上就是习惯性的浇冷水行为。
  “那你看我和九歌站在一起,那就是上阳加极门,岂不是加起来比八层门还要高了。”
  李三思瞧了瞧九歌,九歌无奈的摊开双手。
  “你这张嘴可能有八层门那么高。”
  “我也觉得。”
  九歌点了点头,偷偷笑着,柳如一是真不懂这两个人为什么现在还笑的出来,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把问题没有说的很恶劣很严重,导致他们意识不到危险的存在,现在不光光对手是影,还多了几个神官。
  “前辈,我是认为,如果没有大神官,我照样要去找到五把钥匙,因为不能让影先拿到,现在看来他应该也是想得到五层门后的力量或者是想取代极,始终我们的目标都是五把钥匙,和不和大神官做赌注,影响不大。”
  “你错了,李三思,他不会让你轻易得到五把钥匙的,反而他会去找五把钥匙,然后你就输了,再把五把钥匙交给恢复守护的你,那时你已经被控制了,就像个傀儡,打开五层门。”
  李三思心里的算盘被这么一说,感觉算错了全部,他没想到大神官他们会牵扯进来争夺五把钥匙。
  “他们不是被困在这里的吗?不是出不去吗?如何找到五把钥匙?”
  九歌在一旁三连问对着柳如一。
  柳如一笑着摆了摆头。
  “他们可是神,而你们是人,我只是个魂魄,神能做到哪些事是我们无法预估的,就像你永远想象不到,当初极是怎么打败他们然后创造了这样一个修为世界的。”
  “那我们快行动起来吧。”
  李三思心里现在有点着急了,柳如一心里想着这个时候了李三思才听懂了一点意思,只见李三思拉着九歌就准备转身走。
  “九歌,带他从密道下去吧。”
  “你呢?前辈。”
  九歌转过来看着柳如一。
  “你记住我跟你说的那些话就行了,我出不去了。”
  “为什么?”
  李三思看着柳如一,眼神里有些惶恐。
  “因为我打破了规矩,擅自还带凡人进入了密道到了五层门之上,我理应受到惩罚。”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出不去了。”
  九歌走到柳如一面前。
  柳如一没有说话看着李三思,又看了一眼面前的九歌,柳如一伸出手抬了起来,手从水袖里出来,放在了九歌的头顶,而柳如一整个身体却慢慢往上漂浮起来。
  “前辈。”
  李三思瞪大了瞳孔,看着面前的柳如一在空中身体一点一点的消失,往前了几步到了九歌身后。
  “我也多希望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柳如一望着二人,默默流下了一滴眼泪,一扭头,整个身体消失在了空中,就像是化作了云烟,被风一吹,就不知道去向了哪里。
  九歌没有说话,她仰着头,忍不住眼角的泪水,一颗接着一颗滴了下来,顺着自己的脸颊。
  这时柳如一所滴下的眼泪,缓慢的在空中漂浮着,李三思注意到了,他伸出手,眼泪慢慢落在他的手上,竟然化作了一颗蓝色的泪滴状宝石。
  “我想,这个东西应该是她给你的。”
  李三思咬紧双唇,走到九歌面前,看着九歌抬着头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他把宝石放在了木手上,另外一只手擦拭着九歌脸颊上的泪水。
  九歌缓缓低下头,自己也擦了擦眼角,接过李三思手里的宝石,自己看着这颗宝石,满脑子都是柳如一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李三思虽然不知道九歌和柳如一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去了哪儿说了什么,但是他认为一定与九歌的身世有关。
  九歌一头栽进了李三思胸口,李三思现在心里也挺复杂的,感觉自己摊上了大事,可是自己一直也没有停下来过,自从离开了土城,到了都城,再到不老林,来月心湖途中经过走西口,这一幕幕,他都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