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就凭我活着


小说:亲爱的盛医生  作者:夏木果子
  亲爱的盛医生卷一养妻日常第894章就凭我活着何珞彬微笑摇头:“爷爷,最好不要。”
  “你也想帮夏心澄说话?”
  虽然他在英国,但对这边的事情,很了解。
  “倒不是帮谁,师弟晕倒的地方是两人的公寓,手上戴的是婚戒,这几年他都没戴戒指,留在这边,醒的更快。”
  “阿彬,我这次来A国,你爷爷最近在国内吗?”
  “在的,您有时间可以来家里坐坐。”
  “好,你安排一下。”
  “我知道了。”
  盛远程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瑾天就拜托你了。”
  “我会的。”
  盛远程出来后看到夏心澄坐着在吃棒棒糖。
  “夏心澄。”
  “爷爷。”夏心澄把棒棒糖拿下来,礼貌的站起来。
  “你跟我过来一下。”
  “好。”
  贵宾区的房间都像公寓,外面也不是走廊,而是大的公用会客厅,类似酒店大堂,只是前台换成了护士站,休息区有简单的隔间。
  现在这个时间,这里没有人,何珞彬也把护士站的人带走,黎叔和保镖站在远处,夏心澄和盛远程坐到靠墙的一个位置。
  “刚才你的想法,老黎已经和我说了。”
  “爷爷怎么决定的?”
  “你所谓的试,具体是什么?”
  夏心澄仔细的打量着盛远程,他和盛瑾天的眉眼很像,都是干大事的人,眼神里是果决,只不过盛远程比盛瑾天要狠辣老练太多了,她看不透这样的人,只能感受到他的盛气凌人。
  “不知道,盛瑾天是我丈夫,一诺是我儿子,所有针对我家人和朋友的,我都要面对。”
  “我可以放权给你,你敢管吗?”
  盛远程双手扶着手杖,拇指轻轻摩挲着手杖顶部的豹子头,纯金打造,眼睛是镶嵌的红宝石。
  “还有不敢管的?”夏心澄笑出了声,“有保镖就行。”
  “保镖顾得是你的安全,盛家的事,不是保镖能解决的。”
  “只要人活着,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真是天真。”
  “爷爷,就凭我能活着坐在这里和你说话,行吗?”
  盛远程此时看她的眼神认真很多,他对夏心澄的了解,或许比她现在还要多,确实,她能活着,很不容易。
  “好,我会让老欧跟着你。”
  “欧伯吗?有他在,我能做多大的决定?”
  盛远程没有说话,起身要离开,夏心澄自然的去扶他:“爷爷慢点。”
  “你不怕我吗?”
  “为什么要害怕?论打架,您可能赢不了我。”
  “我不喜欢你,而且很希望你和瑾天离婚,也不承认你,你不恨我?”
  “恨倒不至于,讨厌我的人多了,爷爷可能排不到前三呢,再说了,不没离吗?您和盛瑾天比啊,还差点。”
  “差点?呵~”盛远程的眼神仿佛在说她不知天高地厚。
  夏心澄点头:“我回来的第一天,盛瑾天就说,既然你是夏心澄,那就把婚离了,爷爷只是强烈的希望,而盛瑾天第一件事想的就是离婚,你们都是这样想,可我现在还是盛家的孙媳妇,人要活在当下,流芳百世的不是常人干的事,我更在乎今天晚上有没有地方住,有没有饭吃。”
  盛远程没有接话,两人走了几步,黎叔过来扶盛远程,一行人准备离开,盛远程停下脚步转身看她:“盛家的老人,老欧都叫得动,包括盛瑾天的姑姑。”
  夏心澄十分高兴:“谢谢爷爷。”
  两人走进电梯后,洛忠过来,目露担忧:“少夫人,怎么说的?”
  “让欧伯跟着我,你说,他是不是来监视我的?”
  洛忠倒吸一口气:“欧伯不能叫监视,在盛家,小辈中能请得动的他的,也就少爷了,当初也是他把我们还有少爷带回盛家,一诺小公子也是他见过的。”
  “啊?欧伯是孩子王?”
  洛忠笑出了声:“欧伯和黎叔都是深不可测的人,什么事瞒不过他们,老爷是想让欧伯帮你看人,或者出主意。”
  “既然他们这么厉害,那就不用担心啊,完全交给他们。”
  “少夫人,不管再厉害,也是下人,有些事,我们不便插手。”
  夏心澄踮脚摸了摸洛忠的头:“这都什么年代了,等级观念这么重,你对我和一诺来说就是家人,黎叔和欧伯对爷爷来说,应该也是家人。”
  长得高真是累人,想来摸头安慰都这么难。
  洛忠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吞吞吐吐的说了句谢谢。
  盛远程在A国只待了两天就很快离开,但即便如此,盛瑾天昏迷的事,还是泄露出去了。
  最先反应的是股价,谣言出来,很多人用一些小手段试探。
  盛家没有回应,关于盛家的谣言多了,每次都出来回应,会很累,其次,最好的证明就是盛瑾天出现在大众人眼中,而他健康的时候就极少露面,见过他本人的高层都不多,很多也只是通过视频会议见过他。
  “少夫人,商业上的事,老爷安排的有人。”
  “老爷子七十了还在操心,希望盛瑾天能安享晚年。”
  夏心澄一点都不羡慕,守着这么多家产,肯定没睡过好觉。
  “少夫人,少爷结婚生子的事情没有对外公布,所以你没办法代表他来宣布,但老爷承认了你,在盛家,你的话是有用的。”
  “爷爷应该有十来年没来过A国吧,突然出国,那只有一个,盛瑾天出问题了,谁都猜的到,所以啊,现在要一个理由,一个可以惊动爷爷又不是盛瑾天昏迷的理由。”
  外界传闻只是盛家有大变动,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夏心澄的想法告诉给盛远程后,他起初不满意这个回答。
  “她不过是想借机上位,还说对盛家没有别的心思。”盛远程打算吩咐洛忠不能按照夏心澄得意思来。
  “夏小姐还说了一句话,我起初还不明白,现在似乎明白她的用意了。”黎叔接话道。
  “她说了什么?”
  “夏小姐说她相信少爷,我以为是说相信少爷会醒来,现在想想,她对少爷的信任是指决定。”
  “什么决定?”
  “夏小姐能说出这话,自然有办法证明自己,少爷昏迷前,应该预料到了这些。”